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火特會 - 18 - 對靈恩派朋友的呼籲(麥克阿瑟)

209 views

影片下載

在這個時候其實沒有很多需要說的,我很有信心,策劃會議、服事、發言、講道、教導、主持談話的人,都涵蓋了我們確實想涵蓋的內容。我深深感謝每一位在這個講台上的人,我必須向他們表達這樣的感謝,他們認真很好地服事了我們,長時間的預備心帶來這樣的成果,我們很感激。這些人一直以來都全心投入事工,加上這樣一個會議的重擔、所有的準備、所有的思考、所有的禱告,我們很感激。我深知講道就像冰山一角,那是你看到的,但你不知道的是下面的。我們要向所有在這場會議幫助我們的人深表感謝,他們的事工會繼續下去。

你可能會對這個感興趣,就在昨天,世界上有127個國家在直播這場會議,就在昨天,有25000個不同的地方在直播這場會議,我們不知道每個地點有多少人。

我們活在了不起的時代不是嗎?很神奇、很了不起的時代。過去在歷史上某個時期,你可能要花幾百年才能將真理傳得那麼遠,沒有很多年之前,可能花上幾年的時間,也許是幾個月、幾個禮拜,但同時,非常了不起。

所以謝謝所有的講員,好消息是我們說的一切已經遍及全世界,這對我們來說是極大的責任,但這些人身為主僕,尊貴地履行了他們的責任,說的都是需要說的,而且照該講的方式講了,我們都很滿意。

我也很感恩你有這本書,因為寫下這些內容是很重要的,如同我今天在問答時所說的,當神想傳遞訊息時,祂寫了一本書,祂沒有製作影片,而是寫書,因為如此就把真理「凍結」了,把它固定下來了。

你需要拿起這本書,當你讀完這本書,你會更新你在這已有的學習體驗,你將成為專家力量,把這信息帶到主讓你去的地極。我們會堂這裡有來自世上至少30個國家,以及北美全國各地的人。你們會成為傳遞這真理的力量,你會得到這本書的輔助和幫助,是精心編寫、注釋、記載的書,我希望你非常仔細地閱讀。

我相信我們這週提出的理由能承受最嚴格的審查,我會迫不及待地邀請任何聽了所講的內容覺得難以置信的人,拿本聖經,拿起這本書,對照神的話語仔細衡量書中的論點,我們邀請這種審查。

這場會議首先是幫助教會,我並不指望非信徒明白我們所講的,正如我們說過,這運動裡有很多非信徒,我沒指望他們明白真理,我不指望他們渴望真理、對真理飢渴或尋找真理,這不是非信徒會做的事,除非他們正受聖靈所驅使。

但我們確實想幫助教會,我們一直在跟相信聖經是神的話,相信神已清楚、一致、沒有矛盾地啟示了祂自己的人說話,這是給真教會的,好叫他們能分辨,可以保護他們免受錯誤影響,使他們能成為教會以外其他人的真理來源。在充滿麥子和稗子的混合國度裡,我們一直在跟神的百姓、神的真教會講話。

為應對這場會議,過去幾個小時和過去幾天,出現了一些反擊,我們的確無法逃避,因為你們也知道,它們在網上出現,你們有些人可能早就知道了。我只想應付這些,今晚我只想跟你們說點心裡話。

史蒂夫勞森早些時候問我,我對自己要說的話作何感想,我說這很難回答,因為我不知道我要說什麼,但我要說說心裡的話。我確實認為回應這些批評很重要,我想就用個單詞標注它們,然後給你們簡要的回答。

第一件很明顯的事情就是,我們被指控「沒有愛心」,「沒有愛心」。但我給你的建議是,人所能做的最有愛心的事,就是告訴某人真相。這是愛的表現,把人留在黑暗和錯誤裡是沒有愛心的。我們在愛中說真話,這不只是在講說真話的態度或口氣,說真話本身就是一種愛的行動,把人從錯誤中解救出來。

你記得在使徒行傳20章,保羅與以弗所教會的長老見面,他對長老們說:「我三年之久不停地帶著眼淚警告你們,叫你們知道,無論外部還是內部,都會有走上邪路、迷惑人的起來,讓你們誤入歧途」。事實上作為教會的牧師、長老,根據提多書第一章牧師的資格,你有責任能夠指出錯誤,並給出合乎聖經的論據反對它,這是你照顧羊群的方式,這是你保護他們的方式。

我們也被指控「製造分裂」,這我同意。真理從本質上說,會造成分化。這就是為何耶穌說:「我來是帶來刀劍、叫人分裂、分化家庭」。真理的本性是與錯誤分開,因真理而分裂比因錯誤而合一更重要,我知道真理會造成分裂。

我還記得幾年前我寫《耶穌福音》的時候,一位你們都認識的知名福音派講員跟我吃飯說:「你分裂了基督的身體」,我說:「我可以問你個問題嗎?」他說:「可以」,我說:「我寫的是事實嗎?它是正確的嗎?」這是我唯一的問題,真理當然會劃分界線,它立即區分錯誤和事實。

第三個批評來了,我今天讀到的:「這個議題在聖經裡是模糊的」,「像這樣的會議…」,不同意見來自一些有名的人、甚至一些知名聖經學者,表明聖經在這個議題上是模糊的。針對這個我想說,如果這個議題像一些人所說的是模糊的,那只是在假教師的影響下「變模糊」的。

這議題對使徒來說很清楚,對早期教父來說也是,在書的後面你會讀到他們的語錄,對改教家來說也是。我們認識到,對清教徒來說也很清楚,在比如西敏信仰告白這些信條裡有明確的界定。對博學高尚的改革宗神學家來說這很明顯,比如我們引用過的華腓德。對司布真來說也很清楚,對更現代的博愛思來說也很清楚,對史普羅來說也很清楚。現在因為麥艾梅、凱撒琳‧庫爾曼、史華格、金貝克、科普蘭就變得模糊了?這是個可笑的想法!在純正教義真實和歷史性的潮流中,這個議題一直是非常清楚的。

另一項指控是,我們講的東西僅僅侷限於運動中瘋狂極端的少數。這顯然不是事實,這運動中存在著席捲整個運動的錯誤,正如我們在問答時間聽到的,全世界90%跟靈恩運動相關的人都掌握著豐盛福音,當中2400~2500萬的人否認三位一體,其中有一億人是天主教徒,如拿單說的,「自己算算」,這不是什麼少數,這就是靈恩運動,而且在迅速增長。

還有人說:「你攻擊的運動給了我們如此豐富的敬拜,這種來自靈恩運動的歌曲豐富了教會的敬拜」。這一點恐怕我難以苟同,我確信現代風格的靈恩歌曲,是靈恩神學進入教會的切入點,如果你接受歌曲,神學隨後就到,因為忽然你唱同樣的歌、聽同一位歌手、經歷一樣的情緒、經歷同樣的感覺。教會也許是間非靈恩派教會,但所有的歌曲、風格都跟靈恩派教會完全一樣,這就是切入點。

讓我看一間有堅定、歷史性教義聲明的教會,我就告訴你一間連歌曲都不願接受的教會。讓我看一間熱愛偉大聖詩、偉大神學與歌曲結合的教會,我就告訴你一間不願接受靈恩運動歌曲的教會。因為歌曲不進來,神學也不會進來,這就是誘人的切入點。

我不是在講具體的事,因為有很美的現代歌曲,我們應該唱也可以唱,但當它是無條件的,當歌曲不是關於心靈而是肉體,不是關於真理領會,而是情緒感受的時候,就會誘發與靈恩運動一致的相同感受,打開了大門。

如果我們都在唱同樣的歌曲,我們怎麼能劃分彼此呢?我認為靈恩運動嚴重地削弱了敬拜,使敬拜脫離了真理的範圍、脫離了心靈,使敬拜變成肉體的感受。

還有其他人批評說,這在會議很早的時候就出現了,「你是在攻擊弟兄」。我希望我可以申明這一點,這禮拜我們已經這樣那樣說過,這是個主要由非基督徒組成的運動。

幾年前我接受NBC的採訪,那時在福音派世界裡有件巨大的醜聞,這位NBC電視台的記者在跟我說話,他說:「你們為什麼讓這種事情發生?」這是他的問題:「誰監督你們的運動?」他無法理解這個事實:福音派是這樣的為所欲為,不必服從任何權柄或核心。

我說:「的確沒有人監督這個運動」,這很可悲,誰該監督這個運動?我來告訴你誰該監督這個運動:每位忠心的牧師、長老、神學家、對神話語忠心的傳道人和教師。我會這樣說,如果清楚真理、福音、神話語的改革宗領袖不監督這個運動,屬靈的恐怖份子就會占優勢。

就像伊斯蘭教,我們不斷聽到:「喔…恐怖分子…他們只是在瘋狂邊緣的少數人」,而我們一直說:「那為什麼保守的穆斯林,不公開聚在一起抵制恐怖份子呢?」他們沒有。我認為所有清楚神話語的人,都背負著站出來譴責這個運動的重責大任。但你們聽不見!

所以有人說:「喔…麥克阿瑟…他專搞這個的,他只會這一套,變不出新把戲,他總是慷慨激昂地譴責靈恩派」。

如果你是恩典教會的一員,你應該很清楚,我們花了四十年逐章逐節地走完整個新約,我不認為我們盯著一件事情。我1969年來到這裡,1969年以來我們只有一場關於靈恩運動的會議,就是這場,而它來得太遲了…真的,來得太遲了,我沒有執著於此,我們刺破的是早該刺破的膿傷口,但我們試圖表現出耐心。有其他議題佔據我們的時間,比如耶穌基督的升高,及神話語裡一切其他的。

然後我們被指控冒犯人、傷害他們的感情,我並不想故意這樣,有一次在書商會展上一個靈恩派領袖介紹我,他介紹說:「這是我的朋友麥克阿瑟,他本人比他的講道友善多了」。我希望永遠都是這樣,我希望帶著善意守住真理,我希望以愛心守住真理,但當我打開聖經,它必須說話。跟你說實話,我的確在乎人的感受,我確實擔心得罪他們,但遠不如我擔心得罪神。

這是個陌生的運動,我不想談所有的歷史,但我最近一直在想這件事,有一條正統教導、正統教義、正統神學的源流,一路追溯到使徒那裡,它穿越亞他那修和奧古斯丁,它穿越路德和加爾文,它穿越偉大的改革和改教家,它穿越昨晚聽到的清教徒,對他們來說一切似乎都很清楚,它穿越西敏神學家,它穿越司布真、鍾馬田的渠道,它一直在運行,它穿越約翰遜、博愛思(我們用過的名字),一直到今天的史普羅及其他人,這就是正統教義的源流。

這一代源流中的英雄,我們都知道他們是誰,這個禮拜你們一直聽到他們,我們的英雄都是順著那條源流的,我們可以追溯到約翰•羅傑斯、288個馬利安殉道者、福克斯殉道者名錄,當我們看見那些以如此巨大代價把真理傳給下一代的人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在書頁上留下了眼淚。我們對丁道爾這樣的人、他所做的事有深切持久的愛,這些人是我們的英雄。

但你必須明白,這另一條福音派的源流約可以追溯到1966年,當時嬉皮從舊金山冒出來,在橘郡出現,加入「各各他教會」,我們按立了隨性、光腳丫、穿泳裝、嗑藥的年輕人來告訴教會該怎麼樣、怎麼運作。聖詩過時了,西裝過時了,教會有史以來第一次,教會的行為效法一種亞文化:來自舊金山的迷幻藥、大麻,後來轉移到南加州。

這是完全不同的源流,這開始了非正規,由文化所驅動、定義的,「給他們想要的」那種教會,最後變成「對慕道者友好的教會」,從葡萄園運動又分出旁支,葡萄園導致了當代靈恩運動的胡作非為。這是完全不同的源流,這不是我們的源流,這些人不是我們的英雄。

我不會回到弗里斯比那裡,他帶領耶穌運動,是個死於愛滋病的同性戀,我不會回到那裡。這不是我的源流,但這是產生了文化制約、文化導向、慕道友導向教會運動的源流,雖然它有好的、壞的、較好的、最好的、最壞的元素,但這就是它的出處。

我們很不一樣,很不一樣,我們的英雄很不一樣,我們知道誰是我們的人,如果你是安全的,你說你是這一邊的,你是這一邊的,那你就有責任忠於這段非凡的歷史,若有人要監督這個運動,就必須是這裡的人。

非常令我擔憂的是…如果你還沒看過,我在書中寫了第12章…別翻開,我希望你能讀這本書,這章的標題是:「致恩賜繼續論朋友們的一封公開信」。

誰是我恩賜繼續論的「朋友」?那些我的朋友,真的是我很尊敬的朋友,對教會、基督身體作出巨大的貢獻,教過我們所有的人,教導過我,與我並肩事奉,與我攜手共進,我跟他們一起禱告,有時好幾個小時,我與他們說話交談,錘煉出信念,但他們稱自己為「繼續論者」,因為他們想留個位置給靈恩運動。

我想說他們幫不上忙,他們幫不了,我們需要他們幫忙監督這個運動,在最後一章「致恩賜繼續論朋友的公開信」,我給出八點為何他們必須幫助我們的重要聲明。

第一,繼續論的立場給廣大的靈恩派一個正統性的幻覺。如果你說:「我是個繼續論者」你只是使得這個運動更加可信。也許你想稍微控制一下,你可能想抑制這個運動,但是當神學上受敬重的、保守的繼續論者(代表靈恩運動中的極少數),當他們給靈恩運動帶來任何的可信度,整個運動就會因為他們的身份而得到尊重。

然後這年輕一代的年輕、躁動、歸正的年輕人出現,依附於這些向靈恩運動敞開、肯定神蹟恩賜繼續存在的英雄,因此他們跟隨他們的英雄,不是接受恩賜繼續的觀念,就是對這種觀念持開放態度,本質上是一回事。

當著名的繼續論學者相信靈恩派的解釋,或者沒有直接譴責不合聖經的靈恩行為,他們就為有致命危險的運動提供了神學的掩護。

第二,繼續論的立場貶低了神賜給第一世紀教會的真恩賜的神蹟特性。我們用這些聲明總結一下你這禮拜所聽到的,再來第二點,繼續論的立場貶低了神賜給第一世紀教會的真恩賜的神蹟特性。

我們知道神在基督和使徒期間賜下啟示,而恩賜、神蹟是為了證實那些宣告書寫啟示之人的身份。希伯來書2:3,福音「起先是主親自講的,後來是聽見的人給我們證實了。神又按自己的旨意,用神蹟、奇事和百般的異能,並聖靈的恩賜,同他們作見證」。

聽著…這段經文沒有意義,毫無意義,如果神蹟、奇事、異能、方言、預言和醫病屬於今天每個人的經歷,它就毫無意義,它就不是任何事的任何記號。

此外,當繼續論者使用新約恩賜的術語,又界定它們另有所指,他們就貶低了真貨的顯著特性,他們就淡化了聖靈「教會根基工作」榮耀的方式。如果今天在靈恩教會實行的恩賜等同於新約描述的恩賜,那些原先的恩賜就沒什麼特別的了,因此那個時代也沒什麼特別的。綁架新約的術語和重新定義新約的恩賜,本質上貶低了真正的神蹟和神在第一世紀的作為。改革宗的恩賜繼續論助長了這種不實陳述。

第三,繼續論的立場嚴重限制了其倡導者應對其他陷入靈恩困惑之人的能力,他們要對陷入混亂和困惑的人說什麼呢?在書裡你會讀到一些最稀奇古怪的事,基本上被一些最知名的靈恩派提出來當作屬靈經歷,其中一位甚至今天來過。你會讀到最稀奇古怪,應該被全面譴責的事,我們一直在等待譴責的到來,來自你會認為懂得更多的繼續論者。

但譴責始終沒有到來,他們已放棄了制高點,他們不能說話,因為是他們容許的,所以他們又是以什麼標準來質疑這些宣稱的呢?

第四,透過強調神今天仍然在賜給基督徒新的啟示,繼續論運動為更多的混亂和錯誤打開了大門。這只是我們所說的另一種說法,他們說今天還有預言恩賜,但可能有錯誤。今天還有方言恩賜,但它不是語言。今天還有醫病,但它不像基督和使徒那時候的醫病。

繼續論的立場進而歡迎任何的基督徒,好像神說的那樣來解讀任何事,任何形式的胡言亂語,任何形式所謂的屬靈經歷,飄進腦袋的印象、概念或想法,都可被看作是預言,對任何人宣稱啟示合法性的質疑,其權威性、客觀的標準就這樣被消除了。

繼續論者容許任何預言就是容許所有的預言,因為他們沒有任何標準決定什麼是準確、什麼是不準確。基督徒應當期待額外的啟示、神聖道以外的啟示、神秘經驗、預言,這種觀念本身就會釀成神學災難。當你越過了聖經,你就無法遏制錯誤。

第五,透過強調神今天仍然在賜給基督徒新的啟示,繼續論運動默默地否認了唯獨聖經的教義。我無需多談,因為史蒂夫昨晚舉了個難忘的例子。但我要告訴你,我改革宗繼續論的朋友都不會否認正典的封閉。他們不會否認的,他們當然不會否認聖經有66卷書,他們不會否認聖經的權威,聖經的充足性,然而他們默認了自己所拒絕的,因為他們教導信徒要期待額外的啟示。濫用啟示的方式非常多,我會告訴你誰最會濫用,就是希望你們覺得他們代表神說話的當權者。

第六,透過容許說非理性的方言,甚至作為個人禱告用語,繼續論者向無意識狂喜的靈恩表現敞開了大門。今天他們會承認方言不是種語言,那它是什麼呢?很簡單,若今天的預言不像聖經中的預言,是因為今天的預言不可靠,方言不像聖經中的方言,因為它是胡言亂語不是語言;醫病不像基督的醫病…他們根本不是繼續論者,他們是藏而不露的終止論者。他們說恩賜已經不是原來的樣子了,所以他們做了什麼?他們只是接受冒牌貨,這沒有什麼好驕傲的,接受冒牌貨並不會高人一等,他們自己也承認那是冒牌貨。

第七,透過主張醫病的恩賜依然存在,繼續論的立場肯定了同樣的基本前提:支持靈恩派神醫的詐騙事工。如果你說醫病恩賜仍然存在,你異想天開地說,實際上或聖經上都沒有證據證明它存在,但如果你說它仍然存在,那就說明你認可神醫。

誰會願意認可神醫呢?他們不是最卑劣的人嗎?他們不是最壞的人渣嗎?他們又不去醫院,他們捕食最絕望的人、病得最重的人、最無助的人、最窮的人,往往是最窮的人,騙這些人然後發財。誰會願意做任何事情來幫助和縱容他們呢?

最後,繼續論的立場使人忽視聖靈的真事工、用冒牌貨誘惑他們,最終羞辱了聖靈。有內住的聖靈和聖靈的充滿還不夠嗎?得著聖靈的恩賜和果子、因聖靈備受尊榮還不夠?擁有聖靈一切的應許還不夠?我需要來到神面前然後說:給我更多…再給我其他的東西…我要那個?你指責聖靈哪種缺失?

你羞辱了聖靈,你引誘人轉向冒牌貨,而不是發自內心衷心地感謝聖靈已賜給我們的一切豐盛。神不靠著什麼賜下聖靈?量度!我認為繼續論的立場將絆腳石送進成聖、屬靈成長的道路,有兩個理由。第一,它使人們認為自己沒有得到需要的東西。第二,它使人們認為有某個東西是他們需要追求的。真讓人難過…

關於這一點還有很多可以說的,你會在書裡讀到很多的細節,但我相信廣大的靈恩運動為更多的神學錯誤打開了大門,聽著…是比當今任何其他的教義偏差都要多的錯誤,自由派很糟糕,心理學很糟糕,普世教會主義很糟糕,實用主義很糟糕,神祕主義很糟糕,但沒有像「靈恩主義」那樣糟糕的,原因是它的廣泛影響,一旦這種「經驗主義」站穩腳跟,任何貨色的異端或邪說都會乘機進入教會。

因此靈恩神學就成了我們這一代的凡火,福音派的基督徒不該在任何層面與靈恩神學眉來眼去。我認為現在是真教會作出回應的時候了,在神學每一個領域都站在改教家肩膀上的人,是時候全心全意地忠於改教神學了。如果我們聲稱忠於改教家,那我們就應當端正態度,拿出同樣程度的勇氣。不要稱自己是個靈恩式的加爾文主義者,約翰加爾文會反對的,約翰加爾文確實反對,你得放棄「加爾文主義」的部份。

我感到關切,因為我認為這些敬虔的好朋友,在這年輕的一代和下一代相信這個運動的什麼上面,可以產生巨大的影響,只要他們能夠在應該表明立場的地方表明立場。

你可能以為我講完了,但我還沒講完。我要你打開聖經到提摩太前書最後一章,我不會這上面花很多時間,但還有一件事我需要說,那就是,如果我不採取這種立場,如果其他這些人不跟我採取相同的立場,我們就不忠於我們牧者的呼召。

這不是我的怪毛病,這不是我個人的問題,這是履行我身為牧師的職責,我將在神面前為履行這一職責負起責任。當保羅的生命逐漸接近尾聲,正如康拉德之前對我們說的,他寫信給提摩太,他在交棒,他在傳遞衣缽。

他在提前六提醒提摩太,這是一場仗,一場美好的仗,他稱之為信仰的仗,它是場戰爭,然後他在6:20告訴提摩太:「提摩太啊,你要保守所託付你的」他在講什麼?什麼叫「所託付你的」?

按照字面:「看守財寶」。財寶是什麼?神的啟示!看守存在你心裡的東西:神的真理,「要躱避凡俗的空談、和假稱為『知識』之對比論。有人自許為有這知識,就在信仰的事上失了正鵠」。

這是他交棒寫給提摩太的第一封信裡的最終簽署,最後一句話:「看守真理的寶藏,避免世俗的空談、假『知識』的論點;有些人自稱有這些『知識』,就在信仰上偏離了」。這是屬神之人的基本責任,就是要成為寶藏的守護者,在他的時代保護寶藏,為後續的時代傳承下去。

保羅非常關心提摩太,所以在寫信給提多之後(保羅書信的倒數第二封),他寫了最後一封信給提摩太,也就是提摩太後書,看看這最後一封信,他非常關心提摩太,非常關心,第6節他說:「要把神的恩賜再如火挑旺起來;這恩賜是藉著我的按手,在你裡面的」。他為傳講神的道被按立為牧師,他卻讓此職分失去作用,他被教會裡帶給他困難的人嚇倒了,他被教會外逼迫的威脅嚇倒了,來自內部的威脅、來自外部的威脅讓他陷入沉默,這是膽怯。第7節:「神賜給我們的,不是膽怯的靈,而是有能力、有愛心、有自律的靈」。這時候對保羅來講很可怕,因為棒子要交給提摩太,而提摩太看起來很軟弱。

「不要以真理為恥」就是他第6節的意思,不要羞於透過屬於你的、經長老按手確認的恩賜傳講、宣告真理,別像個懦夫,在第8節:「不要以給我們的主作見證為恥」。

你在開玩笑嗎?你是說提摩太跟著保羅幾年、看見保羅事工的一切成就後,還可能會讓步、變成羞於為主作見證、羞於被視為跟保羅同夥?我認為顯然這是保羅生命中恐懼的一刻,他擔心提摩太。

有多嚴肅?13節:「你要靠着在基督耶穌裡的信心和愛心,把從我這裡聽到的健全信息,奉為模範。你所接受的美好託付,要靠著那住在我們裡面的聖靈好好持守」。今天我明白了,有各種各樣的人,他們的慣用伎倆就是他們的交際能力,他們很酷、很圓滑、很聰明、令觀眾著迷,保羅給提摩太的指示是:持守健全的話語,把真理當寶藏來保護。

事奉是種守護,我們不只要宣揚真理,還要保護真理。保羅在他的晚年真的很傷心,他在15節跟提摩太說:「你知道所有在亞西亞的人都離棄了我,他們當中有腓吉路和黑摩其尼」,所有人都拋棄了他,他很孤獨。太不可思議了!除了「阿尼色弗一家的人,他多次使我暢快,也不以我的鎖鍊為恥」。

所有人都拋棄了保羅,因為代價太高了。保羅在他生命的盡頭說:「拜託…提摩太…我給了你寶藏,守護這寶藏,持守健全的話語」,第二章他延續同樣的呼求:「你應當在基督耶穌的恩典裡剛強起來…你從我這裡聽見的」,這是寶藏,從使徒保羅來的啟示真理,「把你在許多見證人面前聽見的,交託給那些又忠心又能夠教導別人的人」。這裡有四代人,保羅、提摩太、那些忠心的人、別人,你也在接力賽中。

一直讓我很難過的是,看到這些突然出現的「類教會」,自我認定為孤立於過去的任何事,這不是你爺爺的教會,這不是你奶奶的教會,我們沒有管風琴,你願意來就來,一切都是為了塑造某種完全孤立於任何人的教會經驗的形象。

保羅說:「我給你真理,你把它給下一代,使他們也能給下一代」,這一切都是關於忠實地持守所交給你的,不是關於創意。然後他說:「受苦難,像個基督的精兵,別讓日常事務糾纏自己,像個運動員那樣競賽」。他只是瀏覽所有這些畫面,運動員、農夫、士兵、教師,在說了「記住耶穌基督」,他是你忠誠的榜樣之後,第9節:「我受苦甚至被捆綁,然而神的道卻不被捆綁」。

這是使徒給任何年輕傳道人最終的話,他即將把頭放在石頭上,斧頭將在陽光下閃過,把它從身體上切斷,他將與主同在,而下一代將會在提摩太的手中。

我在想當我看到(這些人很多是牧師)他們的個性和作風時,使徒所領受的若在他們的手裡,下一代會是什麼樣子?提摩太必須做什麼?14節:「你要提醒大家這些事,在神面前鄭重地勸戒他們,不要在言詞上爭辯,這是沒有益處的,只會把聽見的人摧毀。你要竭力在神面前作一個經得起考驗的、無愧的工人,正確講解真理的道」。就是這樣,持守健全的教義、守護寶藏、正確分解真理,這就是任務。

又是躲避,「總要遠避世俗的空談,因為這些必會引人進到更不敬虔的地步。他們的話好像毒瘤一樣蔓延」,它會造成嚴重危害、使人遠離真理。

然後20節,來簡單研究一下,「豪門大宅裏不僅有金器、銀器,也有木器、瓦器;有的用途尊貴,有的用途卑賤」我可以稍微粗俗一下子嗎?每個古代的家裡都有這些類型的器皿,並沒有管線的優勢,可以把水帶進來或把污水排出去。因此他們有金器和銀器,金器銀器用於尊貴的東西,把食物放在上面,你用它把食物端上來。木器和瓦器用於卑賤的東西,把垃圾倒掉,你把排泄物倒掉。你想成為什麼?你想成為廁壺、卑賤的器皿嗎?還是你想成為金盤子?

人若自潔,脫離這些」,「這些」是什麼意思?引人進到不敬虔的世俗空談和像毒瘤一樣蔓延的話的「影響」,如果你潔淨自己脫離這些「不合聖經的東西」的影響,你「就必作用途尊貴的器皿,被分別為聖,對主人有用,預備好行各樣的善事。因此,你要逃避年輕人的私慾,要與那些以清潔的心求告主的人,一起追求公義、信心、愛心、和平;至於那些愚昧無知的辯論,你不要參與,因為知道,這些事只會引起爭鬥」。

我的意思是,所有這些都是順著相同的路,不是嗎?相同的路。我們今天聽康拉德講得十分出色,忠於聖經,往下到3:15,「聖經能使你有智慧…以至於救恩,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對於教導、責備、規正、在義中的訓練都是有益處的,要使屬神的人完備,為一切美善的工作,裝備齊全」。

記住你所做的一切是「在那將要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憑著他的顯現和國度」,然後是命令:任何時候「務要傳道」,即使是在人「不能容忍健全的教義,反而耳朵發癢,隨從自己的私慾,為自己聚集好些教師」的時候。

我的意思是,你明白所有這些話的基調嗎?自從我還是個年輕人開始,我爸給了我第一本開始講道的聖經,他在書的前頁寫著:「親愛的小翰,務要傳道」,他把衣缽傳給了我,務要傳道。

沒多久我就發現,「務要傳道」這個命令是有上下文的,而上下文我們剛才看了,就是面對神我有責任忠於聖道,而這意味著忠於健全的教義,保守託付給我的寶藏。

保羅藉著再次提醒提摩太總結了他的一生,「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他又說了一次,這是場戰鬥,「這段路程,我已經跑完了;這個信仰,我已經守住了」,(信仰就是構成基督教信仰的真理體系),我要去領我的獎賞了。

對他來說不容易,所有在亞西亞的人都離棄了他,第10節:「底馬貪愛現今的世界,已經離棄我,到帖撒羅尼迦去了;革勒士到加拉太去,提多到撻馬太去了。只有路加跟我在一起」。試想一下他所做的一切,他孤身一人,他很孤獨,只有路加在。他要求馬可來團契,要件外衣和一些羊皮卷。

16節:「我第一次為自己辯護的時候,沒有一個人來支持我,大家都離棄了我;願這事不算在他們身上。但是主站在我身邊,使我剛強,為要藉著我使傳道得以完成,讓所有外邦人都能聽見;我也從獅子口裡被救了出來。主將會救我脫離一切凶惡之事,並且救我進入他屬天的國度。願榮耀歸於他,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事情會變成這樣。你知道…我周圍都是好人,我非常蒙福,我不能跟保羅一同說:所有人都拋棄了我,我是蒙福的,不是每個人都拋棄了我,但我認為我們任何在這類議題上立場明確的人,都知道被中傷、被誣陷、被攻擊的滋味,最終我們說:主使我剛強,你不得不如此,你可能會在試圖就這個議題採取立場的情況下覺得自己被孤立。主會使你剛強,祂會獎勵你的忠誠。

這給提摩太的信多真誠啊,如果你想知道提摩太如何回應,答案就在希伯來書的最後,希伯來書的作者這樣寫道,希伯來書13章23節:「你們要知道,我們的弟兄提摩太已經釋放了」從哪釋放的?監獄。提摩太在監獄裡,他被釋放了。提摩太曾經讓他的恩賜沉寂,為避免牢獄之災,保羅寫信時他是個懦夫,這是他努力確保不會發生的事,他收到了那封信,我認為緊緊抓住了他的心,我認為他變勇敢了,他進了監獄,但他被釋放了。就一小句話,我很高興它在那裡。 保羅的信改變了提摩太的一生,願它也改變你,我們所有人的一生,願我們守護寶藏,持守健全的話語,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也願我們忠心地傳講它,若沒人支持我們,那就這樣吧,主不會拋棄我們。


翻譯/字幕:改革宗電視台 楊忠道


凡火特會全系列下載

翻譯∕字幕:楊忠道/RTV

Copyright 2013, Grace to You.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by permission.
www.gty.org

Tags: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