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與救贖(林慈信) -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第31集 林慈信 博士

復活與救贖:方法論的考慮 下載點


Section 31
《復活與救贖》
第31講
page 93
我們在講哥林多後書3:17
我們的作者首先討論道
整段經文上下文3:1-4:6
之後呢 現在集中來看第3節
哥林多後書3:3
你們明顯是基督的信
藉著我們修成的
不是用墨寫的
乃是用永生上帝的靈寫的
不是寫在石版上
乃是寫在心版上
沒有人懷疑 永生神的靈是指聖靈
This being the case
既然如此
two important observations follow
我們可以做出兩方面的重要的觀察
(1)第一個觀察
At this juncture
pivotal for the passage as a whole
Christ and the Holy Spirit
are closely conjoined
in terms of redemptive activity
保羅講到這一點了
而且對整段經文一個關鍵的概念是
基督與聖靈 在救贖的作為上
是很密切地關聯的
基督與聖靈在上帝救贖的工作上
是密切關聯的
(2) 第二個觀察
In view here is a contrast
這裡 保羅做個對照
in which on the one side
the Spirit has a distinguishing role
在這個對照中 其中一方面
聖靈有一個很特殊的角色
要扮演的
This second observation
這個第二個觀察
is important for determining
the references in verse 6
第二方面的觀察
對於我們決定第6節是講什麼
是非常重要的
For, while the contrast here
has a broader, explicitly covenantal scope
雖然 保羅在這裡所作的對照
的範圍是很廣闊的
特別是從約的角度來做對照的
it can hardly be other
than an expansion
of the contrast
already introduced in v.3
雖然如此
這裡所作的對照當然就是
在第3節已經講過的對照的
一個擴大而已
我們來讀第6節:
祂叫我們能承當新約的執事
不是憑著字句 乃是憑著靈
或者「精義」
因為那字句是叫人死
靈是叫人活
Therefore
the two occurrences of penuma
refer specifically to the Holy Spirit
因此
這裡「靈」penuma兩次出現
就特別是指聖靈的
註腳44
footnote 44
這裡我們的作者要反駁
赫智(Hodge)和Hughes兩位
聖經註釋的作者的看法
The view of Charles Hodge
查理斯·赫智
普林斯頓神學院的系統神學教授
他的觀點:
that the usage here and in v.8
evidently means the gospel
赫智說在這裡的用詞
和在第8節的用詞
明顯的是指福音
這個是赫智的觀點
rests on the failure to grasp sufficiently
its connection
with the use in v. 3
我們的作者說
就是因為赫智沒有足夠地掌握到
第8節和第3節的用詞之間的關聯
An Exposition ofthe Second
Epistle of the Corinthians
p. 61; cf. pp. 55, 56
參考赫智的哥林多後書註釋61頁
還參考55,56頁
所以我們的作者說
不是指福音
就是「精義的靈」不是指福音
The position of Philip Hughes
Second Corinthians p. 101, similar
類似的是侯斯的觀點
Hughes
威敏斯特多年來的訪問新約教授
Explicitly rejecting
that a direct reference to
the Holy Spirit is intended
侯斯是明文得拒絕
保羅的用意是這裡直接指聖靈
he appeals to verse 3
侯斯就根據他的拒絕
他是根據第3節
來說出這個的拒絕的
where he himself recognizes
that Paul is speaking of the Spirit
不過呢
在第3節侯斯承認
這裡保羅是指聖靈的
he appeals to verse 3
to support the idea that
rather “what is internal” is in view
侯斯認為
因為第3節的緣故
這個第6節是指
內在的
“what is internal”
下面是我們作者的批判
Although in the context
on the one side of the contrast
the gospel or an internal
writing of the law
is certainly in view
雖然 在這個上下文
在整個對照的應驗
保羅所看到的的確是福音
或者律法在內在的寫
寫在心版上
this consideration may not obscure
the pointedness of Paul’s own usage
這方面考慮 不可以抹殺
使徒保羅自己用詞的精準性
and his redemptive-historical orientation
也不可以抹殺使徒保羅這種的
救贖歷史的觀點角度
註腳44結束 回到本文
In view of the inseparable tie
between the Spirit and life
既然靈與生命是不可分割的
靈是這樣活
this conclusion is confirmed
by the generalization at the end of the verse
這個結論 到了第6節的結束
就做出一個一般性的說法
就證明 這一點
the pnuema gives life
靈是叫人活的
下面一些的經文要參考的
cf. Rom. 8:2, 6, 10
參考羅馬書8:2,6,10
v.2 因為賜生命靈的律
在基督耶穌裡釋放了我
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
v.6 體貼肉體的就是死
體貼靈的乃是聖靈平安
v.10 基督若在你們心裡
身體就因罪而死
心靈卻因義而活
Rom 7:6 with 6:4;
羅馬書7:6 連同6:4;
但我們既然在捆我們的律法上死了
現今就脫離了律法
叫我們服事要按靈的新樣
不按儀文的舊樣
和他一同埋葬
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
有新生的樣式
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
從死裡復活一樣
最後就是哥林多前書15:45
我們就是上面已經研究過的
首先的人亞當成了有靈的活人
末後的亞當成了叫人活的靈
靈與生命 靈與活
之間是不能分開的
The wider perspective
expressed in this verse
在這一節
就是哥林多後書3:6
這一節那個寬廣的角度
makes clearer the nature
of this contrast
in which the Spirit figures so prominently
就讓這個對照的本質更加清楚了
在這對照中
聖靈是非常明顯突出的
It is certainly not based on
the ‘Marcionite’ antithesis
between a written and an unwritten code
這裡的對照肯定就不是指
第二世紀的異端馬吉安
那種的對立
就是一個
「寫成的律法」和「沒有寫的律法」
(之間的對立)
Nor is it
fundamentally an antithesis
between the law
as externally and internally written
that is, between law and gospel
這裡基本上也不是
外表寫下來的律法
和寫在裡面的律法的對照
也就是說 不是在講
律法與福音在做對比 不是的
Rather it is pointedly
historical in character
反之 這裡的對照的性質是
歷史的性質
For it is a contrast
between covenants
因為這裡是兩種「約」的對照
a contrast between successive phases
in the history of redemption
這裡是在救贖歷史裡
兩個先後的階段的對照
between the old order
and the new
是舊的秩序 和新的之間的對照
in which the latter is distinguished
by the work of the Spirit
而後來的新的秩序的特點就是
聖靈的工作
footnote 47
註腳47
That in the final analysis
Paul’s interest in these verses
is redemptive-historical
and not in terms of Ordo Salutis
這一點就是
至終呢
使徒保羅在這些經文裡的關注
是救贖歷史
而不是個人得救的先後秩序
is confirmed by the sharpness
of the antithesis
有什麼來證明呢
就是這個對立是多麼的鮮明
He is hardly contradicting
his teaching elsewhere
使徒保羅一點都沒有
與他其他地方的教訓矛盾
and saying that
the individual Old Testament believer
did not experience the inward
transforming work of the Spirit
好 現在使徒保羅說
在舊約時期的信徒
那些個人 沒有經歷到
聖靈在內在的 改變生命的工作
cf. esp. I Cor. I0:3f
特別參考哥林多前書10:3-4
回到正文
V.6 strengthensthe first
observation made above on v.3
第6節就加強了
關於第3節 我們做的第一個觀察的
第一個觀察是什麼呢
that in the context
Paul’s interest in the Spirit
(and Christ) is historical
從上下文來看
使徒保羅對「靈」的關注
對靈和基督的關注 是歷史性的
that is in terms of contrasting
covenantal administration
也就是說使徒保羅所對照的
是兩種的約的執行
或者實行(administration)
兩種的安排、兩種的制度
所以這裡 我們的作者要說的是
第6節這裡 是講兩種的歷史階段
不是把 兩種的救贖方法對立起來
V. 7-11
現在我們來到7-11節
with their antithetically parallel structure
第7-11節 是有一個平行而對立的架構
clearly develop the contrast
outlined in verse 6
第7-11很清楚的
就發揮了
在第6節簡單講到的對照
So far as
personal exponents are concerned
這7-11節所提到的位格
the Spirit is associated
with the new covenant
靈是與新的約連在一起的
in contrast with Moses and the old
與摩西與舊約連在一起 是相對照的
The former covenant
as the ministry of the Spirit
is a ministry of life
聖靈工作的那個約
是賜生命的約 and righteousness
是生命和義的約
the latter
a ministry of death and condemnation
而摩西的約
是帶來死和定罪的約 v. 7-9
The glory of the new
outshines that of the old
as if the latter had none (vv. 10-11)
新的約的榮耀
是那樣的超越了舊的榮耀
就好像舊的約沒有榮耀一樣
Again, note that this (historical) concern
with ministries (and covenants)
is still in Paul’s mind in 4:1
再次注意
一直到4:1
這個歷史的關注
就是講到兩種不同的執事
兩種不同的約
仍然是在保羅的思想裡面
直到4:1 保羅還是在想這方面的
第12-16節
Although they do not display
the same antithetical parallelism
verses 12ff
continue the contrast
雖然12-16節 沒有像前面一樣
展示出一個對立的平衡
但是12-16節 繼續這個對照
On the one hand
一方面
they explain why the old covenant
the ministry of Moses
the reading of the law
was a ministry of condemnation and death
一方面這個對照解釋
為什麼舊的約
摩西的服事或者執事
律法的誦讀
是一個定罪和死亡的執事或者工作
because of 為什麼呢
because of the hardened minds
of the sons of Israel (v. 14)
還有
because a veil lies over their hearts(v. 15)
第15節 還有因為
他們的心上蒙著帕子
On the other hand
在另外一方面
the ground for the efficacy
of the new covenant is indicated
保羅指出
新的約為什麼這麼有效
的根基是什麼
the veil is removed in Christ
(v. 14)taken away
帕子在基督裡拿走了
第14節
when Israel turns to the Lord
(v. 16)
就是當以色列人轉向主的時候
(16節)
Summarizing the central features
of our survey
現在我們來總結
這段經文上下文的一些主要的特點
the redemptive-historical contrast
intimated in verse 3
and defined broadly in terms of
the old and new covenants(v.6)
is developed in v.7ff
在第3節所隱含著的
救贖歷史時的對照
第6節就給了一個很廣的定義
就是舊的約和新的約
到了7-11節 就再次地發揮了
where the superiority
and surpassing glory of the new order
are expressed personally
by the contrast between the Spirit and Moses
到了7-11節時候
新的秩序它是更高的
榮耀是更超越的
是用兩個位格的對照來說明
就是「靈」和「摩西」的對照
At v.12, however
a shift takes place
可是呢
到了12節的時候
保羅做了一個的轉移
Now the superiority and efficacy
of the new
are indicated by the
personal contrast
between Christ and Moses
現在
新的約的超越和有效性
是以基督和摩西
這兩個位格的對照來指出的
This shift, then
prompts the question
這方面的轉移
就催逼我們問一個問題
if the surpassing glory, life,
and righteousness of the new covenant
result from its
being a ministry of the Spirit
假如 新的約裡面更高的榮耀
生命和義
都是因為聖靈的工作
how can they be attributed in effect
to Christ,to the Lord
那麼怎麼可以把這些歸功給基督
給主呢
What warrants this shift
有什麼理由可以支持
保羅這樣子的一個轉移呢
footnote 50
第50號註腳
The occurrences of “Lord”
in verse 17 (and 18)
derive from the Old Testament
languageutilized in v.16
在17-18節提到主
這個是因為在第16節用了舊約的用法
The latter, howeveris qualified
by “in Christ” (v. 14)
舊約的用法就是主是指耶和華
但是在16節 又進一步的說明
是在基督裡 14節
Hence all five instances
refer to Christ
因此 五次提到主 都是指基督的
This is confirmed by the fact that
the glory of the Lord
which transforms believers
as they behold it
into the same image (v. 18)
is none other than the glory of Christ
who is the image of God
(4:4) the glory of God
which is only to be had in the face of Christ
這件事情有什麼根據呢
就是因為 改變信徒們的 主的榮耀
就是當他們面向主的時候
改變信徒進入到同一個的形象
這個主的榮耀 18節
就是基督的榮耀
基督是神的真相 第4節
基督是神的榮耀
也只能夠在基督的臉上
才能得到上帝的榮耀的
參考4:6
參考羅馬書8:29
哥林多前書15:49
我們再回到本文
保羅問的問題是
既然 是因為聖靈的工作
新的約有生命 有公義 有更高的榮耀
那為什麼現在講是基督是主
與摩西來對照呢
有什麼理由
可以把聖靈現在轉移到基督
作為對照的一方呢
我們下一講就繼續 就進入到
終於進入到哥林多後書3:17上半節
主 乃是那靈

林慈信博士,西敏神學院神學碩士,天普大學歷史系哲學博士,加州洛杉磯「中華展望China Horizo​​n」創辦人。致力於護教與神學信仰的工作,在神學、宣道學、及歷史學等都有相當的造詣。林牧師不僅著力於出版歸正信仰的書籍,並且發表至少500篇的論文。著重系統神學、護教學、清教徒的成聖神學與聖經輔導學等;同時任教於美國國際神學院、西敏神學院、聖約神學院等校。推動聖經輔導不遺餘力。

Tags: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