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的各種審判14(唐崇榮牧師)

聖經的各種審判14 — 對埃及的審判06(出7-11)
第一災到第九災 唐崇榮牧師

  上帝的權柄高過世上所有的政權,在世的政權都要必須向上帝負責。政府被授予政權在地上統治百姓,政府不應用強硬的手段欺壓人民。埃及帝國無論在政治、建築方面的成就都超越其他帝國,聖經卻記載首先遭受上帝審判的帝國,就是埃及。聖經所記載的審判乃是告訴我們:「沒有任何權柄高過上帝的權柄,所有的權柄要在上帝的審判下受制裁。」當法老越發獨裁,上帝等候時刻到了,要將法老從王位挪開。上帝許可埃及四百三十年奴隸以色列,上帝紀念祂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所立的約,垂聽以色列哀嘆的聲音。韓德爾(George Frederic Handel, 1685-1759)在一七三二年寫了第一部神曲〈以斯帖〉(Esther),之後寫了〈以色列人在埃及〉(Israel in Egypt),描述上帝如何顧念祂的百姓,音樂優美,令人動容。

時間神學與謙卑忍耐
  紀念約瑟功勳的法老過世後,新的法老繼位,毫不顧念昔日宰相的功勳,奴役著以色列人,在埃及皇宮成長的摩西看不過眼,動手殺了一名欺負以色列人的埃及人,因事跡敗露逃往曠野。上帝的作為與上帝的時間密不可分,我們非常盼望上帝馬上答應我們的禱告,馬上解決我們的問題,但上帝有祂的時間表,不是我們可以干預的。為什麼要到時候滿足,耶穌才到世上?為什麼以色列人受逼害四百三十年,上帝才施行拯救?這都告訴我們時間神學的重要性。基督徒經常想掌控上帝,做越過基督教訓的事,但上帝有祂行事的時間與主權,祂是獨行奇事的上帝。不懂時間神學的人,就不會懂得如何用謙卑、忍耐、等候的心來看上帝怎麼做。

第一到第三災:血災、蛙災、虱災
  上週我們提到四大刑罰,第一、水變成血。水是生命的泉源,當清澈、乾淨的水變成腥臭的血,這是何等可怕的景象。當上帝把災難降在埃及帝國,第一災就是水變成血,使我們得到生命的水現在失去作用,你想如果你用血洗澡,用血刷牙,用血煮飯,情況會是怎樣?上帝把很多我們沒有求、不配得的普遍恩惠賜與我們,如果我們在恩中不知恩,這是很可悲的。第二災,千萬隻青蛙從水域跳到陸地上,使埃及人雞犬不寧,法老要求術士施行同樣的事,法老絲毫沒有察覺上帝的刑罰是讓生命受攪擾,如果法老的術士能讓生命受攪擾,這有什麼可誇的呢?第三災是虱災。當虱子跳到人的皮膚上,人的身上遍滿了吸血的蟲,法老卻依然剛硬著心,要術士變出更多的虱子,但這次術士做不到,術士就對法老說:「這是上帝的手段」(新譯本譯為:「這是上帝的手指頭」)。

  法老認為行這些事不需要有上帝,人類經常以為自己就足以解釋天下萬象,完全不需要一位超然的上帝存在,但當術士的法術遭挫敗,他們承認這是出於上帝的手。自奧古斯丁以來,「上帝的手」與「上帝的靈」就是同義詞。摩西將杖變成蛇,法老的術士也照樣行,但隨之而來的是摩西的杖所變的蛇吞滅了術士的杖所變的蛇,這表示上帝的能力是無限的,而冒犯上帝的被造者是有限的。這創造萬有的上帝是永存的,這可有可無的世界是偶存的。

第四到第五災──蠅災、畜疫之災
  第四災,上帝讓蒼蠅飛來飛去,遍滿埃及,令人生厭。擁有大權的帝國要如何面對此情此景?以色列人在這些災難中都蒙上帝的保守。從社會地位來看,他們是奴僕;從上帝賦予的地位來看,他們是神的百姓。第四災過去,法老依然硬心,上帝降下第五災畜疫之災,「埃及人全部的牲畜都死了;可是屬於以色列人的牲畜,一隻也沒有死去」(出9:6)。埃及人把鳥、牛與許多動物當作神,從太陽到牲畜都是他們所敬拜的,把被造之物代替創造的主,把這些自然界被造的生命當作有權柄的象徵,心思昏暗,以假神代替真神,用被造者代替創造者,用必朽的代替不朽的上帝,把最高的神當做比畜類更低,上帝擊打埃及人所敬拜的各種被造之物,為要告訴埃及人:「你們所敬拜的神,不是神。不可顛倒位份,也不可用別的代替真神」。埃及人本身不做什麼工,他們用以色列人代勞,用許多牲畜代勞,當埃及的牲畜都被擊殺了,上帝又要拯救以色列人離開埃及,這對埃及人的勞工來源會有很大的影響,埃及人絕對不想讓這一、兩百萬勞工就這樣離開。

災難使人得知:「人不過是人」
  上帝透過災難告訴埃及人:「你所敬拜的神是假的。上帝有生殺之權,上帝的權柄遠超過法老、帝國及世界的勢力。你將這些被造物當作神嗎?這些被造物不是神,萬有是我造的,我才是你的神。不可用別神代替耶和華。」共產主義領袖自比為神,侮辱真神,審判的時間若來臨,無人能逃。上帝是歷史的主,祂有絕對的主權,不是人所能控制的。埃及人當作是神的牲畜是神所造的。上帝創造生命,祂有權柄賜與牲畜生命,也有權柄收回牲畜的生命。在紐西蘭與一些國家,羊的數量比人還。你可以想像:如果在一個牲畜比人多兩倍的國家,牲畜全部死亡的時候,人要怎麼處理這些牲畜的屍體?你埋葬一個人,需要的地很小,一下子就可以處理好,但一匹馬、一頭牛比人的身軀還大,地皮不夠埋葬所有牲畜的屍體。據此,你知道埃及人面對疫畜之災時,上帝使牲畜一天死光,埃及人所要處理的事情實在太繁重。

歷史不是掌握在人的手中
  你不要誇你有比別人更大的權柄。當上帝的災難臨到時,上帝透過這些災難使人知道:「人不過是人」。科技發展到二十一世紀的時候,甚至有了人工智能,現在的無人機武器可以將仇敵置於死地。前幾天,中國發射一個超音速導彈,這超音速導彈從基地發射出來,照著音速飛的話,幾個鐘頭就可飛到美國,中國設定導彈的抵達目標與最後導彈抵達的目標,兩者相差三十二公里。中國的武器很進步,瞄準卻很差,這超音速導彈使美國人驚奇,不知怎麼處理,因為中國在這方面的技術已經超越美國。美國用五億美金贊助發展人工智能武器,但中國用來發展人工智能的經費是美國的二十五倍,所得的科技要超越美國,美國不知道要怎樣面對。但歷史不是掌握在人的手中。

  二戰前,當時只有希特勒所在的德國才有製做原子彈的技術,上帝讓這幾位重要的科學家離開德國,逃到美國。愛因斯坦提出原子彈爆炸原理的質能公式E=MC2。世界上第一顆原子彈製造成功,是美國科學家羅伯特·奧本海默(Julius Robert Oppenheimer,1904-1967)領導的團隊,稱為「曼哈頓計劃」。曼哈頓計劃研究原彈成功,用來結束世界大戰的最後工具。當原子彈投在日本的廣島與長崎時,當時不可一世的日本天皇仍必須承認戰敗的事實。秦始皇嬴政是中國的第一個皇帝,秦始皇修造皇陵、建造萬里長城,嬴政離開世界後,秦朝僅傳到第三代便改朝換代,他所建立的王朝竟在十五年內滅沒,更諷刺的是,全中國如今沒有姓嬴的人。上帝賜福謙卑的人,阻擋驕傲的人,因為祂賜更多的恩典。上帝是永存的,上帝是昔在、今在、永在的,上帝的寶座是永不動搖的。為什麼我要以聖經中的各種審判作為我傳道尾聲時的講題?就是要喚醒這一代的人。

第六到第七災──瘡災、雹災
  法老王低頭了嗎?沒有。上帝降下第六災,使埃及人生瘡;第七災,降下冰雹,又有火產生,「耶和華打雷下雹,有火閃到地上,雹與火攙雜,甚是厲害」,這是令人很難接受的事。上帝對法老王說:「你是王嗎?你是統治者嗎?你在肉身中是有限制的。」上帝給人一個身體,告訴人:「你是必朽、會死的。」我年輕的時候體力旺盛,記憶力強,但我老的時候,我發現我的身體會疲乏,我現在坐不久,因為早上五點我起來看聖經,我思想到了六點,我無法維持,因為有一個身體。你裡面有非常大的雄心,但你的身體變成捆鎖你、阻止你,使你一定要聽他的話:「要休息」。當你以為你還很健壯,卻發現全身毒瘡,你還能動嗎?你還能走嗎?就算你是法老,也不例外。

最大的王權也無法解除的疾患
  一九五八年左右,有一篇雜誌文章提到埃及法老蘭塞二世(Ramesses II,c. B.C. 1303-1213,中文又譯為:拉美西斯二世)戰功顯赫,統治了上埃及與下埃及,他建造許多神廟,境內豎立許多他的雕像。【編按:他在阿比多斯和拉美西姆興建許多廟宇,為卡納克神廟(Temples of Karnak)和盧克索神廟(Luxor Temple)增添新結構,興建了以宏偉著稱的阿布辛拜勒神廟。】卡納克神廟大到一個地步,神廟的中心是以幾千公斤的石頭建成的,其中最大的像是法老的像。法老中最大的法老,就是蘭塞二世,埃及境內各處都是他的神像。兩河流域經過的伊甸園,就是現在的伊拉克。海珊用國庫的經費在伊拉克建造四十八個宮殿,將許多複製畫放置宮廷內。他也為自己立了許多雕像,最重要的雕像立在首都。當美國打敗伊拉克,便把海珊於首都的雕像除去。美國雜誌一篇文章說蘭塞二世在世時牙痛得很厲害,美國科學家用X光照他的木乃伊,發現他牙齒後方腫得很厲害,埃及盛極一時的法老坐在王位上,但他的牙痛無人能治。皇帝病的時候不告訴人,免得人來暗殺他,就過一個痛苦的生活,自比為神,實際上並不是神,不過是一個必死的人,有什麼好驕傲的呢?人只當敬畏上帝。

第八到第九災──蝗災、黑暗之災
  第八災是蝗災,埃及人盼望豐收,供應生活的需要,但天空遍滿蝗蟲,停在農田,使稻田空了,收成一點都沒有了。蝗蟲一過,就是饑荒來到。埃及的牲畜死光,埃及人的身體生瘡,蝗蟲吃光糧食。第八個災難後,上帝對摩西說:「你向天伸杖,使埃及地黑暗」,埃及遍地就烏黑了三天,沒有一個人可以行動一步,因為不知道前面是什麼。你在黑暗中,你沒有方向感,你沒有向前動的勇氣。幾天幾夜的黑暗,不是日蝕、月蝕,而是上帝的靈親自做工,整個埃及都在黑暗中,你怎麼到你要去的地方?埃及人寸步難行,很難生活。這是第九災,是殺長子前最後一災。

  埃及人最大的神就是太陽神,在埃及文明,太陽神叫做Ra,「太陽,我的神啊!」上帝降下黑暗之災,彷彿在對埃及人說:「太陽不過是我造的」。埃及全地有陽光才能生活,但太陽的存在是在上帝的手裡,上帝讓太陽三天三夜不發光。我們今天很難想像如果黑暗來到,我們會如何?太陽不放光的時候,空氣中的細菌就無法殺死。上帝降下九大災難是對埃及人的宗教的最後打擊,「埃及人啊,你們以太陽為你們的神,以為是太陽光供應你們一切的需要,以為太陽是自然界最大的動力。埃及人,你們的神是假神,太陽神不是神,太陽是我所造,太陽不能救你們」。太陽光不照在地上三天三夜。為什麼是三天三夜?如果上帝使黑暗臨到地上三十天,我們早就滅絕了。上帝還是憐憫埃及,不讓他們有幾十天的黑暗,只有三天三夜的黑暗。這些事要告訴我們,上帝把普遍恩惠結束後,你依靠頌讚的應該是賜生命、自存永存的上帝,人若不肯悔改,就要面對最大的審判。法老照樣剛硬著心,不准以色列人出去。讓我們認定唯有祂是主、是王、是創造者、是審判者,我們就不至於做一個抵擋上帝的人。

下週:第十災對──上帝對埃及最大的審判。

內文:編錄自印尼歸正福音教會主日信息20211024,未經講員過目
Photo:The Seventh Plague: John Martin (1823)

📡《聖經中各種審判》- 唐崇榮牧師主講
直播:雅加達上午 07:30 / 中港台新馬 08:30
重播:雅加達下午 16:00 / 中港台新馬 17:00

💻網址
http://pusat.grii.org/live
http://livestream.com/stemi
http://reformed21.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