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與救贖(林慈信) -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第36集 林慈信 博士

5 views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 下載點


Session 36
《復活與救贖》
第三十六講
我們繼續講
我們的作者Gaffin
對赫治和華爾菲特的批判
他們認為羅馬書第一章的3-4節
是將耶穌的神性與人性
我們逐漸看到 事實上
是在講基督祂的存在模式
mode of existence
在祂復活的時候
是有一個轉變的
請注意 一個存在模式是什麼呢
我們慢慢會看到的
不是說基督祂的位格、祂的本質
有什麼改變
不是的
只不過是從一個環境
進入到另外一個環境
第三部分
A proper interpretation of these verses
must appreciate the centrality
of the temporal factor
minimized by Warfield
我們若要對這兩節經文
有正確的解釋
我們就必須要體會到
華爾菲特所忽略的
就是這個時間的因素
是多麼的重要
This can be seen by carefully tracing
Paul’s progression of thought
我們可以很謹慎地去勾畫出
使徒保羅的思路
就看見這一點
就是時間先後的重要性
The subject of both participial clauses is
“his Son” (v. 3a)
兩個分詞短劇的主體都是
「祂的兒子」
參考第3節上半節
While conceivably “Son”
is used proleptically
anticipating what the subject
becomes by virtue
of the events described in the
succeeding clauses
more natural is a reference
to the Son’s specific identity
in what follows, that is
a reference to the subject’s
relationship to God
antecedent to
and independent of the experiences described
雖然
我們可以想像
祂的兒子 這個「兒子」
可能是
很預期性地
在用這個字 就是說
預期這個主體「兒子」
經過了下面幾個短句形容的事件
經過這些事情的發生之後
這個兒子會變成怎麼樣
我們可能把兒子理解為
祂將要成為怎麼樣的兒子
但是
比較自然的解釋
就是兒子就是指
下面要講的那一位的身分
就是說 是指
「與上帝的關係」
祂是上帝的兒子
不論是
下面描述的事情 或者經驗之前
或者
就算沒有這些經驗
這位神的兒子就是神的兒子
Apparently, then, preexistent
eternal sonship is in view
所以很明顯的
保羅這裡所想到的就是
耶穌基督
祂先存地
永恆地
作為上帝的兒子
我再講一次
羅馬書第一章3-4是在講「聖子」
就是三位一體聖父、之子
不論是在祂降世之前
或者降世之後、復活之後
我們再讀一次
羅馬書第一章第3節開始
論到祂兒子…
祂兒子
我主耶穌基督
按肉體說 是從大衛後裔生的
按聖善的靈說
因從死裡復活
以大能顯明是上帝的兒子
「上帝的兒子」是指「聖子 」
在創世之前聖子就是聖父之子
Elsewhere Paul says that
God sent
(did not spare) His (own) Son
保羅在其他經文說
上帝「差」祂自己的兒子
或者「不愛惜」祂的兒子
我們看一些經文
羅馬書第八章第3節、32節
第3節
律法既因肉體軟弱
有所不能行的
上帝就差遣自己的兒子
成為罪身的形狀
做了贖罪祭
在肉體中定了罪案
羅馬書第八章32節
上帝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
為我們眾人捨了
豈不也把萬物
和祂一同白白地
賜給我們嗎
加拉太書第四章第4節
及至時候滿足
上帝就差遣祂的兒子
為女子所生
且生在律法以下
Although in Rom. 8:32
the proximate reference
may be to the death of Christ
雖然在羅馬書第八章第32節
看祂最靠近的事情
保羅所指的可能是基督的死
in the light of v. 3
the manifestation and sufferings
leading to that death are in view implicitly
可是呢
從羅馬書第八章第3節這個角度來看
基督的顯現
祂的受苦
以至於死
都是保羅所暗示、所指的
In each case, then, Christ is sent
in the likeness of sinful flesh,
born of a woman
not spared, that is, incarnated
in his specific identity
as the Son
因此
在每一段經文
基督都是被差遣
取了肉身的形狀
為女子所生、被差遣
父沒有愛惜祂、不差遣祂
換言之
基督道成肉身
基督被差遣
基督道成肉身
是帶著祂作為上帝的兒子
這個特定的身分
被差遣的
是帶著這個
祂特定的身分作上帝的兒子
道成肉身的
This teaching
coupled with the fact that
Paul considers Christ to be divine
這方面的教導
再加上
使徒保羅相信
基督是上帝、是神
腓立比書第二章第6節
參考羅馬書第九章第5節
腓立比書第二章第6節
祂本有神的形象
不以自己與上帝同等為強奪的
保羅相信基督是上帝
shows conclusively
that the subject of Rom. 1:3a
is the preexistent, divine Son of God,
這兩方面加起來
就給我們一個確實的結論
就是羅馬書第一章第3節上
那個上帝的兒子 祂的兒子
就是創世以前就先存的
就已經存在的
上帝的兒子
身為上帝的
上帝的兒子
devine Son of God
and that the divinity of Christ
is already present at this point
prior to
what is said in either of
the following clauses
也就是說
到了羅馬書第一章第3節開始的時候
基督的神性
是已經在這段經文的
就是說在保羅沒有在講
下面兩句話之前
基督的神性
是已經存在的
意思是說不是要等祂復活
才被證明祂的神性的
The basic thrust of v. 3, then, is
因此
羅馬書第一章第3節
最基本的重點就是
the preexistent Son of God became a man
就是那位先存的
創世之前就存在的上帝的兒子
成為一個人
in other words
換言之
the theanthropic constitution of Christ’s person
is fully present before v. 4
換言之
基督的位格
祂的神人二性所構成的位格
在第4節之前就已經完全存在的
The incarnation is adequately described by
“born of the seed of David”
保羅說
身為大衛的後裔所生
就已經很足夠描述
道成肉身了
This raises the question of the function of
“according to the ‘flesh’ “
那這裡有一個問題就出現了
究竟
按照肉體
according to the ‘flesh’
按照肉體
它的功能是什麼呢
Does it in a purely epexegetical fashion
make the assumption of
human nature explicit
這裡是不是
不論解經如何
這裡就把基督的人性
從一個假設
然後明文的說出
按肉體說
是不是就把所假設的基督的人性
明明說出來呢
Or does it contribute something additional?
還是說
按肉體這句話
是說出一個還沒有說的
另加的一個因素呢
Does the reference of
include more than Christ’s human nature
「肉體」這個字所指的
是否不僅僅是基督的人性
(這) 一點而已呢
第88號註腳
Neither Hodge nor Warfield
asks this question
赫治和華爾菲特都沒有問這個問題
Instead 反之
they make the uninvestigated assumption
他們做了一個假設
是沒有省察過的假設 就是
that the reference is to
Christ’s human nature
one of the fundamental supports
of their interpretation
這裡所指的就是
基督的人性
也就是他們
對這段經文解釋的 一個最基本的
預設或者支持
A similar failing mars the exegesis of Murray
同樣的 約翰·慕理
這裡的解釋
也有同樣的一方面的弱點
加上一個污點
who likewise finds a
reference to human nature
同樣的
慕理這裡
認為按肉體是指基督的人性
羅馬人書註釋
卷一第8頁
although he sees correctly
that the basic contrast
is between successive stages and
雖然
慕理正確地看到
這裡基本地對照
是基督的的存在的不同的階段
and
that pneuma in v.4 refers to the Holy Spirit
他也正確地看出
第4節的靈
是指聖靈
Despite his remarks
to circumvent the difficult
this last point can only be held inconsistently
and is vulnerable to the criticism
Hodge and Warfield would bring:
it destroys the parallelism
雖然慕理
說了 按肉體說
是指基督的人性
雖然他也做出一些論點
來繞過這個困難
看他的註釋第10跟11頁
這一點 是不一致的
我們也需要批判
好像我們批判赫治和華爾菲特一樣
就是說
這一點就破壞了
整個的對照的平行性
第88註腳結束 回到正文
Does the reference of XX
include more than Christ’s human nature
保羅說 肉體
是不是不僅僅
是在講基督的人性呢
A brief exploration of Paul’s
use of XX is necessary
to answer this question
若要回答這個問題
我們就要簡單地來探索一下
保羅是如何用「肉體」這個字
The hallmark of Paul’s use of XX
is its complexity
使徒保羅如何用「肉體」這個字
最重要的標誌就是
他的用法是非常複雜的
Still
it is possible to distinguish
three basic meanings
不論如何
我們還是可以區別出 「肉體」
三個基本的意義
In the first place 首先
XX as synonymous with XX
refers to materiality
including the material aspect of man
his corporeality
首先
肉體就是與身體
作同義詞的
是指 人的物質性
包括人的物質層面
它是有身體的
我們來看一些經文
譬如哥林多後書第四章第11節
因為我們這活著的人
是常為耶穌被交於死地
使耶穌的生
在我們這必死的身上顯明出來
加拉太書第四章13節和14節
你們知道我頭一次傳福音給你們
是因為身體有疾病
你們為我身體的緣故受試煉
沒有輕看我 也沒有厭棄我
反倒接待我如同上帝的使者
如同基督耶穌
歌羅西書第一章22節
但如今祂藉著基督的肉身受死
叫你們與自己和好
都成了聖潔
沒有瑕疵無可責備
把你們引到自己面前
with reference to Christ
這一節是指基督的身體
所以肉體、身體
就是指物質的身體
This usage corresponds to the
preponderant meaning of
the English “flesh”
這個「肉體」的第一種的用法
就是與英文flesh這個字
最普遍的意義 是相稱的
but is the least frequent in Paul
可是
肉體是指我們物質的身體
在保羅的寫作裡面
是最不常用 最少用的用法
In the second place
第二個用法
against the background of OT usage
我們要考慮到
舊約用這個字的用法
作為一個背景
XX can mean the whole person
man in his entirety
「肉體」這個字
的意思可以是指
人整個的位格 整個人
我們來看一些例子
譬如說羅馬書第三章20節
所以凡有血氣(肉體)的
沒有一個因行律法
能在上帝面前稱義
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
all flesh 所有凡事有肉體的
哥林多前書第一章第29節
使一切有血氣(肉體)的
在上帝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
加拉太書第二章16節
既知道人稱義不是因行律法
乃是因信耶穌基督
連我們也信了基督耶穌
使我們因信基督稱義
不因行律法稱義
因為凡有血氣的
(就是凡有肉體的)
沒有一人因行律法稱義
所以
「肉體」這個字可以是指整個人的
The word is an index, a synonym
for what is specifically human
肉體這個字
是人 身為人的一個同義詞
An extension of this usage
is its collective force
而這個用法
延伸出去就是
一個群體的人類的人性的意思
indicating genetic connection
and racial solidarity
就是指著遺傳的觀念
或者是一個種族的一個認同
羅馬書第十一章第14節
或者可以激動我骨肉之親發憤
好救他們一些人
A third, even broader meaning
virtually overlooked until recently
is the most prominent in Paul
第三個用法
是在保羅的著作裡面最顯著的
是一個更加的寬闊的意義
直到最近這幾年來
差不多是所有學者們所忽略的
it has what is best described as
an atmospheric quality
第三種的用法
可以這樣描述
是有一種好像氛圍、環境
這種的素質
the term refers to the sphere
of human existence
「肉體」或者「血氣」這個字
是指
人類存在的範圍
man’s environment
人的環境
the natural, earthly order
自然的、屬於地的這個秩序
with all that is characteristic
of human life
and necessary for its maintenance
有所有人類生命的特點
而且
人類維持生命所必須的特點
It brings into view a comprehensive
state of affairs a world order
肉體所指的 就讓我們看到
是涵蓋一切的一個狀況
一個世界秩序
Pointedly,
and this is basic to
the whole of Paul’s theology
我們特別要注意的
也就是整個保羅神學裡面
最基本的意義就是
XX in this sense
is intensionally synonymous with XX
肉體、血氣 在這方面的意思
是刻意地與「世代」是同義詞
to be precise, this (old) age
精準地說就是
這個世代、這個舊的世代
This atmospheric
“aeonic” meaning
is found primarily
in the distinctively Pauline phrases
血氣、肉體是指這個範圍
這個整個的世代這個意思
是特別在使徒保羅
唯有他典型用的兩個短句裡面
或者子句裡面
主要的意思
就是
按照肉體、在肉體中
我們下次來看好幾段的經文
就是肉體、血氣是指整個目前的
人類所生活的、所存在的
也是充滿著罪的這個世界秩序
我們下一次繼續

林慈信博士,西敏神學院神學碩士,天普大學歷史系哲學博士,加州洛杉磯「中華展望China Horizo​​n」創辦人。致力於護教與神學信仰的工作,在神學、宣道學、及歷史學等都有相當的造詣。林牧師不僅著力於出版歸正信仰的書籍,並且發表至少500篇的論文。著重系統神學、護教學、清教徒的成聖神學與聖經輔導學等;同時任教於美國國際神學院、西敏神學院、聖約神學院等校。推動聖經輔導不遺餘力。

Tags: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