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px-John_Martin_-_The_Great_Day_of_His_Wrath_-_Google_Art_Project

新約中的審判 2(唐崇榮)

新約中的審判 2:序論
從猶太文化的貢獻看歷史的至高點-最後的審判
唐崇榮牧師主講

▪️ 「量變變成質變」與「創造論」不同

  耶穌基督到世界上來有兩次,第一次來施行拯救,第二次來結束歷史;祂施行拯救,是用恩典對待人;祂結束歷史,是用審判結束人類的命運。這是別的宗教沒有提及的事情,因為他們沒有上帝終極的啟示,這終極的啟示是上帝願意讓人明白的重大教訓與真理。基督徒與非基督徒不同之處,在於我們知道這個世界從何而來並將如何結束,孔子的書沒有這件事,釋迦牟尼的教訓沒有這件事,回教裡有,但它是抄襲聖經,因為創造的事情是摩西先提出的。猶太文化對全世界有五大貢獻,其中一點,是「上帝使無變有的創造」──上帝從「沒有」創造「萬有」。從「沒有」變成「有」,在本質上產生了最大的變化。

  在共產主義的思想中,認為「量的改變」會產生「質的改變」。量是成分的多少,質是東西的本質,是與其他所有性質不同的基本特質。本質不是份量,份量不是本質。當人說:「我生了很多小孩,隔壁家的狗生了很多小狗」,「很多」是指「份量」而言,「孩子與狗」則有「本質」上的不同。這桌子有越來越多白蟻,這桌子就漸漸變得不堅固,因為木板有空隙。當白蟻爬滿了木頭,這桌子的堅固就改變了。共產主義提到從量變變成質變的「質」,與基督教所提的「質」不一樣。基督教提到的「質」是上帝創造原有的本質,鐵就是鐵,銅就是銅,木頭的本質是木頭的本質,鋼鐵的本質是鋼鐵的本質。「量變變成質變」與「創造論」不同,上帝創造的時候就把本質放在受造物之中,狗不會變成人,貓不會變成馬。進化論提出質變──從生命的本質變成另一個生命的本質,這完全不是聖經的教訓。

  《創世記》第一章用十次提到一個很重要的道理──「各從其類」(創 1:11、12、21、24、25),沒有類的改變,沒有從一個生物變成另一個生物,有的是原來的本質用生物遺傳的定律繼續傳下去。「類」就是本來的種類傳下去,還是本來的種類。《創世記》與進化論有一個鴻溝,《創世記》是上帝自己給我們的敘述,進化論是人的假設,上帝造的類是不變的,人就是人,非人永遠不是人,非人越生越多,也不會因為生得多就離開原來的本質,變成別的類別。創造論是猶太文化對世界極大的貢獻。猶太文化的五大貢獻──獨神信仰、神權統治、律法的體系、血祭的表樣、創造的觀念,我在《國度、教會、事奉》的神學講座提過。我們以為宗教都一樣,信什麼宗教都一樣。不是的!猶太文化有一個極為重要的貢獻──從無到有的創造論,這是猶太文化對文化界重要的啟發之一。

▪️ 「亞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復活、使無變為有的上帝」

  新、舊約都提到創造,有一位主是永恆不變者、定律的創始者,這一位創造主藉著創造把這些顯明出來。上帝創造,把沒有變成有,這件事是科學很難解釋的,是世界的智慧很難了解的,但聖經就這麼講:「原來沒有,變成有」,唯有那位偉大的創造者才能做到,因為祂使無變有。「使無變有」這個詞在聖經中很少出現,但在《羅馬書》第四章出現這句話:「亞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復活、使無變為有的上帝」(羅 4:17)。人未死以前,他的本質是人;人復活之後,他的本質仍是人,一個死人變成活人,這是上帝的大能所促成的。有些世界文化的觀念與復活相關,在埃及有過復活的觀念,在羅馬有過復活的觀念,但這些偉大文化的復活觀與聖經的復活觀完全不同,因為聖經的復活觀是賜與生命的上帝復活人,提升人的生命。耶穌的復活是原始的,是絕無僅有的,是不可與之相比的,是生命的主本身的復活。「生命的主」這個字在聖經只出現一次,就在《使徒行傳》第三章十五節,「你們殺了那生命的主,上帝卻叫他從死裡復活了」(徒 3:15)。當我們注意與對比聖經的每字每句,你會發現這節經文所提的是其他經文所沒有提到
的。

  真理是主動的,人是被動的,上帝是主動啟示真理的那一位,上帝是有位格之真理的本體(The subjectivity of the truth in person)。這真理不是人所想像的知識,不是人所追求的學問,不是人所討論的題目。這裡所說的真理是會講話的,是有位格的真理的本身,祂是有位格的聖潔的本身。上帝的創造,是按祂本身的活力、無限的大能創造,這創造的旨意是祂按自己永遠的旨意所定的。上帝定下創造的旨意,被造者才有可能存在。上帝定下拯救的旨意,蒙恩的人才能得拯救。上帝定下啟示的旨意,人才得以明白上帝的旨意。「從無變有」,這叫「創造」。創造不是把已經有的改成其他的形式,那叫製作,不是創造。創造乃是從無變有。這就是為什麼亞伯拉罕被稱為信心之人的父,因為他的信心是建立在上帝的創造之上,他所信的上帝是使死人復活的上帝。

  亞伯拉罕的信仰有這兩方面──他信創造的上帝,他信使死人復活的上帝。他年紀老邁,精液稀薄,他的妻子已經停經很久。新加坡的李光耀相信亞里斯多德的優生學──最聰明的人應該與最聰明的人結婚,為的是生出更好的人類。但很聰明的人與更聰明的人結婚也不一定產生更聰明的下一代。有些偉大的人物,他的下一代破壞他的工作,因為下一代沒有比上一代偉大。創造在救贖之先,但《羅馬書》告訴我們亞伯拉罕所信的,是使死人復活、使無變有的上帝,亞伯拉罕相信上帝的救贖比上帝的創造更重要。亞伯拉罕之所以是信心之人的父,因為他信上帝使死人復活。亞伯拉罕獻以撒的時候,他知道他自己只有一個應許而生的孩子。以實瑪利十四歲時,以撒才生下。聖經記載:「神說:『你帶著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你所愛的以撒,往摩利亞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獻為燔祭。』」(創 22:2)

  上帝把以撒給亞伯拉罕,又要拿回去?難不成上帝開玩笑嗎?不少人認為這樣的上帝很難信。今天我們信上帝有太多我們不了解的事情。亞伯拉罕立即順從,清早拿了繩子、刀、木材,帶著以撒與僕人上山。他怎麼忍心把以撒殺死?因為他相信「如果只有以撒是應許之子,上帝要我殺他,上帝就會使他復活」。只有《羅馬書》看到這一點。亞伯拉罕獻以撒的時候,相信上帝一定使以撒復活。神學家錯在一直辯論,傳道人錯在一直計較,不願意順服。許多人辯論教義辯論得相當厲害,以為自己辯贏就更加厲害,其實這與基督教信仰是大相徑庭的。神學生一直注重理性的辯論,卻不注重順從的靈性,辯論的技巧增加,順從沒有增加,事奉沒有增加,傳福音沒有增加,擁有高學歷的牧者用這種方式牧會,導致弟兄姊妹沒有真正愛主的心。

  亞伯拉罕在獻以撒的事上,顯明他相信上帝是使死人復活的。亞伯拉罕在生以撒的事情上,顯明他相信上帝是使無變有的。亞伯拉罕不是神學辯論家,他是絕對順服的信仰者。亞伯拉罕先生以撒,後獻以撒,但他信仰的次序與上帝行事的次序顛倒過來,亞伯拉罕信上帝的救贖比上帝的創造更優先。亞伯拉罕不是新派的,而是福音派的。新派神學家相信上帝的創造,不相信耶穌基督的救贖。上帝終極性的審判是基督教對世界文化的貢獻。耶穌基督要審判世界,這是歷史的至高點,上帝要透過耶穌基督結束整個世界的歷史,上帝的國度、天上的喜樂就開始了。《羅馬書》記載這世界是透過基督被造,是為了基督而造,基督必要再來審判世界。

▪️ 從猶太文化的貢獻看歷史的至高點--最後的審判

我將猶太文化對世界的第五大貢獻與上週所講的連在一起。世界是怎麼來的,孔子從來沒有資格講,釋迦摩尼、默罕默德也不清不楚,老子更不知道。老子偉大的地方,在於他對道的探尋,他說:「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這是老子對原道的了解所帶給我們的最大貢獻。對於世界歷史將怎樣結束,孔子不知道,釋迦摩尼不知道,老子不知道,蘇格拉底不知道,默罕默德也不清不楚,只有聖經清楚交代世界怎麼開始、怎麼結束──最後基督要來審判古往今來所有的人。當我們聽到這偉大的真理,我們應當戰兢,我們應當歡喜,因為沒有人告訴我們的事,聖經都記載下來了。上帝的創造、上帝的救贖、上帝的審判是歷史的三大點──第一點,創造點(creation point);第二點,救贖點(redemption point);第三點,成全點(consummation point)。上帝的創造——歷史的起點;上帝的救贖——歷史的中心點;上帝的審判——歷史的終結點。當整個歷史完結時,基督要審判全人類,並使歷史達到其成全點。

內文:編自印尼歸正福音教會主日信息20220501,未經講員過目。

📡《聖經中各種審判》- 唐崇榮牧師主講

直播與重播網址
www.youtube.com/ReformedInjili

直播:雅加達上午 07:30 / 中港台新馬 08:30
重播:雅加達下午 16:00 / 中港台新馬 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