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的各種審判15(唐崇榮牧師)

聖經的各種審判15_對埃及的審判07(出11-12)
第十災 唐崇榮牧師

上帝審判干犯人權之極權
  上帝曾用洪水毀滅地上的活物,僅存留八個人,這是全世界第一次廣泛的審判,上帝應許以後不再用洪水毀滅世界,就以彩虹為記,與挪亞立約。耶穌再來時,白色大寶座的審判是用永遠的烈火來審判。上帝對埃及的審判,是對帝國的審判。當百姓受當權者逼迫,上帝憐憫受逼迫的百姓,聽見被奴役的以色列百姓的哀聲,就紀念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所立的約,因而干預人的政權,行了神蹟,超自然的上帝干預自然,顯明祂是掌管宇宙萬物的上帝,是天地的主宰。自然界的規律為上帝所定,當人違背上帝的心意,超自然的上帝干預自然界的規律,顯明祂超越萬有的能力,干預政界的不公。在埃及之前,有所多瑪、蛾摩拉被上帝毀滅,這是局部的區域被審判,然而埃及帝國國力強大的程度超越各國,甚至超越當時的中國,當時的中國還沒有建造最宏偉的建築,而埃及卻已經建造很大的金字塔,是四千年前已有的建築。中國的秦始皇於二千二百年前建立阿房宮【編按:阿房宮被譽為「天下第一宮」,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統一多民族的中央集權國家——秦朝修建的新朝宮,始建於秦始皇三十五年(前212年),與萬里長城、秦始皇陵、秦直道並稱為「秦始皇的四大工程」】,被放火燒了九十天還沒有燒完,但阿房宮不高,也沒有雄偉的石碑與高塔,然而埃及的金字塔歷經風吹雨打的摧殘,仍有高一百五十多公尺的建築矗立在那,更何況是四千年前在沒有現代科技的輔助下,動用二十萬到四十萬名工人建成的。這些帝王的墳墓、皇宮的建造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議,是古代建築的典範,足見埃及是國力雄厚的帝國。

  如此偉大的帝國,為什麼遭受上帝的審判呢?上帝對埃及的審判關係著人類宗教自由、神人關係的基本人權,因為上帝所賦予的政權不應濫用其權,隨意欺壓百姓。當政權用人為的方法控制人的宗教自由、神人關係,這是上帝所不喜悅的。上帝審判埃及,差遣摩西面見法老並逐次降下各種災難,法老總是剛硬著心,直等到第十大災難臨到埃及,法老才終於鬆手讓以色列人離去。

時間神學--「正滿四百三十年那晚」
  第一災告訴位居萬人之上統管百姓的法老:「你不是至高者,在你之上有至高的上帝」,但在世掌權者很少明白這點,但敬畏上帝的人知道君王是全能上帝手下的僕人而已,聖經用上帝的僕人來形容古列王。聖經與所有宗教經典不同之處,在於它讓我們看見神權在人權之上,人權在政權之上,上帝透過十災顯明人的命運不在君王手中,乃在神的手中。以色列人在埃及滿了四百三十年時離開了埃及,上帝不是在以色列人一開始遭奴役時就拯救以色列人。當我們遭遇災難時,我們禱告上帝,盼望上帝在最快的時間內解決我們的問題,但是上帝的時間不是我們的時間,上帝的時間不是我們的算法。上帝的權柄高過人權、政權,上帝在萬民之上,難不成你認為你在上帝之上,不然你怎麼膽敢盼望上帝照著你的計畫施行祂的權柄?我們只應對上帝說:「祢定的時間、祢計畫的時代幾時來到,我要耐心等候祢。」孟德爾頌曾經為這節經文寫了另一首詩歌〈我曾耐性等候主〉( I waited for the Lord):「我要耐心等候上帝,因為祂垂聽我的禱告,我要耐心等候祂」。以色列人在為奴之地剛好滿四百三十年的那一天,聖經說耶和華的軍隊離開埃及,當我讀到這一句:「正滿四百三十年那一天」,我非常感動。上帝的時間還沒有到,祂的作為尚未顯明,人看不見上帝的作為,很多人因為不能等,就哀號、咒罵、遠離上帝,上帝雖然看似遲延,我們好像一時看不見上帝工作的果效,但上帝永世的計畫卻不被挫敗。

  以色列人不是受苦一、二百年後離開埃及,你不要用一百年的時間來看上帝的工作,也不要用兩百年的時間來看上帝的工作,你要用永世來看上帝的計畫。當滿四百三十年的那晚,耶和華的軍隊離開埃及。為什麼上帝稱奴隸為軍隊?上帝不是用有馬兵的軍隊,而是用貧窮無有的奴隸、軟弱愚昧的人成就大事。這三千多年前從埃及被趕出來的奴隸,如今成為舉世聞名的民族。猶太人為數不多,但按人口比例來說,獲得諾貝爾獎的人數,是數一數二的高(編按:在歷史上,至少有201位猶太人或是有二分之一或者四分之三猶太血統的人士,曾獲得諾貝爾獎,佔據了從1901到2017年世界範圍諾獎獲得者總數的23%;資料來源:財新新聞)。四百三十年,每年三百六十五天,到最後一天時間滿足的時候,聖經說:「上帝使耶和華的軍隊離開埃及」。韓德爾在一七三八年寫下〈以色列在埃及〉神曲,有一首獨唱的詩歌這麼唱:He delivered the poor that cried, the fatherless, and him that had none to help him. The Lord is a man of war: Lord is his name.

全世界最大規模的移民
  為什麼這一次法老許可以色列人離開埃及?摩西進到法老面前,說:「耶和華說:『讓我的百姓離開埃及,走三天的路程到礦野事奉我』」,法老先說:「不可以」,日後又說:「不可都去!你們這壯年人去事奉耶和華吧」,到後來說:「你們的婦人孩子可以去,但你們的牛羊不可以去」 ,因為牲畜可以繼續提供埃及人所需要的勞動力。法老這一步步的作為,表示撒但不願意人全家歸主。今日多少基督徒家庭成員沒有到教會事奉,有各樣的攔阻你的妻兒到上帝面前。摩西與法老王之間的爭戰,就是要全民、全家歸主,是不可妥協與讓步的。法老出爾反爾,已經應許又收回 ,已經許可又剛硬著心,前面說法老催逼以色列人離開,之後又懊悔。以色列人離開埃及的時候,如果一家四口,你把丈夫的數目加起來,就知道大概有多少人口。離開埃及的以色列人男人有六十萬,受奴役的百姓大概有兩百四十萬以色列人,如果以色列人都走了,就減少了幾十萬免費勞工,國家就癱瘓了,法老因而一而再、再而三推卻讓以色列人離開埃及。

  移民是很困難的,離開需要移動的交通工具與很多手續。如果是一家人移民,那很簡單,買幾張票就可以走了;如果是一個城市的人要移民,老人、婦女、兒童長途跋涉非常辛苦。當我決定離開瑪琅搬到雅加達的時候,我開著汽車,從瑪琅到雅加達。當時,從瑪琅到雅加達一趟要二十三個鐘頭,我一家的家具、三千多本書,用一輛車來回運送,我請另一名司機與我輪流開車,共同應對車在路上所會遇見的危險,帶著一個太太、四個孩子、一個岳母、一個工人,顛簸幾千公里到雅加達,舉家搬遷雅加達,因為印尼需要一個歸正福音運動的中心。要把全家人搬出來是不容易的。當時我最小的孩子不到兩、三歲,其中的困難是人很難了解的。你搬一次家,如果是遠程的路程,子女又多,家中又有生病的、需要特別照顧的,你就知道這是何等困難。但以色列人離開埃及不是個人、一家的事,而是一個民族的事。

  以色列人出埃及的那一天,他們對四周的環境是生疏的,四周的環境與埃及迥異,不知道未來要往何處去,有一點像亞伯拉罕離開本地、本族、父家的情況。亞伯拉罕離開的時候,有三百十八個壯丁一起走,他們問主人:「你要把我們帶到哪裡?」亞伯拉罕說:「我不知道。」壯丁問:「為什麼不知道?」「耶和華只有對我說離開這裡,沒有說要去哪裡。」摩西帶領二百多萬人,喝水、吃飯、住宿、大小便都是問題,這是很難想像的事情,你思想聖經的每一句話你就知道神的引導是奇妙的,上帝對以色列人的帶領充滿了神蹟。摩西、亞伯拉罕都經歷這些困難,他們用信心順從上帝走天路。我們也要謙卑學習這些信心偉人的榜樣,因為這些考驗有一天也會臨到我們。

感同身受舉家遷移的艱辛
  以色列人在曠野,沒有住宿的地方,沒有吃飯的供應,沒有法老給他們的食物,毫無保障,毫無經驗,從零開始,是一個孤苦零丁、非常貧窮、痛苦的開始。做上帝的僕人不容易,要帶領二百萬人經過沒有供應的曠野,天天仰望上帝。我離開瑪琅神學院到雅加達,沒有人供應我薪水,我到雅加達沒有房子、親戚、朋友,所以我知道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多麽困難,我自己定自己兩年不拿薪水開始歸正福音教會,什麼都從零開始,兩年以後看看上帝怎樣帶領,「上帝啊,這兩年裡,我要看祢的供應,如果祢給我們錢,我們可以作為每次聚會的租金、印刷費、路費,薪水先發給同工,不要先給我,我應該受苦兩年」。之後,我問財政我們的經費如何,同工說:「奉獻的錢已經夠了,我們應該給你薪水」,我說:「我不定我的薪水,你們定我的薪水」,就這樣三十二年以前直到現在,上帝一步步帶領,印尼歸正福音教會從沒有到有,從零到現在這麼大的禮拜堂,誠然顯明上帝是信實的生命之主。

  以色列人離開埃及的時候,聖經說:「正滿了四百三十年的那一天,耶和華的軍隊都從埃及地出來了」(出21:41)。不能退後,只能向前預備作戰的,叫做「軍隊」。基督徒得以脫離魔鬼的綑綁,不再被罪奴役,用信心面向上帝而活,毫無依靠地仰望主,這叫得救。我們是得救的人嗎?我們蒙上帝的引導成為新人、新創造、新亞當,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從今開始依靠上帝。

  以色列人在埃及時,天天坐在肉鍋旁邊,有足夠的食物,因為法老從國庫拿出許多錢買雞、牛給他們吃,如此一來以色列人才有足夠的體力繼續做埃及人的奴隸,法老這麼做完全不是出於愛心,而是為了奴役人,彷彿馬克思的共產宣言所說:「你的主人為了他的生產力給你一些生活的需要,你吃得飽、穿得暖、生活供應夠了以後,再替你的主人勞力,發展的是他,吃虧的是你」,共產宣言具有極大的煽動性,足以使全世界的勞工起來,但終究無法使人均富,反倒使人均窮。不經勞苦賺來的錢,人不會愛惜。凡事從別人那裡搶來的東西,不會使人致富,只會使人放蕩。接受共產主義的盡都經濟破產。今日的俄國全年得到的錢不到廣東一省的一半。為什麼?因為接受了共產主義。這世界最漂亮、最好聽、最甜蜜的理論裡面藏著最可怕的毒藥。

以信心看待信主前後兩樣情
  上帝不許可人這樣被侮辱、欺壓、利用,「以色列人,你要離開埃及,在曠野活潑自由地事奉我」,宗教自由從這裡開始,民主制度從這裡開始,這是聖經隱藏最高的智慧、最重要的理論。以色列人出埃及有更好嗎?有更豐富的物質生活嗎?這表示上帝的道是矛盾的嗎?一個人離開罪惡後就上天堂嗎?沒有,你還在地上過生活,比從前在埃及過的生活更困難。從前在埃及可以吃大鍋的肉、足夠的糧食,因為法老供應足夠的物質。信耶穌更發達那是靈恩派、不是聖經的信仰,你信耶穌後遇到更多的患難,但上帝應許聖徒:「你有生命的自由,你有信仰的自由,你有與主同在的快樂」,很多人說:「這我不要,我要肉體的快樂」。以色列人離開埃及時,有些人發怨言:「你為什麼帶領我們到這裡?帶我們回埃及吧!即便法老多麽不好,他還給我們足夠的飯吃,我們寧願在埃及服事法老,也不願在這裡葬送自己的性命」。你信耶穌,有些權柄沒有,很多困難來到,「主啊,祢的帶領是什麼?我今天該怎麼辦呢?」盼望我們不要以現實的困難懷疑上帝的拯救,不要因為貪愛今生的享受而放棄永恆的幸福。

第十災──喪長子、喪頭生
  當第十災臨到埃及,上帝使人失去長子,失去頭生的牲畜。對法老而言,他最大的產業就是他頭生的孩子,埃及的財寶是外添的,但長子可接替王位,長子是掌權者,長子是盼望。上帝說:「今晚,我要使埃及所有的人,從坐寶座的法老到磨子後面的僕婢,每家死去一個長子。」埃及人敬拜受造之物,十災告訴埃及人:「你所敬拜的都在創造主手下,讓萬有發生效用的權柄在我手裡」。當太陽不發光的時候,埃及人連身旁站著是誰都看不見。埃及的長子死後,法老催逼以色列人離開埃及,上帝要以色列人向埃及拿金器、銀器,因為埃及人從未支付以色列人工價。人得到豐盛的物質,有的人拿來花天酒地,有的人拿來幫助人,如果上帝許可我,我也可以做富翁,我不是不懂怎樣賺錢,但我完全不把這放在眼裡,只以遵行天父的旨意為我的責任,世界的得意或受苦不重要,上帝的旨意要真心去遵守,我們自己的享受是小事情,這種態度使我頂天立地,勇敢前進,影響很多年輕人放下世界的享受作傳道。

奴役的結束 自由的開始
上帝使埃及人畜共罰,頭生的,無論是人或動物,都被上帝取去生命。當天晚上,上帝的使者一家家擊殺所有埃及的長子與頭生的牲畜,埃及遍地死屍,埃及的父母大聲哭喊著說:「我的兒子,活過來吧!」全埃及從法老的王宮到最小的鄉下,每一家泣不成聲。住在歌珊地的以色列人,耶和華保護他們沒有一個長子死,耶和華與他們同在。一個人即便家財萬貫,當他最寶貴的孩子被取去時,他的財寶能安慰他嗎?既然生了,又被取去,這是何等令人難過的事。第十災的結束,是以色列人出埃及的開始,是以色列人自由的開始,是以色列人歷史新一頁的開始。以色列人做奴役的最後一天,就是他們事奉上帝的第一天。

📡《聖經中各種審判》- 唐崇榮牧師主講
直播:雅加達上午 07:30 / 中港台新馬 08:30
重播:雅加達下午 16:00 / 中港台新馬 17:00

💻網址
http://pusat.grii.org/live
http://livestream.com/stemi
http://reformed21.tv

內文:編錄自印尼歸正福音教會主日信息20211031,未經講員過目
Photo:Lamentations over the Death of the First-Born of Egypt by Charles Sprague Pearce (1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