復活與救贖(林慈信) -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第11集林慈信 博士

8 views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 下載點


Section 11
《復活與救贖》
第11講
我們來到英文的原著的第43頁
這裡呢 我們的作者Richard Gaffin
繼續在討論以弗所書2:5-6
也就是 基督的復活
與信徒已經經歷過的
過去的復活之間的關係
我們來到以弗所書2:10
Further, in verse 10
the enlivening
and resurrection with Christ
mentioned in verses 5&6
are described as being
“created in Christ Jesus”
(cf. II Cor. 5:17)
不但如此 到了第10節
就是以弗所書2:10
前面 第5到第6節講到的是
使之活過來
和與基督同復活
現在 到了第10節
這件事情是被描述為
在基督耶穌裡被造
created
參考哥林多後書5:17
若有人在基督裡 他是一個新創造的
new creation
The express pur­pose
of this new creation in Christ
is “good works
這裡明說
在基督裡新的創造大工
的目的就是行善
which God prepared beforehand
that we should walk in them.”
是上帝預先預備的
好叫我們行這些的事
walk in them
我們原是他的工作
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
為要叫我們行善
就是上帝所預備叫我們行的
“Walking” here is a key word
行 行走 行事
行 是一個關鍵字
specifying the integrating theme
in this section (vv. 1-10)
行這個字 是讓這一段經文
第1節到第10節的主題整合起來
integrating theme
Having begun with a reference to a “walk”
in trespasses and sins
保羅從第1節開始
既然是用行事為人在罪惡過犯中
行事 是指著行事 這樣開始
Paul ends by mentioning its counterpart
a “walk” in good works
那麼在這一段結束的時候呢
保羅就提出了那個相配的詞
就是 行 善
在善 之中行
walk 兩個都是行 就是walk
Ac­cordingly, the decisive pivot
of this experiential reversal
ef­fecting this about-face in “walk”
is being raised with Christ
因此 與基督同復活
乃是信徒經驗翻轉的軸心
以至於帶來 行事為人
walk 行的 完全的反方向
Conclusion
結論
In verse 6
resurrection with Christ
refers to the transition
in the actual life history
of the individual Christian
from being by nature
an object of wrath (v. 3)
to becoming a recipient of God’s mercy and love (v. 4)
在第6節 與基督同復活就是指
在個別基督徒具體的
人生時間中的一個轉移
從第3節 本質上 本性上
是憤怒的對象 第3節
到領受上帝的憐憫和愛
作上帝的憐憫和愛的對象
就是說 與基督同復活就是指
這個的 完全的改變
While the apostle’s perspectives
are certainly heilshistorisch,
his primary interest is decidedly (heilsordelijk)
下面這個字 是荷蘭文
就是救贖秩序的意思
雖然 保羅在這裡的視角
肯定是救贖歷史的
但是他主要的關注
是救贖的秩序
簡單說就是信徒的經驗
第34註腳
我們來看註腳34
footnote 34
bearing on these verses is well
worth noting here
這裡 我們非常值得注意
約翰慕理 對這幾節經文的註解
來自他的文章
<“Definitive Sanctification>
一次的成聖
Calvin theological jurnal volumn 2 No.1
April 1967 pg. 5-21
來自加爾文神學院的學刊
卷二第一號
慕理這樣說
“Furthermore, it is too apparent
to need demonstration that
進一步說
下面要講的事 是太過明顯
不需要證明的 就是
the historic events of Calvary
and the resurrection from Joseph’s tomb
do not register the changes
which are continuously being wrought
when the people of God are translated
from the power of darkness
into Christ’s kingdom of life
,liberty, and peace”
在歷史上所發生過的
就是 加略山上的事件
和耶穌從約瑟的墳墓復活
這些的事件並沒有記錄
當神的子民 從黑暗的權勢
轉移到基督的生命自由和
平安的國度
這個轉移的時候
所帶來的 不斷地 造成的改變
我們從黑暗進入到光明的國度之後
信徒不斷地 經驗到的
上帝不斷地做成的改變
就是成聖
簡單地說
十字架和主的復活
並不是直接地說明
我們成聖的改變的
註腳34
好 現在我們來看第2段的經文
就是說 在講
基督的復活與信徒過去的復活的經文
第一段 我們講完了
以弗所書2:5-6
現在 是歌羅西書2:12-13
還有 3:1
我們先來讀經文
歌羅西書第二章
從第12節開始
你們既受洗 與他一同埋葬
也就在此與他一同復活
都因信那叫他從死裡復活的
上帝的功用
和未受割禮的肉體中死了
上帝赦免了你們一切過犯
便叫你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
第3章第1節
所以你們若真與基督一同復活
就當求在上面的事
那裡有基督坐在上帝的右邊
Colossians 2:12, 13 is written from
a redemptive-historical
christological outlook
歌羅西書2:12 13
是從一個救贖歷史的觀點
是從一個基督論的觀點 寫下來的
Nevertheless, as in Ephesians 2:5, 6
不過 正如在以弗所書2:5 6一樣
the aspect of individual,
existential appropriation
is also present
同時存在的
是那個個人的 生命直接的領受
或者支配的層面
Two considerations make this clear
我們考慮兩方面
就看到這個是明顯的
第一方面
There are several parallels
between these verses
and Ephesians 2:5f
歌羅西書2:12 13節 還有13:1
與以弗所書2:5 6節
有好幾方面的平衡
which are particular instances
of the broad genetic connection
between the two letters
這些都是個別的情況
說明以弗所和歌羅西兩封書信的
寬闊的連結
也就是說 同一個起源
簡單說 都是保羅所寫的
Specifically
Colossians 2:12, 13f.
is the only other place
where Paul both uses
and combines it with
我們特別要指出
歌羅西書2:12 13 14節
是除了以弗所2:5-以外
唯一一處 保羅同時用了
『『使之活過來』和『與他同復活』
Also, the qualification of the object
of the main verb in verse 13
“you when you were dead
in your trans­ gressions,
is almost identical with the language
in Ephesians 2:1 and 5
不但如此
在歌羅西書2:13 那個主要的動詞
就是 你們當在過犯和未受割禮的肉體中
就是叫你們一同活過來
使之一同活過來
與以弗所書第2章第1節
和第5節 所用的詞彙
差不多是完全一樣的
Hence, the thought is also the same
因此 保羅在兩段經文的思想
也是一樣的
being raised with Christ
and being made alive with him
refer to deadness
defined in terms
which include moral depravity
and so describe at least some facet
of the believer’s initial saving experience
是怎麼樣的同樣的思想呢 就是說
與基督徒同復活
和與他活過來
就是上帝使我們與他同活過來
也就是 同復活 同活過來
是指 從『死』活過來 從『死』復活
而這個『死』的定義
當然就包含了 道德上的敗壞 或者是墮落
因此 這個與基督同復活
或者活過來呢
至少是描述信徒一開始的時候
得救的經驗的一個層面
至少是一個層面
與基督徒同復活
與基督同活過來
至少是在講
信徒的得救的經驗的開始
或者開始的某層面
第二方面要考慮的
The prepositional phrase “through faith”
第12節那個介詞的短句
藉著信心 “through faith”
is clearly an adverbial qualification
of the verb
很明顯的 就是動詞的
一個副詞式的描述
或者是條件
第12節
都因信 through faith 藉著信
然後呢 這個藉著信 描述什麼呢
就是描述 與他一同復活
Believers have been raised with Christ
through faith
信徒們藉著信心
與基督一同被復活過來
have been raised with Christ
Paul is not saying here
what he might have said
保羅在這裡所講的
並不是他有可能講的
不是的
that resurrection with Christ
took place in the garden of Joseph
and this fact is subsequently
registered by faith
他可以這樣講
他可以說 基督的復活
是在約瑟的花園的墳墓裡發生了
然後這件事實後來是由信心領受的
不是的 他不是在講這個
Rather he relates faith
to the experience of being raised with Christ
in a pointedly instrumental fashion
不是的 保羅把信心
與基督一同復活那個經驗
與基督同復活那個經驗
把它連起來
這個結連裡面
信心很明顯的是那個工具
或者器皿 instrument
再講一次
保羅不僅僅在說
我們現在信心領受一件事
就是兩千年前耶穌復活了
從約瑟的墳墓復活了 不是的
保羅講的是信心 就是那個器皿
叫信徒們經歷到
與基督一同復活
The only other occurrence of
is in Colossians 3:1
與他同復活
唯一另外一處出現的
就是歌羅西書3:1
你們若真與基督一同復活
where it has the same force
as the identical form in 2:12.
歌羅西書3:1 與2:12
那個字的意義是完全一樣的
In the immediate context
Paul makes being raised with Christ
the realized condition
在這裡 3:1 的上下文
保羅把與基督同復活
描述為一個已經實現的一個狀況
就是 信徒們已經與基督同復活了
and so the basis for the exhortation
given in general terms
in the apodosis of v.1 and in v.2
因此 與基督一同復活
這個已經實現的情況
就是這個的基礎
讓保羅在3:1 2
那個歸結的字句
就是 所以 的句子裡面
就可以一般性的做出勸勉
and developed in more specific fashion
through to 4:6
然後呢 這個一般性的勸勉又
從那裡一直到4:6
更具體的 更細的發揮出來
再講一次 就是因為信徒們已經是
活在一個與基督同復活的狀態裡
因此 保羅在第三章說了一個『所以』
就是歸結 是什麼呢
當求在上面的事
要思念上面的事
那這兩節一般性的勸告
就從大概第5節開始 一直到4:6
保羅就很細的再發揮了
In other words
換言之
having been raised with Christ
together with its concomitants
In other words
換言之
having been raised with Christ
together with its concomitants
既然已經與基督同復活
再加上 伴隨著同時發生的事
(cf. esp. v. 3; 2:20)
參考歌羅西書3:3 和2:20
are the grounds for
a lengthy paraenetic discourse
這些事就是保羅很長的一段
教導性 或者勸告行性的
論說的根據
你說 與基督同復活
還有什麼伴隨著同時發生的事呢
你們的生命與基督一同藏在上帝裡面
與基督徒同死 脫離了世上的小學
這些 就是保羅的根據
作勸勉性的論述
Accordingly 根據這些呢
the protasis in verse 1
can hardly refer only to
solidarity with Christ
at the time of his resurrection
在歌羅西書3:1的
那個條件子句
就是因為 或者是既然
那個『若』那個子句
就不可能只是指
與基督兩千年前的復活
聯合 而已
In that case
假如只是指
我們是在兩千年前
與基督一同復活的話
there would be either
an inexplicable gap in his argu­ment
要就是呢 在保羅整個的論說裡面
有一個不能解釋的嫌隙
or a flat contradiction
with his ethical teaching else­where
或者呢 這樣的講
就與保羅其他經文裡的
道德上的教導 是明顯的矛盾的
註腳38
See Murray’s statement quoted above
note 34
參考上面註腳34號
慕理所講的話
Apparently in this instance as well
resurrection with Christ
is primarily the initial
soteric experience of the individual
including moral renovation
很明顯的 在這裡
就是說在歌羅西書2章跟3章
我們再一次的看到
與基督徒同復活
主要是指 個人得救的經驗的開始
特別是 心裡面 或者道德上的重整
或者重新創造
這裡就講完了
以弗所書2:5-6節的部分
在這裡 我們的作者要討論的是
究竟與基督一同復活
既然是不定過去時式 aorist tense
是指兩千年前 基督死而復活的時候
我們與他同復活呢
這個是荷蘭解經家的立場
還是說 是指 我們的經驗中
也就是救贖秩序中
與基督徒同復活呢
也就是說 是否就是指
我們的新的生命
我們的信仰生命的開始的時候
上帝使我們從死復活
或者從死活過來
是指我們經驗裡面
我們的信徒生活開始的時候
那個的經驗呢
我們的作者 仔細地把
以弗所書2:1-10 先分段
以弗所書中間第2 第3節是一個括弧
就告訴我們呢 不是的
主要是指
我們是從死裡活過來
死之復活 與基督徒同復活
也就是說
以弗所書2:5-6 與基督同復活
是指我們經驗裡面
也就是 簡單的說 我們重生的時候
上帝使我們與基督同復活
所以不能只是說
兩千年前
基督死的時候我們與基督同死
兩千年前
基督復活的時候我們與他同復活
那個沒有錯
但是呢 那個不是事情的全部
我們的作者要 特別爭取的就是
信徒在經驗中
在他的經驗一開始的時候
就已經與基督同復活了
所以目前信徒們是活在一個
已經與基督同復活的狀態中
請注意 本書前面的我們講過的
已經講過
我們將來必與基督同復活
他是我們的初熟的果子
是我們的頭生的
是我們的原始 等等
這一段是講
不單單將來 我們要與他同復活
那個是基督復活帶來的必然後果
是一個連結
是一個豐收的保證 承諾
我們在我們的經驗一開始的時候
也是與基督同復活的
所以請各位注意這兩方面
一方面是 我們生命開始的時候
就已經與基督同死 同復活
這個叫做存在式的 經驗裡的
與他同復活
將來那個是
整個救贖的完成
請注意 還沒有講完的
因為前面還有兩個
一個就是 當上帝預定揀選我們的時候
已經使我們與基督徒一同復活
然後呢 在基督 在救贖歷史
兩千年前復活的時候
我們也是與他一同復活的
所以一共是四件事
上帝永恆的預定
基督親自的復活
我們屬靈生活開始的時候
與他一同復活
然後將來
在那個復活大豐收的時候
我們也是在基督裡 復活
一共有四個
下一講我們就開始講
另外的一小段
就是羅馬書第六章
從第3節開始的那段經文

林慈信博士,西敏神學院神學碩士,天普大學歷史系哲學博士,加州洛杉磯「中華展望China Horizo​​n」創辦人。致力於護教與神學信仰的工作,在神學、宣道學、及歷史學等都有相當的造詣。林牧師不僅著力於出版歸正信仰的書籍,並且發表至少500篇的論文。著重系統神學、護教學、清教徒的成聖神學與聖經輔導學等;同時任教於美國國際神學院、西敏神學院、聖約神學院等校。推動聖經輔導不遺餘力。

Tags: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