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福音 - 51 - 約翰福音 第五十一集(麥克阿瑟)

122 views
點選我展開全文逐字稿與下載區↓↓↓

約翰福音系列 第五十一集 我就是門(約十1 10) 】麥克阿瑟

我就是門
翻開聖經約翰福音第十章!
約翰福音第十章!
這章是聖經裡非常耳熟能詳的部分
經文內容相當廣泛
遠遠超過我們今天要看的
今天我們要深入第十章
來看這位真正的牧羊人、真牧人!
這是所有新約聖經裡最美的言語描述之一
第6節稱它為一種說話的形式:「παροιμία」(比喻)
這不是個寓言
因為它不是以「神的國就像」開始的
而是言語的描繪
正如我所說
這是所有聖經經文裡最動人的言語描繪 真的!
而這樣的言語描繪
並非與第十章其他內容無關
約翰福音第十章從頭到尾
都利用牧羊人的意象涵蓋了所有的經文
我對自己說:
「要使我們中間的宣教士和其他的人得著激勵
除了注視這幅美妙的意象之外
我實在想不到任何一句話了!」
這是關於真牧人的意象
它的背景非常重要
你會注意到第九章和第十章之間並沒有真的分開
我知道這裡寫「第十章」
卻是同一天、同一個場景、同一群人
而耶穌也是在回應同一件事
第九章是講到一個生來瞎眼的人
他淪落成乞丐
耶穌讓他看見了
然後你記得這個乞丐和耶穌
面對的是以色列的領袖
他們對這個乞丐只有藐視
對耶穌只有極度的仇恨
他們把乞丐趕出會堂
想要把耶穌殺掉
在某種意義上說
第九章裡的主角是以色列的領袖
他們是假的牧羊人、假牧人
吞食、 欺詐他們的人民
與此相反 在第十章裡
面對同一批法利賽人和門徒
耶穌與這個乞丐一起站在那裡
其他的猶太人也聚集著
祂把自己與他們作對照
祂實際上在11節就說了:
「我是好牧人 好牧人為羊捨命」
我想我們只要看前十節的經文
「『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
那不從門進羊圈
倒從別處爬進去的
那人就是賊 就是強盜」(新譯本)
以這節經文來看
祂描述的是法利賽人和假牧人
他們是賊與強盜
對羊沒有權柄、沒有權利、沒有所有權
他們想來偷竊、來毀壞
「那從門進去的
才是羊的牧人
看門的給他開門
羊也聽他的聲音
他按著名字呼叫自己的羊
領牠們出來
他把自己的羊全都領出來以後
就走在前頭
羊也跟隨他
因為認得他的聲音
牠們決不會跟隨陌生人
反而逃避他
因為不認得陌生人的聲音』
耶穌對他們說了這個譬喻
他們卻不明白他所說的是甚麼
於是耶穌又說:
『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
我就是羊的門
所有在我以先來的
都是賊和強盜
羊卻不聽從他們
我就是門
如果有人藉著我進來 就必定得救
並且可以出、可以入
也可以找到草場
賊來了
不過是要偷竊、殺害、毀壞
我來了 是要使羊得生命
並且得的更豐盛」(新譯本)
以色列的領袖是來殺害、毀壞的強盜和賊
耶穌是來使羊得生命的真牧人
這裡的牧人意象只是言語上的描繪
就像我說的
耶穌要到第11節才會自稱為牧人
這段敘述本身是獨立的
因為這對於耶路撒冷和猶太人居民是極為熟悉的
他們不僅瞭解牧羊和照管羊群的實況
他們也對舊約很熟
其中的上帝就是以牧人之姿出現的
所以他們明白牧養暫時、屬地的層面
但他們也明白這是上帝照管祂百姓的一種形容
從人的角度來看
牧羊在以色列的土地上非常普遍
猶大山地主要是個中央高原
有很多的岩石
不適合農作物生長
所以就變成羊吃草放牧的地方
從伯特利一直到希伯崙之間的高原約有35英里
有15到17英里寬
地面高低不平、佈滿岩石
草地不多,但那正是羊平常吃草的地方
熟悉的猶大山地和牧羊人的形象是廣為人知的
然而牧羊人的生活是很困難艱辛的
在外面抵禦各種惡劣天氣、炎熱與寒冷
這個地區的草很少
羊群很容易到處遊蕩
在高原、山坡或任何牠們在的地方都不會有防護牆
狹窄的高原周圍都是斷崖和裂縫
羊群很有可能會摔落
羊群很容易走失
肉食動物也很容易攻擊牠們、殺死牠們
牧羊人的任務是不斷地警戒、不停地注意
危險到處都是
來自其他動物的危險
來自於強盜與賊的危險
他們為了羊毛和羊肉來偷羊
一位歷史作家寫道:
「晚上你遇到牧羊人
他正回到羊欄警醒著
忍受惡劣天氣摧殘
扶着他的杖頭」
每天都是漫長又艱辛的日子
舊約裡有些牧羊人都是猶太人耳熟能詳的
亞伯拉罕是牧羊人
以撒是牧羊人、雅各是牧羊人
摩西是牧羊人
他照管在米甸的羊群 就是他岳父的羊群
大衛是個牧童
為了羊群不斷地警醒,有著無畏的勇氣、忍耐的愛心
是好牧人得必要特徵
但是舊約中最著名的牧羊人是上帝
詩篇二十三篇說耶和華是什麼?我的牧人
詩篇七十七篇20節說:
「帶領你的子民如同帶領羊群一樣」(新譯本)
詩篇七十九篇13節說:
「我們作你的子民
作你牧場上的羊的
要永遠稱謝你」(新譯本)
詩篇八十篇1節說:
「領約瑟如領羊羣之以色列的牧者啊
求你留心聽!」
詩篇九十五篇說:
「他是我們的神
我們是他草場的羊 是他手下的民」
這就是說
牧養的關係是很親密的
但是我要你們注意舊約裡其中一部分
就是先知書以西結第三十四章
我要你們翻到那裡
這讓我們看見了約翰福音第九章和第十章:
主在世時的以色列假牧人和祂自己這位真牧人
之間戲劇性的對照畫面
以西結書三十四章
主的話臨到先知以西結
這就是主所說的話
第2節:「人子啊!」
這是上帝給以西結的稱呼
「人子啊!你要說預言攻擊以色列眾牧者
你要對他們說預言:
『主耶和華這樣說:以色列眾牧者有禍了!
他們只顧牧養自己
牧者豈不應當牧養羊群嗎?
你們吃脂油、穿羊毛
宰肥壯的羊 卻不牧養羊群
瘦弱的
你們沒有養壯
患病的
你們沒有醫治
受傷的 你們沒有包紮
被趕散的 你們沒有領回
迷失的
你們沒有尋找
你們反而用強暴嚴嚴地管轄牠們
牠們沒有牧人
就分散了
作了田野一切走獸的食物
我的羊在眾山和各高岡上流離
牠們分散在全地上
沒有人去尋 也沒有人去找
因此 你們這些作牧者的
要聽耶和華的話:
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
我的羊因沒有牧人 就成了獵物
作了田野一切走獸的食物
我的眾牧者不尋找我的羊
他們只顧牧養自己 卻不牧養我的羊
這是主耶和華的宣告
因此 你們這些作牧者的
要聽耶和華的話
主耶和華這樣說:看哪!我要與眾牧者為敵
我必向他們追討我的羊
使他們不再牧養羊群
也不再牧養自己
我必救我的羊脫離他們的口
不再作他們的食物』」
(2-10節,新譯本)
接著11節:
「因為主耶和華這樣說:
看哪!我必親自尋覓我的羊
把牠們找出來
牧人在他的羊群四散的時候
怎樣尋找他的羊
我也必照樣尋找我的羊
這些羊在密雲幽暗的日子四散到各處
我要把牠們從那裡救回來」
上帝說:「我必把牠們從萬族中領出來
從列邦中聚集牠們
領牠們歸回故土
我必在以色列的群山上
在眾溪水旁
在國內一切居住的地方
牧養牠們
我必在美好的草場上牧養牠們
以色列的高山必作牧放牠們的地方
在那裡牠們必躺臥在美好的牧場上
牠們必在以色列群山肥美的草場上吃草
我必親自牧養我的羊
親自使牠們躺臥
這是主耶和華的宣告」
(11~15節,新譯本)
這裡談到的是什麼?
在說千禧年的國度、那尚未來到的國度
耶和華會如何建立這個國度?誰將來會擔此重任?
往下看到第23節:
「我必立一個牧人
就是我的僕人大衛
看管牠們 牧養牠們
他必牧養牠們
作牠們的牧人
我耶和華必作牠們的 神
我的僕人大衛要在牠們中間作領袖
我耶和華已經說了」
(23~24節,新譯本)
等一下!
大衛活著時候是很久以前的事
祂是在講誰?
他說的那大衛的子孫
不是別人 正是彌賽亞!
彌賽亞將要成為那位聚集羊群的牧人
不是只有來自以色列
而是從萬族萬邦來的
帶領他們進到最終國度的榮耀裡!
那是多麼美麗的畫面啊!很美的畫面!
「我必與牠們立平安的約
使惡獸從境內滅絕
牠們就可以在曠野安居
在樹林中躺臥
我必使他們和我的山四圍都蒙福
我必按時降雨
這就是賜福的雨」(25~26節,新譯本)
當耶和華透過那一位牧人、大牧人、
主耶穌基督聚集祂的百姓時 就是這樣的國度
以西結書三十四章的這個預言
就是由耶穌實現的
祂就是那一位牧人!
讓我們從這個預言再回來看約翰福音第十章
當你讀新約的時候
有許多地方耶穌都被稱為那位牧人
馬太福音第十八章 耶穌是那位牧人
祂會冒著生命危險尋找、拯救迷失的羊
在馬太福音第九章裡
耶穌是那位憐憫群眾的牧人
因為他們「像沒有牧人的羊一樣」
(36節,新譯本)
在路加福音第十二章裡
祂稱自己的真門徒為祂自己的「小群」
彼得前書二章25節
我很喜歡彼得對祂的稱呼
祂稱主耶穌為我們靈魂的牧人
而希伯來書的作者在十三章20節的結束祝福裡面說:
祂是群羊的大牧人!
上帝是祂舊約百姓的牧人
上帝是那位對假牧人施行審判的那一位
也要在終極末後的蒙福之地聚集祂自己的群羊
但這一切都透過那一位牧人、耶穌基督實現了
聖經這個令人驚奇的故事背景就是這樣
祂完全不像假牧人、不像前一章那些法利賽人
他們就像那些在以西結書三十四章裡被譴責的牧人一樣
法利賽人、這些以色列的領袖為自己豎立了地位
他們自己坐在摩西的位子上
耶穌在馬太福音二十三章裡是這樣說的
他們拿了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他們是假牧人
他們是致人於死地的牧人
他們剪下羊的毛
也就是說:他們奪取了羊群所有的東西
他們宰殺羊群、毀滅他們
但是現在有另一位牧人、真牧人
不是別人
正是彌賽亞
現在我們稍微知道了背景之後
我們要來看一下這段敘述 看看它說些什麼
這段敘述是從耳熟能詳的字眼:
「實實在在」開始的
它不斷重複在約翰福音裡出現
這是因為它是嚴肅、慎重、認真的用語
同時它也指新鮮、你以前從未聽過的事情
這裡描繪的圖畫是個羊圈
你會在第1節裡面注意到這個羊圈
什麼是羊圈?
每個村落裡面都會有
或是緊鄰村落旁 就只有一個羊圈
在每個村莊裡
羊圈都是夜晚領回來確保安全的地方
牠們白天的時候會在外面的牧場放牧
然後到了晚上
牧人會帶領牠們(羊群會跟隨)
牧人會領著牠們回到羊圈裡
關於這一點有很多故事可以講
牧羊人會帶領牠們
每個村落的牧羊人都會領自己的羊
所有村落的牧羊人
都會把自己的羊放在同一個羊圈裡
那是個受到保護的地方
因此在羊圈裡有很多的羊
屬於不同的牧人
但是牠們一次只能進去一隻
牧人會用自己的竿讓羊停下來
檢查每一隻的傷口
也有可能是其他煩惱、關心的事情
他會前前後後地檢查牠們,特別是背部
因為在牠們的毛裡面有很多油脂
它們很容易堵塞而造成死亡
這是一項很麻煩、有時候是很髒的工作
但這就是牧羊人的任務
他會讓他們一隻接著一隻過去
他會把自己的竿子放在下一隻羊身上
然後他檢查過了
就讓牠進去
這就是為什麼以西結書第二十章會告訴我們
有一天上帝會使自己的百姓從杖下經過
在以西結書二十章37到38節
上帝會讓他們一個接著一個進入聖約
所以簡單的圍欄是以一道牆的方式圍起來
夜晚來臨時
所有的羊群都會進到圍欄裡
他們會一次放一隻羊進去
讓每個牧羊人都能檢查自己的羊
村莊裡有很多牧羊人
他們都有一些羊
他們一般來說並不富裕
他們沒有大量的羊
他們認識自己的羊
他們認識自己的羊群
此外他們會請一個看門的人
在牧場一整天後
牧羊人會去休息
還有個雇工(你會在下面第12節注意到「雇工」
他不是牧羊人)
就和第3節提到「看門的」是同一個人
這份工作就是當所有的羊進入羊圈、
牧羊人去自己休息的地方之後
在夜晚把門關上
他是夜晚的警衛
他值夜班來保護羊群
這是他的工作!
早上太陽升起時
牧人就會再次出現
呼喚他們的羊群
他們會叫自己的羊出來
帶他們回到外面的牧場
警衛、看門的人只允許牧羊人進門
賊和強盜如果晚上來的話 就得爬牆
這就是你們在這裡看到的
第1節就說強盜是「從別處爬進去」
這真是幅生動的畫面
不過這裡傳達的意象是什麼?
我們看到了什麼?
一直到11節之前
耶穌其實沒有說祂就是好牧人
那這張圖描繪的是什麼?
很簡單 就是羊圈!
有些注釋家認為這是指教會
不是的!
因為牧羊人會把羊帶出去
牧者並不會把人帶出教會
有些人甚至認為羊圈是天堂
不可能!牧者也不會把人帶出天堂!
這很容易瞭解
那你說這個羊圈到底是什麼?
在這裡是指以色列!
就是以色列!就是猶太教!
這個羊圈就是猶太教
羊群就是猶太人
那位來到以色列羊圈的大牧人、
好牧人、真牧人就是彌賽亞
祂呼召自己的羊離開猶太教
不光是這樣
往下看到16節
這裡說的跟我們在以西結書讀到的一致:
「我還有別的羊
不在這羊圈裡」(新譯本)
牠們是誰?另一個羊圈的嗎?
「我必須把牠們領來
牠們也要聽我的聲音
並且要合成一群
歸於一個牧人」(新譯本)
這位牧人我們知道了
那其他的羊圈是指什麼?
外邦人、萬邦、世界各國、猶太人和外邦人
正如以西結書所應許的:
上帝會把自己的羊從萬族中領出來
從列邦中聚集牠們(結三十四13)
所以這個羊圈暫時關住了屬於上帝的羊
猶太教或世界
門指的又是什麼呢?
第2節說羊的牧人「從門」進去
羊的牧人是被允許進門的
這是在講什麼?這是特權、正當性、權柄、所有權
除了牧人以外
警衛不會讓任何人進門
這就向我們表明了
基督是自己羊群的合法牧人
他有權進來招喚自己的羊群
並將牠們領出來
祂成就了一切彌賽亞的預言
祂用所說的話、所做的事
證明自己就是彌賽亞、上帝的兒子
聖靈在整個約翰福音裡都為祂作見證:
在約翰福音開頭,藉由早期的門徒、
施洗約翰、祂的話、祂的作為、甚至是魔鬼作的見證
耶穌符合每個彌賽亞的應許,祂是合法的牧人
祂是那位從父神那裡差來的牧人
帶領以色列中間的選民離開猶太教的羊圈
到那青草地上、那安靜的救恩泉源旁邊
(詩二十三2)
從別處爬進去的賊和強盜是誰?
任何的假牧人!
在這裡說的是那些想要剪毛、宰殺羊群的法利賽人、
文士、自命不凡、自我崇拜的假牧人
文士和法利賽人這些假冒偽善的人
使他們的信徒、受騙者變成比他們更甚的地獄之子
用他們的錯誤教義來偷竊、宰殺他們
假牧人到處都是
他們到處都是
不只是有他們
不只是在以西結的時代
從人類墮落以來
整個人類歷史中間都充斥著假牧人
在撒迦利亞書十一章15節裡
甚至還有一個非常特別的假牧人預言尚未實現:
「耶和華又對我說:『你去取愚昧牧人的裝備來
因為我要在這地興起一個牧人
那些快要喪亡的他不看顧
失散的他不尋找 受傷的他不醫治 強壯的他不餵養
他卻要吃肥羊的肉
撕掉牠們的蹄子
那丟棄羊群的無用牧人有禍了!
願刀劍落在他的膀臂和他的右眼上
願他的膀臂全然枯槁 願他的右眼完全失明!』」
(15~17節,新譯本)
你們知道這個假牧人是什麼人嗎?
敵基督!最終的假牧人!
因此耶穌和過去的假牧人和未來的假牧人、
最終的假牧人相比
祂是那位真牧人、好牧人,祂不會取走生命,反而會賜下生命
那天祂就和那個瞎眼的人在一起看著那些假牧人
門徒、其他的人也在那裡
祂要來帶領自己按名字認識的羊離開猶太教
進入新約的牧場、上帝透過救恩賜下的祝福裡
這裡祂與假牧人形成鮮明的對比
第3節說「看門的給他開門」
因為祂有權柄與正當性
看門的開門給真牧人進來領自己的羊群
而羊聽祂的聲音
「祂按著名字呼叫自己的羊
領牠們出來」(新譯本)
這是幅美麗的圖畫
羊像寵物一樣認得牠主人的聲音
順便說一下
他們會給自己的羊取名字
這不難理解
我們會給動物取名
你的狗不會沒有名字
甚至你的金魚可能都不會沒有名字
羊認得自己牧人的聲音
因為牠們一天到晚都聽得見
就變得很熟悉
一隻羊可能叫「跛腳」或「黑仔」諸如此類的
用任何的習性或事件來取名
牧人向來認識自己的羊
因為他每天都要檢查牠們
只要是醒著都與牠們一起度過
他知道牠們每一隻身上的記號
他對牠們渾身上下、前前後後都一清二楚
就像在那以色列的牧人一樣
那位大牧人也認識祂的羊
祂知道他們的名字
因為他們的名字在創立世界以前都記在羔羊的生命冊上
祂知道他們是誰
這幅圖畫令人驚嘆
真牧人已經來呼召猶太人離開猶太教
呼召外邦人遠離虛假宗教的羊圈和全世界的審判
祂認識他們
祂按著名字呼叫自己的羊
牠們認得祂的聲音
祂就把他們都領出來
我對這本福音書的比喻做了少許講解
開頭的章節就有點爭議
就像我會做的事
這和今天所流行的講法背道而馳
很多傳道人說我們必須成為講故事的人
我們得停止講教義、停止講神學、
停止說深奧難懂的理論
耶穌就是個說故事的人
祂就講了這些簡單的故事
所以他們真的把故事裡的神學當成敵人了
那麼關於比喻的福音書就要有個副標題
像是這樣:耶穌故事裡的救恩神學
耶穌說的故事極為深奧
常常難以理解
你開始在這個故事裡感受到了對吧?
這些故事一開始都很簡單
但是當你對它有愈多的思考
隨著故事的情節更深入的時候
它就變得更像深奧的神學
牧人向來認識他的羊
牠們也一直都認識他
他按著名字呼叫牠們
羊也跟隨他
因為牠們認得他的聲音
第5節:「牠們決不會跟隨陌生人
反而逃避他
因為不認得陌生人的聲音」(新譯本)
這就是了!
你現在已經深陷神學之中了
這裡談到很重要的神學:
神的主權、不可抗拒的恩典、有效的恩召!
這些都是神學
我們的主在說什麼?
祂給我們的就是救恩的神學
這就是神學:
好牧人早就揀選了自己的羊
祂早就給他們取了名字
祂知道他們是誰
祂帶著至高無上的權柄到猶太教、
世界各族、世界各國裡尋找祂的羊
祂認識牠們
祂按著名字呼召牠們
牠們認得祂的聲音
牠們跟隨祂
注意聽這句話:牠們不會跟隨陌生人
牠們不會!
同為傳道的朋友們我告訴你
這應該會使你的心得著激勵
面對你對抗的假教師
你不會失去任何上帝的羊
牠們不會跟隨的
牠們認得自己牧人的聲音
這是重生的神蹟
這有多激勵人?講都講不完
除非你想在這裡待到六點
有人會說:「你知道嗎?
耶穌講的都是簡單的故事
祂在這裡對不信的人講
祂也是在對這些難教的門徒講故事
因為他們似乎時常抓不到重點
你不會想要對他們講任何複雜的理論
盡量簡單就好了!」
我並不這麼認為!
這是如此深奧的故事
這實現了舊約的應許:
上帝要從世界裡召聚羊群
並且把牠們帶進神國的榮耀裡
在此國度中只會不斷被賜福
牠們處於永遠被祝福的狀態
因此祂來了
祂按著名字呼叫自己的羊
牠們認得祂的聲音
牠們也跟隨祂
祂把牠們領出來
然後第4節經文告訴我們:
「祂把自己所有的羊帶出去的時候」(中文標準譯本)
這是重點:祂必須讓牠們出來
祂必須想盡辦法讓牠們走出羊圈
這我們可以理解 我們可以探討一下
要人相信很難
要人悔改很難
人的本性會抵擋真理
這是場靈魂的爭戰對嗎?
祂按著名字呼叫牠們
牠們聽見了
但不是沒有掙扎
祂必須把牠們從屬世舒適的環境、
宗教的網羅中趕出來
不過一旦祂將牠們領出來
祂就走在前頭
然後羊群做了什麼事?跟隨祂!
他們跟隨祂!
「你們若遵守我的道 就真是我的門徒了」
(約翰福音第八章)
祂不需要不斷催促我們
一旦祂透過重生的神蹟把我們趕了出來、
一旦祂使我們成為祂自己的羊、
一旦我們認得祂的聲音、
一旦我們開始享有祂的生命、
一旦我們從世界的綑綁中得著釋放
我們就心甘情願地跟隨
而且我們不會跟隨陌生人!
請注意牧羊人是帶頭的
祂走在牠們前面開路
清除危險
尋找水源、牧場、糧食
這是安全、保障、供應
當祂引導我們邁向永恆榮耀與祝福的時候
這一切都包含在成聖的過程裡了
知道這一切是多麼令人興奮的事
這不是很明顯嗎?真的!
耶穌正向一些完全無法理解、甚至抓不到重點的人
解開這驚人的、深奧的神學
就像第6節說的
對那些完全不明白的人解開
可是這些全都是我們必須認識的真理!
祂引導牠們到青草地旁、可安歇的水邊
我記得很小的時候
我爸有首很愛唱的詩歌
所以我們在教會常常在唱
你可能也記得:「天父領我 我深喜歡!
蒙主引導心中平安!
無論日夜動靜起坐
有主聖手時常領我!」
這就是現實中的生活
當祂引導我們的時候
祂查看前方的危險 為我們開路
為我們尋找牧場、水源
這就是救恩本身的美善與豐盛、主權的救恩
是我們所跟隨的
關於第5節還有一兩件事情要注意
「牠們決不會跟隨陌生人
反而逃避他
因為不認得陌生人的聲音」
很簡單的結論
忠於假教師的人不認識真的牧人
我們一旦出來了
一旦他將我們從罪惡、死亡和審判的羊圈裡釋放出來
我們就會跟隨 我們就會跟著
我們不會聽陌生人的話
我們忠心地跟隨
雖然跌跌撞撞
我們永遠不會留意另一個聲音!
此外
第五節有雙重否認:「οὐ」、「μὴ」
「他們決不會跟隨陌生人 反而逃避他」
馬太福音二十四章24節說
如果可以的話
假基督和假先知連選民也要迷惑
但是有可能嗎?
不可能!這裡就說明了原因
那是不可能的事!
親愛的宣教士啊
你們應當得著鼓勵、得著安慰了!
那些屬於上帝的、那些屬於真牧人的
他們會聽祂的聲音
他們會跟隨的!
他們不會聽陌生人的聲音
沒有任何事物能破壞真羊與真牧人之間的連結
約翰福音第六章說:
「凡父所賜給我的人 必」怎樣?
「必到我這裡來」(37節)!
而且「若不是差我來的父吸引人
就沒有能到我這裏來的」(44節)
賊和強盜他們當然不能明白這一點
第6節「耶穌對他們說了這個譬喻
他們卻不明白他所說的是什麼」(新譯本)
接著耶穌又加上另一個言語上的描繪
這是約翰福音裡其中一個「我是」:
「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
我就是羊的門
所有在我以先來的
都是賊和強盜
羊卻不聽從他們
我就是門
如果有人藉著我進來
就必定得救 並且可以出、可以入
也可以找到草場」(7~9節)
我要你看一下這裡的意象
這是第二個比喻
祂不只是進來領自己羊的牧人
祂也是門
祂是唯一的出路
這不是在說進來 而是出去!
「出入」的意思是
當她領你離開羊圈時 你可以「自由移動」
只有經過祂 唯有祂是門
祂在第9節再次提到
祂領你出去
而且你有的是沒有綑綁的自由
如果有人照字面說的「通過」我、經過我
他就會得救
把「經過」做個記號、在底下畫線、把它圈起來!
這是你的一次從言語的意象、比喻回到現實的世界
回到事實的神學敘述
這是在說什麼?
這和得救有關、這和救恩有關
這是位救羊的牧人
「他就必定得救」
然後他就能自由地「出入、找到草場」
我們可以說這就是我們享受的自由
我們已經從那個羊圈出來了
現在我們自由自在地走在美好的路上
這是在是難以想像的事
我們竟然能漫遊世界了
我們可以去到任何地方
我們可以享受上帝遍及世上的普遍恩典
我們有權享受這一切
我們不需要擔心害怕對嗎?
有什麼能叫我們與上帝在基督裡的愛隔絕呢?
任何事物能叫我們隔絕嗎?(羅馬書第八章)
絕對沒有任何事物能把我們隔絕
所以我們進來、出去
這展現出自由
沒有任何敵人能毀壞我們
我們什麼都不怕
我們很安全
我們可以自由地漫步
沒有任何的威脅
我們應該常常讀羅馬書第八章
因為它使用誇張的手法
來表現每個信徒享有的保障
有什麼能叫我們與牧人的愛隔絕呢?
患難嗎?是困苦嗎?是迫害嗎?
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
沒有!
「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
是現在的事 是將來的事 是有能力的
是高天的 是深淵的
或是任何別的被造之物
都不能叫我們與 神的愛隔絕
這愛是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裡的」
(38~39節)
我們與自己的牧人緊緊相連
使我們去天國與永恆的路上不偏左右
所以主是牧人 主也是門
上帝在我們整個屬靈生活中用青草地餵養我們、維持我們的生命
我們領受了一切有關生命和敬虔的事(彼後一3)
不是嗎?
一切都持續不斷、充分地供應
但我們的食物到底是什麼?草場又是什麼呢?
就是聖道 不是嗎?
就是神的話
耶利米說:「我一得到你的話
就把它們吃了」(耶十五16)
我們聽祂的話
我們認得祂的聲音
祂的聲音從何而來?
從這裡來、從聖道而來
是聖靈賜給聖道生命
我們聽從聖經
我們愛神的話
我們與大衛一同說:「我何等愛慕你的律法」
是我們所喜愛的
對照在第10節收尾,而且很明顯:
假牧人來「偷竊、殺害、毀壞」
我認為我們所有人
當然我也是
都曾經因為揭露虛假教義而被人誹謗過
但是如果我不盡力保護羊群
在我自己的「牧人」面前我就不能算是忠心的牧人
如果我說了些反對虛假教義的話
通常都會以無禮的形式或標題出現
這會令人火冒三丈、充滿敵意
但真的不是因為我在生氣
而是我出於憐憫而覺得有責任
向深受假牧人之害的人說的話
這些假牧人只是想要奪走他們所有的一切
然後吞吃他們
賊是來殺害羊群的
有些有趣的故事
如果賊在晚上爬牆進來
他很難讓羊自願出來
因為羊不認得他的聲音
所以他們時常在羊圈裡把羊的喉嚨切斷
再把牠丟到牆外
牧人知道這一點
他們知道強盜會做那種工作
他們會取羊毛
然後吃羊肉
賊來了 不過是在偷竊以後殺害、毀壞
另一方面
「我來了 是要使羊得生命
並且得的更豐盛(περισσός)」
那麼救恩是什麼呢?我們來做個總結:
彌賽亞來了、救主來了
祂來到猶太教的羊圈和外邦世界的羊圈
祂的羊祂早就認識了
因為父神已經確認牠們了
也給了牠們名字
在創立世界以前就寫下來了
祂知道牠們是誰
祂進了門
因為祂有充分的權柄和正當性
祂揀選祂自己的羊、按名字呼叫牠們離開猶太教和世界
這是不可抗拒的恩典
這是有效的恩召
這是給予生命的呼召
這就是重生
牠們就聽從了
牠們聽從
因為這是上帝超自然的工作
將牠們從罪惡與死亡、黑暗和瞎眼中救拔出來
牠們聽從
牠們認得祂的聲音
牠們跟隨祂
牠們經過祂 只有祂是門
牠們出來了
然後牠們就漫遊世界
享受自己牧人供應牠們的豐富糧食與保護
這就是救恩
有一天當地上完全恢復活力、復原的時候
我們會享受到以西結書三十四章所描繪的千禧國度
在那之後就是永恆的狀態
不幸的是
假牧人和假教師毀壞人
彼得也說很多人會跟隨他們走入歧途(彼後二)
最後我想來看點彼得寫的東西(彼得前書第五章)
你們可以看一會兒彼得前書第五章
為使我們正確看待牧養的問題
這是對我、對你們所有事奉主的
宣教士、牧師和領袖說的:
「我這同作長老
也是為基督受苦作見證
又是同享將來所要顯現的榮耀的」
說的就是彼得
他說了這句:「牧養神的羊群」
這是多麼偉大的描述:「神的羊群!」
「牧養神的羊群」是多麼嚴肅的責任啊!
這正是我們做的事!
那些祂認定的羊
牠們是屬於祂的
祂呼召牠們出來 牠們就出來了
牠們一聽見祂的聲音就跟隨
他們會一直跟隨
直到牠們進入永恆的榮耀裡
牧養神的羊群
「看顧他們 不是出於勉強」
不是因為你必須要
而是出於甘心
純粹是因為牧養的特權
「按著 神的旨意
不是因為貪財」不是為了錢
「而是出於熱誠 也不是要轄制託付你們的羊群
而是作他們的榜樣」(新譯本)
哇…面對羊群我們要像基督一樣
我們身為牧長基督之下的牧人在牧養神的羊群!
接著第4節說:「到了牧長顯現的時候
你們必定得著那永不衰殘的榮耀冠冕」
我想等我們到天上的時候
我們就會知道主耶穌是牧長
祂手裡就拿著著為了所有忠心的牧人所預備
最尊貴的、永不衰殘的榮耀冠冕
忠心的宣教士應當大受激勵
主認識祂的羊
祂揀選了牠們
祂為牠們命名
主耶穌基督這位大牧人
帶著完全的權柄來到這個世界
呼召祂的羊群
祂呼召他們離開這個世界
祂呼召他們來到祂面前
祂按著名字呼叫牠們
牠們都聽從跟隨
牠們不會跟隨別人
祂把牠們從世界的羊圈裡領出來
到今世、來世的救恩祝福和永恆國度裡
祂走在牠們前面
供應牠們所需要的一切、給牠們完全的保障!
祂呼召你在這不可思議的宣教旅程裡
做祂手下的牧羊人
父神我們感謝祢
祢賜給我們的話語是這樣的豐富
我們知道自己得到的只不過是九牛一毛
但這一點點就快要淹沒我們了!
祢的聖道多麼偉大、多麼真實啊!
每節經文都好像鑽石般閃耀奪目
同時又與其他的經文完全一致
我們愈看它
就愈晶瑩剔透
就像由神聖的心靈雕刻而成的!
我們為這樣的真理來感謝祢
謝謝祢呼召我們成為祢的羊!
主啊…我們感謝祢
祢也說過無論誰來到你面前 祢都不會轉臉不看
我們今天就求祢的聖靈
能觸摸那些屬於祢、卻還沒有被呼召的人心
就在今天呼召他們
免得他們繼續活在沒有祢的日子裡、
無份於祢的供應和保護帶來的祝福與恩惠!
甚至在今天會眾中間…
也在世界各地宣揚真理的地方呼召一些人
進入祢的羊圈、進入祢的羊群裡
將他們從世界的限制與束縛中釋放出來
釋放他們自由出入、遇見祝福!
願祢行那奇妙的事!
父啊!我們求祢行的是我們絕對做不到的事
並在每個人的生命中成就祢的旨意
我們禱告是奉基督的名!阿門!
翻譯/字幕:改革宗電視台 楊忠道

約翰麥克阿瑟


YouTube播放清單

約翰福音-麥克阿瑟(陸續更新中)


雲端下載

約翰福音-麥克阿瑟(陸續更新中)


延伸閱讀


約翰·麥克阿瑟(麥卡瑟)是加州太陽谷恩典社區教會(Grace Community Church in Sun Valley)牧師—教師,主人神學院(Master’s College and Seminary)院長,著名的聖經教師和特會講員。著作超過一百五十本。包括《耶穌所傳的福音》(The Gospel according to Jesus,麥種)、《麥卡瑟新約註釋》(MacArthur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series)和《麥卡瑟研讀本聖經》(MacArthur Study Bible)。同時也負責「賜你恩典」(Grace to You)機構。該機構事工包括製作全球性廣播節目及電視節目。

Tags: ,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
COVER-麥克阿瑟-約翰福音-F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