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事工:採用低端技術以避開國家監督(VOMK2021.10.06)

北韓事工:採用低端技術以避開國家監督

《反反動思想法》是北韓政府實施的新法規,該法意在對任何被發現訪問外國內容的人進行更嚴厲的懲罰,一個相關事工的同工表示,使用低端的信息傳播技術對保護傳福音的人起到了決定性作用,使他們可以在朝鮮境內進行福音的外展工作。

「技術總會留下痕跡,且技術越先進,痕跡就越明顯,」殉道者之聲(南北韓)(VOMK)代表 賢淑·弗利博士表示。「隨著北韓人越來越多地通過 SD 卡、USB、手機和電腦訪問外部世界的信息,朝鮮政府更容易逮捕那些訪問外國內容的人。 這個現象不僅反映在觀看韓劇和 KPOP 的人身上,也適用於用電子設備方式閱讀基督教相關內容的人。」

根據弗利代表掌握的信息,北韓政府的戰略並不總是禁止使用電子設備,而是將電子設備變成自己的間諜設備。「在幾年前,北韓政府在手機和計算機上安裝了軟件,使非國家批準的文件無法播放或刪除,而發展到現在,像『Trace Viewer』這樣的程序會記錄用戶活動,甚至每隔幾分鐘就截取一次螢幕截圖,當局可以訪問這些 螢幕 截圖。 USB 可以自動植入政府軟件,該軟件會記錄它們插入的每個設備以及上傳或下載的文件。 這是一種非常有效的監控方式,與世界其他地方的用戶相比,普通朝鮮人在識別和清除電子設備中的惡意軟件方面的選擇更少。」

弗利代表說,國際人權組織越來越依賴高科技方法向朝鮮傳輸信息,這無意中幫助了朝鮮政府的監視工作。 「我們看到外部團體傾向於在北韓境內使用盡可能多的 SD 卡或 USB 設備。當然,這並不意味著 SD 卡和 USB 是糟糕的選項,它們很好用,我們也經常使用這些設備。但這些高科技設備應該作為低端科技設備的補充,因為一般來講,技術含量越低,北韓政府搜索設備所需的人力就越多,他們也就越難追蹤和逮捕設備使用者。」

鑒於此原因,VOMK繼續使用著看似已經過時了的技術。弗利代表說:「有人可能會想,『現在誰還聽短波廣播啊?MP3 播放器的音質要好得多。』但是,我們每天向朝鮮進行五次短波和中波廣播的原因,是因為收音機是「非聯網設備」,也就是說, 這不是一種像計算機或手機一樣可以傳輸有關使用者信息的設備。而且,我們也盡可能繼續使用印刷版聖經的原因也基於此,它們可以像許多聯網設備一樣小,如今,隨著北韓政府加強了對電子設備的監控,印刷材料變得更容易隱藏。」

弗利代表補充道,基督徒所得到的裝備使我們特別擅長逃避高科技的監視,因為傳統的傳福音和門徒訓練方法根本不依賴實物材料。「早在基督徒個人擁有屬於自己的印刷版聖經之前,基督徒就是通過背誦經文來獲得話語的,他們通過分散的一對一對話形式分享神的話。 對於北韓和世界各地的地下基督徒來說,背誦經文和個人傳福音仍然是傳播福音內容最重要的『技術』。」

VOMK的策略始終是使用技術含量盡可能低的設備,並幫助使用者盡快將聽到的信息轉變為記憶。「盡管我們也使用SD 卡或 USB,我們最具戰略意義的技術不是它們。我們最具戰略意義的技術是我們製作的朝鮮地下教會讚美詩,」弗利代表說。「幾年前,我們與地下基督徒合作,選擇並錄製了包含許多優秀神學內容的、方便朝鮮人傳唱的讚美 詩。大多數韓國敬拜歌曲的音樂風格都不是朝鮮人可以輕鬆學習的,而且它們通常是一兩句簡單的歌詞一遍又一遍地唱,並沒有太多聖經教義在其中。但是經典讚美詩可以攜帶很多教義信息,把它們以朝鮮人習慣聽到的音樂風格演唱時,收聽我們日常廣播的人就很容易學會它們了。在韓國的脫北者教會以及脫北者個人也時常會向我們要這種朝鮮風格的讚美詩。」

弗利代表說,根據北韓政府為限製低技術含量的設備而付出的努力,可以看出使用它們向北韓傳輸信息是成功的。「氣球運輸是以低技術含量的方式傳輸信息的最好範例之一,它也是第一個被(韓國政府)定為違法的技術。在氣球被定位非法的同時期,韓國政府也表示,未來可能會研究是否應該限製向北韓發送廣播信號的行為。你會發現,技術含量越低,被政府禁止的可能性就越大,」弗利代表說。「我們盡可能地使用那些得到最廣泛應用的技術(不區分低端和高端技術)的原因也在於此:在北韓分享福音所面對的限製不太可能在短時間內消失。」

更多VOMK北韓事工(廣播和聖經運送)的信息,可以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