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奧秘的護理 序言

神奧秘的護理 序言

我要求告至高的神,就是為我成全諸事的神。(詩五十七2)

神本為大,這是一項測不透的榮耀奧秘:「因為耶和華至高者是可畏的; 他是治理全地的大君王」(詩四十七2)至高的神向人屈尊俯就,這也是一項難解的奧秘:「耶和華雖高,仍看顧低微的人」(詩一三八6)。當這兩者交會(正如主題經文的描述),就構成一個無與倫比的奧秘。經文顯示,至高神為貧乏憂愁的受造者成全諸事。

聖徒在世上雖面臨一切苦難,卻有極大的支持和安慰,因為曉得有智慧的聖靈在背後掌管一切的運轉,管理那些最離經叛道的人,將他們最惡毒的目的轉變為美好的結局。一個沒有神,也沒有神護理的世界,實在不值得活在其中。

詩篇五十七篇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可以說明我們對這件事的深切關注。如標題所述,這詩篇是大衛在洞穴裡躲避掃羅時所寫的。有兩個標題:「休要毀壞」和「大衛的金詩」。「休要毀壞」是主旨,「金詩」是指尊貴。論到前者,「休要毀壞」或「願無殺戮」,有可能是指著掃羅說的,因為大衛指示自己的僕人不可殺掃羅;也更可能是指著神說的,因為大衛在危急關頭,他全心全意向神哀求「休要毀壞」。

至於後者,金詩的原文「Michtam」是指金飾,正適合描述詩篇的精美品質。詩篇實在比畢德哥拉斯所寫的《金詩》更適合這稱號。

這詩的前半部有三件事值得注意:他遭遇極度的危險;二、他在危急之下向神懇切禱告;三、他在禱告中向神懇求的理由。

神奧祕的護理 (約翰.弗來福)

我們是否相信世界上、以及我們個人生命中的諸事(包括最微不足道的細節),都出自神護理的安排?我們可曾認真地觀察、默想這些護理的作為?弗來福認為這是聖徒的義務,就是標記神的護理如何一步步成就神的應許,領我們更靠近永遠的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