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與救贖(林慈信) -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第16集林慈信 博士

6 views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 下載點


Section 16
《復活與救贖》
第16講
我們在講 基督的死跟復活
和我們經驗裡的復活之間
究竟是什麼關係呢
現在Gaffin 我們的作者
引用約翰慕理的話說
就是基督兩千年前的死跟復活
是讓我們與他的同死同復活 必然發生
This captures Paul’s conception
第55頁下 這裡呢
就抓到保羅的概念了
which relates Christ’s past
to the believer’s present
without compromising
the definitiveness of the former
or reducing it to to a bare analogy
or necessary but ext­rinsic basis of the latter
這樣 慕理就掌握到 抓到保羅的概念
就是把基督的過去
和信徒們的現今 連結起來
而沒有妥協
基督過去的一次過的性質
也沒有把這個關係
降低到只不過是一個比喻 一個比較
是必須的 但是對於我們的經驗
完全是外來的一個根據
沒有這樣子的隔離
What further can be said
about Paul’s understanding
of this structural bond
this organic un­ity
particularly as it involves
the experience of resurrection
那麼 我們對於這個結構上的鏈接
這個生命上的聯合
特別是在經歷到復活的 這個的連結上
我們還有什麼可以講的呢
關於保羅在這方面的理解
我們還要說什麼呢
In recent decades
在過去幾十年
the idea of corporate personality
has been widely used to explain
Paul’s understanding
of the solidaric relationship
between Christ and believers
在過去幾十年呢
學者們喜歡用一個概念
就是 corporate personality
群體的一個人格
用來解釋保羅
講到基督
和信徒們的聯合的關係的理解
Fre­quently, however
it obscures rather than clarifies problems
但是 大部分的情況上
這種的概念只不過
把問題想得更含糊 沒有澄清問題
This appears to be the case, for instance
with Ridderbos
Ridderbos好像就是這一類的學者
when he explains the interdependence
of the history of redemption
and the experience of the believer
in terms of the notion of corporate personality
因為Ridderbos是這樣來解釋
歷史 救贖歷史 和信徒經驗之間的
相互依靠關係
他用的是corporate personality
集體的 群體的人格的概念
Ridderbos是這樣說的
在他的Paul這本書的64頁
The corporate idea of the all-in-One
derived from the
significance of Adam
thus we may conclude
works itself out in all sorts of ways
in the Pauline explication of
the redemptive event
that made its appearance in Christ
他說 我們可以這樣作出結論
那個群体的概念 all in one
一切在一位裡面 all in One
眾在一裡面 這個概念
就是從亞當的重要性而顯現而來
這個概念
在保羅解釋基督顯現的時候
救贖的事件的時候
保羅是多次 用多種方法使用的
就是當保羅要解釋
基督的死跟復活的時候呢
因為 亞當是這個corporate personality
眾在一裡面
所以保羅用這個眾在一裡面
很多次來解釋 基督的救贖事件的
It teaches us to understand
the redemptive-historical character
not only of that
which has once occurred in Christ
這個教導我們要了解到
不單單是一次過
在基督裡發生過的事情
有他的救贖歷史的性格
but also of the way in which
those who belong to Christ participate once
and continuously
in the salvation wrought in Christ
而且 幫助我們去了解到
屬於基督的人 是如何地參與
一次過地參與
也不斷地參與在 基督所做成的救恩裡
讀者覺得含糊嗎
Gaffin就是要批判 Ridderbos的含糊
我們繼續來看 Gaffin的批判
The problem is not with these statements
問題不是這些句子
but with the use of the idea of
corporate personality
in the immediate context
乃是呢 在上下文裡面
學者們用了 corporate personality
群體 人格 眾在一裡面的概念
to brush aside in one sentence
the problematics of the
“realistic-federal” debate
這樣子 一筆就勾銷掉
真實 卻在約裡面聯合的辯論
which has structured to such a great extent
traditional Reformed interpretation of Paul’s
con­ceptions of solidarity
因為現實 又是在約裡面呢
就是 改革宗要解釋保羅與基督聯合
這個學術界裡面的討論
或者辯論之所在
The result is a certain vagueness
in Ridderbos’s own usage
結果呢 在Ridderbos
用這些詞彙的時候
就在某一個程度上是含糊的
Perhaps the traditional problematics
can be transcended
也許我們早晚可以超越傳統的
提出的問題
or otherwise improved upon
也許我們早晚可以有一些進步
or perhaps even shown to be false
也許早晚我們可以看到
改革宗辯論的問題之所在 是錯誤的
but to explain how the notion of
cor­porate personality does this
would require more careful demonstration
than Ridderbos has provided
但是若要解釋
cor­porate personality
群體的『眾在一裡面』
這個群體人格
要解釋這個概念
怎麼樣地可以超越過去的辯論
怎麼樣 可以有所進步
怎麼樣可以指出過去的辯論的錯誤
那就需要更多的證明
更謹慎的證明
而Ridderbos在這方面還沒有提供
So far as our discussion here is concerned
we confine ourselves to observing
that the term “corporate personality”
may be used
to describe Paul’s understanding of Christ
in his solidarity with believers
on the following stipulations
我們 回到我們的討論
我們限制於觀察一件事
就是說 用corporate personality
群體的人格這個名詞 是可以的
用來描述 基督與信徒們之間的聯合
認同的理解
但是必須要有這些的條件
來限制 我們使用這個概念
第一
NO 1.
Recognition must be given to
all the aspects of this relationship
我們必須要 注意到
基督與信徒之間的關係的
所有的層面
the predestinarian
上帝在永恆裡預定的層面
and the redemptive­ historical
救贖歷史
兩千年前發生的事情的層面
as well as the experiential
第三 還有信徒經驗的層面
預定 歷史 經驗
三方面都要考慮到才是
As we have already seen
the relation between the latter two aspects
particularly in view of their temporal distinctness
is difficult to grasp
我們上文已經看出
歷史和經驗之間的關係
特別因為它們隔了這麼長的時間了
這個關係是很難掌握的
But, if Paul describes
the beginning of
individual Christian existence
in terms of resurrection with Christ
但是假如保羅是用
與基督同復活的概念
來描述個別基督徒生命的開始的話呢
then we must presuppose for him the conception
那麼我們必須要說
他有一個概念是預設前提的
就是
that God reckons
and con­templates believers already
as truly one with Christ
at the time of his resurrection
這個預設的概念就是
上帝在基督復活的時候
就已經認信徒們
是已經與基督合而為一的
下面是 Gaffin引用慕理
《一次成聖》的文章
的第20頁的一句話
The mysteriousness of it
must not be allowed to impair
or tone down the reality of it
in God’s reckoning and in the
actual constitution established by him
in the union of his people with Christ
上帝 認 祂的子民與基督聯合
而且上帝設立了
基督與祂的百姓的聯合的關係
established constitution
這個是一個真實的 實在 reality
那麼說到這個
上帝認他們在基督裡
是奧秘的時候
一定不可以傷害到 沖淡
上帝認他們在基督裡的真實性
就是說 是奧秘沒有錯
但是是真的
上帝真正地 在基督復活的時候
是認 信徒們 是已經在基督裡面的
慕理的引文結束 我們繼續
While the dis­tinctness
of existential union
may not be obscured
so too it needs to be emphasized that
the scope of the corporate bond
between Christ and believers
is broader than the
actual ex­perience of the latter
一方面 我們不要含糊
經驗上與基督聯合的獨特性
同時必須強調
與基督的聯合
與基督身體上的聯合範圍
是不僅僅是信徒的經驗 那麼狹窄的
就是說 與基督身體的聯合
是還有預定 和救贖歷史的層面的
第二 No 2
the second stipulations
第二個條件
Recognition must be given to
the primacy or constitu­tive place of Christ
in all aspects of this relationship
我們必須承認
在基督裡與信徒們之間的關係(中)
基督的地位是首要的
基督的地位是設立性的
就是基督的復活 設立了
建立了我們與他同復活這個事實
For Paul
the union of Christ and believers
involves more than
the “identity of the individual and the group
to which he belongs”
對保羅來說
基督與他的信徒們的聯合
不僅僅是牽扯到
個人 和他所屬於的這個群體之間
的認同 或者是身份認同 identity
It is not a relationship
of perfect reciprocity
基督與信徒的關係
不是完全地雙向的
nor is the direction of thought reversible
保羅的思路也不可以翻轉過來來講的
For instance
譬如說
Paul neither says nor implies
that Christ has been raised with believers
保羅沒有講
也絕對沒有暗示說
基督是與信徒們同復活的
不是雙向的
stipulations 3
第三個條件
Recognition must be given to
the representative significance of Christ
in this relationship
我們必須要承認
耶穌基督
在他和信徒之間的關係的重要性
有這個這個 代表的性質
基督是代表
This is perhaps most clear
in II Corinthians 5:14f
哥林多後書5:14-15
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
因為我們曉得 一人既替眾人死
眾人就都死了
並且他替眾人死
是叫那些活著的人 不再為自己活
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
Despite distinctive twists in
phraseology and ideas
雖然 哥林多後書5章這段經文
有它獨特的用詞 造句和概念
獨特的一些的翻轉
the orbit of thought is the same
as in Romans 6: lff
保羅這裡思想的軌跡
與羅馬書1:1-10是相同的
From the consideration that
Christ died “for all”
保羅從考慮到
基督為眾人死 開始
Paul directly draws the corporate conclusion
保羅直接地就做出這個群體性的結論
that “all” died (v. 14)
這個結論就是 眾人都死了
林後5:14
Further, as in Romans 6
the purpose of death and burial with Christ
is that believers might walk
in newness of life (v. 4)
and present “themselves to God”
“alive from the dead” (v. 13)
不但如此 正如在羅馬書6章
與基督同死同埋葬的目的
就是信徒們能夠
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 第4節
還有把自己奉獻給上帝
作為從死裡復活的人 第13節
so here
the purpose of his death for all
is that all might no longer live
“for themselves”
這裡 在林後5章
基督為眾人死的目的就是
眾人不再為自己活
but “for him who died and
was raised for them” (v. 15)
乃是為他們死而復活的基督而活
第15節 參考羅馬書第7章特別第4節
Paul never separates the corporate point of view
from the representative
保羅從來沒有把眾人 群體的觀點角度
從代表這個角度 把兩者分割的
is not without συν
and συν is not without
為 for 為眾人死 『為』這個字呢
肯定是與 和 一同 with 連在一起的
不會有一個 沒有另外一個的
Christ for
基督為
我們與基督一同
兩者不可以分開 它們也沒有分開
Nevertheless, it is important to recognize that
雖然是如此 很重要的是
我們必須要看到
the two con­ceptions are distinct
這兩個概念 是有所區別的
The representative principle
代表性的這個原則
the idea of the one for the many
就是 一人為眾人死等等
這個概念呢
not only reflects the primacy of Christ
不單單是反映出 基督是首要的
but also excludes a conception
of corporate personality
which obliterates the individuality of Christ
這個『為』這個字
也排除了一種的
corporate personality
群體的 人格的概念
因為這個概念
可能會讓基督的個別性
含糊掉
The solidarity involved does not destroy
the personal identity
of either Christ or the believer
因為與基督聯合認同
沒有消滅基督 他自己的身份
也沒有消滅到
信徒們的的身份
Accordingly
因此呢
Paul’s notion of Christ
as a corporate person
does not eliminate the necessity
of reflec­ting on the place
of an ordo salutis in Paul
保羅說道 基督徒是為眾人
這個群體性的位格 這個概念
沒有排除到我們必須要反省
在保羅的思想裡面
救贖的次序
就是說 我們必須要反省
基督又怎麼樣
在我們身上生效呢
on how he relates the benefits possessed
(existentially and individually)
by believers
to the past historical
accomplishment of Christ
就是說 我們必須要反省
基督 所帶來的好處
就是信徒們經驗上
個別得到的好處
又是怎麼樣與基督
過去在歷史上所成就的大工
連上關係的
就是一方面 是基督一個人 一次過
他做 不是我們做
他死 不是我們死
他復活 不是我們復活
但是 他又把死跟復活的好處
又帶到我們這邊
也就是說 我們經歷到這些好處呢
是與他一次過 一個人死 一個人死
一個人復活 一次的復活 又是有關係的
In the language of classical theology
用 經典神學的說法
so far as the property
of the believer in Christ is concerned
當我們要考慮到
信徒們在基督裡的產業的時候
justice must be done both to the
alienum and the proprium
我們必須同時考慮到
基督的外在性
和基督為我們做成的
and neither aspect may be stressed
to the exclusion of the other
你不能只強調一方面
而不強調另外一方面
註腳79 參考約翰慕理的書
The Imputation of Adam’s Sin
亞當的罪的歸算
Summary and Conclusions
總結與結論
In this section
we have examined Paul’s teaching
that believers have been raised with Christ
在這段我們審核到
保羅的教導
就是 信徒們已經與基督一同復活了
This teaching has a two-fold reference
這方面的教導 所指的是兩方面
It refers both to believers’ involvement with Christ
their being reckoned one with Him
at the time of his resurrection
一方面是指
信徒們 在基督裡有份
在基督復活的時候
上帝就認他們
是在基督裡 與他合一的
這是一方面
第二方面
and to the inception
of individual Chris­tian existence
the moment of being joined
existentially to Christ
另外一方面呢 是指
個別信徒生命的開始
就是 當他們在經驗上
與基督聯合的那一刻
兩方面
兩千年前 和我們的經歷
Thus this teaching involves the conception
so basic to Paul
of the union between Christ and believers
因此呢 保羅在這方面的教導呢
就牽扯到保羅思想裡面
最基本的一個概念就是
基督與信徒們之間的聯合
We examined this conception only,
however, to the extent of
identifying several perspectives
necessary to our subsequent investigation
當我們審核這個概念
基督與我們的聯合 的時候呢
我們只是討論到
某一些的觀點角度
就是對我們接下來的研究
必須要有的一些的觀點角度
我們只限制於這方面的討論而已
Beyond these summary observations
除了這些總結性的觀察以外
it will be useful here to draw
two further conclusions
of rather wide-rang­ing importance
在這裡 我們再做出兩個
有深遠 重要性的結論
也是非常有用的
我們下一講 就把這個summary
總結的兩個進一步的觀察
把它講出
後面有一段比較長的conclusion
結論的一個部分
我們這裡 在第59頁停下來
下一講 繼續

林慈信博士,西敏神學院神學碩士,天普大學歷史系哲學博士,加州洛杉磯「中華展望China Horizo​​n」創辦人。致力於護教與神學信仰的工作,在神學、宣道學、及歷史學等都有相當的造詣。林牧師不僅著力於出版歸正信仰的書籍,並且發表至少500篇的論文。著重系統神學、護教學、清教徒的成聖神學與聖經輔導學等;同時任教於美國國際神學院、西敏神學院、聖約神學院等校。推動聖經輔導不遺餘力。

Tags: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