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件主義(傅格森)

條件主義(傅格森)

在基督為我們而死之前,祂就愛我們。正是因為祂愛我們,所以基督為我們而死(傅格森)

神在何時,用何種方式向我們彰顯祂的恩典?在神顯明基督的恩典之前,我們是否需要滿足一些條件呢?顯然不是,因為:

我們還軟弱的時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為罪人死。唯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我們作仇敵的時候,且藉著神兒子的死,得與神和好。(羅五6-8)

我們要滿足什麼條件,才能讓神差遣的獨生子來到世上,為罪人而死?沒有任何條件,而我們也達不到什麼條件。這就是波士頓從「基督為你而經歷死亡」這句話發現的珍寶。對他而言,這句話的意思是:「我不是因你已經悔改而邀請你來接受基督。事實上,我是邀請死在過犯罪惡中的男男女女來接受祂。這種福音邀請是為了你,邀你來接受耶穌基督本身,無論你是誰。」

波士頓認出的危險之一,就是「條件主義」會反應在我們對神本身的看法上。這思想引進一些對神本性的扭曲。因為我們雖然知道自己無法滿足領受恩典的條件,但我們仍然可能認為神的恩典本身隱含一些條件。

當人們用以下措詞來傳福音時,這種情況就表現出來:神愛你,因為基督為你而死!

這句話如何扭曲福音呢?它暗示基督的死是神愛我們的原因。相對地,聖經堅稱神對我們的愛,反而是基督受死的原因。這就是約翰福音三章16節所強調的重點。神愛世人(這裡的「神」是指聖父,因為後面提到「祂的獨生子」),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我們。聖子不需要做任何事來說服父愛我們;聖父已經愛我們了!

我們應該可以看出這裡隱含的危險:若我們將基督的十字架說成是聖父愛我們的原因,我們就是暗示除非有十字架,否則聖父實際上根本不愛我們。需要有人先「支付」贖價給聖父,祂才能愛我們。但若需要基督的死,才能說服聖父來愛我們(「父啊,如果我死,祢會開始愛他們嗎?」),那我們怎能始終確定聖父自己愛我們「打從心底」以永恆的愛來愛我們?沒錯,聖父並非因為我們是罪人而愛我們;但祂的確愛我們,即使我們是罪人。在基督為我們而死之前,祂就愛我們。正是因為祂愛我們,所以基督為我們而死!

聖經說,神唯獨因著基督的受死與復活而赦免我們的罪;但我們不可搞混這項真理與另一個非常不同的觀念,也就是:神只因為基督的受死與復活才愛我們。神的愛絕非如此,「祂從起初就愛我們」並因此差遣他的兒子(出於自願地)為我們受死。以這種方式來正確理解基督的工作,會引導我們真正認識聖父對我們懷有無與倫比的愛。在三一神的彼此相交裡,沒有任何運作失調的情況。p75-76

基督徒長期以來難以釐清「行為」與「恩典」、「律法」與「福音」之間的關係。這困難不僅出現在我們的系統神學裡,也發生在我們的講道和教牧事工中,最終也出現在我們的內心深處。作者以一種引人入勝且平易近人的方式,精彩地講述歷史上的「精華爭議」(Marrow Controversy),讓我們認識「律法主義」和「反律法主義」的本質,以及如何藉著福音來脫離這兩者的捆綁和挾制。

 The Whole Christ: Legalism, Antinomianism, and Gospel Assurance—Why the Marrow Controversy Still Ma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