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與救贖(林慈信) -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第27集林慈信 博士

5 views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 下載點


Section 27
《復活與救贖》
第27講
我們來到哥林多前書15:47
我們先來讀經文
我們從46節開始讀
但屬靈的不在先,屬血氣的在先
以後才有屬靈的
我們上一講看到 這個是在講
整個人類歷史的兩個不同的宇宙
兩個不同的世代
頭一個人是出於地,乃屬土
第二個人是出於天
那屬土的怎樣
凡屬土的也就怎樣
屬天的怎樣,凡屬天的也就怎樣
我們既有屬土的形狀
將來也必有屬天的形狀
Verse 47 closely parallels verse 45
第47節與第45節是很緊密地平衡的
by contrasting Adam and Christ
兩節都在對照亞當和基督
the difference being that now
the one is “from earth, earthly,”
the other “from heaven.”
不同的是
一個亞當是從地而來的,屬土的
另外一位是從天而來的
from heaven
These prepositional phrases
這兩個介詞式的短語就是
出於地、出於天
are predicates
他們是位於
and have qualitative force
他們的意思是
某某的本質 是定質性的
qualitative
The latter no more refers to
the coming of Christ
out of the state of preexistence
at his incarnation than the former means
that preexistent Adam
“came” out of the earth at creation
屬天的意思不是在講
基督道成肉身之前
是來自怎麼的一個先存形態
不是在講基督他那個先存的形態
在道成肉身的時候就出於天
不是的
等於那個屬土的
也不是在講
亞當在被創造的時候
是出自地而來到這裡的
也不是在講亞當一種先存的狀態
都不是的
Beside
such a notion applied to Christ
不但如此 假如我們這樣子來看
第47節是這樣子基督的話
would contradict the principle
just laid down in verse 46
就馬上與46節所設定的原則矛盾了
not first the pneumatic
but first the psychical
then the pneumatic
因為 排在前頭的 不是屬靈的
是屬血氣的
然後才是靈性的 46節
The parallelism also excludes the notion
that “from heaven”
refers to the second coming
而這裡 這種平衡的架構
也排除了一個概念
就是出於天呢 是指基督的再來
好我停一下 所一個這個出於天
不是指基督道成肉身之前
也不是指他第二次再來 都不是的
This qualitative interpretation
我們要這樣來看
出於地 出於天
是在講兩個亞當不同的本質
這種的解釋
is confirmed in verses 48 and 49
由48 49節可以肯定
by the application of the adjective “heavenly”
arising from the use of the
prepositional phrase
to believers as well as Christ
因為在48 49節
屬天的 不單是指基督
也是指信徒們的
It can hardly mean that
the former have come out of heaven
當然就不是說
信徒們是來自天上的
當然就不是了
Verses 45 and 47 describe states
resulting from a becoming
that for Adam took place at his creation
for Christ at a point yet to be determined
第45和第47節 所描述的
是兩個不同的狀態
第一個
當亞當被創造的時候
亞當成為怎麼一個亞當
那個狀態
就帶來怎麼一個的第一個狀態
而對第二個狀態呢 就是屬天的
就是在某一個時刻
基督成為什麼
基督成為叫人活的靈
所帶來的狀態
我再說一次
屬地的 就是因為亞當被造
所以有這個屬地的整個大範圍
屬天的 是指基督成為叫人活的靈
那個時候所帶來的那個大範圍
那個狀態
Whether or in what condition
Christ existed prior to that point
is here outside Paul’s scope
那麼究竟 保羅有沒有說
基督成為叫人活的靈之前
有沒有存在 而且什麼狀態呢
這裡不在保羅討論的範圍裡
Verses 48 and 49 make plain
第48-49節很清楚地指出
Adam and Christ are being compared
not simply as individuals
亞當和基督不單單身為個人
來被保羅所比較的
Associated with Adam as the earthly one
are those of the earthly order
與亞當這個典型的屬地者有關的
就是那些屬地的秩序裡面的人
associated with Christ
as the heavenly one
are those of the heavenly order
而與基督這位典型的屬天者有關的
就是那些屬於屬天的秩序的人
我再說一次
亞當和所有亞當裡的人
都是屬地的
他們屬於這個屬地的秩序
基督 和所有屬基督的
都是屬天的
因為基督是屬天的
他和屬他的人 都是屬於這個屬天的秩序
這個大範圍裡面
Moreover
不但如此
not only their representative capacity
but also the constitutive nature
of their primacy
is prominent here
不但如此 在這裡 48-49節很明顯的是
亞當和基督不單單是代表
他們有著這個做代表的能力
不但如此
亞當和基督作為頭
是有一種 設立性 或者制定性的
The earthly ones” are such
only as they in solidarity with
“the earthly one” bear his image
那些屬地的人 是屬地的
就是因為他們
與那位典型的屬地的亞當聯合
而他們穿戴著亞當的形象
“the heavenly ones” are such
only as they
in union with “the heavenly one”
bear his image
而那些屬天的人 是屬天的
唯獨是因為他們
與那位典型的屬天者基督聯合
因此 帶有基督的形象
再來一次
屬地的 就是屬亞當的
他們與亞當聯合
在亞當裡面 有亞當的形象
屬天的 是與那位屬天的基督聯合的
他們帶有基督 那位屬天者的形象
所以亞當和基督有個設立性就是
亞當使那些屬地的人屬地
基督使那些屬天的人屬天
因為亞當使那些在亞當的人
在亞當裡
而基督使那些在基督的人
在基督裡
而因為在亞當裡 所以他們是屬地的
因為在基督裡的人 所以他們是屬天的
所以亞當和基督都使那些在他裡面的人
成為那種人
所以說是設立性的 consititutive
Verse 49b
both brings to a climax the
the contrast begun in verse 42
and expresses the focal consideration
in answer to the questions in verse 35
the mode of the resurrection
and the nature of the resurrection body
are to be explained
in terms of union with Christ
the last Adam, as the heavenly one
the life-giving Spirit
第494節下
將來也必有屬天的形狀
把從第42節開始的對照
帶到了高潮
同時呢 也回答了 35節所問的問題
死人怎樣復活
帶著什麼身體來呢
這個答案也來到它的焦點了
這個問題怎麼回答呢 就是說
復活 復活的身體
必須要從 與基督聯合來理解
基督就是末後的亞當
就是那位典型的屬天者
就是那位叫人活的靈
人就是因為與基督這個末後亞當
這個叫人活的靈聯合
因此 他們會身體復活
而且他們將來身體復活的身體
是屬天的
Our findings to this point
may be summarized as follows
我們可以這樣總結
到目前為止 我們的研究的結果
The contrast between Adam and Christ
as living soul and life-giving Spirit
respectively
is not only pointed
but also comprehensive and exclusive
亞當與基督之間的對照
一個是活的生命
一個是叫人活的靈
兩者之間的對照不單是非常突出
而且是廣泛涵蓋一起
而且是很專門排他性的
They are in view not only as individuals
保羅看亞當和基督
不單單是身為兩個個人
but primarily as heads
保羅看 亞當和基督主要是兩個頭
representing and constituting
the existence of others
這兩個頭代表著其他的人
也設立了其他的人的存在
and hence as representatives of two
contrasting orders of life
因此 亞當和基督 是代表性的人物
代表著兩個截然不同的生命秩序
two aeons
兩個不同的世代
two world-periods
兩個不同的世界
in a word, two creations
簡單來說 兩次不同的創造
one psychical and earthly
頭一次的創造是屬血氣的 出於地的
the other, pneumatic and heavenly
第二個是屬靈的 出自天的
亞當和基督是帶著兩個不同的
龐大的宇宙
Moreover
不但如此
as the one follows the other
they together span the flow of time
正如亞當和基督一個先 一個後
基督在後 亞當在先
他們兩者 加起來
就涵蓋了整個歷史時間的流程了
The order of Adam is first
there is none before him
亞當所代表的秩序 是首先的
他之前沒有其他
The order of Christ is second
基督所代表的秩序是二
there is none between
Adam and Christ
亞當之後 基督之前 中間沒有另外一個
The order of Christ is last
基督所代表的秩序是最後的 末後的
there is none after Christ
基督之後 也沒有第三個
He is the eschatological man
基督就是那一位典型的末世人
his is the eschatological order
基督的秩序就是末世的秩序
註腳24
See Murray, Imputation, p. 39;
參考約翰慕理 亞當的罪的歸算
英文第39頁
cf. Ridderbos (faul, pp. 60f.)
也參考Ridderbos《保羅他的神學大綱》
第60-61頁
Murray& Ridderbos
兩位作者如何討論22節
就是哥林多前書15:22
“Adam and Christ here
stand over against each other as
the two great figures
at the entrance of two worlds
two aeons, two ‘creations,’
the old and the new
在這裡 就是22節
亞當和基督相對照
他們是兩個偉大的人物
站在兩個世界 兩個世代
兩次創造 一個舊 一個新的入口
他們兩個站在這兩個世代的大門
and in their actions and fate
而他們的作為和他們的結局
lies the decision
for all who belong to them
就帶來對所有屬他們的人
上帝對他們的決定
because they are comprehended in them
因為這些人都包含在亞當裡面
或者都包含在基督裡面
and thus are reckoned
either to death or to life
因此 上帝算他們至死
或者至永生
With this preparatory spadework completed
我們的作者說 現在呢
我們最基本的 鬆土的研究結束了
we can now concentrate
on the description of Christ
as life-giving Spirit in verse 45c
現在我們就可以專注
第45節第三部分
如何描述基督是叫人活的靈
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
What is the specific reference of Spirit
叫人活的靈 的靈
特別是指什麼呢
第二個問題
When did he become life-giving Spirit
基督什麼時候成為 叫人活的
或者賜生命的靈呢
回答第一個問題
The first question is answered
in the light of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Spirit and the adjective “spiritual”
vv. 44b, 46
an especially close correlation
in view of the overall structure
of the passage
and the function of verse 45
in providing proof for verse 44b
怎麼回答第一個問題呢
就是靈是指什麼
那我們要看
靈 和形容詞屬靈之間的關係
靈 和屬靈之間的關係是特別密切的
就是因為整段經文的結構
還有第45節的功用
就是要來證明44節的第二部分
我們來讀第44節第二部分
若有血氣的身體,也必有靈性的身體。
屬血氣的 和靈性的 屬靈的
然後呢 第46節
屬靈的不在先 屬血氣的在先
這裡有屬靈的 以後才有屬靈的
而45節是用來證明44節下半的
末後的亞當成了叫人活的靈
是要來證明 若有血氣的身體
必有靈性的身體
所以我們首先要看
靈 和屬靈 這兩個字之間的關係
In Paul’s usage
根據保羅的用詞
with the exception of Eph 6:12
除了以弗所書6:12是例外以外
屬靈
always has specific reference
to the activity of the Holy Spirit
屬靈的 都是特定的指
聖靈的工作的
意思就是 屬靈的從來就不是指
很敬虔的 愛主的
屬靈的這個字 不是這樣用的
好我們來看經文 很多很多的經文
這些經文都是在說 『屬靈的』這個形容詞
不是講愛主
是講聖靈的工作
第一段經文
羅馬書1:11
因為我切切地想見你們
要把些屬靈的恩賜分給你們
就是從聖靈而來
聖靈所分發的恩賜 分給你們
使你們可以堅固
第二處 羅馬書7:14
我們原曉得律法是屬乎靈的
律法是聖靈所默示 所頒布的
是屬靈的 不是指愛主的
律法不是愛主的
是從聖靈而來的
第三處經文是哥林多前書12:1
弟兄們,論到屬靈的恩賜
我不願意你們不明白
屬靈的恩賜 恩賜不是愛主的 敬虔的
恩賜是從聖靈而來的
哥林多前書14:1
你們要追求愛
也要切慕屬靈的恩賜
屬靈的恩賜 聖靈而來的恩賜
加拉太書6:1
弟兄們,若有人偶然被過犯所勝
你們屬靈的人
就當用溫柔的心把他挽回過來
屬靈的人就是有聖靈所掌管的
隨從聖靈的人
不是敬虔愛主的意思
以弗所書1:3
願頌讚歸於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上帝
他在基督裡曾賜給我們
天上各樣屬靈的福氣
就是說父神在基督裡給我們一切
從聖靈而來的恩賜
是這個意思
以弗所書5:19
當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對說
口唱心和地讚美主
靈歌就是聖靈引導人所寫的詩歌
歌羅西書1:9
因此,我們自從聽見的日子
也就為你們不住地禱告祈求
願你們在一切屬靈的智慧悟性上
滿心知道神的旨意
屬靈的智慧 悟性
就是聖靈引導的人所有的
智慧和悟性的意思
This is particularly apparent in
I Corinthians 2:13-15
這個在哥林多前書2:13-15
是最明顯的
the only other place
where Paul contrasts
這個是唯一另外一處的經文
保羅對照了屬血氣的和屬靈的
哥林多前書2:13開始 保羅說
並且我們講說這些事
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語
乃是用靈所指教的言語
將屬靈的話解釋屬靈的事
或者 將屬靈的事講與屬靈的人
然而,屬血氣的人不領會上帝靈的事
反倒以為愚拙
並且不能知道
因為這些事唯有屬靈的人才能看透
屬靈的人能看透萬事
卻沒有一人能看透了他
The main emphasis
of the immediate context
而哥林多前書2:13-15
對上下文主要所強調的
就是從10節開始
vv. l0ff.
is the Spirit’s function in revelation
所強調的是聖靈在上帝的啟示這方面
所扮演的角色
或者祂的功能
參考哥林多前書2:4
我說的話、講的道
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語
乃是用聖靈和大能的明證
and repeated reference is made
to his person
而多次保羅指聖靈這個位格
就是指聖靈祂自己
我們下一講從這裡開始
講哥林多前書2章的
『屬血氣的』和『屬靈的』
特別是『屬靈的』這個形容詞
是什麼意思

林慈信博士,西敏神學院神學碩士,天普大學歷史系哲學博士,加州洛杉磯「中華展望China Horizo​​n」創辦人。致力於護教與神學信仰的工作,在神學、宣道學、及歷史學等都有相當的造詣。林牧師不僅著力於出版歸正信仰的書籍,並且發表至少500篇的論文。著重系統神學、護教學、清教徒的成聖神學與聖經輔導學等;同時任教於美國國際神學院、西敏神學院、聖約神學院等校。推動聖經輔導不遺餘力。

Tags: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