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的各種審判10 第七個審判—對埃及的審判02(出7-11) 唐崇榮牧師

聖經的各種審判10 第七個審判—對埃及的審判02(出7-11) 唐崇榮牧師

「君權神授」的觀念
  以色列人在患難之日等候上帝的拯救。以色列人原初在埃及所領受的,是非常榮耀的日子,但當不認識約瑟的法老繼位,逼迫就來到了,正如世界不認識上帝的旨意與上帝的兒子,不認識上帝的子民原有的榮耀以及對世界的貢獻。以色列人在埃及所受的痛苦,是世上的政權抵擋上帝的權柄的一個寫照。我在我的《神權、人權、政權》神學講座一書提到神權高過人權,人權高過政權。政權從哪裡來?從過去的歷史,我們看見君權神授的金科玉律,古代的政府都認為他們的權柄是上帝特別給的,中國人的皇帝被尊為天子,日本人的皇帝被尊為天皇,無論東西方都有同樣的觀念:君權神授──人在地上作王的權柄,是天上的上帝所賜與的。羅馬也認為凱撒是天神在地上的代表,這些權柄是不可挑戰、抵擋,凡是順從君王權柄的人,就可以看順利活在世上,凡是不遵守天所賜的王權,一定要被殺害,君王有生殺之權,在地上代表天上的上帝,施行他們的獨裁。

劃時代的王權約束力──英國的《大憲章》
  君權神授在歷史上的發展,直到一二一五年時,英國《大憲章》(The Great Charter)的制定,以法律限制君王的權利,人權不應在君王的獨裁統治下被侵犯,君王不應當隨意生殺百姓。在人類漫長的歷史洪流中,人對自身人權的覺悟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是歷經了幾千年才感到應當挑戰君王的權柄,君權被挑戰的君王對此相當不滿,因而產生君權與人權的相抗,人在王位上的把握越來越減少。不到二百年,英國的《大憲章》產生人類第一次最可怕的反應,就是把他們的王殺死。一二一五年《大憲章》的訂定,是對人權尊重的歷史轉捩點。為什麼《大憲章》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因為這是上帝的干預,因此上帝許可《大憲章》的訂定。大憲章的拉丁文是Magna Carta,就是偉大的憲章的意思,它告訴我們無論哪一個人統治世界,都有約束他的法律。當法律限制君王的權柄,人民因此得以抬頭。

  英國《大憲章》所表彰的精神,是與當時的政治形勢相違背的,也帶來英國的崛起。英國在羅馬帝國以後大約五百年左右崛起,成為超越羅馬帝國的最大政權。羅馬帝國在主前二十七年建立,東羅馬帝國在主後三百三十年遷都到君士坦丁堡,於一四五三年被回教消滅,當時最大的帝國就此告別歷史的舞台。回教徒原先計畫消滅東羅馬帝國後便向西挺進,控制基督徒的世界,使回教遍滿全地。當時教會的大主教,一個個到穆罕默德二世(II. Mehmed, 1432-1481)面前求饒,這是基督教的奇恥大辱,也是歷史很可怕的轉捩點,從此回教徒按照基督教禮拜堂洋蔥式圓頂的格式,作為建造回教堂屋頂的格式。回教在君士坦丁堡得勝後,無法繼續向西挺進。回教軍隊在七三二年,由西班牙深入歐洲,攻擊高盧(今天的法國),遭歐洲聯軍擊退;回教軍隊在一六八三年,進逼維也納,卻打不進去。如果那次回教再勝過維也納,西歐就完了。

英國的《大憲章》促進大英帝國的崛起
  羅馬帝國衰亡後,當時興起比維也納以東的回教勢力更大的勢力,這勢力超越了羅馬帝國。亞述帝國打敗巴比倫帝國,馬其頓帝國打敗亞述帝國,羅馬帝國打敗馬其頓帝國,而英國帝國之所以得以超越羅馬帝國,英國的《大憲章》匯集百姓的力量所間接促成的。英倫三島──蘇格蘭、英格蘭、愛爾蘭的總面積加起來不到印尼國土的五分之一,但這小小的海島國一直擴展,十六世紀正式在海權方面崛起,十七世紀到十八世紀不斷累積自己的實力,十九世紀整個時代被稱為英國的時代,版圖囊括非洲、美洲、大西洋、南極洲、亞洲、歐洲、太平洋地區,大英帝國是歷史上最大的帝國。世界歷史一步步的進展使我們驚心動魄地看見,上帝的手在其中怎樣引導這些大帝國。大英帝國比起古代帝國,兩者不同之處,在於上帝伸手伸張百姓的權柄,使君王獨裁的權柄受到挑戰。英國於十九世紀搖身一變成為全球最大的帝國,但更獨裁、更野蠻的共產主義隨之興起挑戰大英帝國。

盧梭的《民約論》倡議人權高於政權
  到了十八世紀的時候,法國的盧梭於一七六二年寫了《民約論》(Social Contract,又稱為《社會契約論》),這本書是繼《大憲章》之後最重要的一本書,認為:如果不是百姓授權,沒有一個政府有資格統治人民,這是史上第一次認為人民有最高的權柄來制衡政權。民權大過政權這個原本的思想是從聖經來的,許多基督徒卻不明白憲法與我們的人生、社會架構有什麼關係。《民約論》說:「人生來是平等的」,但人怎麼可能有真正的平等?有的人生在貧困之家,有的人生在富裕之家。盧梭的書在法國被認為是不可讀、不可存、不可傳、不可有的禁書,他遭到法國政府四處追緝,過一個自我流放的生活。當時法國文學鉅子伏爾泰極力替盧梭申辯,他進到皇宮,向當權者說:「雖然盧梭的理論與我的理論大相徑庭,但我應當替他申辯;雖然盧梭的意見與我的意見不同,但身而為人,他理當有發言權」。法國對人權的注重引發全球的關注。

共產主義開民主的倒車
  一七八九年,法國巴士底監獄被人民佔領,法國的政治革命成為人類面向自由最先的突破,這與《民約論》有很大的關係。雖然法國當時有許多著名的文學家,但有膽識反對政府的卻沒有幾個,《民約論》的作者盧梭成為當時倡議人權的先鋒與領軍人物。從一七八九年到如今,民間的力量越來越大,雖然與起先的《大憲章》有不同的立場。《大憲章》是站立上帝的面前,因為上帝的權柄高過人的權柄,上帝的權柄高過人的自由,神權在人權之上。《民約論》之後,人權在政權之上的思想慢慢建立起來。然而,提倡共產主義的馬克思,恩格斯繼承了他的思想,列寧爆發了革命,之後史達林、毛澤東繼起,走了另一條路線,稱自己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但這政府從起初到現在都不是人民所設立的,而是用槍桿子奪得政權,並用獨裁統治欺壓人民。這是很可怕的反動,是歷史上人權的衰退,用經濟維持軍權,用軍權維穩政權。

 《民約論》產生人民的勢力,共產黨壓迫人民的勢力,回教企圖控制全世界的勢力,身處人類歷史末後時期的我們,到底如何在這三股勢力之下生活?是在民權之下過生活?或在神權之下過生活?或在強權之下過生活?這是太大的事情。許多人以為做基督徒,就是信耶穌、上天堂,但我們應當好好思想整個文化的結構、人性的發展、上帝旨意下的永恆統治,以及人在地上當盡的責任。

首次神權顛覆政權──以色列人出埃及
  第一次神權顛覆政權,上帝的手在政府中施行審判,就是以色列人的出埃及。上帝不許可人建造巴別塔,因此變亂人的口音,這是神權管制人權很重要的一個先例。但真正對王朝的審判,最先的例子,最重要、最具體、最有規模的干預,就是對法老的審判。聖經中上帝的審判,從最高的王權到全世界的命運,都牽涉在其中,包括上帝怎樣統治百姓,上帝怎樣彰顯祂是天地的主。

  法老在這整個天地的宇宙中間怎樣看待自己?他認為自己是頂天立地、最偉大的君王,法老王為自己的國度制定法律。世界上的政府有制定憲法的權柄,認為這是人人都應遵行的金科玉律,這是每一個政府常常犯的過錯,訂了法律與憲章,就用人所認為權威的憲章統治百姓。「你是人中的一個人,你認為你高過所有的人,你高過全部的百姓,你可以訂立法律來統治百性嗎?」上帝不許可,上帝用祂高過人的法律的律法要來替代,這是神與人在法律上爭戰的一個開始。

強盜覺悟君王所不明白的:神權在地上的統治
  十字架上的強盜發出一個沒有人明白的講論,他在十字架上用咒罵的話罵耶穌,但當他頓時明白後,他說:「祢得國降臨的時候,求祢紀念我」,他發現在他旁邊不為自己辯護的原來是全地的君王,「今天為什麼耶穌被釘在十字架?我這樣被殺原是地上的常態,但這周流四方行善事、傳講真理、醫治疾病、把天國的信息帶到人間的耶穌,他沒有罪、沒有錯」。這強盜覺悟這是神權在地上的統治,耶穌是世界應當有的君王,而不是魔鬼運行在犯罪的人心靈中,因此他說:「耶穌啊,當你得國降臨的時候,求你記念我」。這強盜了解的真理──神的國在人間彰顯表達出來,世上的君王不明白,而這應當是基督徒內心深處最大的禱願,「願人都尊祢的名為聖,願祢的國降臨,願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大英帝國佔領的土地要大過羅馬帝國原有的領土十倍以上,這是世界歷史上最大的帝國,從一二一五年《大憲章》頒布開始,卻從一八四O年以鴉片戰爭要侵略中國而衰弱。大英帝國在領土最大的時候,同時也是差派最多宣教士的時候。但當英國收回傳福音的雄心,以帝國的發展為最重要的目標時,上帝就逐漸離開大英帝國。一九一二年,英國的傲慢達到了最高點,打造一艘逾萬噸的鐵達尼號,號稱是永不沈沒的船,是英國最大的船。上帝對人間權柄的干預、對世界國度的挑戰,在大英帝國最傲慢的時刻來到。英女王維多利亞死的時候說:「多大的權柄,多高的榮耀,可惜多短暫的生命」,講完了,便闔上眼,離開世界。一九一二年,鐵達尼號沉沒之後,英國一直走下坡。

為奴的以色列人是耶和華的軍隊
  這些要離開埃及的以色列人,是社會階層最低的奴隸。當時在埃及的以色列人離開埃及,聖經說:「耶和華的軍隊從埃及出來」,這些人是最低階層的奴隸,但聖經說:「這是耶和華的軍隊」,神的看法與人的估價完全不同。以色列有六十萬壯丁,如果一家五口,六十萬乘以五,應當是三百萬。可能以色列人離開埃及的時候,埃及當時的百姓有五百到一千萬,其中五分之一的二百萬以色列人離開埃及。當耶和華對摩西說:「你去對法老說,讓我們的百姓去曠野敬拜我」,摩西與亞倫之所以不願意去,因為他們知道法老必不容以色列人去,因為上帝差遣摩西時說:「我要使法老的心剛硬,你怎樣對他說讓以色列出去,法老必不讓以色列出去」。埃及人不但認為這些健壯的以色列人好奴役,又免費。在這種不平等的體制下,當時的埃及人認為如果容讓以色列出去,他們整個建築的工程該怎麼辦呢?所以法老一定不讓以色列人離開埃及。

公義的上帝干預人間不公的法律
  當埃及人以利益作為訂定法律的動機,以法律作為控制、奴役人的工具,當統治者用嚴格的辦法管制被統治的百姓,「如果我沒有規條,百姓就認為我刑罰人不照規矩,我刑罰所依據的,必須是嚴刑峻法」,這種法律是根據人的自私而定,公義的上帝干預人不公的法律,這是第一次上帝的權柄干預世界政治的權柄的開始。解放以色列人,讓以色列人到曠野敬拜上帝,法老會願意嗎?一定不願意。上帝任憑法老硬著心反對祂,以賽亞書第五十三章第一句話說:「有誰要聽我們奉祢的名傳講的信息?」摩西是法老女兒所收養的兒子,因為埃及的法律規定要殺死以色列人的男嬰,但是上帝用奇妙的方法讓摩西被藏了三個月,他的母親把摩西放在籃子裡,放進尼羅河,摩西哀哭的聲音被在河裡洗澡的法老的女兒聽見,因而被收養,進入埃及的皇宮。上帝安排摩西成為法老女兒的孩子,成為埃及受奴役者的拯救者。

政權的更迭是神權在其中的干預
  政權的更迭是神權在其中的干預。第一個最大的帝國被上帝干預,就是埃及。摩西在西乃山領受上帝所頒布的十誡。上帝的律法超越人間的法律,上帝的權柄超越世上的王權,上帝的統治超過法老的統治。上帝要刑罰埃及,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上帝要消滅埃及,興起以色列人。誰有權柄刑罰君王?上帝說:「我。」

內文:編自印尼歸正福音教會主日信息20210915,未經講員過目。
圖片:Israel in Egypt (Edward Poynter, 1867)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19681662167161&set=a.1796991719650&type=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