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登山寶訓 - 03 - 律法的成全

29 views

耶穌基督的到來是為了成全上帝的律法,並使我們能夠遵守。在這堂課中,傅格森博士講解了耶穌如何成全律法,以及祂如何教導門徒按照律法來生活。



這是傅格森博士在《登山寶訓》系列中第三篇信息。

MP4影片下載

MP3音檔下載
學習指南PDF下載

逐字稿

現在我們來到了登山寶訓這個系列的第三堂課。我認為在這堂課中,我把經文讀出來會對大家有幫助。在我們開始思考耶穌的教導時,我們接下來要關注的是一段比較短的經文。以下是馬太福音第五章17到20節:「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我實在告訴你們,就是到天地都廢去了,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都要成全。所以,無論何人廢掉這誡命中最小的一條,又教訓人這樣做,他在天國要稱為最小的;但無論何人遵行這誡命,又教訓人遵行,他在天國要稱為大的。我告訴你們,你們的義,若不勝於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義,斷不能進天國」。有時候,在傳道人完成一場講道之後,有些人會走上前去責難他,說他完全沒提到某些事情。這些人老是喜愛這麼做,對不對?「你完全沒提到這個」。所以當時在場聽登山寶訓的人,我對他們的反應並不感到訝異,他們大多數都在心裡想:「耶穌啊,你完全沒有提到律法」。當然,我們必須明白,當時在場聽耶穌講道的人,是一群生活在摩西律法之下的人,他們的日常生活受律法的規範,他們年復一年地受律法規範,他們整個人生都受律法規範,他們的宗教受律法規範,而且由於上帝的律法和相關的獻祭,整個耶路撒冷城仿佛就是一個時鐘,隨時都能告訴他們當下的時間,他們人生中的每一件事都受到上帝通過摩西賜下的律法規範。誠如各位所知,那些條例,他們認為一共有超過300條。法利賽人給那些條例作了詳盡的說明,大概是這樣的,如果我要遵守律法,我就必須做到這件事,於是,很快地,你為了遵守律法而必須做到的事情,本身也變成了律法。所以,當時的百姓不只是活在摩西律法當中,也活在這樣的文化當中,認為這樣才是真正的屬靈。順帶一提,基督徒有時候也會犯這樣的錯誤的,不是嗎?如果你想要變得更屬靈,你就必須做得比上帝要求的更多,所以當下那些聽眾的反應是非常自然的,他們聽到這些關於「有福了」的教導時,心裡想:「祂為什麼完全沒有提到律法?」例如,請想一想作為整部詩篇開頭的詩篇第一篇,它說什麼樣的人有福?它說,晝夜思想上帝律法並且活在律法之中的人是有福的人,那麼耶穌為什麼完全沒有提到律法?其實祂正準備要提到律法了,祂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提到關於律法的事,因為祂明白,律法雖然能夠告訴我們該如何生活,卻無法給我們力量去確實做到。律法能夠告訴我們該做什麼,但是律法無法賦予我們力量去做到該做的事情,還記得保羅在羅馬書第八章3到4節是怎麼說的嗎?「律法既因肉體軟弱,有所不能行的,上帝就差遣自己的兒子,上帝就差遣自己的兒子,成為罪身的形狀,作了贖罪祭,在肉體中定了罪案」。為的是什麼?為的是「使律法的義成就在我們這不隨從肉體、只隨從聖靈的人身上」,保羅堅定地表明,福音並不是廢掉律法,而是賜我們力量去滿足律法,並使我們喜愛律法,保羅是從主耶穌的教導中學到這一點的,因為這就是耶穌在此處所說的關於耶穌就基督徒與律法之間的關係所做的說明。我要請各位注意幾件事。首先,請注意耶穌如何強調律法在基督徒生命中持續進行的功用,祂說律法的重要性是持續不斷的,「我說律法無法賜福給你們,因為律法並不具有轉變你們的大能,但是你們千萬不要誤以為我這是在說律法不重要,我來不是要廢掉律法的,乃是要成全」。為了明白祂這番話的重要性,我想我們可以這樣理解:「我來不是要廢掉律法,我來是要成全律法」。當然,祂是藉著祂自己做到這一點的,祂並沒有廢掉律法,你看耶穌就會明白:「上帝的律法所指向的,正是這樣的生命」。祂還說了另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注意看,祂說:「無論何人廢掉這誡命中最小的一條,又教訓人說上帝的律法是可以被忽略的,那麼他們在天國要稱為最小的」。天國裡究竟有沒有位子留給這樣的人還是一個問題,總之,律法就像是用來檢驗教導的屬靈試紙,如果有人藐視或無視律法,或是有人說身為新約基督徒的我們可以把律法拋棄,你就要說:「等一等,你對律法在基督徒生命中持續扮演的角色所持的看法,其實正說明了你對於主和『作主門徒』這件事的看法」。接下來要看的就是耶穌在強調律法的功用時所講的第三件事,這肯定令當時的聽眾感到難以理解,耶穌提到了那些道貌岸然、正襟危坐的法利賽人,並說:「你們的義若不勝於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義,斷不能進天國」。眾人聽到這裡,肯定會想:「這樣還有誰能得救?」看看這些法利賽人,我們都望塵莫及,他們真的是紀律嚴明,難道耶穌的意思是說我們必須做得比他們更好嗎?難道耶穌是說我們必須用比他們更縝密的方式來遵行律法嗎?對,這就是耶穌所表達的意思,不過,祂想說的是:「法利賽人所選擇的道路將永遠無法在他們的生命中帶來律法的成全或完善,而福音的道路將會一直產生這樣的成全」。我還記得多年前的一次經驗,我想我可以把它當作比喻來說明這個道理,那時我從新澤西的紐約機場搭機前往以色列的特拉維夫,同樣搭上那趟班機的有許多正統猶太教徒,哈西德派的猶太教徒。當時我坐在座位上,旁邊有一個空位,我很希望它能一直是空著的,靠窗的位子則坐著一位世俗的猶太裔女士。接著我看到一名哈西德派的猶太教徒,你一眼就能認出他們了,他登上飛機,我看到他一邊確認他的座位號碼,一邊尋找對應的座位,從他的目光看來,我想他的座位編號是B,當他看到那名世俗的猶太女士和我這個慈眉善目的新教徒的時候,那當下,我發現他一臉驚慌,他跑去麻煩空服員,最後他們讓他換到另一個座位去。對我來說,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經歷。他坐在我前面3排的位子,而我通常不會在跨洋航班中睡覺。我倒希望我睡得著。整個晚上我一直看著他,他整個晚上都在仔細研讀律法書。我心想,這景象就跟保羅提到的一樣,他們「每逢誦讀摩西書的時候,帕子還在他們心上」。這位男士本來大可坐在我旁邊,和我談論他的彌賽亞,我們本可以一起討論歸屬於天國的福氣,但他卻選擇用他自己看著順眼的方式來成全他的義。他想作詩篇第一篇的有福之人,卻不知道詩篇第一篇所指向的究竟是誰。詩篇所指向的那一位能夠轉變他整個人生,並且為他成全舊約的應許,讓人們從世界各地前來歸向彌賽亞。而這其中的一個人就是坐在他後方3排的我。他大可以坐在我旁邊,但他選擇嘗試成全自己的義,而不是被耶穌基督的義成全。

耶穌想要強調的是,基督徒並非摒棄律法的功用,基督徒明白律法在我們生命中的成全並不是出於我們自己的力量,而唯獨是因為天國已經進入了我們的生命,賦予了我們新的情感,並以新的方式賦予了我們力量。所以這就是耶穌的教導,祂這是在強調律法的功用。其次,耶穌強調祂的到來正是為了成全律法。「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祂說祂來是要成全律法,這是什麼意思呢?說來話長,對不對?我認為聖經講得很明確。上帝藉著摩西在西奈山頒佈的律法是一種以否定的形式來表達的律法,這律法一直以來都寫在身為上帝形像的亞當的心版上。身為上帝的形像,亞當可以說是在本能上以一種符合上帝律法真正用意的方式在發揮作用。但接著,當他後來墮落、變得盲目的時候,人對於律法的了解便越來越少。我們發現,就連族長們的生活方式也不符合那寫在他們心版上的律法。所以上帝如今在石版上頒佈律法,而且主要是以否定的形式寫成的,因為祂的百姓是如此不成熟的屬靈兒童。當你家孩子兩歲大的時候,你不會坐下來向他說明電力是怎麼運作的,你只會告訴他不要把手指伸進牆上的插座裡,否則會受傷。所以總體來說,在教導兒童的時候,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直接告訴他們什麼事不可以做,這能讓他們安全。某方面來說,上帝就是這樣做的,所以十誡大部分的內容都是以否定句來表達的,而不是肯定句。雖然是以否定句來表達的,但在這些否定句中存在著一個呼喚,指向上帝原先創造我們的用意,但我們違背了這個律法。所以耶穌來到世上做了兩件事。首先,在我們不順服的地方,祂完全順服。第二件事是祂替我們承受了違背上帝聖潔律法所當承受的懲罰或刑罰。祂這麼做是為了潔淨我們的心,並使我們脫離捆綁和罪咎。在這個意義上,耶穌成全了律法。此外,耶穌也在另一個意義上成全了律法。律法不只帶來誡命,道德誡命,同時也講明當你違背這些誡命的時候應當要做些什麼。律法提到了那一切的祭物,每一天要為所犯的罪獻上祭物,每逢贖罪日,大祭司要去到上帝的面前,然後在那裡獻祭。在律法之下,整個人生,用我的方式來說,就像是活在立體圖畫書版本的福音之中。這些祭物提醒著你:你需要赦免。這些祭物也將你指向上帝所將賜予的赦免。還記不記得希伯來書作者所用的論點?他是這樣說的:祭司天天站在祭壇前,日復一日,每天都是如此,屢次為罪獻上祭物。如果你是舊約時期的信徒,你走進耶路撒冷聖殿裡看到這一切,你一定會逐漸明白:既然這些祭物必須不斷重複獻上,那就不可能是真正能除罪的祭物,它們肯定只是真祭物的預表,否則它們絕對不必重複被獻上。上帝已經應許了要賜我們一個真正能除掉罪過的祭物,那肯定不是指這些祭物。有一個人將會作為真正的祭物來到世上,祂已經來了。耶穌不只是替我們成全律法的道德層面,祂也成全這一切被賜予百姓的舊約預表。這些預表向百姓指明他們最終得到赦罪的方式乃是藉著一位大祭司所獻上的偉大獻祭。祂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作大祭司,而不是照亞倫的等次。我在想,門徒可能有好幾年都不明白這一點,但他們顯然記得耶穌說過祂不只是成全了律法的道德層面,也成全了律法的儀式層面。也因為如此,在早期的教會裡,一切的獻祭和儀式全都被擱在一旁。當時的情景宛如正午的太陽已然升起,就像約翰‧加爾文說的,他們不需要為了看清楚而點火柴,因為耶穌已經成全了律法。此外,耶穌也在另一個意義上成全了律法。此外,耶穌也在另一個意義上成全了律法。律法不只帶來誡命,道德誡命,同時也講明當你違背這些誡命的時候應當要做些什麼。律法提到了那一切的祭物,每一天要為所犯的罪獻上祭物,每逢贖罪日,大祭司要去到上帝的面前,然後在那裡獻祭。在律法之下,整個人生,用我的方式來說,就像是活在立體圖畫書版本的福音之中。這些祭物提醒著你:你需要赦免。這些祭物也將你指向上帝所將賜予的赦免。還記不記得希伯來書作者所用的論點?他是這樣說的,祭司天天站在祭壇前,日復一日,每天都是如此,屢次為罪獻上祭物。如果你是舊約時期的信徒,你走進耶路撒冷聖殿裡看到這一切,你一定會逐漸明白:既然這些祭物必須不斷重複獻上,那就不可能是真正能除罪的祭物,它們肯定只是真祭物的預表,否則它們絕對不必重複被獻上。上帝已經應許了要賜我們一個真正能除掉罪過的祭物,那肯定不是指這些祭物。有一個人將會作為真正的祭物來到世上,祂已經來了。耶穌不只是替我們成全律法的道德層面,祂也成全這一切被賜予百姓的舊約預表。這些預表向百姓指明他們最終得到赦罪的方式乃是藉著一位大祭司所獻上的偉大獻祭。祂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作大祭司,而不是照亞倫的等次。我在想,門徒可能有好幾年都不明白這一點,但他們顯然記得耶穌說過祂不只是成全了律法的道德層面,也成全了律法的儀式層面。也因為如此,在早期的教會裡,一切的獻祭和儀式全都被擱在一旁。當時的情景宛如正午的太陽已然升起,就像約翰‧加爾文說的,他們不需要為了看清楚而點火柴,因為耶穌已經成全了律法。此外,耶穌也在另一個意義上成全了律法。上帝藉著摩西為一群特定的百姓和一個特定的民族賜下了律法,因為祂打算在一個民族裡延續當初的應許,也就是彌賽亞將會來到,女人的後裔將會傷蛇的頭。這個應許將被保存在一個民族裡面,藉著這個民族而得以延續。所以祂將道德律法施加在那個民族的民間生活中,祂從來沒有要把這道德律法當作永久的規定,也沒有要讓那些獻祭儀式永久存在。至於那被施加在這群百姓生活中的律法,也只會運作到那位救主到來、成為跨民族社會的君王為止。我們可以這樣說: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國家能讓你作一位舊約猶太人,不是嗎?為什麼?因為獻祭要在耶路撒冷獻,筵席也要在耶路撒冷擺設。如果你是一位住在外地的舊約猶太人,你必須回到這個國家、這個民族裡。但是如今,事情已經不再是這樣了。該怎麼說呢?還記得祂命令那個癱瘓的人拿起褥子行走嗎?我有時候會這樣想:耶穌在園子裡復活的時候也同樣拿起了摩西律法的一切規定,把它們都卷起來,全部帶走。當然,在公義這方面,就律法的普遍公正性而言,我們的社會可以從上帝律法適用於民間生活的各種不同方式中學到許多事情,正如《西敏信仰告白》所說的,但你有看懂耶穌在說什麼嗎?祂是在說:「我不只是在你的生命中成全了律法,我更是成全了律法本身,因為我就是律法所指向的那一位。因此在我裡面,你能看到舊約所預表的一切都得到了成全。我就是上帝所說的君王。以往,上帝的律法只適用於單一特定的社會,這種情況,如今已經結束了,因為人們如今可以在任何地方活出基督徒的生命。」這實在是一件驚人的事對不對?出於本能,我們有時候會認為除非整個社會秩序都趨近完善,否則我們很難活出基督徒的生命,但這種說法很難說服過去50年來的中國基督徒,這豈不是一件非常驚人的事情嗎?耶穌來到世上,為的是讓基督徒生命能夠在所有民族當中被活出來。此外,耶穌也以另一種方式成全律法,祂藉由順服律法以及替我們付代價,來成全律法。除此之外,祂也藉由聖靈的大能在祂百姓的生命中將律法予以填滿、成全、完善。而這其實就是馬太福音第五章後續的部分所談論的內容。耶穌道出了這件驚人的事:「你們的義若不勝於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義,斷不能進天國。」祂的聽眾肯定會感到納悶:「怎麼可能會是這個樣子呢?我們總是瞻仰這些法利賽人,他們極其嚴格地遵守上帝的律法,我們絕不可能達到他們的境界,但耶穌卻告訴我們,我們必須超越那種境界。」接下來就是那個偉大的信息,我們將在下一次的課程中加以探討,耶穌即將告訴眾人,祂使我們能夠以一種比文士和法利賽人還更深層的方式來成全上帝的律法,因為祂使我們能夠以更深層的方式遵行上帝的律法。還記得耶利米所說的應許嗎?「上帝將會藉著祂的聖靈而來,祂將把律法寫在你們心上,讓你們能夠打從心中順服祂。你們將會喜愛上帝的律法,愛慕上帝的律法和上帝的道,因為祂已經成為了你們的天父。」你們也將會開始發自內心地說:「父啊,這是當然的,我一定會照做,因為這是你對我人生的完美旨意。」這就是律法得到成全的意義。

Tags: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