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與救贖(林慈信) -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第39集 林慈信 博士

1 view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 下載點


Session 39
《復活與救贖》
第三十九講
conclusion
結論
就是對羅馬書第一章3-4節
特別「肉體」和「靈」
這兩個字的用法的結論
Rom. 1:3 and 4
do not contrast
two co-existing aspects
(the two natures)
in the make-up of Christ’s person
羅馬書第一章第3-4節
並不是為基督的位格裡面
兩個層面
就是神性與人性
作對照的
The insuperable obstacles for this view
are the “aeonic” nature of the XX antithesis
and the economic rather than
purely ontological character
of the designation
“Son of God” (v. 4)
若認為是講基督的人性
和神性的話
有兩方面不可以克服的難處
第一
就是靈和肉體之間的對立
是兩個不同的世代、世界的對立
這個對立是世代性的
或者宇宙性的
二.
上帝的兒子
在第四節的稱呼
並不是純粹是本體的
乃是講到救贖事工的
ecknomic 不是 entalogical
Instead,
the contrast
is between two successive phases
in Christ’s history
反之
羅馬書一章3-4的對照
是基督的歷史
兩個先後不同的階段的對照
implying two successive modes
of incarnate existence
暗示著
基督道成肉身的生活
或者存在的兩個先後不同的
存在模式
The contrast is antithetic and progressive
in the language of dogmatics
a contrast between the states of
humiliation and exaltation
這裡的對照是
對立的
就是兩個相反的
也是漸進的 就是先和後的
用教義神學的說法就是
基督降卑的狀態和
基督升高的狀態之間的對照
The same basic pattern of thought
is found elsewhere in Paul
在使徒保羅的書信其他的經文
也可以找到類似的基本的思想模式
notably in Phil. 2:6-11
and I Timothy 3:16
(cf I Peter 3:18)
最顯著的就是
腓利比書二章6-11節
和提摩太前書三章16節
參考
彼得前書第三章18節
我們來讀這些經文
就是降卑與升高
腓利比書二章6-11節
祂本有上帝的形象
不以自己與上帝同等
為強奪的
反倒虛己
取了奴僕的形象
成為人的樣式
既有人的樣子 就自己卑微
存心順服以至於死
且死在十字架上
所以上帝將祂升為至高
又賜給祂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
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
和地底下的
因耶穌的名 無不屈膝
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
使榮耀歸於父上帝
提摩太前書第三章16節
大哉 敬虔的奧秘
無人不以為然 就是
上帝在肉身 或者肉體顯現
被靈稱義
被天使看見
被傳於外邦
被世人信服
被接在榮耀裡
參考彼得前書第三章第18節
因基督也曾一次為罪受苦
就是義的代替不義的
為要引我們到上帝面前
按著肉體說
祂被治死
按著靈說
祂復活了
This interpretation passes the test
at those points
where the view of Hodge and Warfield
was found wanting
這樣的解釋 羅馬書第一章3-4節
就能夠通過這個考驗
而在很關鍵性的點上
赫治和華爾菲特的觀點
是有所缺欠的
第一方面
It refers pnuema(v. 4) to the Holy Spirit
我們這個解釋的觀點
認為第4節的「靈」
是指聖靈
and so, while maintaining the parallel
does justice
to the pnuema contrast
without having to find
an exception to Paul’s regular
and distinctive use of it
既然是指聖靈
因此一方面我們維持著
兩節的平行
同時也對這個靈
和肉體之間的對照
也很公平的處理的
不需要去找
保羅如何用靈這個字的例外
第二方面
It finds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resurrection(v. 4)
to lie specifically
in what Christ is as incarnate
and in solidarity with his people
again
conforming to the invariable
pattern of Paul’s teaching elsewhere
這種的解釋認為
基督復活的重要性
就是第四節
主要是指
耶穌基督
身為道成肉身
也是與祂的子民認同的基督
第二點
It finds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resurrection.(v. 4)
to lie specifically in what Christ is
as incarnate
and in solidarity with his people
這個解釋的觀點認為
基督復活的重要性
第四節
是在於基督是怎麼樣一位基督
作為道成肉身的基督
作為與祂的子民認同的基督
成為怎麼樣一個生存模式
again
conforming to the invariable
pattern of Paul’s teaching elsewhere
我再說
這個也是與
使徒保羅在其他經文裡
的必然的思路模式
是符合的
第三方面
It meets the requirement
of the immediate context
我們這個解釋的觀點
是滿足了上下文的要求的
that these clauses
provide a capsule summary of the gospel
這個要求就是
這些子句
提供了一個整個福音的總結
For the history of Christ
is the gospel in a nutshell
因為基督的歷史
是福音的總結
Not Christ the God-man
不是基督的神性人性
but Christ
the eternal Son of God become
incarnate in the present evil age
with the humiliation,
suffering, and death
this sarkic existence involved
and as the incarnate
Son of God raised up to be
the source for others of the
eschatological power
and life this pneumatic existence
of the coming age involves
that is the gospel
不是基督神性人性
乃是基督
上帝永恆的愛子
在這個現今的
邪惡的世代道成肉身
這個現今的、邪惡的世代
是讓基督要遭受
羞辱
苦難
和死亡的
這些都是在肉體的存在中
所牽連的
然後基督
身為上帝道成肉身的愛子
從死裡復活
為他人帶來
末世的、末後的大能和生命
因為這個是在未來的世代的
屬於聖靈的存在
所牽連、所包括的
那個 就是福音
that is the gospel
to which Paul goes on to give such
unsurpassed development
in the body of Romans
這個就是福音
使徒保羅繼續在整本的
羅馬書的整體裡面
卓越地、卓絕地發揮的
Acts 13:33
現在我們來到另外一段
本章的另一段
我們要處理的
是使徒行傳第十三章33
我們先來讀
我們從使徒行傳
第十三章32開始讀
保羅的講道
我們也報好消息給你們
就是那應許祖宗的話
上帝已經向我們
這作兒女的應驗
叫耶穌復活了
正如詩篇二上記著說
祢是我的兒子
我今日生祢
論到上帝叫祂從死裡復活
不再歸於朽壞
就這樣說
我必將所應許大衛
那聖潔 可靠的恩典
賜給你們
使徒行傳第十三33節
The close connection in thought
between Rom. 1:4 and Acts 13:33 emerges
when the precise reference
of the participle “raising”
XX in the latter is clarified
當我們澄清一下
使徒行傳十三章33節
「叫復活」這個字
這個分詞
精準地是指什麼的時候
我們就會看到羅馬書
第一章第4節
和使徒行傳第十三章33節
在思想上密切的關聯的
The commentators differ
widely on this point
聖經註釋者在這方面
意見是非常的分歧的
is it the incarnation
Jesus’ baptism
his resurrection
or his earthly appearance in general
因為這個字我們翻「叫祂復活」
其實就是高舉祂的意思
這個字是指基督的道成肉身嗎
耶穌的受洗嗎
祂的復活嗎
還是一般性的在地上
在世界中顯現呢
No convincing argument
exists against a specific reference
to the resurrection
我們找不到一個很說服人的論點
是反對
這裡所指的是耶穌基督的復活的
The primary objection usually raised
is that
the unmistakable reference
to the resurrection in the following verse
requires v. 33 to have a broader sense
or to refer to some other event
主要反對的理由是說
在34節那裡毫無疑問的
是指復活的
所以呢
或者第33節
是指另外的一個事件
我們來讀使徒行傳第十三章34節
論到上帝叫他從死裡復活
不再歸於朽壞
若這樣說
我必將所應許大衛
那聖潔可靠的恩典賜給你們
那33節怎麼說呢
上帝已經向我們這做兒女的應驗
高舉耶穌了
正如詩篇二上記著說
祢是我的兒子 我今日生你
所以有些解經家就說
和33節這個高舉
可能是指另外一件事咯
下面是我們的作者的批判
This reasoning, however, is offset
by other contextual considerations
可是這種的想法
由我們這段經文上下文的考慮
來抵消掉
第一個抵消的因素
In the structure of Paul’s sermon
which begins at v. 16
使徒保羅這裡的講道是
在第16節開始的
這篇講章整個的架構裡面
v. 30 is a distinct point of transition
第30節是一個顯著的轉折點
我們來讀30節
我們從第29節開始讀
既成就了經上指著祂所記的一切話
就把祂從木頭上取下來
放在墳墓裡
上帝卻叫祂從死裡復活
我在讀第30節
上帝卻叫祂從死裡復活
第30節是一個特別的轉折點
introducing a section (through v. 37)
bracketed by brief
but emphatic assertions
of the resurrection
而從第30節開始
的一段經文是
一直要到37結束的
這段經文
前後好像有兩個括號
就是扼要地強調
基督的復活的
Accordingly
因此
the intervening verses explicate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resurrection
因此呢
夾在當中的幾節經文 就解釋
耶穌復活的重要性
第30節是說
我們現在來解釋一下
第30節是說
上帝卻叫祂從死裡復活
第37節是說
唯獨上帝所復活的
祂並未見朽壞
中間呢
就是對基督復活的重要性的解釋
這個第一方面 抵消掉
反對我們的觀點的考慮因素
第二個要考慮的因素是
The pattern of the sermon is such
that the “raising” of Jesus
in the sense of his birth and
ministry is already present
in vs. 23-25 followed in sequence by
his condemnation death (vv. 27-29)
and resurrection (vv. 30ff.)
整段講章的架構就是
從耶穌基督的誕生和事工來看
上帝高舉耶穌
這方面在第23-25已經說過了
之後說到基督被定罪
和祂的死(27-29節)
然後30節開始 講基督的復活
第三方面抵消
另一種的觀點的考慮因素
In the immediate context
v. 34 does not simply mention
the resurrection
but introduces the additional thought
在33節這個狹義的上下文來看
不是很簡單地提到
基督的復活而已
developed in the succeeding verses
就是在34節之後好幾節繼續發揮的
that the resurrected one
will not undergo decay
就是那位被復活者
不會見朽壞的
here v. 34
is best understood as building
on a reference to the resurrection
in the preceding v. 33
這裡 第34節
應該這樣子理解
就是這裡
所指的復活的根基上
v. 33 好這裡是我們的作者的結論
所以呢 第33節
most likely refers specifically
to Jesus’ resurrection,
as promised in Ps. 2:7
(cf. Heb. 1:5; 5:5).
所以第33節最有可能所指的
就是耶穌的復活
也就是詩篇第二篇第7節所應許的
參考希伯來書第一章第5節
還有希伯來書第五章第5節
The exact meaning of this verse
depends on the relationship
of the two clauses
in the quotation of Ps. 2:7
那麼這一節 第33節
精準的意義是什麼呢
那麼我們要看所引用的詩篇第二篇
第7節裡面的
兩個的短句的關係是什麼
Does “my Son” in the first clause
我的兒子
describe the object of the action
in the second clause (begetting)
是不是描述在第二句
我所生的
的客體呢
in the identity in which he
underwent this action
or in his identity as a result of this action
這個我今天生這個兒子
這個「生」
是否在講
兒子藉著父所生
經歷的這個生的時候
祂已經有的身份呢
還是說
父所生的這個動作的結果
讓祂有這個兒子的身份
意思就是說 我解釋一下
就是 是不是基督已經是神的兒子
然後受父所生
還是父生祂
藉著生祂 因此
祂有了這個兒子的身份呢
In other words
is the designation
“Son” in the first clause
ontological or messianic
換言之
「兒子」這個稱呼
在第一句的稱呼
是本體方面的呢
就是
基督從永恆就是神的兒子呢
or messianic
還是指他的彌賽亞身份呢
This question may be left open here
我們在這裡可以暫時擱置這個問題
for with either option
the thought is much the same
and close to Rom. 1:4
因為 無論你認為這裡的兒子
是指基督的永存
永生兒子的身份
還是祂彌賽亞、神兒子的身份呢
無論如何
保羅的思路都是一樣的
也是與羅馬書第一章第4節
非常靠近的
註腳115
The pattern of thought in
Psalm 89:26, 27
supports the former alternative
II Sam. 7:14 the latter
我們可以引用一些的經文
來支持這兩方面的說法的
詩篇八十九篇26、27節
就支持第一種的解法
就是是指基督永恆的、先存的
上帝兒子的身份
而撒母耳記下七章第14節
是指後者
就是這裡是指基督彌賽亞的身份
The use of Psalm 2:7 elsewhere in the NT
(Heb. I:5;5:5)does not settle the question
那麼在聖經新約裡 其他的經文
當他們引用或者使用
詩篇第二篇第7節的時候
參考希伯來書第一章第5節
跟希伯來書第五章第5節
並沒有讓我們
很確定地回答這個問題
回到正文
就是說究竟
這裡所指的是基督永存的身份
還是彌賽亞的身份呢
in the one case
corresponding to the tie
between Rom. l:3a and 4
the thought would be that
the eternal Son
entered on a new phase of sonship
at the resurrection
從一個角度來看呢
也是符合羅馬書第一章第3節上
和第4節的
從這個觀點來看
保羅的思路就是說
上帝永恆的兒子
在祂復活的時候
就進入到祂兒子身份新的一個階段
In the latter alternative
另外一個看法
the thought would fall entirely
within the orbit of Rom. 1:4
另外一個看法就是
這裡的思路
就是使徒行傳十三章33的思路
完全可以在
羅馬書第一章第4節
整個軌道裡面來理解
and involved an explicit
application of title “Son”
on the basis of the resurrection
這裡所牽扯到的就是
根據基督的復活
在這裡
很明確的 「上帝的兒子」這個頭銜
很明確
就應用在這位復活的基督身上
Both possibilities, however,
clearly express the
constitutive, generative
significance of the resurrection for Christ as Son
(an element present in Rom. 1:
by virtue of the contrast
with “born,” v. 3)
不論如何
兩個的可能性
就是基督進入到
祂兒子的身份的新的階段
還是說 基督現在重新得到
兒子這個名字、這個稱呼
不論是哪一個可能性
都表達著
對基督身為兒子來說
祂的復活的重要性
是一種設立性的
生的、受生性的重要性 就是
上帝設立祂做兒子
上帝生祂做兒子
這個因素在羅馬書
第一章第4節中已經有的
因為在第3節講到「受生」
生為大衛的後裔
意思就是說
我今日生祢
祢是我的兒子 我今日生你
是指上帝在基督復活的時候 生祂
給祂兒子的身份
甚至乎兒子的名字
當然 我們再說一次
這個不是在講基督
在創世之前就是神的兒子
是講祂身為彌賽亞
神人二性的耶穌基督
身為彌賽亞
祂作為兒子的身份
和兒子的名稱
就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
這裡我們講完了
下一講我們開始要講的是
The Resurrection as the Redemption of Christ
基督的復活
是祂的救贖
這段是很新鮮的
可能對很多人
是一個嶄新的 對基督的看法
the resurrection and redemption of Christ
我們下一講開始講這一段

林慈信博士,西敏神學院神學碩士,天普大學歷史系哲學博士,加州洛杉磯「中華展望China Horizo​​n」創辦人。致力於護教與神學信仰的工作,在神學、宣道學、及歷史學等都有相當的造詣。林牧師不僅著力於出版歸正信仰的書籍,並且發表至少500篇的論文。著重系統神學、護教學、清教徒的成聖神學與聖經輔導學等;同時任教於美國國際神學院、西敏神學院、聖約神學院等校。推動聖經輔導不遺餘力。

Tags: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