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論與教會生活-林慈信(41集) - 20 - 《教會論與教會生活》林慈信博士 -第20講

39 views

展開中文逐字稿

Living in Christ’s Church
session 20
我們繼續講
天國的鑰匙和配劍的問題
Christ’s ban on physical force
耶穌基督雖然禁止用暴力
does not remove the sword from
the state (Rom. 13:1-7; 1 Pet. 2:13-17)
但是卻沒有把刀劍從政府拿走
-Jesus told Pilate that his authority
was given of God (John 19:11).
耶穌告訴彼拉多
彼拉多的權柄是上帝賜給他的
But it does ban any effort
to accomplish the ends of Christ’s
kingdom by using that kind of force.
但是上帝所禁止的
是用這種政府的暴力,就是配劍
來成全基督國度的目的
There is force available, however
但是,是有大能的能力會用上的
— force that is greater than swords,
比刀劍的能力更大
greater than nuclear weapons.
比核子武器的能力更大
It is the power of God’s Spirit.
是上帝之靈的大能
Paul says that the weapons
of our warfare are not fleshly,
保羅說我們爭戰所用的武器
不是屬血氣的
but they are not for that
reason ineffective.
但是不是因為不屬血氣,
因此就沒有果效
不是的
They can do what force cannot do:
聖靈的能力所做得到的
是地上的暴力所做不到的
change the rebellious
imaginations of men’s hearts
這種能力能夠改變人心裡面
對抗上帝的那種心思意念
或者虛妄的心思意念
in order to bring them into subjection
to the rule of Christ (2 Cor. 10:3-6).
好叫他們服從基督的統治
血氣這個意思就是這個城市
這個充滿罪惡的世界
血氣在這裡不是指我們的罪性
Since the state and not the church
bears the sword,
既然配劍的是政府而不是教會
a great change has been made
in the form of the people of God.
那麼上帝的子民的外型
就起了一個重要的改變
The holy wars of Israel anticipated
God’s day of judgment
以色列舊約的聖戰
是預期上帝審判之日
when the cup of iniquity of
the whole earth will be full.
到了那日,全世界的罪孽之杯會滿溢
That symbolic task of Israel
這個以色列的任務
這個象徵性的任務
is not given to the church.
上帝並沒有給教會
Christ calls the people of the
Kingdom to bless their enemies,
基督呼召天國的國民
要祝福他們的仇敵
not to destroy them
不是毀滅他們
or even to curse them,
甚至不是要咒詛他們
committing them to God
for destruction.
不是把他們交託給上帝,使他們滅亡
不是的
The sanction of the church
is applied nevertheless
但是教會的制裁的確是會執行的
in solemn witness against those
who will not receive the gospel.
教會會很嚴肅地見證那些
不接受福音的人的不是
witness against
見證他們的不是
Even then, however,
但是雖然是如此
the church uses the keys
with the prayer that the one
excluded may yet repent and be saved.
教會是怎麼樣使用天國的鑰匙呢
是禱告求神讓那個被排除的那一位
至終還是會悔改而得救的
這是教會使用天國的能力的方法
The situation of the people
of God among the nations
is in some ways similar to that
of Israel in exile.
上帝的子民在列國中的情況
比較像以色列被擄的時期的狀況
We are the new diaspora,
我們現在是新的分散的族類
the people of God scattered
in the world as strangers and pilgrims
(1 Pet. 1:1; 2:11).
就是分散在世界作陌生人、
作過路客的上帝的子民
We, like the diaspora of Israel,
are called to pray for the peace
of the city where we reside (Jer. 29:7).
我們就好像分散的以色列人一樣
是被上帝呼召我們要禱告求上帝
給我們所居住的城市平安
Christians are called to penetrate
the world as light and salt,
上帝呼召基督徒滲透世界,作鹽、作光
but not to identify with the world.
但是不是完全與世界認同、打成一片
Identification
打成一片的話
would erase the very difference
for which the church is called.
就會擦掉、就會除掉上帝呼召教會
它的特別不一樣的、與眾不同的特質
It would then become salt without savor
這樣子就變成沒有味道的鹽
or a light under a bushel basket.
或者藏在斗下的光了
The church is not competitive with the state,
the family or the organizations of society.
教會並不是與政府、與家庭
或者社會裡不同的結構競爭的
不是的
Because it has a heavenly calling
因為它有一個屬天的、從天上而來的呼召
it is differently defined.
它的定義就與眾不同
For that reason too
也就是為了這個原因
the church is not correlative to the state,
the family or other societal groups.
教會與政府、家庭和其他社會的結構
不是相互連結的,correlative
The church is God’s new nation
(1 Pet. 2:9),
教會是上帝的新國度
the new family of God (Eph. 3:15),
是上帝的新的家庭
but the church does not replace
the family or the nation.
但是教會並沒有取代家庭
也沒有取代國家
The patriarchal and national
forms of the people of God
have been transformed by Jesus Christ.
不是取代,乃是改變
先祖時期,所以
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時期的
上帝子民的外型和國家的外型
就是摩西,特別是到了大衛、所羅門
時期的以色列為國家的外型
都被耶穌基督徹底地改變了
As the new people of God
教會身為上帝新的子民
the church has both continuity
with Israel and distinction from it.
教會一方面與以色列有連慣性
另外一方面
教會相對於以色列是獨特的
Since Jesus is the true Servant,
Israel (Is. 49:3),
既然耶穌是那位真正的神的僕人
是真正的以色列
既然耶穌基督是
上帝的真僕人以色列
he fulfills the calling of Israel
(Rom. 15:8).
耶穌基督就實現了
上帝對以色列的呼召
祂成全了、實現了以色列的呼召
也就是以色列應該所是的,耶穌就是
In Christ we are Abraham’s seed,
我們在基督裡就是亞伯拉罕的後裔
the true Israel of God
(Gal. 3:29; 6:16).
就是真的上帝的以色列
Gentiles who were no part
of the commonwealth of Israel
外邦人本來不屬於
以色列這個共和體的
are now fellow citizens of that
commonwealth (Eph. 2:12, 19).
現在就是與猶太人
同作這個共和體的國民
Paul fought the circumcision
controversy on this assumption.
保羅是根據這個前提
來與那些堅持割禮派爭辯的
If the Gentiles were not
being added to Israel
假如外邦人沒有加進到以色列來
the Judaizers would not have
demanded their circumcision.
這些猶太派就不會
要求外邦人受割禮
If they did,
他們受割禮的話
Paul would simply have replied,
保羅會這樣子回答
“I am not baptizing them into Israel
but into the church.”
我為他們施洗,不是要他們進入以色列國
乃是進入到教會
Paul refused to regard the church
as a sect deviating from mainline Judaism.
保羅拒絕把教會看為是
主流的猶太教裡的一個旁支
Paul was following the way of the fathers,
保羅所跟隨的是列祖的路
the way of the true Israel of God
(Acts 24:5, 14).
是真正的上帝以色列民的道路
所以,保羅拒絕認為耶穌基督的福音
是猶太教的異端或者旁門
As the new Israel
教會身為新以色列
the church needs a strong
sense of its spiritual peoplehood,
教會需要有很強烈的
自己是屬靈的子民這個意識
a consciousness vital for its work
and witness in the world.
這種意識是非常重要的
教會若要從事它的事工
在世界上作見證的話
它必須要很強烈地意識到
它自己是上帝屬靈的子民
The blood of Christ does not bind a
people together less strongly
than the blood of Abraham.
耶穌基督的寶血
使上帝的子民連結在一起
一點都不弱過亞伯拉罕的血統
On the other hand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
the heavenly and spiritual form
of the church
教會從上頭來的屬靈的外型
brings the realization of those blessings
that Israel embraced in promise and hope.
教會既然有了以色列的外型
那麼就帶來了
以色列一直信靠上帝的應許
以色列一直盼望著
那些將要實現的福氣
就是教會就承受了以色列等候的福氣
The church tastes the mercy
of God’s covenant
教會嚐到上帝盟約的憐憫
and pleads with Israel
according to the flesh
也為屬血統的血肉之親以色列,
為他們祈求
to come to the feast spread in Zion.
求上帝讓血肉之親以色列人
來到錫安山上所擺設的宴席
本章結束
現在我們來看本章裡面有一個圖表
這圖表被稱為
The Messianic rule of Jesus
耶穌身為彌賽亞的統治
橫的來說這個圖表分三段
左、中、右
中間這段上面有一個好像三角形
有一點像教堂
高高的屋頂這樣子的
左邊是舊約
中間是新約
右邊是未來
所以左邊從下一直到屋頂那條線
就是耶穌的升天
右邊從上
然後斜斜地上到屋頂那條線
就是耶穌的再來
好,左邊
以色列是中間的
好像一個鴻溝一樣
然後兩邊是列邦
是外邦人
新約,中間那一段
新約的教會也是一條
中間的,從上到下
左右就是世界
教會是在世界中間的
但是那個是從上面看下來
教會在中間
世界在左右
但是你從旁邊看的話
這個世界又分好幾層
家庭、政府、其他社會制度或團體
意思就是說
教會身為天國的記號
它是活在世界中
但是有這個橫切面
教會要改變、要滲透
家庭、國家和社會的群體
到了右手邊
耶穌來的時候首先有審判
然後教會中間那段
就是羔羊的婚宴
然後旁邊是這樣說的
Marriage transcended kingdom to
the Father city of God.
現在婚姻已經被超越了
政府呢
從政府的國度
現在由天父來作國度的王
然後所有其他的社會的團體
就是上帝的城了
我稱這個為千層糕
教會是天國
但這個天國
是對所有的社會的團體
或者說每一個層面
家庭、政府、社會
我可以多加
哲學、科學、心理學
情感等等
都是有它的決定性的
主權性的影響力
溫習問題 Review Questions
第一題
Where does the Christian
hold his primary citizenship?
基督徒主要是哪裡的國民呢?
How does this affect his
citizenship in this world?
這個國民身份如何影響
他在世界上的公民身份呢?
earthly and a heavenly city?
教會如何同時是屬地的城市
也是屬天的城市呢?
第三題
How does the heavenly
form of the church
affect the government of the church?
教會的外型是屬天的
它的形式是屬天的
這如何影響到教會如何治理呢?
第四
What should we understand by
the power of the keys (Matt. 16:19)?
馬太福音十六章19節
耶穌提到的天國的鑰匙
我們應該如何理解
這些鑰匙是什麼呢?
What would it mean to bind or to loose
with reference to persons?
(Consider Matt. 18:17, 18.)
釋放、綑綁一個人
是什麼意思呢?
參考馬太福音十八章17~18節
第五題
Are the spiritual weapons of the church
less powerful than physical weapons?
教會的屬靈的武器,是否
比物質的武器更加弱呢?
How does the mission of the church influence
and change the life of the world?
教會的使命如何影響世界上的生活
如何改變世界的生活呢?
討論問題,四題
第一題
How can pilgrims and strangers
form a community in this world?
過路客、陌生人該如何
在這個世界組成一個社團呢
Consider the parallel between
the church and Israel in dispersion
請考慮到教會和在被擄的、分散的
以色列人之間的相似性
(the church as the diaspora, 1 Peter 1:1).
教會就是那分散的群體
彼得前書第一章1節
Does your church recognize its identity
as a community of spiritual ‘ethnics’
bound together by ties of
blood-Christ’s blood?
你們的教會是否承認自己的身份就是
一個由血統連結起來的
一個屬靈民族的群體呢?
就是以耶穌基督的寶血
所連結起來的民族呢?
Is it true that the ethnic communities
of America have closer ties than the churches?
那麼是不是美國的
不同的少數民族本身
比教會更有密切的連結呢?
血統是否比屬靈的連結
更加地親密呢?
第二
How do the keys of the
Kingdom replace the sword
in the hands of the officers of
Christ’s kingdom?
基督國度裡任職的
就是牧師長老等等
任職的職員
他們手上的天國的鑰匙
是如何取代了刀劍呢?
第三
Consider the testimony of the
church as a city set on a hill.
請考慮教會的見證是
在山上的城
How does this compare to the
function of God’s community as salt
penetrating the life of the world?
山上的城是怎麼與上帝的群體
作鹽滲透世界的功能相比?
Should the officers of the church
be concerned about
the Christian influence of church
members in their work and professions?
教會的牧師長老們是否應該關注到
基督徒如何在他們的工作
他們的職業上影響這個世界呢?
How can Christians
help and support one another
in their daily life,work and witness?
基督徒如何彼此幫助、彼此支持
在他們的日常生活、工作和見證上
彼此支持呢?
最後第四
Consider this statement:
請考慮這句話:
Because the power of the state is
ordained by God,
因為政府的權力是上帝所指定的
所命定的
Christians may participate in the
government and in its use of force.
基督徒可以參與政府
參與政府的配劍
They know however that God has not given the sword to government
to execute his final judgment.
但是他們知道上帝並沒有給政府
配劍來執行上帝最後的審判
They will not therefore try to seize
power in a government in Christ’s name
因此他們不會奉基督的名
透過一個政府來奪權
or seek to use government power
to bring in the full justice of the Kingdom.
也不會試圖用政府的權能
來帶來天國完全的公義
請考慮這段話

林慈信


Living in Christ's church: Edmund P Clowney

林慈信博士在台灣錄製《教會論與教會生活》系列,這專題是林牧師特別為教會中的平信徒、長老、與執事預備的,是對教會的建造有益的。這專題是出於威敏斯特神學院,克羅尼院長的著作。克羅尼院長也曾是林牧師的老師。《教會論與教會生活》Living in Christ’s Church (Great Commission Publications)這本書是眾多成人主日學教科書之一,由PCA(美國改革宗長老會)與OPC(信正長老會)兩宗派合辦的主日學教材出版社所出版的書,也是專為平信徒而寫的書。


林慈信 Just Smile

林慈信博士,西敏神學院神學碩士,天普大學歷史系哲學博士,加州洛杉磯「中華展望 China Horizon」創辦人。致力於護教與神學信仰的工作,在神學、宣道學、及歷史學等都有相當的造詣。林牧師不僅著力於出版歸正信仰的書籍,並且發表至少500篇的論文。著重系統神學、護教學、清教徒的成聖神學與聖經輔導學等;同時任教於美國國際神學院、西敏神學院、聖約神學院等校。推動聖經輔導不遺餘力。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