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與救贖(林慈信) -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第02集林慈信 博士

70 views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 下載點

Section 2
《復活與救贖》第二講
我們繼續講導言
上一講 引用過霍志恆的話
現在呢 我們來引用Ridderbos的話
Ridderbos在他的《保羅》 這本書
第39頁和第44頁
是這樣說的
那個頁數是來自註腳8
書的第14頁
Ridderbos說
It is this great
redemptive-historical framework
within which the whole of Paul’s preaching
must be understood
我們必須要從這個偉大的
救贖歷史的架構
去了解整個保羅所宣講的信息
and all of its subordinate parts
receive their place and organically cohere
因此 所有次要的部分
都會放在正確的位置
他們有機地 這樣去融合起來
It is from this
“eschatological or redemptive-historical”
principal point of view
and under this denominator that
all the separate themes of Paul’s preaching
can be understood
and penetrated in their unity
and relation to each other
就是要從這個
末世論的 或者救贖歷史的主要觀點
也是在這個主題之下
所有保羅所宣講的不同主題
才能夠正確的理解
才能夠有正確的 有深度的理解
看到它們是統一的
也看到這些不同的主題彼此之間的關係
好 我們繼續
This point is stressed repeatedly
Ridderbos不斷地強調這一點
註腳9 參考他的《保羅》這本書
Moreover 不但如此
Ridderbos appears to be aware that
he is making a new emphasis
at least so far as the tradition
in which he stands is concerned
Ridderbos意識到
他是在做一個新的著重點
至少 在他自己的傳統
改革宗傳統裡面是如此
He deliberately employs the
這兩字我不會讀
是荷蘭文 我讀德文好了
heilshistorisch/heilsordelijk
還有 救贖秩序
他故意的用 救贖歷史
和救贖施行之間的區別 distinction
which he uses in a variety of contexts
他在他的書裡不同的地方
不同的上下文裡面
都有這種 救贖歷史 救贖秩序的區分
to underscore that
the apostle’s interest is the former
rather than the latter
去強調使徒保羅的關注是前者不是後者
that is redemptive historical
保羅的關注是救贖歷史
rather than ordo salutis
而不是救贖秩序
In view of the dominant
indeed constitutive place Pauline material
has always had in the formulations
of Reformed soteriology
specifically its ordo salutis
既然在改革宗的救贖論的論述裡面
保羅的經文
一直都是主要的 建構性的材料
特別是在改革宗的救贖論
就是救贖的施行方面
保羅的資料是主要的 是建構性的
there is little difficulty in sensing that
far reaching
dogmatic consequences may be involved in
this changed assessment of the apostle
所以呢
不太難感覺到
Vos跟Ridderbos這種對保羅的改變的評估
有重大重大的神學影響
what is particularly important for
the present study is the fact that
對本書特別重要的是一件的事實
their common conclusion
concerning Paul’s basic outlook
brings both Vos and Ridderbos to a new
and deepened appreciation
of the central place of Christ’s
resurrection in his teaching
重要的一件事實就是
Vos霍志恆跟Ridderbos
他們兩位有一個共同的結論
就是
更加的 更深的
新的去體會到
基督的復活在保羅的教導裡面的
那個中心性的地位
According to Ridderbos
根據Ridderbos
for Paul the resurrection of Jesus
is the central event of redemptive history
基督耶穌的復活
乃是整個救贖歷史的中心事件
第55頁
Consequently
it is the center of his preaching
因此 這就是保羅的宣講的中心
His eschatology
(which is his theology)
is pointedly “resurrection eschatology“
保羅的末世論
也就是說 保羅的神學
就是復活末世論
Vos seeks to be more penetrating
霍志恆講得更加深入
He is interested in
the religious and doctrinal principles
underlying the resurrection
他說他所關注的乃是
在復活裡面
那種的
深沉的宗教和教義的原則
and develops at some length
the thesis that
他花了一些篇幅來發表這個論點
就是
Paul has first made it
a focus of fundamental Christian teaching
保羅首先將耶穌基督的復活
當作是一個 最基本的
基督教教義的焦點
and built around it
the entire conception of the faith
advocated and propagated by him
圍繞著基督的復活
保羅建立了整個的
他所支持的 他所宣講的信仰
整個保羅的神學就圍繞著耶穌基督的復活
這個是最基本的焦點
參考霍志恆的《保羅的末世論》
第147-148頁
基本的
基督教的信仰的焦點
基本的這個字是斜體的
那個是霍志恆的斜體
剛才講的是註腳14
This combination of factors, then
好 因此這兩種因素的結合
是什麼呢 就是
the relative neglect
of Christ’s resurrection by
traditional reformed dogmatics
第一 就是在改革宗的教義裡面
相對來說 忽略了耶穌基督的復活
and the renewed interest
of recent Reformed biblical theology
in what Paul has to say
on the subject
第二就是
近年來
有新的興趣關注於
保羅在復活上有什麼教導
就是在近年的改革宗的
聖經神學
關注保羅講到耶穌基督復活的教導
defines the orbit
in which we will consider
the place of the resurrection
in Paul’s soteriology
這兩個因素
就為我們這本書的軌道定了一個定義
我們就是按照這個軌道來考慮到
保羅的救贖論裡面
復活的重要性
Approaching the topic in this
fashion necessitates certain restrictions
用這個方法來
介入到基督復活這個題目
就帶來一些的必然的限制
Our focal interest
is in the doctrinal significance
of the resurrection for Paul
我們的焦點 我們的關注是
對保羅來說
基督的復活對教義的重要性
what is its distinguishing
redemptive efficacy
基督的復活 有什麼特別的
救贖的有效性
its specific
soteric efficiency
就是為我們的救恩
如何帶來有效性
This means that
matters in themselves important
such as
the nature of the resurrection body
the question of the empty tomb
or the debate
concerning alleged development
in his teaching on resurrection
will be dealt with
only as they have a bearing
on this central question
這就意味著呢
這個才是中心討論的問題
其他的問題
一定需要與這個中心主題有關
我們才討論
什麼問題呢 譬如說
復活的身體是怎樣的身體呢
空的墳墓所帶來的問題
或者說 保羅的復活論
是否有前後的發展
這些 都要與我們中心的焦點有關
才討論
In keeping with the basic conception
of this study
attention will be given
primarily to the Reformed interpretation
of Paul
既然我們這本書有這個基本的概念
因此我們主要注意的 是
改革宗的解經家如何解釋保羅
but viewpoints of other traditions
will not be neglected
可是我們也不會忽略其他傳統裡的觀點的
Even with expanded horizons,however
但是雖然我們會擴大我們的視野
譬如說包括路德宗 其他的傳統
the available literature
is decidedly limited
手上所有的學者們的文獻
肯定是很有限的
The primary explanation for this
no doubt lies in the wider applicability
of the observation already made
with reference to Reformed theology
怎麼解釋呢
就是剛才我們講過
關於改革宗神學的那些的觀察
直接可以應用在其他的圈子裡面
Western theology
西方教會的神學
since the time of Anselm
自從安瑟倫以來
就是自從主後一千年以來
particularly in its dogmatic reflection
特別是教義方面的反省
has concentrated heavily
if not exclusively
upon the death of Christ
是特別的 關注基督的死
或者可以說 只關注基督的死
這個西方就是說天主教和基督教
This emphasis, in tum
has governed its approach
to Paul’s soteriology
專注於基督的死這個重點
就影響到
西方教會 如何解讀
保羅的救贖論
註腳15
M. Barth and V. H. Fletcher

這本書裡面
這兩位作者是這樣說的
Moreover
even if one adopts
a broader historical perspective
再者 就算我們採取一個比較廣泛的
廣闊的歷史的觀點角度
it is not worthy that
unlike the Eastern theological tradition
Western theological thought
while affirming that on the third day
he rose again from the dead
has nonetheless given relatively
more weight to the crucifixion
as the primary dimension
of the Christ event
他說
西方的神學思想
與東方的東正教等等
他們的神學傳統
對照下來
西方的神學的思想
沒有錯
會承認(基督)第三天從死裡復活
但是呢 肯定的對基督的釘十字架
是基督事件的
主要的層面
當然就是更加注重十字架了
所以 福音派以外的學者也看到
從安瑟倫以來 天主教 基督教
有別於 東方的東正教
對復活講的太少了
剛才講的是註腳15裡面的一些資料
At any rate 回到正文
總之呢
treatment of his views respecting
the saving significance
of the resurrection as a distinct theme
has been restricted to
several short articles
appearing in various periodicals
西方的神學
處理耶穌復活對救贖的重要性
這個獨特的一個主題
只有幾篇短短的文章
在各種不同的期刊出現過
The lengthy study
of the Roman Catholic scholar
D. M. Stanley
羅馬天主教學者 D. M. Stanley
他的比較長的單論
他的書 appears to be exception
是例外
他的書是

Analecta Biblica, 13
Rome: Pontifical Biblical Institute, 1961
這本書是例外
Pertinent material is
of course, to be found in commentaries
當然
我們可以在聖經註釋裡面找到一些有關的
重要的資料
the various New Testament theologies
或者說
在一些新約神學的教科書裡能夠找得到
and theologies of Paul
譬如說 《保羅神學》這類的書
註腳17
Here again, however
the yield is not so rewarding
as might be expected
我們的作者Gaffin說
在這裡就算你找註釋 聖經神學的書呢
也不會找到太多的資料的
and in some of the longer monographs
on the apostle’s thought
還有一些
關於保羅思想的一些的專論
一些的書
Here again the work of Vos and Ridderbos
particularly the former, is important
講到這裡 Vos 霍志恆 跟Ridderbos
特別是霍志恆 特別是重要的
It is fair to say that this study
我們可以很公允的說 我們這本書
is primarily an attempt
to develop
and put in a somewhat broader setting
the brief, but exceedingly rich
and provocative sketch
that Vos has given of
Paul’s resurrection theology
我們可以說這本書
就是把霍志恆的 比較短
但是非常豐富 而且刺激性的
勾畫出 保羅的複活神學
這本書 就是把他這個重點發揮
註腳18
參考霍志恆的《保羅的末世論》
第147-171頁
In these introductory remarks
a shift in Reformed thinking
concerning Paul’s distinguishing interest
has been tentatively established
在這裡的導言
我們就建立了一個論點
暫時的建立一個論點就是
這裡有一個改革宗的思想
關於保羅特殊的關注點
有所轉移了
就是改革宗的思想有所轉移
Usually when such a turn takes place
particularly within a tradition
it signals a corresponding change
in approach and method
一般來說這種的理解有所改變的時候
特別在一個傳統裡面改變的時候
就意味著
就指著
在對保羅研究的進路和方法方面
又有相關的改變
part 1
本書的第一部分
will attempt to show
that a change in method
has in fact taken place
本書第一部分要展示出
這個改變 方法論的改變
事實上已經發生了
and to give some attention
to the proper way
to approach Paul
所以 就會指出一些
研究保羅的正確的方法
Part II 本書的第二部分
will seek to uncover the basic structure
of his resurrection theology
嘗試去展示出
保羅的復活神學的基本架構
and to identify the central theme
which governs the whole
也是指出
整個保羅的復活神學的中心主題
這個是控制著整個復活神學的中心主題
Part III 本書的第三部分
will discuss the way Paul develops
and makes use of this theme
討論到保羅如何發揮使用這個主題
The Conclusion 本書的結論
will note some implications
for the problems and program
of Reformed dogmatics
會注意到 對於改革宗教義的難題和計劃
有怎麼樣的含義
這裡的導論 introduction
提到什麼呢
提到過去的改革宗神學
甚至是整個西方天主教 基督教的神學呢
主要是從系統神學的救贖論
特別是因信稱義來看保羅
很少用聖經神學
就是救贖歷史來看保羅
救贖歷史就是 啟示歷史 救贖歷史
聖經的歷史
從這個角度來看保羅
不是說沒有 但是很不幸的
在18世紀末-19世紀
用救贖歷史的方法的學者們
大部分是不承認聖經是神寫的
也不承認聖經的默示無誤
也不承認聖經是統一的
(他們認為)聖經是支離破碎的
所以 保守的 正統的學者們
有一點遲疑用這個方法
霍志恆是一個開山(鼻)祖
然後呢 還有Ridderbos
他們就看到 保羅真正關注的
是救贖歷史
也就是說 我預先預告一下
也就是說
末世論不僅僅是講
系統神學裡面的基督再來
末世論是講什麼呢
上帝從舊約到新約的啟示歷史
上帝從舊約到新約的救贖歷史裡面
從舊約的角度來看
末世就是 耶和華有一天
在耶和華的日子要來
耶和華的日子是什麼呢
就是彌賽亞的日子
彌賽亞的日子是什麼呢
就是耶和華的日子
耶和華的日子就是祂的僕人來的時候
那個時候就是末世了
國度就來了
末世就展開了

中間當然有舊約跟新約之間的一些的
錯誤的扭曲
但是 到了施洗約翰的時期
敬虔的猶太人
仍然本著對舊約正統的理解
等候著 彌賽亞要來
彌賽亞要來就是神來 耶和華來
就是末世要來
國度要來
好了 耶穌來了
所以耶穌來了他宣告
天國已經來了
當然 天國還沒有來
但是天國已經來了
所以 在主耶穌基督在世界上的三年呢
他所講的是一個謎
是謎語 為什麼呢
因為他還沒有上十字架
還沒有復活
所以他講的特別是前面一段
是針對猶太人
用他們的詞彙 以色列家等等 來講
所以 很多猶太人聽不懂
到了福音書的 特別馬太馬可路加的後段
耶穌就開始明說他要上十字架
明說末世 他的復活他的再來等等
總之呢 福音書裡面有個謎
就是究竟天國是什麼東西
是不是彌賽亞來
要讓我們猶太人能夠推翻羅馬帝國呢
當然不是 那是什麼呢
耶穌又不直接說 我就是彌賽亞
我就是天國的國王
耶穌用各種方法講
好了 現在我們來到保羅
保羅不一樣
為什麼福音書和保羅書信不一樣呢
因為 很簡單 因為耶穌已經復活升天
耶穌已經復活升天
所以保羅和我們一樣
都是在主耶穌復活升天之後
來看這件事件
當然 保羅跟我們不一樣
他是聖靈默示的 我們不是
但是保羅跟我們一樣 在救贖歷史裡面
是救贖歷史已經到了末世 高峰
天國來了 君王來了
死了復活了升天了
在這些事情之後
來反省 來解釋 來宣講
基督的死 復活 升天
所以我們可以說哥林多前書第15章 3-4節
基督按照聖經所說 為我們死了
基督按照聖經所說 復活了
這個就是保羅的中心思想了
哥林多前書5章3-4節
保羅是在基督復活升天之後來講
那跟耶穌有什麼不同呢 不同的是
主耶穌也是講末世
保羅就明說了
你看哦 舊約裡面
敬虔的猶太人所等候的
天之所宣講的就是
最後最後末世的時候 彌賽亞要來
但是當彌賽亞來 耶穌來的時候
天國已臨 未臨
已經來了 還沒有來
第一次來了 第二次還沒有到
我們就是活在第一次君王已經來了
死了復活了
但是還沒有第二次來中間咯
所以保羅跟耶穌一樣的講
已臨跟未臨
天國已經來了 天國還沒有來
不同的是
保羅與耶穌不同的是
保羅站在耶穌復活升天之後
這個觀點角度來講
所以保羅跟我們一樣
是在救贖已經成就
系統神學的名詞
Redemption accomplished
或者就是歷史已經達到它最高峰的實現
從之後的觀點來看
再說 保羅與我們不一樣
他是聖靈所默示的 我們不是
但是保羅跟我們一樣
是復活升天之後的基督徒
所以我們可以說保羅有他的神學
在這方面
霍志恆跟凱博
我們在下一章就要討論到他們有一個爭辯
凱博說不是的 你不可以說什麼
保羅神學 耶穌神學
神學一定要有 聖經之後要有教會
教會有信條 信條才有神學
聖經 教會 信條 神學
這個是凱博的特點 或者偏見
從教會的存在來看神學
霍志恆 Ridderbos跟Gaffin 不是這樣看
什麼叫神學
神學就是對救贖歷史的詮釋和宣講
所以保羅是第一位神學家
第一位詮釋 當然彼得約翰等等都是
使徒們是第一代來詮釋
基督的復活
或者說整個救贖歷史
到了他升天的這一段
所以你可以說 聖經裡面作者有神學
當然舊約的是
預言 預表 等待 盼望
應許 等候等等
新約不是 新約一方面是
禮讚 讚美 驚訝
一方面也是等待基督的再來
所以當然 保羅跟舊約不一樣
保羅跟福音書也有所不同
所以
每一點 我們下面要講的
最後的結論你看到
是救贖歷史的角度 是聖經神學的角度
這個在我的老師Gaffin
寫這篇博士論文1969年
是一個爆炸性的
在改革宗的圈子裡面
是一個劃時代的論點
當然 Vos跟Ridderbos已經講了
他再發揮
書裡的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林慈信博士,西敏神學院神學碩士,天普大學歷史系哲學博士,加州洛杉磯「中華展望China Horizo​​n」創辦人。致力於護教與神學信仰的工作,在神學、宣道學、及歷史學等都有相當的造詣。林牧師不僅著力於出版歸正信仰的書籍,並且發表至少500篇的論文。著重系統神學、護教學、清教徒的成聖神學與聖經輔導學等;同時任教於美國國際神學院、西敏神學院、聖約神學院等校。推動聖經輔導不遺餘力。

Tags: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