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與救贖(林慈信) -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第17集林慈信 博士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 下載點


Section 17
我們來到這一段的尾聲 59頁
上一次我們說到
Beyond these summary observations
我們講的這些總結性的觀察以外
it will be useful here
to draw two further conclusions
在這裡我們再做進一步的兩個結論
of rather wide-ranging importance
它的重要性是非常深遠的
Paul’s teaching
not only permits
but demands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redemption accomplished and applied
保羅的教導 不單單容許我們
更加是要求我們
要區分救贖的成就
和救贖的施行
As strongly as Paul stresses
the organic bond
between Christ’s past historical experience
and the present existence
of the believer,
he never obscures
the definitive and completed character
of the former
雖然 保羅非常的強調
基督過去在歷史上的經歷
就是他的復活
和信徒現今的生命 之間的
有機性的 生命上的連結
雖然他是那麼地強調這兩者之間的連結
保羅從來沒有抹殺前者
就是基督的復活是一次過的
而且是完成了
這方面的性質
就是基督的復活是一次過的
而且他的復活是成就了 完成了
從這裡開始呢 我們會看到
我們的作者 兩面講
一方面 是連結 一方面分開
一方面是救贖的施行
是有賴於救贖的成就
但是呢 救贖的成就又
恰恰就是救贖的施行的根據
他會雙向地來講好幾句話 我們來看
The distinction, however,
may only be made
in the light of the organic bond
救贖的成就和救贖的實行之間的區分
必須要從兩者的有機連結的角度
去理解 就是除非你了解到
這兩者是這麼地密切地相關的
不然的話呢
你不能正確地做出兩者之間的區分
Specifically
the solidaric tie
between the realization of redemption
in the life history of the believer
and its past,
definitive accomplishment
is so strong
and of such a nature
that the former can
only be understood and
expressed
in terms of the latter
確切地來說
在信徒一生中救贖的實現
就是救贖的施行
也就是說與基督同復活
和 在過去一次過的成就
就是基督兩千年前的復活
之間那種的認同
合一性的連結是那麼的強
他們的本質是如此
以至於 在信徒生命中所發生的
與基督(同)復活
必須要從 基督兩千年前的復活
的角度去理解 和表達
也就是說 與他(同)復活
The redemptive-historical perspective
is both dominant and determinative
保羅的救贖歷史的觀點角度是主要的
也是決定性的
用我的簡單的話來說
與基督一起復活
是與他『復活』
必須要用復活
就是基督經歷過的復活
這樣子來表達
在信徒生命中發生的事
Further
再進一步
because in Christ’s resurrection
the history of redemption
has reached its
eschatological consummation
因為當基督在歷史上復活的時候呢
救贖歷史已經達到它末期的完結
eschatological consummation
末世的 末期的 末日的完結
因此呢
the soteriological experience
of the believer accordingly
has an eschatological character
因此 信徒們的救贖經驗
就帶著這種 末世的 末日的這個性質
For Paul
eschatology is not only the goal
of soteriology
but also encompasses it
對保羅來說
末世論不單單是救贖論的目的
或者是終點
事實上 末世論完全包圍住救贖論
constituting its very substance
from the outset
從救贖論一開始
末世論就構成了救贖的實質的
註腳80
fn80
A suggestive development of this point
is given by Vos, Eschatologyp, p. 42-61
霍志恆在他的保羅的末世論
Pauline Escthology
第42到61頁 在這一點上
做了一些 啟迪性的發揮
好 回到本文
The language of resurrection
with which Paul describes
the believer’s entrance
into a saved state
is quote
“not an occasional,
figurative description of the experience
but obviously a piece of
fixed doctrinal terminology.”
end quote, fn 81
保羅用來描述
信徒進入到得救的狀態的用語
也就是保羅所用的復活的詞彙
下面是引用的一句話
是霍志恆說的一句話
不是一種的 即興的
一種的寓意性的描述
就是不是對信徒進入到得救狀態的
一種的即興地 寓意性的描述
很明顯的 是一個固定的
教義上的名詞
或者是詞彙
fn 81
註腳81
霍志恆《保羅的末世論》第45頁
Vos Eschatology, p 45
Raised with Christ
與基督復活
is not a general metaphorical usage
subject to a theologically
more precise delination
與基督復活不僅僅是一個一般性的
一個的暗喻
需要神學
再精準地給他勾畫出來它的意義
不是的
but a realistic description
of the event that inaugurates
individual Christian experience
不是的
它是一個實實在在的描述
描述一個基督徒
他整個生命裡 經驗的開始的時間
就是說 是對這件事情的
真實地描述 realisticly
It is a most basic element
in Paul’s soteriology
與基督復活
是保羅的救贖論的最基本的要素
apart from it
the structure of the whole
cannot be grasped
若沒有考慮到與基督復活
就不可能掌握到
保羅的救贖論的全部
好現在我們來到這部分p2
整本書的第二部分的結論
conclusion
依舊 第59頁開始
So far we have tried to show that
到目前為止 我們試圖指出
the theme
governing Paul’s resurrection theology
is the unity of the resurrection of Jesus
and the resurrection of believers
保羅的復活神學的主題
就是 耶穌的復活
與信徒們復活之間的合一性
Jesus is raised
in his specific identity
as the second Adam
耶穌是以他的特定的身份
就是身為第二亞當 復活的
The first
section
dealt with the organic bond
between Christ’s resurrection
and the future
bodily resurrection of the believer
part 2 這個第二部分的第一段
處理了
基督的的複活
與將來信徒們身體復活之間
的生命的連結
and the second section
本部分的第二段
with the connection between
Christ’s resurrection
and the believer’s experience
of being joined to him existentially
第二段處理了 基督的復活
和信徒與基督連結
進入到基督裡的
這種存在式的經驗之間的連結
consequently
結果是
這裡有兩個結果
three elements have to be considered
我們要考慮三個因素
the resurrection of Jesus from the tomb
耶穌從墳墓裡復活
the initial soteric experience
in the life history of the believer
信徒一生的得救的經驗的開始
還有第三
the future, bodily
resurrection of the believer
信徒將來身體的復活
這三個因素都要考慮
第二個結果
The organic tie
between these elements
has to be maintained
我們必須維持 這三個因素之間的
生命性的 有機性的連結
Keeping these two
structural guidelines in view
當我們注意這兩個
結構性的指引的時候
the unity of
the resurrection of Christ
and the resurrection of believers
is such
that the latter consists of
two episodes
in the experience
of the individual believer
那麼我們就知道
基督的復活
與信徒們的復活的合一性的性質
乃是後者
就是 信徒們的復活
是分兩個片段的
在個別的信徒的經驗中
是分兩個片段的
或者兩個階段的
already realized
第一個片段
第一個階段 是過去的
已經實現的
and one which is future
yet to be realized
第二個片段 第二個階段
是將來的 還沒有實現
In the period
between the resurrection
and parousia of Christ
在基督的復活 和他的再來之間
這段的時間
any believer
is one who has already
been raised from the dead
and is yet to be raised.
任何一位信徒
都是已經從死裡復活的人
也同時是 還有待被復活的人
The correspondence to the formal structure
of Paul’s eschatology at this point
is not difficult to see
在這裡我們不難看到
這些都配合保羅的末世論
正式的架構
The distinctive notion
that the eschaton, the “age-to-come,”
is both present and future
is reflected in his teaching
concerning the fundamental
eschatological occurrence
for the individual believer
that is his resurrection is both
already and not yet
保羅最突出的概念
是末世 將要來的時代
是已臨 也是未臨的
這個最突出的概念
在保羅講到
個別信徒的最基本的末世事件
是反映出來的
也就是說 信徒們的復活
既是已經發生
也是有待發生的
註腳82
A still-classic treatment of the structure
of Paul’s eschatology
particularly his use of the doctrine
of the two ages,
is Vos, Eschatolagy
chapter I, esp. pp. 36-41;
到目前為止
對保羅末世論的結構的經典的著作
仍然是霍志恆《保羅的末世論》
第一章 特別是36-41節
在那裡 霍志恆特別處理
保羅的 兩個世代的教義
參考《新約神學詞典》TDNT
卷一 204-207頁
註腳82
Since these two aspects
of the believer’s experience
are integrally related to each other
as well as to the past event
of Jesus’ resurrection
既然 信徒們的經驗的兩個層面
就是過去和將來與基督復活
彼此 是那麼地密切的相關
兩者也是與耶穌過去的復活事件
那麼地密切相關
the unity involved
may be expressed by saying
that the resurrection of Jesus
is refracted
in the experience of the believer
in a two-fold fashion.
那麼 這裡我們考慮的合一性
就是耶穌跟信徒們的復活的合一性呢
可以這樣表達
耶穌的復活 是透過兩方面
在信徒的經驗中 折射出來的
This “refraction,” however,
does not obscure
or eliminate
the spatio-temporal distinctness
of all three occurrences
但是這方面的折射
一點都沒有抹殺 或者排除
這三個事件
在時間 空間都是有所區別的
The post-Kantian dualism
of Geschichte and Historie
is not found in Paul
康德後的兩種的歷史的觀念
就是Geschichte 超歷史
和Historie 之間的二元論
在保羅思想裡面一點都找不到的
Is it possible to distinguish
anthropologically
the two aspects
of the believer’s experience
of resurrection?
那麼 信徒們的復活經驗
是否可以區別出兩個層面呢
從人論方面
是否可以做這種的區別呢
The physical nature
of the future resurrection
would seem to furnish
an obvious distinction
因為將來的復活
是身體的復活
就好像提供了一個很明顯的區分
The difference could be
expressed, then,
in terms of
這個區分
可以用不同的方法來表達
non-bodily and bodily resurrection
非身體的 或者身體的復活
or a variety of similar contrasts
或者還有各種不同的對照
internal and external
內在的和外在的復活
invisible-visible
不能見的復活 與能見的復活
secret and opened
隱藏的復活和公開的復活
For reasons to be noted below
the distinction “spiritual=Holy Spirit
and physical (=bodily)”
is definitely not acceptable
我們下面會提出理由證明的
屬靈的 就是聖靈的
和屬肉體的 這種的對照
肯定是不能夠被接納的
就是說 不能說是肉體的復活
將來的是屬靈的
或者現在是屬靈的
將來是肉體的復活
這個的區分
這種的做法是不能被接受的
Perhaps best is a contrast
suggested by Paul himself
或者 保羅所提供的對照是最好的
namely, the contrast between
“the inner man”and “the outer man”
which occurs explicitly
in II Corinthians
就是說 我裡面的人和外面的人
這個在林後4:16 是很顯著地提出的
哥林多後書4:16
所以我們不喪膽
外體雖然朽壞
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
外體 outer man 外面的人
內心 inner man 裡面的人
There the outer man
is said to be decaying
在哥林多後書4:16
外在的人是不斷地衰壞的
but the inner man (cf. Rom. 7:22; Eph. 3:16)
is being renewed daily.
同時 那個內在的人
每一天都是被更新的
參考羅馬書7:22
和以弗所3:16
首先 羅馬書7:22
因為按著我裡面的意思
原文作 人
就是按著我裡面的人的意思
我是喜歡上帝的律
inner man 我裡面的人
另外就是以弗所書3:16
求祂按著祂豐富的榮耀藉著祂的靈
將你們心裡的力量
你裡面的人的力量 剛強起來
裡面的人 外面的人
In the context,
the decaying outer man
corresponds to
Paul’s mortal flesh (v. 11)
or in view of the parallelism
with verse 10
his body (cf. Rom. 6:12; 8:11).
在哥林多後書4:16的上下文
我們看到這個逐漸衰殘的外面的人
就相等於保羅所講的
必死的肉體
第11節 哥林多後書4:11
因為我們這活著的人
是常為耶穌被交於死地
使耶穌的生
在我們這必死的身上
必死的身體上 顯明出來
mortal flesh 必死的肉體
或者呢 我們若考慮到
第11節和10節的平衡
可以說是他的身體
第10節
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
使耶穌的生 也顯明在我們身上
第11節
我們是常為耶穌被交於死地
使耶穌的生
在我們必死的身上顯明出來
這第10節是說 我們的生
his body 他的身體第10節
參考羅馬書6:12
所以不要容罪在你們必死的身上作王
必死的身
還有羅馬書8:11
然而 叫耶穌從死裡復活者的靈
若在你們心裡
那叫基督耶穌從死裡復活的
也必藉著那住在你們心裡的靈
使你們必死的身體
必死的身體 又活過來
Similarly,
the renewing of the inner man
corresponds to the manifesting
of the (resurrection) life
of Jesus in Paul (vv. 10, 11).
同樣的
裡面的人 或者內心的更新
就是想等於 彰顯出耶穌的生命
就是耶穌的復活生命
在保羅的身上
彰顯出耶穌的復活生命
哥林多後書4:10-11
In a fact,then
所以保羅實在是在說
the resurrection of inner man
is past
裡面的人的復活是過去的
the resurrection of outer man is future
而外在的人 外在的身體的復活
仍然是未來的
參考14節 哥林多後書4:14
自己知道 那叫主耶穌復活的
也必叫我們與耶穌一同復活
我們下一講 繼續講這個
內在 裡面的人
和外在 必死的身體
這兩種的復活
保羅的用詞是inner man 裡面的人
和outer man 外在的身體
這兩方面的對照 和對稱

林慈信博士,西敏神學院神學碩士,天普大學歷史系哲學博士,加州洛杉磯「中華展望China Horizo​​n」創辦人。致力於護教與神學信仰的工作,在神學、宣道學、及歷史學等都有相當的造詣。林牧師不僅著力於出版歸正信仰的書籍,並且發表至少500篇的論文。著重系統神學、護教學、清教徒的成聖神學與聖經輔導學等;同時任教於美國國際神學院、西敏神學院、聖約神學院等校。推動聖經輔導不遺餘力。

Tags: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