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的各種審判21(唐崇榮)

聖經的各種審判21:亞干受審(書7)
唐崇榮牧師主講

基督信仰不是坐享其成 而是要人奮鬥
  約書亞記第六章讓我們看見上帝將一個大城消滅,聖經沒有明確記載耶利哥城所犯的罪,但在耶利哥城有一個大有信心的妓女,她對以色列史如數家珍,注意世局的變化與上帝的引導。聖經讓我們看見上帝所看的不是人的義行或自誇之事,而是在罪惡之中觀看上帝的心意。在這大城中唯一被拯救的人,竟然就是這個罪人,她在上帝面前之所以蒙悅納,是因為她藏匿了兩個以色列的探子。上帝要帶領以色列人進入流奶與蜜之地,但不是坐享其成,而是要人奮鬥,不是儘量給人什麼都方便、不勞而獲,這不是聖經的教訓,因為連耶穌基督到世上來,都把這原則行在他自己身上。許多時候我們在教育上忽略這一點,無形之中教導孩子不需殷勤、儘量浪費,自己從前窮過,有錢之後就以為自己既然有錢,為什麼不可以讓孩子生活好一點?於是寵壞孩子,讓孩子有過多物質的享受,孩子的靈性卻十分貧乏,一生沒有成就。聖經的原則是先苦後樂。沒有經歷痛苦的人,他的快樂是不完整的;沒有經歷奮鬥的人,他的成就是不滿足的;沒有經過考驗的人不配活在世上。求主幫助我們將這原則用在教育兒女的事上,我們的子女就會成才。

大器晚成──恩賜是上帝給的 成熟是練出來的
  恩賜是上帝給的,但成熟是練出來的。許多有恩賜的人之所以失敗,是因為只注重上帝的恩典,卻忽略了人生的折磨與考驗。柏拉圖提到要讓孩子七、八歲就開始好好受教育,訓練到他二十一歲,基本教育成功了,要他做農活的苦工,到他二十五歲時,再把他帶進社會經過另外十五年的苦練,到四十歲的時候才可做領袖。不到四十歲,沒有做領袖的資格。當我好好思想柏拉圖嚴格訓練的教育法,到了四、五十歲以後一個人才可以真正作為人民的領袖。今天太多人太早得到機會,太早升到高位,一生就沒有太大的作用。當我參加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就職典禮時,我遺憾地說:「這個人太早做總統了」。柯林頓被認為是美國歷史中智商最高、最有天分做領袖的人,但因為他太早做總統,他的經驗是不夠的,當他經驗足夠的時候,他做總統的時機已經過了,沒有資格再延長一年,他所得到的智慧又有什麼用呢?一個很有智慧的人早早退休是很可惜的事。《老子.第四十一章》的「大器晚成」本指大的器具非一朝一夕所可完成,後引申以指傑出人才的造就晚於常人。「大器晚成」的「晚」看起來好像不成功,但一個太早成功的人免不得就像一個早熟的果子,早熟就早爛。反之,一個人能夠維持到年老,道德、品德訓練到很成熟的時候,一出來就派上用場,成為多人的益處。

  上帝要以色列人進迦南面對可怕的強敵,迦南人比以色列人高大,上帝不是把以色列人帶到非常舒適安逸,立刻可以得到豐裕生活的境界,而是把人帶進艱辛困苦的環境,迎戰強敵,接受考驗。我們是否盡當盡的責任?未曾經歷艱辛的人,你聽他講道就知道他沒有苦過,講得很空泛,但那經歷貧窮、艱困的人就知道怎樣節省,因為他經過磨練,知道怎樣奮鬥。一篇英文文章說:「你對現在不滿意嗎?你不要怪責他人,而要反思你過去的生活是否太過優渥。如果你想要有一個璀璨的明天,你現在需要學習受苦,才能迎向將來的榮耀。」這樣的文章看似很簡單,但當我讀了以後深受感動。我經歷過貧窮、挨餓、戰爭,有人死在我家門口,早上一開家門,原本挨著門的屍體就倒了下來。那時我才四、五歲,看到這幅情景,我真的嚇壞了,我往家裡面跑,大聲喊說:「媽媽,門口有一個死人!怎麼辦呢?」在困難、貧窮、戰爭下,我學習怎樣做人。沒有餓過的人,不知道人飢餓的感覺;沒有痛苦的人,不明白人痛苦的感覺。

一、以貧苦生活為例
  昨天我看到一個菜館外面有人賣衣服,一件衣服才一百五十千印尼盾,心想怎麼有這樣便宜的衣服,我就拿錢買幾件衣服送給人。我去的時候,問可不可以減價,她說一塊錢都不可減,我就自責,因為已經夠便宜了,為什麼還要減價?我就買了幾件衣服。後來我與幾個人吃飯,我們幾個人吃一頓飯就要一百五十萬印尼盾,而買幾件衣服不到一百萬,心裡頓時萌生許多感受。我問那賣衣服的年輕女孩:「妳賣衣服一天薪水有多少?」她回答我說:「我的薪水一天七萬盾。」我問她:「你幾點上班?幾點下班?」他說:「我早上九點要到,晚上九點回家。」她一天要工作十二個鐘頭,從早到晚才七萬盾,表示一個鐘頭所賺的錢不到六千塊。我跟她談幾句話,我的心很痛苦,因為世上貧窮的人還很多。她從家坐摩托車讓人載,如果是一個比較漂亮的女孩子,可能就被人載到草叢,她每天坐那種車都是冒險,來的時候要付兩萬盾車錢,回去的時候另外付兩萬盾車錢,只剩三萬頓吃三餐。她還沒有結婚,這份工作也不想做太久,因為根本無法維持她的生活。她沒有餘錢可以儲蓄,也沒有過好日子的盼望。我吃飯的時候一直想那些生活在邊緣中的人,錢夠不夠?生活能不能維持?如果生病,沒有醫療費,該怎麼辦?很多思想在我裡面。再想想,我們有多少錢,還覺得不夠,心理覺得很難過。我買了衣服,我把十萬頓給她,她不敢收,因為沒有人給不認識的窮人十萬盾。我說:「你收,這是牧師對妳的關心。妳收下」,她才收下。我更不好意思剛才對她出價的事情,我感到很不好意思。我們常有一個習慣,低的要再低,便宜的還要再便宜,但對別人而言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二、以巡迴講經為例
  有一次我在馬來西亞一個城市佈道,進到一個很簡單的旅館,因為他們安排一個很便宜的地方給我住,每個城市的經濟狀況都不同,無論把我放在哪裡,我就是學習耶穌的樣式,我都接受。我曾經二十多年在五個國家,每個禮拜在五個城市講道,我幾乎沒有搭過計程車從機場到市區,而是搭巴士,因為計程車的價錢是巴士價錢的九到十倍。我二十年到台北,都是去排隊、買票,拿行李,坐巴士坐了一個鐘頭,拉著皮箱再走路十五分鐘到旅館,因為我感到應當養成習慣過貧苦、努力的生活,這是聖經給我們的教訓。二十多年到五個城市巡迴講經的日子已經過了,現在我已經沒有那時的體力了。在那段巡迴講經的日子,我每次一到台北,就先到別的地方物色古董,為要把我們的博物館做好,有時候錢不夠,就跟店家說下禮拜我再多付一點,自己過的生活是最貧苦、簡單、節省的生活,每個禮拜這樣,這樣過了二十年,直到我七十多歲的時候,比較沒有力量走路,博物館做成功了,才有人來載我。

三、以建築群為例
  如果我現在才開始籌辦博物館、音樂廳,我到死也無法做成博物館,無法作成音樂廳。我曾經爬到高架上,把音樂廳的燈裝好。我們的音樂廳不太奢華,所以音樂廳的上面無法用走的,如果要讓人能夠在上面走,需要兩公尺,因為人的高度是一百六十到一百八十公分左右,這裡只有六十公分,要在裡面就要用爬的,才能把燈修好。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因為要盡量節省地方、材料、空間。要使音樂廳的空間夠大,上面的空間就要縮小,回音才會好。教會建築群是經過精算的。這些事之所以能做成,要歸功於從年輕時養成節省的習慣,曾有過的痛苦、貧窮的生活。我現在聽人講話,聽對方講什麼,我就知道這人從前有沒有受過苦。如果一個人所講的,是盼望更舒服、更方便,結果要花的錢就更多。最近我們在設計大學的宿舍,有人提議把它弄得更高一點,一層要提高六十公分,十二層要提高多少?每提高一公分,要乘上整棟大樓幾百平方公尺的面積,要花的水泥與錢就更多了。因此我對提議的人說:「你們要先算價錢,不能先弄高,因為是我決定幫助CIT多少錢,但你們一弄高,增加過多的開支,這些多出來的開支我幫不上你們。我們不仰賴有錢人的鼻息、外國人的資助或銀行的貸款,我們要自力更生,就要精打細算,自己可以過更艱難的生活,但要把上帝的工作做好,要把工程的預算算好,以後建起來的時候才不會後悔」。

上帝拯救對祂有信心的妓女喇合
  上帝對以色列人不是說:「我把你的仇敵趕走,使你毫無困難,可以得著一個空地,享受生活」,上帝乃是對以色列人說:「你們進迦南,你們的仇敵高大魁梧,個性兇猛,一定會抵擋你,與你爭戰。你要得那塊地嗎?你要奮鬥」。以色列人進迦南時,所遇見的第一個大城市就是耶利哥。上帝對以色列人說:「耶利哥城罪惡滔天,我要審判這個城市。以色列啊,你要與我同心,做為我執行審判的工具。除了喇合與她一家,整個耶利哥城要被毀滅。」上帝吩咐以色列人除滅當滅之物。福音不是為義人,耶穌說:「我來是召罪人悔改」。自以為義的人是上帝最厭惡的,沒有人是沒有犯罪的,但自以為義的人覺得自己好像上帝,一天到晚看別人的毛病,一天到晚逼迫別人的人生,但是那些在患難、困難、缺乏,甚至在罪惡中間的人深深悔悟自己的罪惡。整個耶利哥城都要消滅,但這城市唯一得救的人是一名妓女。這名妓女知道自己有罪,但她渴慕上帝的道,以色列人過去四十年生活細節的點點滴滴她都記得,以色列人怎樣過紅海,怎樣戰勝亞摩利王西宏和巴珊王噩她也記得(參:書2:9-10)。女人講過的話當中最偉大的是馬利亞的話。馬利亞受聖靈感孕時的年紀可能是十四、十五歲,那時她是童女,童女的年紀是非常小的。你從馬利亞所說的話可以看見她所明白的基督論與救贖論何等偉大。聖經記載女人說過的話,相當長的一篇是喇合的話(編按:喇合被記錄下來的話語有七節之多),沒有一句廢話,她所談論的盡是上帝的作為。喇合的道德不高,但她的靈性非常高超,她的信心非常有內容,她定睛於上帝的引導。喇合如此明白上帝對以色列人的引導,熟稔以色列的歷史與上帝的真理,上帝定意拯救喇合。可能當時有很多妓女在耶利哥城,但是上帝在眾罪人中看重的是一個人對祂的信心有多少。

  喇合說謊是為了救人,而不是為了陷害人。動機比規條要緊,上帝的道這麼精細、謹慎地讓我們看見上帝與許多法官不同。許多法官並不注重動機倫理,聖經卻讓我們看見當喇合要幫助上帝的子民而不得不說謊的時候,上帝原諒她,但這不是我們可以拿來合理化自己說謊的藉口。當以色列的兩名探子進到喇合的家,上帝使用喇合護衛這兩個探子,也藉此拯救喇合與她一家。「約書亞吩咐窺探地的兩個人說:『你們進那妓女的家,照著你們向她所起的誓,將那女人和她所有的都從那裡帶出來。』當探子的兩個少年人就進去,將喇合與她的父母、弟兄,和她所有的,並她一切的親眷,都帶出來,安置在以色列的營外。約書亞卻把妓女喇合與她父家,並她所有的,都救活了;因為她隱藏了約書亞所打發窺探耶利哥的使者,她就住在以色列中,直到今日。」(書6:22-23、25)

摩西與他的繼承人約書亞
  約書亞的責任與摩西的責任不同,摩西的責任是把以色列人從埃及帶出來,但是他不能進迦南,因為他得罪上帝,在米利巴水沒有尊耶和華為聖。第一代的以色列人沒有進迦南,表示沒有重生的人不能進上帝的國,第二代的以色列人預表重生的人才能進入上帝的國。摩西因為不尊耶和華的名為聖,在米利巴水擊打磐石兩次,違背基督必須一次受害的道理,摩西能見、不能進迦南,好像你看見你的愛人卻不能與他結婚那樣的痛苦,看見你要的東西就在你眼前卻不能得著,這是何等的難過。摩西的偉大不因為他的失敗而結束。上帝不讓以色列人看見摩西的墳墓,免得以色列人把摩西的墳墓拿來拜,作為他們新的偶像。摩西能上尼坡山,不能下山,在他人生最高峰的時候,他的日子完結了,以色列就由約書亞來帶領。約書亞的責任是毀滅仇敵與攔阻爭戰直到得到那塊地,他要一面爭戰,一面依靠上帝。約書亞非常辛苦,要替以色列人爭取到迦南美地。約書亞到年老的時候,上帝說:「約書亞,你年紀老邁」,上帝不講空話,下面一句是:「未得之地還多」。上帝要以色列人去爭戰、受苦、面對強敵,你才有資格承受應許之地,約書亞就做這工。摩西帶領以色列人脫離強盛的法老,約書亞是面對強盛的仇敵。以色列人順利攻下耶利哥大城,接著攻打第二個城市,這城市小得不得了,只有十二萬人,只是現在一個城市的小角落。約書亞派人探查軍情,探子回來報告說:「對付艾城這樣小的城市,不需要勞師動眾,寥寥數千名軍兵就可以把它攻下」,但如此自誇的以色列人卻打敗仗,逃之夭夭。

以色列人的不信影響約書亞怪責上帝
  約書亞看以色列人軍心潰不成軍,痛苦地求問耶和華:「我們的百姓連這麼小的城市都攻不下。上帝啊,為什麼祢把百姓帶到這裡,卻讓我們失敗?」約書亞在怪上帝,這是很不對的事。這種情形就像才剛從神學院畢業,事奉一遇到困難,就軍心潰散。我們是多麽容易絕望,對上帝的信心多麼容易搖動。當以色列人灰心喪志的時候,他們也影響了約書亞的信心,下面的人影響上面的人,以至於約書亞怪責上帝。最困難的不是摩西、約書亞,而是上帝。上帝帶領這些百姓,辛辛苦苦從埃及出來,結果看他們滿口埋怨、滿心不滿,他們在上帝面前還有什麼價值?上帝還有心帶領這些冷淡、敗壞、沒有力量的百姓嗎?上帝永遠不灰心。上帝對約書亞說:「難道我不會帶領你們嗎?難道我把你們從埃及帶出來做錯了嗎?你知道你們中間有人沒有除掉當滅之物嗎?」之前耶利哥城倒塌,考古學告訴我們耶利哥城是向外倒,不是以色列人攻進去,而是這個城自己垮下來到的。以色列攻打艾城卻潰不成軍,完全沒有作戰的能力,被仇敵追趕而逃跑,約書亞灰心埋怨上帝,上帝說:「豈不知你們中間有一個人拖累了全軍?」「連累」這個詞在這段經文記載了三次(參:書7:25-26)。「你們若不把當滅的物從你們中間除掉,我就不再與你們同在了。」(書7:12)上帝的同在比恩賜更好,上帝的同在比經驗更好,上帝的同在比我們的威力更好,上帝的同在比我們的生活更好。很多人精心研究要用什麼方法得勝仇敵,這些都是次要的。人的經驗、能力不是最重要的,上帝的同在比人的經驗、能力更重要。人的經驗、能力都是從上帝領受的恩典,但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有沒有上帝與我們同在,這才是要緊的。

一個人連累了全部的人
  當教會自滿於豐富的經驗,自以為可以輕取仇敵,聖經卻告訴我們,有沒有上帝的同在才是克敵制勝的關鍵。上帝吩咐約書亞將那不把當滅之物滅掉的人除掉。一個自私、犯罪的基督徒可以使整個教會失敗。今天很多教會失敗,因為有一些人在拖累。天主教的神父一生沒有結婚,有的神父有戀童癖,在性慾的發洩上侮辱很多童子,危害別人的生命,害了很多人一生的性生活亂了,連累整個教會。「約書亞,你不要怪我,你不要埋怨,把未滅當滅之物、私自拿了不應當拿的東西的人找出來,我要審判他」。耶利哥城是整個城邦、民族的審判,上帝卻把其中的喇合救出來,在患難之間有恩典,在審判之中有救贖。耶利哥城有一個不當滅的人,上帝拯救,但耶利哥城有當滅的物,有一個以色列人不要滅它,上帝就向以色列人大發脾氣,不與他們同在。沒有上帝的同在,你的恩賜、才幹、經驗、勢力毫無用武之地,因為你在上帝面前已完全失敗。

要找出那拖累全體的人
  教會應當把那拖累全體的人找出來。上帝非常厭惡憑一己之私慾貪得無厭的人,這樣的人就像一隻臭蒼蠅把整個真哪噠香膏都弄壞了。真哪噠香膏是非常昂貴、珍貴的香料,這麼香的東西有一隻死蒼蠅掉進去,整瓶都壞了,用一整年工作的酬勞買來的香膏變臭,要把它丟掉。上帝家要找出拖累上帝家的人。一切過去的恩典、一切上帝的憐憫都消失了,你的虧損太大了。我們在某個分堂的人在教會裡擔任執事,後來有人發現奉獻的存款大概在八年內被他拿去超過六個M(編按:一個M是10億印尼盾,大約42萬美金),這個分堂不太大,奉獻不太多,但是奉獻在漏掉,給他偷了這麼多錢,建堂一直建不起來。後來我們換了一個傳道人,他一進去就覺察錢不對了,有人把奉獻的錢拿走。他們查、查、查,查出來是一同事奉的人把錢拿走了。查出來之後,當面對質,「你管錢,你不誠實。你到底拿走教會多少錢?」他很不好意思,慢慢認錯,「我們要充公你的房子,要你賠償」。但是他已經把錢用完了,房子賣掉也賠不完,因為已經把錢用完了,他用去的錢已經追不回來了。他認罪了,說:「我還不出來」。一個人貪的時候,沒有想到他能不能還;一個人賭博的時候,沒有想過家破人亡是怎麼一回事。這是世界上最笨的人。M(編按:一個M是10億印尼盾,大約42萬美金),這個分堂不太大,奉獻不太多,但是奉獻在漏掉,給他偷了這麼多錢,建堂一直建不起來。後來我們換了一個傳道人,他一進去就覺察錢不對了,有人把奉獻的錢拿走。他們查、查、查,查出來是一同事奉的人把錢拿走了。查出來之後,當面對質,「你管錢,你不誠實。你到底拿走教會多少錢?」他很不好意思,慢慢認錯,「我們要充公你的房子,要你賠償」。但是他已經把錢用完了,房子賣掉也賠不完,因為已經把錢用完了,他用去的錢已經追不回來了。他認罪了,說:「我還不出來」。一個人貪的時候,沒有想到他能不能還;一個人賭博的時候,沒有想過家破人亡是怎麼一回事。這是世界上最笨的人。

  當約書亞在上帝面前埋怨的時候,上帝說:「你們中間有一個人拖累了整個以色列人」。如果沒有上帝啟示,以色列人怎麼找得出這個人呢?沒有一件暗中所行的壞事不在光明中被暴露出來,天上的上帝知道人間的罪惡,明察萬有的上帝知道人心中隱藏的事情是什麼。約書亞很困難,要治理這麼大數目的一群百姓,其中有一個是敗類,是拖累整個民族的仇敵。上帝要約書亞「到了早晨,你們要按著支派近前來;耶和華所取的支派,要按著宗族近前來;耶和華所取的宗族,要按著家室近前來;耶和華所取的家室,要按著人丁,一個一個地近前來」(書7:14),一步一步地察出是哪一個人。為什麼上帝不立刻顯明那個人是誰,而要約書亞一個個找出來?因為上帝在這些過程中等候這個人悔改。上帝做事是很奇妙的,但這個人悔改嗎?不悔改。最後他被抓出來才不得不承認,這種被找到證據的不是悔改。亞干被找出來的時候不得不認罪,這是一種自以為能逃避罪責的推託。「猶大」,就是讚美的意思。猶大的後代要產生萬王之王、萬主之主。這個宗派是上帝特別揀選的,是上帝國度中出君王的宗派。這麼偉大的宗派竟然出了敗類,現在要找出來。「約書亞清早起來,使以色列人按著支派近前來,取出來的是猶大支派;使猶大支派(原文是宗族)近前來,就取了謝拉的宗族;使謝拉的宗族,按著家室人丁,一個一個地近前來,取出來的是撒底;使撒底的家室,按著人丁,一個一個地近前來,就取出猶大支派的人謝拉的曾孫,撒底的孫子,迦米的兒子亞干。」(書7:16-18)

貪婪與懶惰是貧窮之因
  約書亞問亞干:「我的孩子,你做了什麼?你要榮耀上帝,你不要隱瞞罪惡。」亞干回答:「是我拿了當滅之物,得著不該得之物。」(參:書7:19-21)應當滅的不滅,不當得的你得來做什麼?我們有一些產業不應該是我們的。貪婪與懶惰這兩件事是貧窮的原因。貪財是萬惡之根,懶惰則導致貧窮。我們有一個執事後來被政府抓到,他曾經做我們的執事,現在很少露面。最後他來見我的時候,他問我:「唐牧師有什麼可以指教?」我說:「不當得的,你不要得。某某人,我告訴你,不要因為想太快發財,結果落到無可自拔的地步。」旁人聽不懂我在講什麼,他一聽就懂 。你想發財不要緊,但要按正道發財。你等吧!你不必太急。但很多人等不及,快快用自己的私慾、自己的方法代替上帝的方法,得了很多錢財,犯了罪,政府抓到他,沒有辦法逃避,就這樣一生一世做自己錯誤的奴隸,沒有辦法逃脫,因為想要迅速致富。你想要發財嗎?你發財的時間是上帝給的嗎?是照上帝的辦法、按正道而行嗎?當得的要爭取,不當得的要遠避。不是你的東西,為什麼去拿?貪婪是貧窮的開始。

上帝審判亞干
這段經文所論的是當滅、不當滅。上帝吩咐以色列人:「耶利哥城是我要消滅的,有些東西我要分別為聖,歸到耶和華的殿。其他的,你要完全消滅,不可以可惜。」一次是亞干拿了不該拿的,不滅應該滅的,上帝大發脾氣。一次是掃羅拿了不該拿的,他應該消滅仇敵與仇敵的東西,結果掃羅看見有最肥的羊、牛,就起了貪心,扣留起來。上帝派撒母耳質問掃羅,掃羅口口聲聲說是為了上帝,好像上帝需要這些人。上帝不需要我們用罪惡的辦法成就祂要達到的事情,上帝完全不包庇這兩個人所做的事情。亞干說:「我在所奪的財物中看見一件美好的示拿衣服,二百舍客勒銀子,一條金子重五十舍客勒,我就貪愛這些物件,便拿去了。現今藏在我帳棚內的地裡,銀子在衣服底下。」他們就在亞干指示的地方找出來這些東西。(參:書7:20-24)你說他不是從實招來嗎?他不是很坦白,毫不避諱,就這樣認罪嗎?他是被查到以後才認罪,這不是認罪。當你被查到以前承認,那才是認罪。亞干是在公眾抽籤下被查出來,因為逃不了,不得不認錯。一針見血點到錯誤,點到你的失敗,你才認錯,上帝不算這個是認錯。上帝說:「治死他!」

不是上帝需要我們 是我們需要上帝
  不滅當滅之物,你自己就成為當滅之人。你不順服上帝的旨意,愛惜這些當滅之物,你就成為被撇棄的人。在耶利哥城,妓女蒙赦免;在艾城,亞干被審判。在上帝面前,你存不存在是小事情;你符不符合上帝的心意是大事情。沒有一個人重要到一個地步,教會如果沒有他就會不存在。當你干犯上帝的道,上帝就不與你同在。不是上帝需要人,而是人需要上帝。有的人妙想天開地說:「如果不是我奉獻,牧師就餓死了!」你在做夢!上帝可以在飢荒的日子使以利亞靠著寡婦的一點麵粉與油過幾年的生活,上帝是供應人的。不是上帝需要我們,而是我們需要上帝。上帝的審判臨到耶利哥,整個城被消滅,留下喇合一家。上帝在艾城的事上讓祂的子民打敗仗。你看耶利哥城的妓女蒙拯救感到很奇怪嗎?不要以自己的地位、恩賜、特權驕傲自恃,以為上帝需要你。不是上帝需要你,而是你需要上帝與祂的救恩。

Gustave Dore的聖經插畫:Achan Is Stoned to Death
  以色列人把亞干帶到疏割谷,用石頭活活打死他。法國有一個美術家叫做Gustave Dore(1832-1883)在十九世紀畫聖經插畫,他用圖畫表達聖經偉大的情景。他有一幅插畫Achan Is Stoned to Death描述亞干受審的情景――深夜的時候,突然有一大群烏鴉從山谷上面飛進山谷裡,一隻隻鳥鴉要來吃大菜,要在亞干的身體挑肉來吃。這是上帝藉著被造之物來收拾被造的人,一幅很諷刺的圖畫。如果你遵行上帝的旨意,你可以制伏萬有;如果你違背上帝的旨意,天上的鳥、地上的獸、海裡的魚要來吃你的屍體,你變成一文不值的死物。眾多的烏鴉飛到這裡要吃亞干的肉,要消滅他的屍體,我只能說:「耶和華,祢的審判是公義的,祢的刑罰是正直的。祢照著祢的威嚴與智慧審判犯罪之人」。這裡所提到的,不是偷東西的事,而是當滅之物,你要滅它;不當得之物,你不要貪它。當得的,你不用讓,可以爭取你應當得的,一生一世奮鬥,就不會貧窮。如果你貪心,你的敗壞就來到。亞干受審是上帝對個人審判的例子,是對人貪得不當有之物的審判。願上帝幫助我們謹慎自守,堂堂正正做人,不拿不應當拿的,消滅應當些消滅的,順服上帝的旨意,走在祂的道路上,蒙祂的悅納。

1月16日信息預告:我們當行的是什麼,當遠避的又是什麼。

《聖經中的各種審判》:唐崇榮牧師主講
直播:雅加達上午 07:30 / 中港台新馬 08:30
重播:雅加達下午 16:00 / 中港台新馬 17:00

💻網址
http://pusat.grii.org/live
http://livestream.com/stemi
http://reformed21.tv

內文:編錄自印尼歸正福音教會2022年1月9日主日崇拜會 https://youtu.be/jwoD5_QobvE ,完整內容請參考上述內容。

圖畫:Achan Is Stoned to Death, Gustave Dore (Wiki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