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與救贖(林慈信) -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第14集林慈信 博士

5 views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 下載點

《復活與救贖》
第14講

pg 49
Similarly in verse 8
living with Christ is difficult to understand
other than in an existential sense
同樣的
在羅馬書第六章第8節
在第8節那裡
和前面第6節一樣
living with Christ
與基督同活
living with Christ
肯定是指 一個存在的意義
意思就是說 肯定是指我們基督徒
在具體生活上 具體的現實(中)
與祂同活
不然的話 就很難理解了
這裡有個註腳,第56號
The verb “we will live“
is a logical future
這個我們必活
we will live
是一個邏輯上的未來時態
expressing certainty
是表達這個事情是確定的
although a temporal force is
naturally also present
當然 也有一個時間上的意義
參考慕理的《羅馬人書註釋》
卷一 原著的203頁
所以,我們中文呢
是這樣說的:
「我們若是與基督同死
就信必與祂同活」
這個「必」字 是肯定的意思
這個未來式的概念
不是最重要的意義
所以,必與祂同活
是指我們具體的
existentially
我們實實在在地
現在與祂同活
The close parallel with verse 5 in structure
as well as in thought is apparent
這裏,第8節跟第5節
在句子的結構上
還有在保羅的思路上
是平衡相應的
so that in view of the invariable connection
between resurrection and life
see especially in verse 9 and 10
living with Christ as an
individual,experiential reality
presupposes an inception of
that state,
a co-resurrection, of the same order
第8節和第5節平衡相應
因此,既然復活(resurrection)
和生活(life)
是必然聯繫在一起的
因此,與基督同活
是一個個人經驗上,實實在在的情況
這個 當然就假設
這個實實在在,與基督徒同生活呢
有一個開始
就是與祂一同復活
Before leaving this passage,
one point already noted along
with several of its implications
needs to be stressed
我們結束對羅馬書
第六章3-8節的討論之前
我們要再次強調一點
前面說過的
但是要把它的含義說清楚
In establishing his central thesis
that believers have died to sin
Paul does not argue directlyfrom their involvement in Christ’s death
當保羅強調祂的主題
信徒已經向罪死了
當他強調
「信徒已經向罪死了」的時候
他不是直接從「信徒與基督同死」
這樣子論到「信徒已經向罪死了」
不是從
「信徒與基督同死」拉過來的
Rather his death is their death
because they are united to him
反之
基督的死,是信徒們的死
因為他們是與祂,與基督聯合的
Baptism is into his death
because baptism is “into Christ Jesus” (v. 3)
受洗,這受洗進入到祂的死
那是因為受洗
是受洗「進入到耶穌基督」(第3節)
中文是「歸入耶穌基督」
In other words
換言之
union with Christ
is the basic conception
與基督聯合
是那個最基本的概念
only because believers are
joined to him
as he is by virtue of his death
can they be said to participate
in these events
to have died with him, and so forth
唯獨是因為信徒
是與祂聯合
因為祂的死
釘十字架,埋葬,復活等等
因為這個死
釘十字架,埋葬,復活的「祂」
信徒們與「祂」聯合
因此,信徒們在「祂」的
死、復活等等事件上有份
Two further sets of observations
amplify this point:
我們要再進一步作兩方面的觀察
來把這個要點擴大來討論
第一個觀察
The union
he being joined to Christ in view here
is primarily experiential in nature
保羅在這段經文所講的「聯合」
與基督聯合
主要是指經驗上的聯合
It is a union
which is constitutive
as well as descriptive
of the actual existence of the individual believer
這個聯合,不單單是描述、形容
個別信徒的具體的生活
這個「聯合」
是設立信徒們的生活的
信徒們的存在的
To be sure,
the range of the Pauline
“in Christ”
is much broader than the actual life
histories of individual believers
當然,當保羅論到
「在基督裡」這個概念呢
不僅僅是個別信徒的個別的人生
這麼狹窄的
在基督裡是一個很廣的概念
It is eternal in scope
與基督聯合是一個
永恆性 這麼廣的(概念)
範圍是永恆性的
Believers have been chosen
“in him before the foundation of the world”
(Eph. 1:4; cf. Rom. 8:29)
信徒們,是在創世之前
在基督裏面
蒙揀選的
以弗所書一章4節
參考羅馬書八章29節
And almost every one of the passages already examined
indicate in some way
the solidarity of believers
with Christ in the past,
definitive, historical experiences of the latter
在我們前面所討論過的每一段經文
都差不多都指出
信徒們與基督的聯合
solidarity
是在耶穌基督
過去的經驗
一次過、定義性的經驗
歷史上的經驗與祂聯合的
換言之 過去的死跟復活
過去這個定義性的、最重要的事件
信徒們是與
基督兩千年前的死和復活聯合的
But neither the predestinarian
“in Christ”
or the redemptive-historical
“in Christ”
eclipse the distinctiveness
of the existential “in Christ”
但是不論是
預定的那個時候在基督裡
或者救贖歷史裡的
兩千年前的在基督裡
我們在基督裡呢
都沒有減弱,我們在我們的人生中
具體的,在基督裡
它的獨特點
三樣都獨特,三樣都重要
This experiential aspect
is present in Romans 6:3ff
wherever crucifixion, death, burial,
resurrection, or life with Christ are mentioned.
在羅馬書第六章第3節之後這一大段
當保羅論到
釘十字架是埋葬、復活
或者活著的時候
就是與基督一同釘十字架
同死、同埋葬、同復活、同活的時候
都有指向 基督徒經驗上這個層面
與祂的聯合的
As we have tried to show
正如我們前面儘量證明的
these references describe
the actual life experience
of the individual believer
前面這幾節所描述的
是個別信徒的具體的
他生命中的經驗
therefore the union
basic to this experience
of which this experience is an expression
is likewise experiential
因為
與基督的聯合,這個「聯合」
在基督徒的經驗中是最基本的
基督徒的經驗,是表達這個聯合
因此,這個聯合
和我們生活經驗一樣
是經驗上的聯合
The distinctness of this conception of experiential union
is clearly expressed
in Paul’s description of baptism
as baptism into Christ
當保羅形容洗禮時
受洗進入到,歸入到基督
(第3節)的時候
就很清楚地指出
在經驗上與基督聯合
它的獨特性
Baptism signifies and seals a transition
in the experience of the recipient
洗禮是表彰著
受洗者經驗上的轉移
也是這個轉移的印證
a transition from being
(existentially) apart from Christ
to being (existentially) joined to Christ
這個轉移就是 從具體上
與基督隔離
轉到具體上 existentially
與基督聯合
Galatians 3:27 is even more graphic:
加拉太書第三章27節
描述地更加活潑
Those who have been baptized into Christ
have “put on Christ”
而且受洗歸入基督的人呢
是穿上基督
參考哥林多前書十二章13節
參考第57號的註腳
the phrase describes the manner of entering
upon the state of being-in-Christ
穿上基督 是描述著
基督徒怎麼進入到 在基督裡的狀態
Those who are baptized
into Christ
are those who afterwards are
in Christ
那些受洗歸入、進到基督裡的人
從今以後,就是在基督裡了
註腳57
好 我們繼續(看)文本
Union with Christ as an experiential reality
is also distinguished
rather clearly in Ephesians 2: 12
在以弗所書第二章12節
保羅很清楚地勾畫出
與基督聯合經驗上的實在
reality
where Paul says
that the Ephesian Christians
chosen in Christ before
the foundation of the world(1:4)
were “at that time separated from Christ”
保羅在以弗所(書)二章12節說
以弗所的信徒們呢
雖然在第一章第4節說
他們是在創世之前
在基督裡蒙揀選的
然後呢 保羅說
在那個時候 你們是在基督以外的
separate from Christ
與基督隔絕了
“Formerly” 以前(第11節、13節)
and “at that time” (12節)
還有12節的 「在當時」
以前跟當時
hardly have a different reference
than “formerly“
in verses 2 and 3
第11節、13節、12節的
當然就是指
以弗所書第二章 第2節、第3節的那個
以前 “formerly”
The Christless, alien state described
in the immediate context of v.12
coincides with the “walk”
in trespasses
and sins mentioned in vs 1ff
在 第二章12節的上下文所講的
沒有基督,在基督以外的狀態
就是
在第二章第1節、2節等等所講的
活在 過犯罪惡中的那個walk
那種的生活
是同一碼事
Consequently
結果是
the transition described in verses 5-6
as being made alive with Christ, etc
pivots on being joined to Christ
in an existential sense
結果是 在第5節跟第6節
所形容的轉移 就是
與基督一同活過來這個轉移
關鍵是在
具體是在經驗上 與基督聯合
the variations of the “in Christ”
formula used repeatedly
to describe the state resultant
upon this transition
confirm this experiential sense
「在基督裡」這四個字
多次地來形容
這個轉移之後的結果
是怎麼樣一種的生活狀態
這就證明了
「在基督裡」
是在講信徒經驗上的 在基督裡的
以弗所書第二章6節, 7節
第10節, 13節, 15節, 22節
The transition from
being an object of God’s wrath
(v. 3) to experiencing his love (v. 4)
takes place at the point of being
joined(existentially) to Christ
信徒們從作為上帝忿怒的對象(第3節)
轉移到 經驗到上帝的愛(第4節)
這個轉移呢 就是
當他們經驗上 與基督聯合的時候
發生的事
Similarly
同理
the effectual call of the gospel
is a call into personal communion
with Christ (1 Cor. 1:9)
同理 福音大能的呼召
就是呼召人 進入到與基督相交
communion with Christ
或者 與基督有份
哥林多前書一章第9節
And the immediate end
of having died to the law
through the body of Christ
for the purpose of bearing
fruit to God
is being joined the resurrected Christ
那麼 信徒們透過基督的身體
向律法死了
為了要向神結好果子
是因為與復活的基督聯合
因為信徒們與復活的基督聯合
因此他們向律法死
為了要結果子榮耀神
羅馬書七章第4節
There is no element in the whole
of Paul’s soteriology
more basic than this existential
union with Christ
在保羅整個的救贖論裏面
沒有一個因素 好像這個
在經驗上與基督聯合
那麼地更為基要
To treat it in abstraction from
or to the exclusion of the ideas that
believers have been chosen eternally in Christ
and were contemplated as one with Christ
at the time of his sufferings,
death and resurrection
would of course radically distort
Paul’s perspective
從這裡開始呢
作者要區分出兩種不同的錯誤
第一種是:
把與基督一同復活
那個經驗的復活 把它抽離
不包括信徒們在永恆裡
創世之前已經在基督裡蒙揀選
也把它與
當時與基督一同受苦、死、復活
兩千年前的聯合
這樣子呢
就大大扭曲了保羅的觀點角度
就是說
當我們講到與基督聯合的時候
你不可以 把它與創世之前
和兩千年前 分割來討論的
這個是福音派常常在做的事情
The predestinarian,
the past historical
and the existential “in Christ”
are indissolubly connected
預定的在基督裡
兩千年前的在基督裡
和信徒經驗上的在基督裡
是完全不可分割的、連在一起的
The former two, each in its own way
are the basis for and give rise to the latter.
預定地在基督裡
和兩千年前的在基督裡
分別都作為信徒們在經驗上
在基督裡的基礎
他們是我們在基督裡的根源
But precisely this organic bond
this inseparability
makes equivocation
in dealing with Paul’s teaching
on union with Christ
as a subtle danger to which
the interpretation of Paul is
constantly exposed
就是因為預定、歷史上和經驗上的
與基督聯合是那麼地連結在一起
因此,當我們討論到保羅論(到)
與基督聯合的時候
假如是含糊地討論呢
也同樣是一個很微妙的危險
而解釋保羅的解經家往往
會面臨這個危險的
Falling upon the Scylla of equivocation
may not be so serious an error as
ship- wreck on the
Charybdis of isolation or exclusion
假如你含糊地討論與基督同復活
可能沒有那麼嚴重
不考慮預定跟兩千年前的
與基督聯合
可能更加嚴重
however
但是
the former can hardly fail to produce
a confused understanding of Paul
但是
很含糊地論到與基督同復活呢
同樣地會
讓我們對保羅的理解 造成大混亂
For, as we have seen
and will continue to see
因為我們已經看到
下文會繼續看到
in Paul’s soteriology
在保羅的救贖論裏面呢
the realization of redemption
in the experience of the individual
both in its inception and in its
continuation,
is based on the experience
of being joined to Christ
在保羅的救贖論裏面
一個個人 怎麼樣在他的經歷上
實現救贖,實際得得救
不論是經歷到得救的開始
或者得救的持續
都是根據
就是信徒們具體地經歷到
得救的開始跟得救的延續
都是根據 與基督聯合這個經驗
經驗上的與基督聯合
這是第一方面的觀察
最後 第二方面的觀察 比較短
Reflection on the fundamental role
of union with Christ in Romans 6:3ff.
not only discloses its primarily
experiential force there
當我們反省
羅馬書六章3節這一段
與基督聯合
與基督聯合 主要是指
信徒經驗上與基督聯合
當我們反省的時候
不單單看到與基督聯合
扮演的是一個最基本的角色
but also that the (existential)
crucifixion, death, burial
and resurrection mentioned
are not distinct or separate occurrences
in the experience of the individual believer
還有一點
就是信徒們在經驗上
與基督同釘十字架
同死、同埋葬和同復活呢
不是在個別信徒經驗上的
分開的、不同的事件
Each is not a separate stage in an ordo salutis
不是說這四個是救贖秩序裡
四個不同的階段
不是的
but an aspect of the single
indivisible event of being
joined to Christ experientially
與基督同釘十字架
同死、同埋葬、同復活
只不過是
個人與基督在經驗上聯合的
四個不同的角度而已
是一件事 不能分開
不過有四個不同的層面
This needs to be kept in view continuously
in discussing the idea of
being raised with Christ
當我們討論
與基督同復活的時候
必須不斷地提醒自己這一點
The latter is always exponential of the experience of incorporation
與基督同復活
永遠是
進入到基督裡的 經驗的一個指數
index
Romans 7:4 makes this clear
羅馬書第七章第4節
是在清楚不過的
the positive end
interposed between having died to the law
through the body of Christ
and bearing fruit to God
is not being raised with Christ
but being joined to him
as the one who has been raised
當我們看到
一方面信徒向律法死了
七章13節
藉著基督的身體向律法死
另外一方面
信徒結果子歸榮耀給神
中間介入的那個目標
不是 與基督同復活
乃是與那位已經復活的基督 聯合
是與祂聯合 因為祂是復活的基督
羅馬書第六章
這一段的討論結束
下一講第十五講呢
我們會討論到加拉太書第二章

林慈信博士,西敏神學院神學碩士,天普大學歷史系哲學博士,加州洛杉磯「中華展望China Horizo​​n」創辦人。致力於護教與神學信仰的工作,在神學、宣道學、及歷史學等都有相當的造詣。林牧師不僅著力於出版歸正信仰的書籍,並且發表至少500篇的論文。著重系統神學、護教學、清教徒的成聖神學與聖經輔導學等;同時任教於美國國際神學院、西敏神學院、聖約神學院等校。推動聖經輔導不遺餘力。

Tags: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