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的各種審判12(唐崇榮牧師)

The First Plague: Water Is Changed into BloodJames Tissot

聖經的各種審判12
第七個審判—對埃及的審判04 第一災(出 7-11)
唐崇榮牧師主講

  聖經告訴我們所有的政權都是從上帝來的,因此基督徒明白上帝比政權高,因為政權是從上帝而來,政權不是自我獨立、成全,基督徒相信有一天上帝要審判政府,政府要向上帝負責。我們從聖經的總原則看見神權、人權、政權的次序,讓我們明白人民比政府更大。如果不從總原則來處理,我們就以為我們要怕政府,事實上我們要怕的是上帝,政府應該要怕人民。孟子說:「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孟子.盡心》),意即:人權是最高的,政權是最低的,這是最靠近民主政治的中國大哲學家,但可惜孟子並沒有改變中國文化以君權神授為統治整個中國的政治哲學思想,但西方國家不認為如此。法國大革命帶來民權至上的思想,但從聖經的思想,我們看見英國的《大憲章》才是帶來真正的民主 。

▪️ 神的作為與祂的子民有關係

  埃及以前有幾個大政體,但第一個被上帝審判的是埃及的政權,因為埃及的政權妨礙上帝在救贖歷史之中要做的事情,逼害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後代。神的作為與祂的子民有關係。如果地上有真正敬畏上帝的人,正如上帝應許亞伯拉罕:「如果這城有五十個義人」,表示基督徒如果敬虔度日,上帝一定賜福那個國家。上帝賜福祂的子民,也賜福祂的子民所在的地方。我嚴格講一句話,是很多神學家沒有看見的。當埃及人逼迫在他們當中的以色列民族,當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埃及已經不重要了。埃及的信仰是古代最為宏偉與具影響力。如果你把其他帝國的信仰與埃及的信仰相比,其他帝國完全不能與埃及帝國相比。埃及有龐大的祭司體系,法老王與宗教領袖的關係密切,埃及的宗教禮儀弘大,但上帝看虛假的宗教綑綁人、違背祂的旨意。

▪️ 聖經對宗教自由的定義——離開假宗教、進到真宗教

  出埃及記記載的宗教自由與現在人想像的宗教自由不一樣。現在的宗教自由認為任何宗教都應當尊重,換句話說,這些最先立定宗教自由的國家認為人有權柄決定自己要信什麼宗教,這樣的宗教自由是政府不可干預的。這樣的宗教是以人為中心的宗教。我的定義往往與其他的神學家、與傳統不同,我是把聖經的原意真正提出來。我認為真正的宗教自由,是脫離開假宗教、進到真宗教的自由。在埃及有宗教嗎?有。上帝說:「摩西,你奉我的名去見法老,對他說:「容我的百姓去走三天的路程,在曠野敬拜又真又活的神」,這裡的宗教自由是從假宗教解脫出來,這才是真正的宗教自由。印尼的憲法許可印尼百姓有自由選擇要信回教、天主教、基督教、印度教、佛教哪個宗教的權利,這是印尼對宗教的貢獻之一,但這種宗教自由與我觀念中的宗教自由不一樣。埃及的宗教自由是假的,你在假宗教中選擇你信仰的方向,不等於你有宗教自由。宗教自由是離開假宗教,這是聖經與世界憲法的不同之處。我們不能把政體所認定的宗教自由與聖經所認定的宗教自由相提並論。

▪️ 中國秦始皇的皇陵

  中國的君王登基的時候,第一件事情就是思想死了要埋葬在哪裡,一定要以比皇宮更高的標準來建,皇宮一定是次要的,皇陵才是最重要的。秦始皇當政作王沒有幾十年,但他用了幾十年的時間在西安附近的臨潼縣為自己建立皇陵。西安是中國重要的京城。東方有四大京──南京、北京、東京(後來變成在日本)、西京(就是陝西省的西安市,西安的王宮到現在還存在)。陝西的西安比河北的北京更重要,比江蘇的南京更重要,最大的都市不是洛陽、開封,而是西安,西安是唐朝的首都,靠近西安的臨潼縣是秦始皇建造他皇陵的地方。秦始皇的皇宮在咸陽,但他認為埋葬的地方比活著住的地方更重要,阿房宮可以被燒掉,但秦始皇的皇陵不可被盜,裡頭藏有許多貴重的陪葬品。秦始皇怕人偷他的皇陵,在其陵寢置放一萬五千噸的水銀,觸碰到的人是會死亡的,截至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敢開採秦始皇的皇陵,但一旦秦始皇的皇陵被開採,勢必震驚全球。

▪️ 埃及宗教對永恆的嚮往──金字塔與木乃伊

  埃及的金字塔讓我們看見埃及人對死的尊重比中國人更高超,埃及的金字塔就是法老王宏偉的墳墓。為什麼埃及人如此建造法老的墳墓?為什麼死的葬地比活的居所更重要?因為埃及人認為在世上段短幾十年與死後永遠的存在,實在無法相比。埃及最偉大的宗教觀念,就是對永恆的嚮往,這是埃及宗教裡最特別的一點。埃及人相信:人死了,不是結束,相信身體不是永恆的,身體死了,人還存在,這一生的起居小小的就好,來生的住屋要越大越大。

  聖經描寫永恆的上帝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上帝(參:啟1:4、8,4:8),新約提到耶穌基督的時候,把這句話重講一次,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參:來 13:8 ),這位基督自我成全、永遠存在,這基督的本性就是神的本性。法老王尋求永恆,法老的永恆與聖經上帝的永恆不同,法老是依據人的意願,認為:「我應當繼續存在」。埃及人發現人的內臟容易腐爛,無論是心臟、肝臟、腦臟,認為這些妨礙他們永遠存活,所以做木乃伊的時候,要把內臟先挖出來,再用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以香料把人的屍體薰成木乃伊。木乃伊在印尼也有,印尼最懂薰人屍體的地方是巴布亞,我曾經去那帶領一個一萬人的聚會,之後他們的族長請我去看他們的木乃伊(這是他們保存祖先屍體的方式),他們念了一些咒語,幾個巴布亞人就到山洞抬出一個距今七代的祖先的木乃伊(距今約一百七十五年)。埃及的木乃伊不是坐著抱著雙手,而是平躺在那裡,然後包了幾十層的布,最後放在按照人身體輪廓打造的棺材。

  古埃及第十九王朝法老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 B.C. 1303-1213)雕像大約是二層樓半的高度,在阿斯旺水壩重新建了他的雕像。法老為自己建造很多雕像,但雕像與木乃伊不一樣的地方,是木乃伊使人產生死亡的懼怕感。一九六五年的時候,科學家用X光照拉美西斯二世的木乃伊,發現他生前牙痛得很厲害(當時有牙醫,但沒有現在的開明與技術),拉美西斯二世一面做法老統治千萬人,一方面有非常疼痛的牙齒。埃及人盼盼望今生結束後還有永恆的存在,他們用木乃伊的技術嘗試克服現今暫時腐朽的身體,盼望永遠活著【編按:埃及金字塔和木乃伊,和死後的生命息息相關,他們相信,如果要超越生命、得到永恆,必須具備 3 個條件:1. 屍體被妥善保存(被製成木乃伊),2. 擁有恆久的歸宿(無法破壞的墳墓),3. 死者獲得供養(固定祭祀);資料來源:國家地理雜誌】。

▪️ 基督教的復活觀與埃及的復活觀不同

  埃及相信復活,然而相信復活最重要的宗教就是基督教。基督教的聖經描述復活:以利亞、以利沙、耶穌、保羅、彼得叫死人復活,聖經相信復活。埃及的復活觀有其矛盾之處──思想永恆的腦本身不是永恆的,埃及人從人的身體想到不能朽壞的永恆,但這思想永恆的腦是會朽壞的。聖經說:「祂是亞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上帝不是死人的上帝,乃是活人的上帝。」(太 22:32 )亞伯拉罕死了,以撒死了,雅各死了,但是,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現在還活在上帝的面前,因為上帝是活人的上帝,不是死人的上帝。耶穌所講的話肯定聖經的統一性,我們今天在世活著是根據耶穌所講的:「因我活著,你們也要活著;我在哪裡,你們也要在那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信我的人必有永生」(參:約 6:40、57,11:26,14:3)。

  這面向永恆的信仰是埃及人偉大的信仰,因此他們的金字塔大到一個地步你無法想像。法老的棺材被放在金字塔三分之一的空穴處,再用大石頭把它蓋著。金字塔所用的石頭,每塊二千五百公斤,石頭一直疊上去,大約在一百三十七公尺、五十層樓高的地方放置棺材,並在棺材上放上大石頭,為的是防止盜墓的情形發生。舉凡有錢有勢者的墓幾乎沒有不被盜的,清朝皇帝康熙、雍正、乾隆的墓也不例外。當人盜雍正的墓時發現他沒有頭,傳說是一個叫做四娘的進宮將他斬首。至今還沒有被盜的中國帝王之墓,有秦始皇與武則天的墓。武則天的墳墓有十三層,石頭與石頭之間緊密到一個地步,炸也不炸不開,盜墓的人死在其中。中國的皇陵養了許多毒蛇,好叫盜墓的人被毒蛇咬死。埃及的辦法不一樣,埃及人把法老王的屍體放在石頭洞穴,上面鋪蓋石頭,現在發現蓋在棺木上的最大石頭是三百二十噸重,把這個石頭蓋下去,沒有人能抬起。金字塔的建造需要千萬人把石頭弄到上面,用沙層一直堆,再用斜坡推石頭,推了幾年,到最高的地方,等沙流完了,石頭蓋上去,就沒有人能開了。這些建造金字塔的人知道墳墓有什麼,知道寶貝藏在哪裡,這些知道秘密的人最後都被處死,使人永遠不知道法老被葬在哪裡。

  上帝喜歡這個宗教嗎?埃及追求的永恆不是在基督耶穌裡的永生,不是悔改離開罪惡、追求聖潔、蒙上帝悅納的信心。除了法老,其他所有的人都不能享受這個特權,因為木乃伊是統治階層的特權。這樣的宗教有什麼意義?宗教以人為中心,是以人錯誤的思想所建立的,這些宗教毫無意義,上帝要興起的,是藉著耶穌基督到世上來成全救贖的恩典,使人脫離罪惡,使活著信耶穌基督的人得著永生。這種純正的信仰,就是亞伯拉罕的後代所擁有的。

▪️ 真盼望一定要在真宗教才能找到

  以色列的盼望一定要在真宗教才能找到,以色列人一定要離開法老錯誤的宗教,因此摩西對法老說:「讓上帝的百姓離開埃及,走三天的路程,在曠野服事真正的上帝」,法老說:「不可以」,這是政權抵擋神權的實例。世上的政要總自以為厲害,但他們不過是會死的人,即便再偉大的人也要一一離開。請問,史達林在哪裡?列寧在哪裡?毛澤東在哪裡?鄧小平在哪裡?這些人在世時叱吒風雲,死時一具枯骨,卻說:「上帝是誰?我不認識祂」,這些將死的人高傲、自誇,認為自己高過上帝。上帝吩咐法老讓以色列人出去,法老不給,心硬到一個地步,聖經說是上帝使法老的心剛硬,是上帝主動的,是上帝許可法老剛硬的,在一切能見的現象後面是神的權柄,上帝的影響是最終極的。人在現象界,看似是主動的,其實人是被動的。

▪️ 在神權、政權相鬥中做神僕的摩西

  要在神權與政權的相鬥中做神的僕人是非常不容易的。摩西在上帝與法老的爭鬥中,走了一條十字架的路,至死忠心順服上帝。上帝以十災降罰埃及,法老卻認為這是偶然與碰巧。上帝審判法老所降下的第一災,是把水變成血,亞倫在法老和臣僕眼前舉杖擊打河裡的水,河裡的水都變作血了。河裡的魚死了,河也腥臭了,埃及人就不能吃這河裡的水;埃及遍地都有了血。一個人喝水非常清香,水變成血,人還能活嗎?水是人生命的供應,如果地上沒有水,人無法活在世上。為什麼人可以到月亮,卻不住在月亮?因為月亮沒有水。宇宙銀河諸星球中,唯有地球擁有最多水分。雖然如此,地球上的水分有兩種,一種是可以喝的,像泉水、雨水,不可以喝的,就是覆蓋地球表面約 78%的海水。上帝造山,使山存留許多水,是有礦物質的水,是使人的身體健康的水。

▪️ 第一災:使水變成血

  聖經告訴我們活物的生命在血中(參:利 17:11)。二十世紀發現血液的種類,是根據染色體決定的,每種活物的血不同,你不能把猴子的血輸到人體。但當血一離身體時,卻變成死亡的記號。當你嗅到血的味道,你是嗅到死亡的味道。上帝透過第一災告訴法老:「法老啊!你的神是死的,如果不是我給你水,你能活嗎?」如果地球沒有足夠的水,人能活在世上嗎?你的血流盡的時候,你就死了。血在你的身體中,是你生命的品質。上帝告訴埃及人:「尼羅河不是你的上帝」,因為埃及人把尼羅河當作上帝來敬拜,站在尼羅河邊舉辦祭祀活動,因為尼羅河是全地中最長的河流之一,孕育了偉大的埃及文明,法老王認為:「我們要敬拜尼羅河,尊它為神」。尼羅河每年氾濫一次,河水氾濫時,同時帶來了上游的紅泥,使下游遍滿紅泥。當尼羅河的水漫過兩岸,河水所夾帶的紅泥一同上岸,紅泥滋潤了兩岸的土地。埃及人住在比較高的地方,等尼羅河水消退後,坐享肥沃的土壤,在兩岸栽植農業。你可以想像當你打開水龍頭是血,你要怎樣刷牙、洗澡、煮飯、洗衣?當埃及的水都變成血的災難臨到,上帝的手在埃及人當中,上帝透過把水變成血告訴埃及人:「你們的假神反而帶給你們災難」,法老王非但不悔改,反而命令術士把水同樣變成血,法老的心更為剛硬。

內文:編自印尼歸正福音教會主日信息20211003,未經講員過目。
📡《聖經中各種審判》- 唐崇榮牧師主講

直播與重播網址
www.youtube.com/ReformedInjili
直播:雅加達上午 07:30 / 中港台新馬 08:30
重播:雅加達下午 16:00 / 中港台新馬 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