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與救贖(林慈信) -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第26集林慈信 博士

6 views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 下載點


Section 26
《復活與救贖》
第26講
我們繼續討論我們的作者的Richard Gaffin
對哥林多前書15:42-49
特別是45的解釋
我總結一下
上一兩講他所講的
哥林多前書15章
保羅提出的問題是在第35節
死人怎樣復活
帶著什麼身體來呢
保羅從第42節開始
講到信徒已經死了
或者是必死的身體
與將來復活的身體的對照
從42節開始到44節上
所種的就是我們必死的 已經死的身體
是必朽壞的
復活的是不朽壞的
所種的是軟弱的,復活的是強壯的
復活的是靈
屬靈的 靈性的身體
好 到這裡為止
到這裡為止
保羅做了好幾方面的對照
但是到了44節下
他不再做對照
他說 若有血氣的身體
就必有屬靈的身體的
不是對照 是從血氣的
說到 屬靈的身體的必然性
然後呢 第45節
保羅一方面引用
一方面擴大了創世記2:7
首先的亞當 成了活的生命
中文翻成有靈的活人
然後保羅加上 末後的亞當
成了 叫人活的靈
我們的作者Gaffin說
保羅這個擴充的創世記2:7
也就是45節
首先的人亞當成了活的生命
末後的亞當成了叫人活的靈
這幾句話是支持 是證明 是解釋
若有血氣的身體 就必有靈性的身體
我們上一講結束的時候
我們講到這幾句話
Apparently his interest is to show that
from the beginning, prior to the fall
a higher or different kind of body
than the body of Adam
the psychical body, is in view
保羅很明顯地所關注的就是
要說出 從頭開始 在墮落之前
上帝是想到一個 更高的一種
更高的一種不同的身體
就不是亞當的這個屬血氣的的身體
Adam, by virtue of creation
(not because of sin)
anticipates and points to another
higher form of somatic existence
亞當就是因為上帝創造他
不是因為罪 是因為上帝創造他
他指向 預期一個另外一種的
更高的身體存在的模式
The principle of typology
enunciated in Romans 5: 14
在羅馬書5:14所說出的
這種預表的原則
is present here
在這裡 哥林多前書15:45也存在的
albeit somewhat differently
不過有一點點不一樣
the creation body of Adam
a type of the one to come
上帝創造亞當的時候
亞當的身體就是
預表將要來的那一位
This suggestion of typology
這個對預表的提議
helps to illumine the use of Genesis 2:7
in verse 45
especially the addition in 45c
這個預表的建議
就幫助我們 光照我們明白
保羅在45節怎麼引用創世記2:7
特別是45節第三部分
就是末後的亞當成了叫人活的靈
註腳14
這個註腳很長
This is the position of Vos
($schatowgyp, p. 169f., n. 19
這個是霍志恆的立場
參考霍志恆《保羅的末世論》
which appears to be unique with him
這個看起來是霍志恆獨特的立場
下面是霍志恆的話
很長的一段
The proper solution
seems to be as follows
按照我看來
解決這個難題正確的方法如下
the Apostle was intent upon showing that
使徒保羅的用意就是要指出
in the plan of God from the outset
在上帝的計劃中
從頭開始
provision was made
for a higher kind of body
上帝就預備一個更高層次的身體的
as pertaining to a
higher state of existence generally
這個更高層次的身體的
就是有關於更高層次的存在的形態
From the abnormal body of sin
no inference could be drawn to that effect
從一個有罪的
不正常的身體
我們不可能做出這樣子的推論
推論到一個更高層次的身體
The abnormal
and the eschatological are not
so logically correlated
that the one can be postulated from the other
那個不正常的 就是墮落之後的身體
和那個末世的 就是被贖的身體
或者復活的身體
不是這樣子的邏輯上關聯的
以至於說
一個身體可以從另外一個(身體)
被假設出來
就是說
犯罪之後墮落的身體
不是將來復活的身體的一個前提
這兩者不是這樣子的
在邏輯上有所關聯的
不是的
But the world of creation
and the world to come
are thus correlated
但是 上帝創造的世界
和將來要來的世界
的確有這種 邏輯上的關聯
the one pointing forward to the other
一個的世界
是指向另外一個將要來的世界的
on the principle of typology
根據預表這個原則
the first Adam prefigures the last Adam
第一個亞當是預表末後的亞當的
the psychical body the pneumatic body
那個屬血氣 屬魂的身體
是預表那個靈性的 屬靈的身體的
參考羅馬書5:14
The quotation proves this
保羅引用經文 就證明了這一點
because the ‘psychical’ as such
is typical of the pneumatic
the first creation of the second
the world that now is
(if conceived without sin)
of the aeon to come
保羅引用的經文就證明了這一點
因為
屬血氣的身為屬血氣的
就是靈性的屬靈的預表
頭一次的創造就是第二次創造的預表
現在存在的世界
假如我們考慮到它是沒有罪的話
就是將要來的世界 世代的預表
到了這裡 霍志恆的話結束
Identical views are expressed much earlier
我們的作者Gaffin說
霍志恆 更早已經表達過
完全一樣的觀點的
in “Eschatology and the Spirit,” p. 232
fn. 28
在霍志恆的更早的一篇文章
the Eschatological aspect
of Pauline conception of the Spirit
保羅的靈的概念裡面
末世的層面
收在聖經與神學研究
這本的文集
由普林斯頓神學院的教授們合寫的
在那本書那篇文章232頁註腳28
我們現在這個註腳 繼續
我們的作者Gaffin繼續說
This correlation of protology
and eschatology
這裡那個原先的 和末世的關聯
does not necessitate attributing to Paul
the notions
從這個我們不可以必然地做一個結論
就是保羅抱著下面兩個觀點
下面兩個觀點是錯的
第一個是
that creation is inherently in need of redemption
被創造的世界本質上是需要被救贖的
不是的 這個不是必然的
不是必然 保羅必須要有的概念 不是
or that the works of creation
and redemption are identical
或者說
創造大工和救贖大工
是完全一樣的工作
這個也不是正確的
保羅不是必須要抱這種的觀念的
These are plainly excluded
by what he says in these verses
and elsewhere
保羅在這幾節經文
和其他經文所說的
很明顯地 就排除了這兩個錯誤的觀念
What this passage does teach is
這段經文 真正有教導的乃是
that the eschatological prospect
held out to Adam
(and which he failed to attain)
is realized
and receives its specific character defacto
by the work of the last Adam
這段經文所教導的是
上帝向亞當提出的
末世的這個展望
而亞當沒有達到
這個末世的展望實現了
而這個末世的特點
就是因為 末後亞當的工作而有的
The following three propositions
define the limits of further dogmatic reflection
on these verses
若要在哥林多前書15這幾節經文裡面
做進一步的 教義上的反省
神學上的反省的話
我們下面有三個命題
為這種的教義上的反省
提出一些的界限
第一
Eschatology is a postulate of protology
原先的設定、假設末後的
第二
Soteriofogy is not a postulate of protology
原先的 並沒有假設救贖
第三
Soteriology is eschatology
救贖大工就是末世論
我們再說一次哦
從被造的原先的
我們可以看到這個是預表末世的
二 但是從救贖大工
不能夠看到他指出原先的
或者反過來 原先的被造的
不能看出是指向救贖的
所以罪和救贖
罪是反常的
第三 可是那個救贖大工本身是末世的
到這裡 註腳14我們講完了
回到本書的正文
還是82頁
If at verse 45
the contrast has been expanded
to include the persons of Adam
(prior to the fall)
and Christ as representative of others
then its scope is really even broader
假如保羅在這裡所作的對照
到了第45節的時候已經擴大
包含了整個亞當的這個位格
就是他墮落之前的這個位格
和基督這個位格
從兩種的身體
擴大到兩個亞當
而這兩個亞當
亞當與基督 都是代表著別人的
假如這個對照或講到兩個位格的話
那麼事實上這個範圍是比
這兩個亞當更廣的
it includes
保羅所作的對照包括了
the environments
of which Adam and Christ
in their respective (bodily) existences
are necessarily exponential
包含了兩個不同的範圍
兩個不同的大範圍
而亞當和基督
亞當有亞當自己的身體的存在的模式
基督有基督的身體存在的模式
每一個他們的身體的存在
都是在兩個不同的大範圍裡面的指述
我們的作者在講什麼
他說 從35節到42 43 44節
保羅在對照兩種的身體
到了44節下和45節
保羅在對照兩個亞當
不僅是兩個亞當
因為這兩個亞當
作為代表性的人物
是活在兩個不同的大世界裡面的
That Paul actually introduces
such an extended horizon
emerges in verse 46
到了46節我們就看到
保羅的確就帶進這種擴大的視野
這個擴大的視野在46節就浮現出來了
Whatever may be the reason
that Paul here momentarily departs
from his parallel structure
無論為了什麼緣故
保羅在46節暫時
偏離了他這個兩者平衡這種的結構
the contrast is not blunted
but continued
in significantly more general terms
保羅並沒有削弱他在做的一個對照
事實上 這個對照
在一個更加普世性的範圍裡面
繼續的
and “psychical” and “spiritual” now
describe two comprehensive states of affairs
那現在 到了46節的時候
屬血氣的 和屬靈的
現在代表著兩個涵蓋一切的狀態
two orders of existence
contrasted temporally
保羅在這裡對照兩個不同的存在秩序
一個先一個後
是先前的跟末後的 存在秩序
這個是保羅在46節的對照
The one follows upon the other
and together they encompass
the whole of history
後來的 就跟著先前的
先前跟後來加起來
就涵蓋了歷史的全部
Verse 46 is a compressed overview
of history
As the era of the first Adam
the psychical order is the preeschatological aeon
作為首先的亞當世代
這個屬血氣的存在秩序
就是在末世之前的宇宙世代
the incomplete
是不完整的
transitory
轉折性的
and provisional world-age
是暫時的世界的世代
As the era of the last Adam
那麼作為末後的亞當的那個世代呢
the pneumatic order
那個屬靈的秩序
is the eschatological aeon
就是末世的世代
the complete
是完整的
definitive
定義性的
and final world-age
也是最後的世界和世代
in verse 46
are generalizing expressions
屬靈的 和屬血氣的
這兩種的表述
是非常的廣泛的
after which it would be a mistake
to supply
假如在屬靈的 和屬血氣的
後面加上身體這個字 就錯了
they designate the successive reign
of two comprehensive principles in history
因為屬靈的 和屬血氣的
我們是指46節
是指先後兩個
在歷史上
涵蓋一切的兩個原則的掌管
就是說 歷史有兩個原則掌管
一個是屬靈的 那個是後來的
前面那個是屬血氣的
這兩個字就代表歷史上
整個人類的歷史
是由哪兩個原則
哪兩個動力掌管的
two successive world-orders
就是先後兩個世界秩序
a first and a second creation
頭一個次的創造
和第二次的創造
beginning each
with an Adam of its own
每一個世代 開始的時候
都有一個亞當的
註腳16
Vos, “Eschatology and the Spirit,” p.231
霍志恆 前面引用過的文章
第231頁
To read “body” in this verse
(so Grosheide,1Cor.and Bachman)
misses the basic trend of the argument
假如在46節
把身體讀進去
屬血氣的『身體』和屬靈的『身體』
正如Grosheide 一位改革宗的解經家
在他的哥林多前書註釋387頁這樣做
這樣子就完全沒有看到
保羅整個的論點 整個的思路
註腳16結束 回到正文
The perspective from which
Paul views the believer’s resurrection
then, is nothing less than cosmic
因此
保羅是按照怎麼一個觀點角度
來看信徒的復活的
是完全一個宇宙性的
從整個宇宙的觀點角度
來看信徒的身體復活的
好 我們再來溫習一下
我們作者在講什麼
他說第45節
從兩個身體已經轉到兩個亞當了
但這兩個亞當還不止這麼簡單
兩個亞當代表著兩個宇宙
兩個世代
兩個生存的大環境
一個是首先的 有首先的亞當
一個是末後的 有末後的亞當
這兩個世界 兩個世代
兩種存在的模式
加起來 先和後
加起來就是整個人類歷史的一切的一切
所以 屬血氣的在先
屬靈的 末後的亞當在後
這個在先的 在後的
屬血氣 屬靈的 是指兩個不同的宇宙
兩個不同的世代
While verses 47-49 resume the balanced
antithetical parallelism
the contrast
up to this point expressed by
with their adjectives
is continued instead by the pair
“earth heaven”
and related adjectives
是的
對立的那種的平衡架構
但是 保羅到目前為止
用的是 屬血氣的 和屬靈的對照
現在保羅繼續作這個對照
但是用的是 屬地的 和屬天的
和與它們相關的形容詞了
Although these two sets of terms
are not synonymous
雖然地和天不等於屬血氣 屬靈
they are plainly correlative here
and have the same frame of reference
很明顯的 地和天 和屬血氣 屬靈呢
他們都從同一個架構去理解
它們是相關的
This introduction of expressly
cosmological language
在這裡保羅引進的
很明顯是宇宙性的地和天
屬地 屬天
makes explicit the comprehensive dimensions
of the contrast
就很明文地指出
保羅在這裡所作出的對照
是一個涵蓋一切的
是涵蓋整個宇宙
他的對照是那麼大的
Verse 47 closely parallels verse 45
by contrasting Adam and Christ
the difference being that
now the one is “from earth, earthly,”
the other “from heaven.”
不同的是
現在亞當是出自地的 屬地的
而另外一位 基督是從天而來的
我們下一講 就繼續講47、48、49節

林慈信博士,西敏神學院神學碩士,天普大學歷史系哲學博士,加州洛杉磯「中華展望China Horizo​​n」創辦人。致力於護教與神學信仰的工作,在神學、宣道學、及歷史學等都有相當的造詣。林牧師不僅著力於出版歸正信仰的書籍,並且發表至少500篇的論文。著重系統神學、護教學、清教徒的成聖神學與聖經輔導學等;同時任教於美國國際神學院、西敏神學院、聖約神學院等校。推動聖經輔導不遺餘力。

Tags: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