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基督徒生活的基礎 - 06 - 恩典的管道:洗禮

23分鐘
6 views

當基督徒思考洗禮時,常常想到的是有關洗禮方式與物件的辯論和爭議。但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了解上帝為何賜給我們洗禮的記號和印記。在這堂課中,傅格森博士解釋了這個聖禮的意義,詳細闡述了耶穌的洗禮,並指出耶穌的洗禮如何為我們自己的洗禮賦予含義。

這是傅格森博士在《基督徒生活的基礎》系列中第六篇信息。

影片下載

基督徒生活的基礎(傅格森)

MP4影片下載
MP3音檔下載
學習指南PDF下載

逐字稿

在這一系列課程中,我們目前要探討的是「何謂在基督徒生命中擁有扎實的基礎」。我們談到了基督徒所謂的恩典的管道。現在我們要來探討另外兩個管道,它們經常被歸類為聖禮。在我們談論到洗禮與聖餐的時候,我要再次鄭重強調,這些管道並不是我們用來取得恩典的媒介,它們是上帝所使用的媒介,用來把我們帶進祂的團契之中,並得以認識祂。在這一堂課和下一堂課裡,我們要來探究新約的這兩個聖禮,也就是福音的兩個特殊記號:洗禮與聖餐。但首先,我認為有些事情我得先講清楚。一部分的原因是,洗禮與聖餐這兩個聖禮同樣都飽受爭議,而且基督徒探討聖禮的時候往往也是以這些爭議作為起點。一般來說,如果有人以爭議作為探討的起點,那就表示他們從來沒有真正掌握基礎的議題。所以,我這一堂課和下一堂課的用意並不是要處理各種爭議,而是要試著幫助各位理解:為什麼上帝要賜我們這些實體的事物,也就是我們通常所指的「福音的聖禮」?為了要理解這些聖禮,我們必須回到起點。我所謂的回到起點,指的是回到聖經的開頭。你有沒有注意到?很多人研究洗禮與聖餐的時候,一開始就想討論那些飽受爭議的議題。其實他們需要做的是回到起點,並且注意到上帝啟示祂自己和祂的旨意時所使用的方式。有個頗具特色的地方:祂是藉由應許來啟示的,祂的應許就是我們經常在聖經裡所見到的盟約。祂與我們立約,祂賜給我們應許,可以說祂是憑著自己的存在來向我們保證祂絕不食言。如果你把聖經從頭到尾給讀過一遍,這是一種很好的讀經方式,然後從尾到頭再讀一遍,你就會開始注意到一些事情了。每一次,上帝賜下這種特殊的應許的時候,無一例外,祂總是會一起賜下一個實體的記號來代表祂所賜的應許。你在關於伊甸園的記載裡就能看到這一點了,上帝賜給亞當和夏娃一些應許,也賜下實體的記號,也就是這些跟應許有關的樹。接著在大洪水之後,上帝與挪亞立下了新的約,或者說應許,也為這個應許加上一個記號。這個記號並沒有讓上帝的應許更加可信,對吧?
上帝的話就是上帝的話。從某個觀點來看,上帝大可以說:「我話說完了,信不信由你。」但是上帝明白我們的軟弱。所以,上帝這樣對挪亞說:「挪亞,我把彩虹放在天空中。每當你見到彩虹的時候,我要你記得,我會記念我的應許。我將不再用洪水毀滅大地。」各位可以想像一下,幾年前我們所住的村子遭遇了一場洪水,有一半的村民都在洪水中失去了家園。在之後的兩年當中,每逢下雨的時候,你就能察覺到村民開始緊張,害怕再次遇上洪水的摧殘。挪亞也是同樣的感受,他會擔心大洪水再次爆發。每逢下雨,挪亞抬起頭來看,他看到彩虹,就會想起上帝記念祂的應許。你有注意到那個記號是什麼嗎?那是挪亞所應當觀看的記號,也是代表上帝所做之事的記號。上帝記念祂的應許。上帝跟亞伯拉罕立約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上帝賜給亞伯拉罕和他的家族一個盟約的記號。保羅在羅馬書第四章談到了這件事,他說亞伯拉罕是因著信、靠著恩典而被稱義的。亞伯拉罕在上帝面前被算為義的時候,上帝賜給他一個記號,這個記號代表著亞伯拉罕通過信心從上帝那裡領受而來的義。請花點時間好好想一想這件事,因為它非常重要。它能幫助我們理解保羅這段話的來龍去脈。請注意,保羅並不是說:「割禮是亞伯拉罕信心的記號」,而是說:「割禮是上帝施恩稱人為義的記號」。這才是割禮所代表的意思。亞伯拉罕因著信而領受了這個恩典,這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線索,能幫助我們理解所謂的聖禮,使我們知道聖禮指向的主要目標並不是我們對上帝話語的回應,聖禮主要也不是指向我們的信心,而是指向福音,這福音促使我們做出信心的回應。上帝知道我們需要這些記號,因此祂把這些記號賜給我們。有些我遇過的基督徒和學生都曾說過:「我的信心十分堅定,我並不真的需要這些記號,沒有它們我也無所謂。」我總是告訴他們兩件事,我說:「首先,如果上帝賜你記號,就表示你需要記號。」就是這樣。但我會接著對他們說:「你可以試著進行一個實驗。你結婚了嗎?結婚了好,那你試試看這麼做。在接下來的半年內,你時不時地去對你太太說:『我愛妳』,但是不要觸碰她,不要擁抱她,不要親吻她,然後再來告訴我她過了多久的時間就向你發飆,並問你說:『你還愛我嗎?』你說:『這些日子以來我每3天、甚至每4天就對妳說一次我愛妳,我說的話難道不夠嗎?』『可是你都沒有抱我,你沒有向我展現你的愛。』記號不重要嗎?當然重要。記號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也很重要,而我們也必須弄清楚它們的含意。各位都知道我不是本地人,有些本地人會請我去餐館用餐。

但我過了一段時間以後,才明白這裡的用餐禮儀。在蘇格蘭,當你用餐完畢的時候,你只需要把刀叉留在盤子上就可以了。我在本地餐館也是這樣做,於是經常有服務生來問我說:「您用完餐了嗎?」我已經把食物吃得一乾二淨了,一看就知道是用完餐了。服務生怎麼就看不出來呢?問題出在哪裡?問題就出在我沒有按照美國人的習慣來擺放刀叉。直到後來,我才明白這個記號的含意。從此我才知道如何用刀叉擺放記號,來向服務生表明我已經用餐完畢了。洗禮和聖餐就像這個樣子,它們是記號。當我們明白記號的含意時,就像丈夫和妻子之間的親吻一樣,這個奇特、濕潤,而且有時帶有噪音的情感記號,並不能完全代表愛情,但說來奇怪,它似乎是表達愛意的一個重要方式。我們就是生活在這樣的世界裡,在這世上,有些記號將我們指向不存在的事情,但也有些記號我們會拿來使用。當我們明白這些記號時,我們就會明白它們不只是向我們訴說一些事實,也是我們用來向其他明白該記號意義的人表達事實的管道。這就是洗禮和聖餐運作的方式,它們是記號。它們本身並沒有什麼神秘的地方,水是單純的水,通常是從水龍頭來的,餅是單純的餅,是某人在某處烘焙好的,酒是單純的酒。這些聖餐元素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但是當我們從福音的角度理解它們的時候,它們不只是以無聲的方式向我們傳講耶穌為我們所成就的事,並且當我們憑信心回應這些事實,正如我們憑信心回應福音傳講的口語記號時,我們就得以享受並進入這些記號所指向的事實。我認為這對我們而言非常重要,因為這影響我們是否能受益於洗禮和聖餐。我這樣說,是因為我常常見到一種情況,當我問基督徒說:「你的受洗意味著什麼?」或說:「領聖餐對你有什麼意義?」他們往往會開始講起自己的事。這表示他們是用完全顛倒的方式來理解這個議題。他們思想的是,他們自己遇到了什麼。他們這就像是在理解洗禮和聖餐的過程中打了個倒車檔。也因此,如果你問基督徒說:「你的受洗對這個禮拜的你有什麼意義?」他們就會兩眼呆滯,因為在他們看來,洗禮的意義僅僅是他們許多年前所做過的一件事,對他們如今的基督徒生活並沒有真實且持續的功用可言。但是你翻開新約聖經裡的書信,你發現了什麼?你發現洗禮是一個非同小可的記號,代表著上帝在基督裡為我們成就的事。洗禮可以說是跟我們整個基督徒生活都息息相關。洗禮的首要意義不在於我跟隨耶穌進入水中受洗,而在於耶穌在受洗的水中為我做的事。這才是我受的洗所真正指向的事。我憑信心抓住這件事,不只在我受洗的時候如此,在我整個基督徒生活中也都是如此。如果我們要弄清楚洗禮的意義,那麼我建議各位有幾件事情是我們必須一起試著理解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我們必須明白主耶穌所受的洗。當耶穌來到約旦河的時候,祂請約翰給祂施洗。不知為什麼,約翰十分清楚,彌賽亞並不需要受洗,所以約翰就跟耶穌有了那段對話。各位都知道,約翰堅決主張說:「耶穌啊,祢不需要受我施洗,就算要洗,那也是我受祢施洗才對」。而耶穌對他說了很有意思的一句話,耶穌說:「照做就對了,你還不完全明白,只管照做吧」。當耶穌受洗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呢?約翰的洗禮是給罪人的洗禮,對吧?這個過程就是你來到約旦河,約翰給你施洗,而他給你施洗的方式並不重要,總之他給你施洗,這可以說是象徵著上帝洗去你的罪,洗去你的過犯,把你的罪過留在約旦河裡。容我這樣說吧,約旦河充滿著象徵意義,象徵著罪人的罪過。因此耶穌說祂必須受洗,耶穌這就彷佛是在說:「約翰,這條河充滿著他們的罪,所以我必須要在這條河裡受洗」。所以從象徵意義上來說,耶穌是以充滿上帝審判的水來受洗的。耶穌之後有說:「我有當受的洗還沒有成就,我是何等地迫切呢?」祂這是在說什麼?祂就是在說,祂在約旦河受的洗其實是個記號,指向祂在十字架上為我們的罪而受的洗,那才是祂在約旦河受的洗所指向的真正的洗禮。這樣各位有看出約旦河裡究竟上演著什麼事情嗎?關於那些在約旦河裡受洗的人,別忘了保羅的措詞。他們是受洗歸入耶穌的名,而耶穌則是受洗歸入罪人的名。這就是洗禮所指向的意義。洗禮向我們指明,在十字架上的洗禮中,耶穌擔當了我們的罪。在十字架上的洗禮中,耶穌受洗歸入我這個罪人的名,為的是使我得以受洗歸入祂這位救主的名。這就是耶穌在馬太福音第二十八章「你們要去向萬民傳講福音,並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所說的。所以洗禮是什麼?洗禮是一個取名字的儀式。原先在亞當之家被扶養長大的我,如今被賜予新家──耶穌基督之家的記號,並且因著耶穌基督而獲得命名。在我們西方世界這裡,我猜在座的各位應該都有經歷過取名的儀式。蘇格蘭有一條法律,規定你要在一定的期限裡給孩子取名。當初我差點讓我一個孩子變成非法人口,因為沒有及時給他取名字。取名儀式的過程就是你要去向官員申請,官員會請你填寫表格,問你要給孩子取什麼名字。如各位所知,我的父母決定把我取名為「辛克萊‧布坎南‧傅格森」。這個儀式對我的心靈有何影響?完全沒有影響。但是另一方面,這個儀式決定了我的整個人生進程。只要我聽到有人說「辛克萊」或是有人說「辛克萊‧布坎南‧傅格森」,我一定會回應。說來也奇怪,一旦撇開「辛克萊‧布坎南‧傅格森」,我就不知道我是誰了。但是賦予這個姓名的本身,並沒有對我的心帶來任何轉變。同樣地,我被賦予這個姓名的事實,彷佛就像是給我接下來所要迎接的人生定下了界限。當然,我大可以對我的父母說:「我不想再屬於這個家庭了,我要回到那個戶政機構裡去,請他們給我另一張表格,再問我一次,然後我要給自己取一個完全不同的名字。」但是我的整個人生都已經被現有的名字決定了。我無法對此有所反抗。我可以反抗作為我姓名由來的原生家庭,或是建立自己的家庭,然後以新家庭的成員身份生活。以前我的父母常對我們說:「要記得,你是傅格森家族的一份子。」洗禮也是一樣。洗禮的水一點也無法轉變我們的心,但是根據新約聖經的教導,受洗意味著你被賦予一個新家庭的名字,而且擁有這個家庭的名字,確實也會決定你整個人生的進程。可以說,擁有這個名字提醒著你三一上帝在耶穌基督裡,並通過耶穌基督為你所成就的一切,以及三一上帝願意通過聖靈的事工為你做事。而信心對此所做的回應就是說:「哦,天父啊,祢差遣祢的兒子來到十字架上受洗,為的是使我能夠受赦免的洗。天父啊,祢應許要賜給我祢的聖靈,好讓我內在的生命能夠開始與我所獲得的名字相稱,開始能夠清楚地呈現出我真的是上帝的孩子,並且屬於天父。所以我整個基督徒生命都應當以我所獲得的這個新名字為背景。我的整個基督徒生命都將受此影響。保羅在羅馬書第六章也向羅馬教會提到這一點。

他問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至少是個引人關注的問題。他問:「豈不知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祂的死嗎?我們和祂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注意看這句話,保羅並不是說:「還記不記得你們曾跟隨耶穌受水的洗禮?還記不記得你們做過這件事?」不,保羅問的是:「豈不知你們受的洗在今天意味著什麼?豈不知你們受的洗表明了你們的名字,表明了你們如今是屬耶穌基督的人。你們原先只能任由罪作你們的主,如今借著有份於基督的死與復活,罪必不能作你們的主。因此,有鑒於你們已經受洗了,務必要活出與受洗相稱的生命。」另外,保羅也在歌羅西書第二和第三章說過同樣的話。他說:「既然你們明白受洗具有什麼意義,就要活出相稱的生命,要脫去舊人和舊人的行為,並活出新人的生命,像一位受過洗的基督徒那樣好好地生活。」所以洗禮並不只是我做過的事情,也不只是別人對我做過的事情。洗禮是個記號,代表著那被賦予我的新名字,這使我成為新家庭的一份子,不是別的家庭,而是父、子、聖靈的家庭。這是多麼美好的家庭啊。身為這個家庭的一份子,我將為父的榮耀而活。幾年前,我有一個很棒的學生,他來自遠東,是非常有能力的一個學生,我也跟他相當熟識。他總是使用「提摩太」這個名字,但我知道那不是他的真名。再說,我就算知道他的真名,大概也不知道要怎麼發音。所以我有一天非常直接地對他說:「提摩太,你的真名叫什麼?」他給我上了一課。他微笑地回答我說:「提摩太。」我說:「不是吧,說真的,你在開玩笑吧,你的真名叫什麼?」他說:「提摩太。」我說:「你父母給你取的名字叫什麼?」他這才說出那個我不會發音的名字。我說:「這才是你的真名。」他說:「不對,提摩太才是我的真名,那是我受洗的時候被賦予的名字。」他知道自己已經從一個家庭中被帶了出來,如今是個在耶穌基督裡新造的人,過著與受洗相稱的生命。能夠知道洗禮有這樣的意義,這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

Tags: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