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與救贖(林慈信) -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第49集 林慈信 博士

28 views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 下載點


Session 49
Final Session
《復活與救贖》
第四十九講
最後一講
Conclusion
全書的結論
我們講到有第三方面的考慮
就是說
傳統的
改革宗的救贖次序
和保羅的救贖論之間
特別是在重生這方面
這個字
我們的作者說
使徒保羅 或者甚至乎福音書
用「重生」或者「更新」這些字
都是指宇宙性的
末世論性的改變
所以呢
第三方面最後的考慮就是說
這裡有一個真正的不同
一個最基本上的不一致
a basic incongruity
Even though it has thought
improperly in terms of
a sequence of separate acts,
Reformed soteriology has taken over
with exemplary faithfulness
those individual doctrines of Paul
which bear
on the inception
of the application of redemption
雖然傳統的改革宗的救贖論
很不正確地
以為整個救贖的施行
是一系列的、分割的作為
但是呢
改革宗的救贖論
非常卓越地忠心於
使徒保羅的個別的教義
就是說
講到
救贖的施行開始的時候
一些個別的教義
改革宗的救贖論
在這個方面
是忠於聖經、忠於保羅的
Precisely because of this fidelity, however
the inclusion of that factor
which more than any other
has come to distinguish it
namely its doctrine of regeneration
works as something
foreign and extraneous
in comparison with Paul’s ordo
恰恰就是因為改革宗的救贖論
那麼忠於保羅
當我們考慮到
包括了
最讓使徒保羅的救贖論
突出的那個因素
包括這個因素就是
重生論的時候
傳統的改革宗的救贖論
講重生呢
講到好像
是保羅的救贖論裡面
以外的一個另加的因素
This does not at all mean
that Paul jeopardizes
what the Reformed doctrine
of regeneration has sought
to safe-guard
這個完全沒有意味著說
改革宗的重生論
要保護的那件事
使徒保羅好像
把它妥協掉
給它冒個險
沒有沒有
Nothing could be more alien to his teaching
than the notion that the sinner in and
of himself possesses some spark of life
or the capacity for faith
若說一個罪人他自己
靠自己就有一些什麼生命的火花
或者有一些能夠拿出信心的能力
若這樣講的話
完全與使徒保羅的思想是不一樣的
Paul’s sustained emphasis
on the Spirit as the sole source
and communicator of life
in the soteric sense
使徒保羅不斷地強調
聖靈是唯一的
使人得救的生命的來源
和唯一一個傳遞生命的那一位
his constant stress on faith
as an expression of this life
他也不斷地強調
信心就是表達
聖靈所賜的 所傳遞的生命
例如
哥林多前書第二章4-5節
帖撒羅尼迦前書一章5節
哥林多後書三章3節
連結於哥林多前書三章5節
哥林多後書四章13節
信心是表達出
聖靈所傳遞的、所賜予的生命的
as well as his insistence on the absolute,
all-embracing, unqualified
antithesis between the natural
and spiritual man
還有使徒保羅堅持著
屬血氣的人
屬靈人之間的
絕對的對立
涵蓋一切的對立
毫無保留的對立
例如哥林多前書第二章14、15節
between the “flesh” and the Spirit
(Rom. 8:5ff.; Gal. 5:16ff.)
使徒保羅也不斷地強調
肉體和血氣 和靈之間的對立
羅馬書八章5節 開始的那一段
加拉太書五章16節
一直到第23節那一段
All prohibit attributing to him
such a conception
這些的因素都完全禁止我們
說使徒保羅會認為
人有信心的能力
導致重生的
the origin of the believer’s faith
does not lie in himself
信徒的信心的來源
並不在他自己裡面
but in the calling of God
乃是在上帝的呼召
這個才是信心的來源
which in its irrevocable
efficacy and power
is life-giving and creative
上帝的呼召有著
不可轉回的有效和大能
上帝的呼召是賜人生命的
是創造新生命的
羅馬書四章17節
羅馬書十一章29節
以弗所書第一章18-20節
還有提摩太后書第一章第9節
Yet
this calling only realizes its
enlivening function in the act of
establishing fellowship with Christ the
life-giving Spirit, (I Cor. 1:9)
apart from whom there is neither life
nor justification nor adoption
nor sanctification
nor any other saving reality
但是
上帝的呼召是如何實現
賜人生命這個功能的呢
乃是在於
上帝的呼召設立了
人與基督的交通
哥林多前書一章9節
就是設立了人與叫人活的靈
那位基督的相交
若沒有這個
與基督的相交的關係的話
就沒有生命
沒有稱義
沒有立嗣
沒有成聖
沒有任何救贖的實在
and for the effecting of this union,
faith is the necessary instrument
(Gal. 3:26f.)
而要實現
要使這個聯合生效
信心是必須的器具、或者方法
加拉太書三章26-27節
It would be wrong to an extreme
to qualify the deadness
mentioned in Eph. 2:1ff
假如我們把
以弗所書二章1-10節那段講的
人本來是死的
把這個死
弄成有條件的
削弱它的嚴重性的話
就是極度的錯誤
yet 但是
the transition from wrath to grace,
the passing from
人從在上帝的忿怒之下
轉到上帝的恩典之下
the passing from death to life
從死
出死入生
described there
就是在以弗所書二章
takes place through faith
乃是藉著信心而發生的
(v. 5 in connection with v. 8)
以弗所書二章
比較第5節和第8節
參考歌羅西書二章12節
It would appear, then,
that in Paul’s soteriology
there is a correlation between
Christ as life-giving
and the sinner as life-receiving
(i.e., Christ-receiving)
which carries back to the
very point of inception of salvation
a correlation which characterizes
the single act
of being joined to Christ
因此呢
很明顯的
在使徒保羅的救贖論裡面
基督是叫人活的
罪人是領受這個生命的
就是領受基督的
之間是有關聯的
而這個的關聯
是一直要帶我們回到
人得救的開始
這關聯呢
就是
一次過的、與基督聯合的
這個作為的特點
This correlation is no doubt
subject to various distortions
這個的關聯
就是基督是賜人生命
罪人是領受生命
這個的關聯 毫無疑問的
會有不同的信徒跟神學家
把它扭曲
and every effort must
be made to guard against them
我們必須要盡力地
提防這種扭曲
However
但是
the question posed here is
我們這裡要提出的問題乃是要問
whether the notion of a distinct
enlivening act
(causally or temporally)
prior to the initial act of faith serves this end
or is not rather itself
a distortion of Paul’s viewpoint
我們要問的問題是
假如說有一個
能夠分辨出的、區分出來的
一個使人活的一個作為
不論是一個成因
或者時間上的在先
就是在人
初步拿出信心的動作之前
有一個特別的叫人活的
一個上帝的作為
這個概念
就是重生在信心之前這個概念
是幫助我們提防這些的扭曲
還是說這個本身就是扭曲了
使徒保羅的觀點呢
This question brings us
to the limits of this study
我們問這個問題的時候
就來到本書的界限
或者是終點了
Only a careful,
balanced consideration of
the broader biblical- theological context
and the course of dogmatic developments
will be able to reach a final judgment
on the compatibility of the
Reformed doctrine of regeneration
with Paul’s soteriology
我們假如要達到
一個最後的判斷來判斷
究竟改革宗的重生論
和保羅的救贖論
是彼此一致的嗎
那我們必須要很謹慎地
很平衡去考慮
整個聖經神學救贖歷史
的整個的架構
還有歷史上
整個的教義神學的發展史
才能夠做這個判斷
It does seem in order,
however, to suggest
可是呢
在這裡 我們做出一個建議
應該是恰當的
這個建議就是
that in its discussion of soteric renewal
dogmatics ought to apply
in a developed and all-inclusive fashion
the observation
already made by Warfield
on the relevant teaching in the NT epistle
這個建議就是
華爾菲特已經做過的一個觀察
就是說
新約書信
一些的教導是如何適切的
當我們討論
上帝的救贖更新一個人的時候
教義學
就必須要使用
華爾菲特這個的建議
這個的觀察
要盡量的發揮
要涵蓋一切的這樣來考慮
華爾菲特的勸告是什麼勸告呢
華爾菲特這樣說
Walfield
“On the Biblical Notion of ‘Renewal,'”
這篇文章451頁
Warfield是這樣說的
There is certainly synergism here
這裡
很明顯的
有一個生命上的互動性
but it is a synergism of such character
但是這個的
就是保羅書信、新約書信
與教義學之間的互動性
它的本質乃是
not only is the initiative taken by God
不單單是由上帝主動的
but the Divine action is in the
exceeding greatness of God’s power
而且上帝的作為
是帶著祂那個
超越的大能
according to the working
of the strength of His might which
He wrought in Christ
when He raised Him from the dead
(Eph.1: 19)
根據以弗所書第一章第19節
保羅說「祂向我們這信的人
所顯的能力」
是何等浩大
這個呢
我們的作者說是
非常的適切的一種教訓
上帝的大能 來看重生
就是不單是一段、一塊、一部分
呼召、重生、信心的悔改
稱義、做神的兒女
這個重生的整個的更新
賜生命
是整個宇宙性
整個歷史性、末世性的
這麼的寬廣
這麼的浩大
到這裡 整本書就結束了
願神 賜福各位
有機會的話 購買閱讀原著

a Study in Paul’s Soteriology
Richard Gaffin Junior
出版社是PNR
他們的網站是prpbooks
就是prpbooks.com
感謝主 我在1971-75年
在費城威敏斯特神學院就讀的時候
Gaffin博士是我們的新約教授之一
所以不論我們是上福音書
使徒行傳
保羅書信
希伯來書
他都一段一段地給我們解釋
有關的經文
建立出這個救贖歷史性的
末世論的這個架構
所以呢
當我在 1971-75年
念我的道學碩士的時候
我們有 Palmer. Robberson
教導我們約的神學 舊約
有Gaffin老師教導我們天國
福音書的天國
希伯來書的整個末世的安息
曠野的神學
基督作大祭司
保羅的末世論
還有使徒行傳
再加上
範泰爾的護教學
弗蘭姆的系統神學
還有其他的系統神學
它們是相輔相成的
簡何培呢又剛剛從韓國回來
教我們宣教學
他的營養就是這些聖經神學
天國、保羅神學、約等等
而克羅尼我們的院長講
講道
教會論
甚至乎基督教教育
都是從整個約、父子聖靈
三一神學、新舊約
這樣子來教導我們的
所以我們修任何一科差不多
都碰上了改革宗的系統神學
和改革宗的聖經神學
願神賜福給我們華人教會
特別是改革宗的教會
不是單單守住一些
系統神學的架構
這個是很好的、是骨幹
但是
聖經神學可以給我們糾正一些
需要被糾正的一些的偏差
再走在一條穩重、寬大
平穩、智慧、成熟的路上
在這個二十一世紀

林慈信博士,西敏神學院神學碩士,天普大學歷史系哲學博士,加州洛杉磯「中華展望China Horizo​​n」創辦人。致力於護教與神學信仰的工作,在神學、宣道學、及歷史學等都有相當的造詣。林牧師不僅著力於出版歸正信仰的書籍,並且發表至少500篇的論文。著重系統神學、護教學、清教徒的成聖神學與聖經輔導學等;同時任教於美國國際神學院、西敏神學院、聖約神學院等校。推動聖經輔導不遺餘力。

Tags: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