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與救贖(林慈信) -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第37集 林慈信 博士

5 views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 下載點


Session 37
《復活與救贖》
第三十七講
我們繼續講「肉體」
中文有的時候翻成「血氣」
「肉體」、「血氣」
這個字是什麼意思
我們的作者告訴我們
除了是指人的身體
除了指整個人以外
最重要的
在使徒保羅的書信裡面
最重要的意思就是
整個世代
This atmospheric,
“aeonic” meaning
這個是指整個大環境
整個世代這個意義
主要就是在使徒保羅很典型所講的
「在肉體中」或者「按照肉體」
或者「按照血氣」
在一些子句裡面看到
我們來看經文
羅馬書第七章第5節
因為我們屬肉體的時候
屬肉體的時候
那因律法而生的惡慾
就在我們肢體中發動
屬肉體
哥林多後書第十章第3節
因為我們雖然在血氣中行事
或者在肉體中行事
卻不憑著血氣爭戰
卻不憑著肉體爭戰
加拉太書第二章第20節
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
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
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
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
是在肉體中、在血氣中
在肉體中活著
是因信上帝的兒子而活
祂是愛我,為我捨己
腓力門書16節
不再是奴僕
乃是高過奴僕
是親愛的兄弟
在我實在是如此 何況在你呢?
這也不拘是按肉體說
是按主說
還有XX 根據肉體、按照肉體
經文 哥林多前書第一章第26節
弟兄們哪
可見你們蒙召的
按著肉體
有智慧的不多
有能力的不多
有尊貴的也不多
加拉太書第四章第23節
然而
那使女所生的
是按著肉體
(按著血氣)生的
那自主之婦人所生的是憑著應許生的
按著血氣生也就是按著肉體生
以弗所書第六章第5節
你們做僕人的
要懼怕戰兢
用誠實的心聽從你們肉身的主人
好像聽從基督一般
So, for example, in Eph. 6:5
因此
我們舉個例子
在以弗所書第六章第5節
where slaves are commanded
to obey their masters
保羅在那裡吩咐
奴僕們要按照肉體
或者說
要順從他們在肉體中的主人
Paul is not reflecting on bondage
characterized by some familial or racial tie
保羅這裡不是想到
有著一種家族或者民族的一種的
奴隸制度
but on a relationship
marking the present
order of things, this age
保羅想到的是一種主僕的關係
是現今的秩序
現今的世代的一個特徵
就是還是有奴隸制度
Even clearer is the
pattern of usage in I Cor. l:20ff
在哥林多前書第一章第20節
開始那一段
就更加清楚了
那裡的用法就更加的清楚了
The wise man
智慧的人
the debater of this age
這個世代的辨士
taken up with the wisdom of the world
他們是被這個世界
這個世代的智慧所吸收的
第20節
that is, the wisdom of this age
也就是說 這個世代的智慧
我們來看一些經文
哥林多前書第一章第20節
智慧人在哪裡
文士在哪裡
這世上的辯士在哪裡
上帝豈不是叫
這世上的智慧變成愚拙嗎
第二章第6節
然而 在完全的人中
我們也講智慧
但不是這世上的智慧
也不是這世上有權有位
將要敗亡之人的智慧
參考哥林多前書第三章 18、19節
人不可自欺
你們中間若有人
在這世界自以為有智慧
倒不如變做愚拙
好成為有智慧的
因這世界的智慧
在上帝看是愚拙的
is none other than the wise man
這些智慧的人
這個世上的辨士
就是
跟從這個世界
這個世代智慧的人
就是
按肉體、隨從肉體的智慧的人
第26節
就是剛才我們讀過的
哥林多前書第一章20節
弟兄們哪 可見你們蒙召的
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
有能力的不多
有尊貴的也不多
also illustrates the depreciatory
ethically negative sense
Paul’s use of XX often has
哥林多前書第一章20節
開始的一大段
也說明
使徒保羅用
肉體、血氣這個字
往往是貶義的
有著一種不好的、邪惡的意思的
The wise man XX is opposed
in his wisdom to the wisdom of God(v. 21)
按肉體的智慧人
是抵擋上帝的智慧的
按照肉體的智慧人
在他的智慧裡面
按照他的智慧是抵擋上帝的智慧的
哥林多前書第一章21節
and considers the preaching
of the gospel foolishness
他認為
福音的傳講
是愚拙的
哥林多前書第一章23節
Even more sharply in Rom. 8:4:ff
在羅馬書第八章
從第4節開始那一段
就更加地強烈、明顯了
those who are XX are not able
to please God (v. 8)
那些在肉體中、就是隨從肉體的人
是不能夠討神的喜悅的
羅馬書八章第8節
The mind of the XX
肉體的心思意念
hostile toward God
是與上帝為敵的
羅馬書第八章第7節
is death
這種的心思意念隨從肉體乃是死
羅馬書第八章第6節
According to Gal. 5:19ff
根據加拉太書第五章
從第19節開始那幾節
different vices are the works of the XX
不同的惡行跟惡習
都是肉體的作為
There is, however,
nothing inhering in the term XX itself
(in whatever sense)
that explains why Paul views it
as the source of sin and deat
但是
肉體這個字本身
本質上 不論你用
第一第二第三種意義來看
肉體這個字本身
沒有什麼邪惡的本質
來解釋為什麼使徒保羅認為
肉體是罪和死的來源
這個字本身不是壞的
不是貶義的
Rather, here as elsewhere
his historical perspective is essential
反過來說
不論是在這裡
或者是其他的經文
使徒保羅這個歷史性的觀點角度
是最重要的
Because of the disobedience of Adam
the old aeon has become corrupt
因為亞當的不順服
舊的世代就敗壞了
成為敗壞的
the order of the first Adam
has become the order of death
第一個亞當他整個的世界秩序
就成為死的秩序
that is, the XX has become weak
乃是說肉體就成為軟弱的了
Both the “aeonic”
and at times ethically qualified
uses of XX
reveal the full dimensions
of the antithesis with XX
肉體這個字是指世代
而且在道德上是有貶義的意思
肉體這種的用法
就給我們看到
肉體與靈之間勢不兩立的對立
是有這麼多不同的層面
是這麼完整的一個對立
the ethical nature of this contrast
is apparent
in passages like Rom. 8:4:ff.
and Gal. 5:12:ff
肉體與靈之間的對照
是一種善惡的對照
在羅馬書第八章從第4節開始
和加拉太書第五章第12節開始
這兩段經文是很明顯的
Nor is it difficult to see that
the “enveloping,” “circumambient,”
“atmospheric” quality of the Spirit’s working
characterizes the antithesis as a whole
我們也不難看到
聖靈的工作是涵蓋一切的
圍繞著整個世界的
是好像一個大氛圍一樣
聖靈的工作是涵蓋著整個世界
這個是整個肉體
跟靈的對立的特點
就是說無論是肉體
或者是靈
都是涵蓋整個世界的兩個不同的氛圍
或者兩個不同的勢力
contrasts the new
eschatological creation,
begun at Christ’s resurrection
and distinguished as “spiritual”
with the old order described as “psychical”
譬如說
哥林多前書第十五章 42-49節
就做出這個對照
一方式是新創造
末後的創造
是由基督的復活開始的新創造
是有這個屬靈的(靈)的特點的
這個新的創造與舊的秩序做對照
舊的秩序是屬魂的、屬血氣的
直接的翻譯是屬魂的
第46節
This comprehensive contrast
is a variant of the XX antithesis
所以這裡
靈的和屬魂的 兩個世界秩序的對照
就和靈和肉體的對立
是非常的靠近的
For the body of the present order
set over against the body of the final
resurrection order,
is characterized by corruption
dishonor and weakness
things regularly associated with the XX
and contrasted with the Spirit
因為
現今的世界秩序的身體
就是與最後的
復活秩序的身體相對照的
現今的世界的身體
是有敗壞的
羞恥的和軟弱的
參考哥林多前書
第十五章42、43、44節
這些都是與肉體
經常有關的
有別於 與靈有關
現今的世界的身體是
軟弱的、敗壞的、羞恥的
靈的世界的身體是不一樣的
是將來的、最後的、復活的身體
furthur 不但如此
the adjective XX
屬魂的
中文翻譯成「屬血氣的」
這個形容詞
employed with a comprehensive,
summarizing force
這個字 屬血氣的
在哥林多前書
第十五章第44、46節
是指涵蓋一切的整個的宇宙性的
一個的勢力
is in its only other occurrence
clearly synonymous with XX and XX
在唯一另外一處的用法
是與肉體的同義詞
就是說「屬血氣的」和「屬肉體的」
是同義詞
cf. 1 Cor. 2:14 with 3:1, 3
參考哥林多前書第二章14節
與哥林多前書第三章1-3節
as the latter
are also contrasted pointedly with XX
因為「屬肉體的」同樣地
與哥林多前書第三章第1節的
「屬靈的」
是相對照的
To generalize
好 我們來作一些的結論
XX describes the self-maintaining impetus
of the present evil age
肉體
是描述現今的
邪惡的世代 那個自我維持的動力
better, it focuses
the inertia and weakness of the old aeon
in antithesis to the Spirit
as the power of the age-to-come
可能更妥善地說
肉體是專注於這個老的
舊的世代的無能
軟弱
就是與靈對照的
靈就是那個
將要來的那個世代的能力
參考希伯來書第六章第5節
覺悟來世權能
TheXX antithesis, then,
while it has important
anthropological implications
is fundamentally a historical contrast
因此
靈與肉體之間的對立
雖然對人是怎麼樣
對人性有它的含義
靈與肉體
這個的對照、對立
基本上是歷史上的一個對照
Intrinsic to it
is what Warfield dismisses in passing
它本質上就是華爾菲特所忽略的
the capacity for expressing temporal distinction
靈和肉體
就是要表達出一個
歷史上的先後的一個區別
It is an antithesis between two aeons
one present and one coming
靈與肉體的對照
就是指兩個世代的對立
一個是現今的
一個是將要來的
between the old world order
which is passing away
and the new which remains
就是舊的世界秩序
很快要成為過去的世界秩序
和要存留的新的世界秩序
之間的對立
經文
哥林多後書第四章第18節
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
乃是顧念所不見的
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
所不見的是永遠的(永存的)
參考哥林多前書第七章第31節
用世物的(世界上物質的)
要像不用世物
因為這世界的樣子
將要過去了
While this “aeonic”
eschatological dimension is largely
beneath the surface of the text
雖然 這個是指世代
指末世的這個層面
好像是在字裡行間
這兩個文本下面隱藏的
several other examples make plain
its pervasive and controlling place
in Paul’s thinking
我們若再舉幾個例子
我們就會很明顯地看出
靈與肉體是指
兩個龐大的世代世界
是使徒保羅的思想裡面
是非常的普遍
而且有著一個主導性的地位的
在羅馬書第十二章第2節
這個心意更新的變化
the renewing work of the Holy Spirit
聖靈更新一個人的工作
參考提多書三章第5節
is not contrasted
with conformity to the XX
靈的工作
並不是與肉體
隨從肉體相對照
as might be expected
我們可能預期
靈與肉體在對照 不是的
but with conformity to “this age”
是與效法這個世代
作對照的
不要效法「這個世代」
要心意更新而變化
聖靈更新你的思想
再來
就是這個世代 和靈
這兩種的心思意念
在對照
根據哥林多前書
第二章從第6節開始那一段
spiritual wisdom
屬靈的智慧
參考從第10節開始
is opposed not to the sarkic wisdom
spoken of elsewhere
屬靈的智慧不是與
其他經文所講的
屬肉體的智慧相對立
不是的
哥林多後書第一章第12節
不是的
but to the wisdom of this age
屬靈的智慧是與
這個世代的智慧
所相對照
哥林多前書第二章第6節
and the knowledge and
ways of the rulers of this age(v. 8)
屬靈的智慧也是與這個世代的
掌權者、在位者的知識和道路
所相對照
就是說
屬靈的智慧和這個世代的智慧
兩個是對立的
Again, in II Cor. 4:4
還有在哥林多後書第四章第4節
Satan as “the god of this age”
撒旦 這個世代的神
blinds men
to the glory of Christ, who is the Spirit
把人的眼睛弄瞎了
他們看不到基督的榮耀
而基督乃是那靈
哥林多後書第三章17節
central to the eschatological order
基督 身為靈的基督
在整個末世的世界秩序裡面
的中心人物
finally 最後
not every association of
with an individual
need involve attributing to him
its evil sinful predicates
不是每一次
肉體這個字是指個人的時候
就必須是把
它的邪惡的
「有罪」這個謂語把它拉進來
就是講到人是指肉體的時候
不是每一次都是講它的邪惡的
This is perhaps clearest in 2 Cor. 10:3
最明顯的地方
可能就是哥林多後書第十章第3節
我們來讀一讀哥林多後書
第十章第3節
因為我們雖然在血氣中
(肉體中)行事
卻不憑著血氣爭戰
where Paul says that although he lives
保羅說 雖然他活在肉體中
he does not conform to its norms and standards
他沒有效法肉體的準則
就是他不是按照肉體或屬於肉體
參考加拉太書第二章20節
Also, apart from Rom. 1:3
are those instances where XX is used
with reference to Christ
還有就是除了羅馬書
第一章第3節以外
肉體這個字
是指基督的身體的
羅馬書第九章第5節
以弗所書第二章第14節
提摩太前書第三章第16節
我們來看這些經文
羅馬書第九章第5節
列祖就是他們的祖宗
按肉體說
基督也是從他們出來的
以弗所書第二章第14節
因祂使我們和睦
將兩下合而為一
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
原文是「因祂是我們的和睦」
第15節
而且以自己的身體
廢掉冤仇
自己的身體
提摩太前書第三章16節
大哉 敬虔的奧祕
無人不以為然 就是
上帝在肉身
在肉身中顯現
在靈裡稱義
在肉身顯現不一定是不好的
下面呢
我們的作者要做一些的總結
就是說
上面我們看到
保羅是這樣子用肉體這個字的
有三個意思
有的時候是指人
有的時候是指基督
有的時候是貶義的
偶爾呢 也不是貶義的
我們下一講繼續

林慈信博士,西敏神學院神學碩士,天普大學歷史系哲學博士,加州洛杉磯「中華展望China Horizo​​n」創辦人。致力於護教與神學信仰的工作,在神學、宣道學、及歷史學等都有相當的造詣。林牧師不僅著力於出版歸正信仰的書籍,並且發表至少500篇的論文。著重系統神學、護教學、清教徒的成聖神學與聖經輔導學等;同時任教於美國國際神學院、西敏神學院、聖約神學院等校。推動聖經輔導不遺餘力。

Tags: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