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意志和人的意志(司布真)


第一章

神的意志和人的意志

據此看來,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發憐憫的神。(羅九16)

願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啟二十二17)

「意志」是長期以來造成教會爭論、分裂的難題,這些衝突對基督教會所造成的危害,是無庸置疑的,因此也就無須贅述了。但我倒想說,它也帶來了不可勝數的益處。若不是因著這些爭論,寶貴真理仍可能隱晦不明,無法深植基督徒的內心。我相信基督教得以重視「人的責任」和「神的主權」這兩大教義,要歸功於兩類的人,一類是頑固、堅持高舉神的主權,貶低人的責任的人,另一類是能幹、狂熱,為維護人的責任而貶損神的主權的人。教會了無生氣時,需要有這類健康的刺激,來喚醒她有所作為。對於人有限的智慧而言,這是需要的。置身在真理活水中的鵝卵石,會因磨擦沖刷而變得光滑圓潤。誰會想要中止一條整體而言有良好影響的自然律呢?


今日雖有諸多反對「宗派主義」(sectarianism)的呼聲,因為我們的仇敵正是用「宗派主義」這個虛偽的術語,來對付所有堅守宗教信仰的人。但我卻以此為榮,我發現任何類型的基督徒,只要具有滿腔熱忱,無論堅持的觀點是什麼,馬上就會被扣上宗派主義者的帽子。願「宗派主義」成功、蓬勃興旺!一旦它結束了,敬虔的能力也就不存在了。當我們不再堅守我們的真理,不再盡心竭力、堅守這些觀點時,真理也就會如飛而逝,獨留錯謬盛行於世。而這正是我們仇敵的目的:以攻擊各種宗派作為幌子,實際卻是在攻擊真正的信仰。如果可行的話,他們甚至想讓它完全消失於地球上。因此,我要重申:這場激烈的爭辯,不僅正面,也帶來很多的益處。

造成爭論、錯謬的原因,主要是因為在真理上有些弟兄顧此失彼,一方面有過之,但在另一方面卻有不及之處。我們每個人都瞎了一隻眼,常常就像戰場上的獨眼將軍納爾遜(Nelson)一般,用瞎眼來看望遠鏡,然後再聲稱我們沒辦法看見。有個人告訴我說,他已經跪著讀完聖經三十四遍了,卻從未看到有任何一個談到關於「揀選」的字。我認為他看不到是極有可能的,因為跪著閱讀並不是個很舒服的姿勢。而叫這個可憐人如此苦修的迷信思想,很可能也使得他無法善用自己的理智。況且,要讀聖經三十四遍,八成也是囫圇吞棗似地匆匆讀過,說不定手上是拿著《魯賓遜漂流記》(Robinson Crusoe),還以為是在看《聖經》呢;這正是用瞎眼來看望遠鏡。許多人也是如出一轍,因為我們不想看見真理,所以就說看不見真理。


另一方面,有些人過度強調某一項真理,說:「這真理真好,哦!這真是寶貴啊!」於是,他們就認為這個真理在各個方面都是好的,當它是世界上唯一的真理。我們都知道過度的讚譽常會誤事。一劑能治癒某種疾病的良藥,會因某個庸醫把它吹捧成包治百病的萬靈丹,遭到正規醫師徹底地鄙視。同樣地,過度誇大某個教義,只會令其蒙羞,也使得真理在各個方面都受到虧損。一方面,他們看不到全部的真理,另一方面卻又誇大所看見的部分真理。我們都照過掛在花園裡的哈哈鏡,走近時,看見鏡裡自己的頭比身體大了十倍,但換了另一個位置,腳卻成了巨足,身體反倒變小了。哈哈鏡是一種精巧的玩具,但我很遺憾地說,許多人就是用這種看哈哈鏡的方式來看待神的真理,過分推崇某個重要的真理,使它變成了龐然怪物;但另一面又削弱其他真理的重要性,鮮少提及,以致被人完全遺忘。


你們或許會發現,今早我要指出的錯謬是人類共有的通病,甚至也會質疑,我是否也會過度推崇某個真理而犧牲了其他的真理。因此,繼續我的講道前,我要先聲明,我會盡力地避免這種錯誤,並按著我所領受的,據實且竭盡全力地來闡明真理。若你認為我的教導違背了神的話語,請拒絕我的教導;但請留意,若我是按著神的話語教導,你的拒絕會使你陷入險境,因為你若不接受我所闡明的這些真理,你就得自己負起拒絕的責任了。


今早我要談兩件事情:
一、救贖之工仰賴神的旨意,而不在乎人的意志。
二、不可忽視人的意志在救贖之工中的適當地位,這是另一同樣明確的教義。


上帝主權的恩典:司布真恩典講道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