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謊者(萊肯)

一方面講閒話是不對的,另一方面聽閒話的也不對。

法庭不是作假見證的唯一場合。十誡所禁止的是每一類罪中最極端的表現形式,殺人是最嚴重的恨人,姦淫是性犯罪中最具毀滅力量的,如此等等。同樣地,第九誡也禁止那些致命性的謊言:定無辜者有罪。

依據「類屬原則」(參見第三章),每一誡都在禁止這一類罪中較輕微的罪。第九誡的總原則就是上帝禁止各種形式的假見證。先知何西阿指責以色列人「起假誓,不踐前言,殺害,偷盜,姦淫,行強暴,殺人流血」(何四2a)。何西阿清楚的提到十誡,他沒有用希伯來文「假見證」的詞「shagar」,而是用了涵義更廣的詞「kachash」,特指任何型態的撒謊。第九誡是說「你不可撒謊」,不僅指人們不可在法庭上作假見證,還包括人們在後院籬笆間和鄰居嘀咕的謊言,及在教會裡散佈的流言。

聖經譴責的閒話,不僅指隨性地東家長西家短。講別人的閒話是在談話之間損害他人的名聲名聲是很重要的,聖經說:「美名勝過大財;恩寵強如金銀。」(箴廿二1)閒話的問題就在於它偷走了別人的美名。口頭上的閒言被稱為中傷;若在文字上就是誹謗。不管怎樣,受閒言傷害的人從來沒有機會為自己辯護,他們沒有機會解釋他們的處境、澄清他們的動機、或是更正別人對他們的誤解。相對地,他們被人們的輿論指控、審判並定罪。

大多數的閒言很大程度上是誤傳。講閒話的人往往都是道聽塗說、輕信謠言,或是完全不著邊際地瞎聊。然而即便閒話的內容是真的也會違反第九誡,因為他是講給不應該聽的人,或是出於錯誤的動機,而故意以此來傷害別人。本來一些話的內容是真的,但一講出來就不對了,因為說話的人心懷惡意。杜馬說:

或許一個散播閒話的人並沒有撒謊,但他還是不誠實:他說的事情雖真,但是在論斷人的語境中,讓人產生誤解。我們津津樂道於別人鉅細靡遺的錯誤、過失、缺點。我們都知道這樣的數落會吸引別人的耳朵,因為大家都願意聽關乎別的人壞消息,而不是好消息。雖然談話早就結束,但是卻抹殺不了不良的影響。正如馬丁路德在大要理問答中說,好名聲很容易被偷走,卻很難恢復它。

講別人的閒話是如此地平常,以致我們忘記了它是多麼不敬虔的罪。因此,我們在開口之前要捫心自問我要說的事情是真的嗎?即使是真的,此刻有必要對這個人說嗎?若我所談論的人在場,我還會這麼說嗎?如果我們要講的話經不起這些考驗,最好就缄口不言。

一方面講閒話是不對的,另一方面聽閒話的也不對。後者同樣是在歪曲真理。一個年長的猶太拉比論及流言蜚語「同時殺死三方:說話者、聽話者、被談論者。」「清教徒華森也有類似的觀點:「講閒話者,舌頭犯罪;聽閒話者,耳朵犯罪。」「誠如華森所言,我們只要聽聞閒言閒語就是落入這罪中。因為我們聽的時候,自然就會論斷別人,而這本不該是我們要判斷的事。問題就在大多數的人喜歡聽流言蜚語,我們似乎對它特別有興趣,聽得津津有味。箴言說到:「傳舌人的言語如同美食,深入人的心腹。」(箴十八8)但無論閒話多麼可口美味,終究還是毒藥。

當人要對我們講一些我們不該聽的話時該怎麼辦?打斷他。我們應該說:「這聽起來像是閒話,我們應該談點別的。」或者可以說:「請打住!在你說下去之前,我們何不先暫停,為此做個禱告?」在我們把這件事帶到上帝面前之後,可以說:「你現在還想告訴我什麼呢?」或說:「抱歉,我不確信自己可否聽你繼續講下去。告訴我,你有沒有對當事人說過這件事?如果你還沒有,我們不該談論它。」

往往喜歡抱怨別人的人不願花費精力去幫助別人在屬靈上成長。但是聖經清楚談到如何正確對待別人的罪。首先,在和其他人談之前,我們需要直接與當事人談(參太十八15)。如果他們拒絕認罪,就要請教會的牧者出面處理這個問題。唯有在上帝要我們承擔起責任,幫助他人在屬靈上成長時,我們才可以談論別人的罪,否則就與我們無關。要是人人都遵行這個簡單的原則,那就不會有人聽閒話了。

P229-233

石版上的聖言:十誡與今日的道德危機(萊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