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改革:更正教起義(12集) - 2 - 宗教改革:更正教起義(二)信徒皆祭司

260 views

展開中文逐字稿

在十六世紀的西方文明史中
更正教改革運動的這段故事實在奇妙
十六世紀曾發生迸發出
撼動世界的理念
而這歷史上的改革所造成的餘波
仍影響著今日的世界
當你走在歐美國家的街道上
你會看見教會招牌上掛著
聖公會、長老會、改革宗、循理會
浸信會、門諾會、信義會
自由教會仍持續著
自由長老會、長老會聯會
聯合自由教會、聯合改革宗教會
改革宗長老教會
這些名字連同傳統的羅馬天主教
希臘正教
都是人類歷史上這次迸發的結果
他們的目的不是要建立各種教派
而是要依照上帝的話改革整個教會
宗教改革的大體上發生於歐洲
可以說是兩類教會的觀念戰爭
一類教會以羅馬和整個義大利為中心
另一類則從北歐興起
尤其是路德所在的日爾曼
隨著路德的想法傳開來
也包括了瑞士、蘇格蘭、英格蘭
於是有了史特拉斯堡的比塞
蘇黎士的慈運理和布靈格
日內瓦有加爾文和伯撒
海德堡有烏爾西努和俄利維亞努
荷蘭改教家、法國改教家、英國改教家
以及諾克斯等蘇格蘭改教家
這每一股改革宗神學的力量
都相互較力
宗教改革的改革宗分支
有另一個中心
即日內瓦的加爾文
我認為這是整個西方文明
的關鍵所在
加爾文是第二代的改教家
我認為加爾文是宗教改革集大成者
這顯明於他的講道和著作
這可以說改變了現代史
並帶出後續的清教徒偉大時代
在跟著清教徒移民傳到美洲
當我們追本溯源
會找到日內瓦的這些源頭
在描述加爾文的故事以前
我們必須先明白
加爾文生在一個即將改變的時代
在他所處的世界中,每件事遭受質疑
過去的確定性全然消失了
在這情況下,人們不再僅僅依賴
當時確定的事
他們回歸聖經,回溯源頭
重新發現了信心
並重現福音
藉以回應新歐洲的新一代
會產生的疑問
路德的思想早已開始佔據
歐洲各個不同地區
當加爾文漸漸長大、思想成熟
就開始定下自己的見解
路德和加爾文有不少見解一致
例如上帝話語的權柄
基督無可取代的拯救工作
唯獨信心是信徒稱義的唯一管道
他們也有些見解不同
路德認為,凡是與福音相違的事
都必須拋棄
could keep the rest of it what has
reformed Stingley and then Calvin as a
second-generation reformer said that
只有能夠根據聖經來主張的
才應該保留
路德說
不傳基督的,就不是福音
加爾文則從創世紀到啟示錄裡頭
看見福音
加爾文從路德歇手的地方開始接手
路德重新發現了恩典的信息
無須再努力做工
而仍舊心懷恐懼
不知自己得救了沒
因為上帝是滿有恩典的上帝
加爾文從這裡接手
說這項恩典是稱義
是上帝所做的
好讓你和上帝之間有正確的關係
意思是,這會產生出成聖的生命
歷史學家往往會將
路德的宗教改革
稱作保守的宗教改革
我想大概是因為路德看見了
重洗派的情況
所以退了回來
並產生了一種思維:
要是有什麼事不必革除
他就不想把它革除
我能了解他為什麼會這樣想
因為一旦看見三位一體的教義被踐踏
看見各樣過份的事正在上演
我明白路德為什麼這樣想
加爾文則不處於這種防衛姿態
我認為他處於一種攻擊恣態
我要探究聖經
努力不懈
我們要重頭開始認識聖經
但當時世界籠罩在羅馬天主教之下
我們試圖了解中世紀羅馬天主教
和宗教改革的世界
開始呈現出什麼樣的風貌
我們來思想一些中世紀時期
著名的建築標誌
想想高聳削瘦的哥德式大教堂
尖拱爬升直至雲端
想想彩繪玻璃
這樣的色彩迄今仍舊獨具特色
想想在這些建築物陰暗的角落裡
人們點亮蠟燭
祈盼聖人能為他們代求
畢竟耶穌大君王
是宇宙之主
實在無暇傾聽微不足道的小基督徒祈禱
裡頭還有耶穌的母親馬利亞
聖母崇拜在其中也有重要地位
因為母親能獲得兒子的注意
也許耶穌太過忙碌
無法幫上忙
但要是馬利亞求他
他肯定會注意她的
這樣他醫治的能力
就可能會臨到懺悔者、祈求者
以及尋求祝福的朝聖者
當我們思想中世紀的世界
肯定有好些根深蒂固的觀念
位居這時期天主教的核心
其中一項是功德的觀念
人若努力做到最好
就能得到獎賞
作他們行善的報酬
你能夠想像嗎?
這是千真萬確的
年幼的加爾文曾被母親帶到法國
一處稱為奧斯坎的地方
去朝見某位早期聖徒的骨骸
盼望因此為家庭求得福氣
加爾文在他的改教著作中
曾提到這件事
我們也想到馬丁路德的羅馬行
他爬上某間教堂的階梯
盼望能買到贖罪卷
贖罪卷是從教會買得赦罪之恩
因為教會積存著功德庫
聖人的義行多過他們自身所需
有了功德庫,教會就能販售赦罪之恩
全是得自於盡本分之餘攢得的功德
是馬利亞、聖彼得、聖保羅等聖人
的分外善功
這些領袖和殉道者
提供本身善功
在這樣的背景下
產生了奇妙的文明
建立了多所大學
修築了許多大道
將羅馬帝國傾倒後
留下的空洞填滿
於是誕生了中世紀歐洲的天主教文明
這是格外了不起的成就
但仍有些部份尚未回歸聖經真理
加爾文不避諱地說
羅馬犯下的罪在於
將專屬上帝的榮耀
歸給受造物
而且這玷汙了真敬虔的根基
也就是與上帝有正確的關係
而這種正確的關係
唯靠基督為祂的子民的緣故
順服至死,將義歸給他們
也唯獨藉著信心領受
這就是在上帝面前稱義
在這兩件事上,加爾文和改革宗教會
徹底否定了羅馬天主教會
只要去研究加爾文的一生
便會產生這些疑問:
何謂加爾文主義者?
何謂他所教導的改革宗信仰?
他的思想為什麼這麼重要
不但撼動了他的世界
也與今天的我們切身相關?
改革宗信仰的核心在於
相信上帝的話全是祂的啟示
為要引導我們
而我們也相信上帝的話
具有清楚的核心啟示
我們藉著研讀上帝的話
看見耶穌基督的福音
正呼召我們信靠祂
並救我們脫離罪惡
上帝既崇高又良善
為這位上帝的榮耀而活的生命
顯明於耶穌基督裡
以感謝的心回應祂在基督裡
向我們傾倒的榮耀浩恩
基督的主權和王權掌管每個領域
人類存在的每一部份
包括我們個人的生命
也包括整個社會
讓人明白回歸教父
──「回歸源頭」的概念
讓人重新掌握「順服教會」的含義
讓人明白「基督是主」
對聖經、對教會本質的重要性
這些都在這位權威的改教家
加爾文裡頭找到了
我們試著了解
更正教改革運動在於
在早期使加爾文震撼不已的觀念
其實是來自於牛津的威克里夫
也來自於波西米亞的胡斯
更是路德所發現並傳給眾人
讓民眾能自己從聖經讀到的
這些觀念最終透過一些教師
傳到了法國
加爾文習得這些觀念
包括Sola scriptura 唯獨聖經
羅馬天主教也信聖經
卻沒有唯獨相信聖經
他們三腳凳的三支腳分別是
傳統、教宗的教導和聖經
對於更正教改革運動的
路德和加爾文來說
唯獨聖經才是他們的權柄
他們也教導Sola Fide
唯獨藉著信
不是藉藉善行
而是藉著信
路德說,我們唯獨藉著信
得著稱義
也是改教家的跟隨者
所共有的觀念
當時羅列了一大群聖人
並有崇拜教會領袖和殉道者的事
更正教改革運動主張Solus Christus
唯獨在基督裡
教會中的聖人、教師都有其地位
卻無法提供我們救恩
只有那釘了十架
如今不在十架上的基督
他離了十架,從墳墓中出來
現在十字架見證了耶穌的話:「成了」
所以更正教改革運動不僅強調恩典
而是主張唯獨恩典Sola Gratia
是加爾文首先取法於路德
再發展出更高的觀念
像是「揀選」、「預定」、
「上帝的主權恩典」
描述了罪人怎麼成為聖徒
也就是透過唯獨從上帝而來
唯獨在基督裡白白賞賜的救恩
並唯獨藉著信
唯獨照著聖經
這當然顛覆了一切
因為聖經開始翻譯成大眾的語言
改教工作最重要的根基之一是
人人都讀得到聖經
改教家把聖經翻成
普通人能讀懂的語言
但聖經大量出版
要靠15世紀古騰堡的傑作
他打造了活版
讓印書更為容易,成本降低
我在旋轉木馬上每轉一圈
都看見一次記念古騰堡的塑像
而他手上拿著的紙
寫著「就有了光」
這段話出自聖經
聖經說上帝創造天地萬物
祂說:「要有光」
就有了光
古騰堡第一次印的正是一百八十本的聖經
最終這些都印在人的心裡
他就是在斯特拉斯堡這裡
發展出這項技術
聖經普遍流傳
成了宗教改革背後的關鍵因素
這本人人讀得到的聖經
開始讓人們懷疑
教宗的教導
真是使徒保羅的教導嗎?
羅馬天主教的神學
真是聖經裡頭上帝的話嗎?
這就產生了新的職份
是眾信徒的職份:信徒皆祭司
這一堵厚牆上有拱門、石磚
這裡有門,進門是引上樓的石階
石階旁夾著厚牆
裡頭還有一堵牆
引向大教堂的內部
只有修士、神甫、主教
組成的詩班可以進入
在那裡唱詩讚美上帝,守彌撒
民眾只能站在一旁
這樣的意象源自於舊約聖經的教訓
當時仍區分聖所和至聖所
至聖所只有大祭司能進入
意思是民眾不得進入聖所
但在改教後,加爾文和其他人教導
信徒都有祭司的職份
民眾有權認識上帝的事
有權認識上帝的話
有權守聖餐
有權認識這些奧秘
因此拆掉這堵美牆的人
不是被拆除偶像的人
也不是教會的仇敵
而是由於天特會議決議
這堵隔斷的牆(法文稱為jube)
必須拆除,好讓民眾能近前來觀看
天特會議這樣回應宗教改革的教導
顯出當時的特殊影響和宗教變動
信徒皆祭司
這改變了一切
因為現在你能自己讀聖經
你可以直接向基督禱告
你能找到赦罪之恩
事實上,你更可以傳講福音
告訴別人關於耶穌的好消息
當這些偉大真理總結起來
可以用這三個字表達
Soli Deo Gloria
唯獨榮耀上帝
這件事緊緊抓住年輕加爾文的心
就像他的塑像一樣
一隻手伸向上帝,說
「我要速速將我心歸祢」
他速速且真誠地將祂的心獻上
這包括了全人全心,整個基督徒生命
好叫榮耀唯獨歸給上帝
他豐富的學識、強大的領導力
文化的影響力
《基督教要義》獨特的寫作方式
還有掛上他名字的教會
採用加爾文神學和體制的教會
但是到頭來,重要的只有一件事:
唯有上帝得著一切的榮耀
我想所有加爾文主義者
心裡都充滿了熱忱
不是要讓他們的神學向加爾文看齊
而是要向聖經看齊
並承認是加爾文為我們恢復了這件事
我們之所以是加爾文主義者
是因為加爾文合乎聖經
我們公然宣告我們的神學
不只是因為這是一位偉人的思想
人們常常提到加爾文的五要點
但事實上帝加爾文強調了許多要點
原因在於加爾文致力於教導
上帝全備的旨意
這從加爾文的講道和教訓就能看出來
他教導聖經中所有書卷
加爾文無意只強調某些教義
他追尋的是完整的基督教信仰
加爾文所從事的更正教改革
目的是要改革、重塑耶穌基督的教會
當然,這教會也存在於中世紀歐洲
卻在這時完全依照上帝的道重塑
事情就這樣發展下去
好叫榮耀全歸基督
從今直到永遠
我們得記住曾有個人叫約翰加爾文
他面臨患難艱苦
人們常想,他是否也願意
過不一樣的人生呢?
但在上帝的至高計畫中
加爾文不是個小人物
在今天也不是沒沒無聞的
當我們在上帝召我們去的地方
忠於祂的呼召
我們就是上帝永恆旨意裡
無窮計畫的一部份
當我們知道這一點
回顧這些歷史場景
便能得著激勵
並且承認:
要是上帝能在非常小的事工上
使用一個人帶來長遠的影響
他也能這樣使用我們
因為加爾文教導我們去敬拜的
正是這一位全能上帝
我們遊歷了加爾文的一生
以及中世紀、改教時期的歐洲
重點在於:你是否也在這時代
單單為著基督的榮耀而活?
你若明白加爾文的心懷意念
這也會成為你追求的目標
你會真誠熱切地
將你的心獻給上帝
好讓祂能在你身上得著榮耀

Peter Lillback 彼得‧劉柏克
WTS 西敏神學院 院長


授權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www.wts.edu
© Copyright 2019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All Rights Reserved.

翻譯:郭熙安 / RTV

此系列只在本台的VOD點播系統中播放(中文內嵌字幕版本)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