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罪壓傷 - 單篇(55分鐘) - 被罪壓傷(詩五一)(沃迪包肯)

94 觀看

被罪壓傷(詩篇五十一篇)
沃迪‧包肯
請跟我一起禱告:
父呀 感謝你
讓我們有這個機會來與你見面
能與你的子民一起呼求敬拜
能讓我們有心思與情感轉向你
並且為了你是這樣一位神
以及為了你已經做成的事來讚美你!
並且傳講那些關於你
並且是我們所知道也相信的真理
並且 當你透過大能的話語
對我們說話的那一刻
而我們在此刻回應
主呀 對我們說話
你的僕人打開耳朵聆聽
父呀 我們渴望聽你說話
請在今晚教導我們 什麼是被你「破碎」
教導我們 為什麼「破碎」應當且重要
甚至是必須經歷的過程
也提醒我們
「破碎」並不是你離棄我們的作為
而是你打破我們 才能重新建造
才能重塑我們有基督的樣式
我們以基督的名向你懇求
阿們!
關於「破碎」已經有相當多的教導
針對其必要性和對罪悔悟的部分
在悔改這個議題上
如果說真正的悔改
就像一個人開上了高速公路
因著上帝的恩典
他經歷了生命態度的轉變
使其行為也轉變
讓他可以從另一個出口下來
如果這就是所謂的真悔改
那麼 「破碎」就是匝道關閉
「破碎」是我們得停下來的地方
上帝要我們停下來
他要我們把進度停下來
並且看到如果再照著這條路開下去
我們會變成怎樣?
而我們停在此處
發現自己從裡到外是如此悲慘
並且一無所有
上帝用我們犯罪的沉重事實
來擊碎我們
在我們的文化中有一股不幸的潮流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在五分鐘內
一定會搖身一變成為一名護道家
讓我們來些護教的思考 好嗎?
我們的文化中有著非常可惜的觀念:
我們認為只要有令人不舒服的情況出現
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
我們的文化不允許「不適(難受)」
因為它們時不時出現
常聽到人們說:什麼情況令人沮喪?
任何事都令人沮喪
(此處包肯的意思是:人們無法接受
「不適」所以把任何情況都歸咎於沮喪)
去問你的醫生
人們看了看電視
就覺得自己好像得了憂鬱症
我們不是在討論那些
真正有憂鬱傾向的患者
我們是在談一個拋棄妻子
在工作上好吃懶做
說謊並且偷竊的生意人
因為感到罪惡 而來見醫生
其實他應該要感到更糟糕
而醫生卻問他:沮喪使你哪裡不舒服呢?
什麼事情都可以歸咎於沮喪
亞當斯在《聖靈的勸誡》中
曾經提到一個很好的例子
他用了很美麗的詞句來描繪
他說 這就好像車子發動的燈剛剛亮起
但我們卻把它滅了
我們逃避「破碎」
但不只是外面在發生
教會也是如此
我們相信這些不適的情況
都只是為了讓我們再次奉獻自己
你不能說阿們 要說唉呀!
我們沒有「破碎」的觀念
沒有成為灰燼的呼召
對於我們應當被自身的罪孽深重
所壓傷 一點概念都沒有
所以 我們嚐試要逃避重的壓傷
聽聽以下的例子:
Jesse Johnson
替Pulpit Magazine寫了一篇文摘
是關於一個名為Rob Bell的角色
如何經歷一位「不發怒的上帝」
他繞著聖殿走了90分鐘
卻沒有談到上帝對罪的
忿怒被傾倒在基督身上
他沒有說 “來吧 富足的人
為要臨到你身上的慘狀號啕大哭吧!”
他沒有說
“落在永生神的手中是一件
多麼令人戰兢恐懼的事呀!”
他反倒說 “不論何時 若有人讓你
為了這樣活著而感到內疚
那一定是舊系統(基督來之前)
的一部分在作祟”
這不是基督教所傳講的!
但有些人正往新紀元運動的方向前進
它告訴人們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我跟你都會沒事的
不不不 不要自責
當你來到基督的面前
一切都已經成就了 不在需要破碎
事實上 甚至在這之前
你都不需要破碎
你只需要來到基督面前
但並不是這樣的
這不是我們的上帝的做事方法
不只是Rob Bell的例子
有一本你們都熟悉的小書
叫做「小屋」
這本書甚富載譽
有Steven C. Chapman(福音歌手)
以及The Message作者的背書
我不知道你是否試著讀過這本書
這是大多數對於教義一無所知的人
最常做的事情只是想讀讀看~
聽聽這本書寫的:
主角的名字是麥肯
他有時直接跟耶穌對話
有時與被稱為「老爹」的上帝對話
這位上帝是一個又老又胖的黑人婦女
這可不是我編出來的!
(繼續陳述書本的內容)
麥肯茫然的看著耶穌
耶穌說:「即便你稱我為你的主你的王
我卻沒有按照這種身分來對待你?
我沒有強迫你做任何事
甚至是在你做些毀滅或者
傷害自己及他人的事情之時」
麥肯回頭看著湖岸
然後說:「我寧願你在某些時刻掌管我
這會拯救我以及我愛的人脫離諸多痛苦」
耶穌回答:「將我的意志強
加在你的身上 不是愛一個人的做法
真實的關係是建立在順從之上
即便你的選擇並不好
你明白嗎?這才是這種關係美妙之處
我與天父 你與天父以及
天父和聖靈的關係都是如此
我們順從彼此 從前到今後都是如此
老爹順從我 如同我也順從他
你與我 老爹與她
書中的聖靈也是女性
順從與誰持有權柄或者順服
完全無關 它強調關係、愛與尊重
事實上 我們也是如此順從於你」
麥肯十分訝異 「怎麼可能?
為什麼一位統管宇宙的上帝
願意順從於我?」
耶穌說:「因為我們希望你
加入我們的關係中
我要的不是一個順服於我的意志的僕人
我要的是一同分享生命的弟兄姊妹們」
(包肯牧師相當不認同此書論點)
基督徒們推崇這本書
基督教書店在賣這本書
它是暢銷書
而且不只是在基督教書店
而是紐約時報排行榜上的暢銷書
這個意思是
幾乎所有人都讀過這本書了!
「小屋」跟「不發怒的上帝」
所要傳達的思想使我們落入一種景況
人們不僅厭惡恩典的教義
並且對於上帝的主權和聖潔
以及任何與被罪壓傷有關的話題嗤之以鼻
但今晚我想告訴各位
我們必然會因為犯罪而被上帝「破碎」!
我將透過詩篇五十一篇來證實我的看法
請跟著我翻到詩篇五十一篇
詩篇五十一篇
當你翻開詩篇五十一篇時
讓我帶你回到歷史中的幾處場景
第一個場景是大衛與拔示巴犯姦淫
這是大衛人生中一段相當不尋常的時刻
大衛在王宮的平頂上散步
根據作者記載 此時是過了年
列王出征的時候
然而 大衛卻留在耶路撒冷
大衛是一名以戰士著稱的君王
他也以此為自己命名
過了年 應當是上戰場的時刻
他卻只派出了自己的下屬
就那麼「剛好」
他起床在王宮平頂上散步
又「剛好」四處張望
看見一個住在王宮附近美麗婦女沐浴
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我娶一個美麗女子也養一個美麗女兒
所以我剛好知道一些關於她們的事情
她們確實很喜歡沐浴
大衛真的是「剛好」
在外面張望嗎?
他佔有了這個婦女 誘惑了她
(看你如何解讀這段經文)
並且強暴了她 用計殺了她的丈夫
而下一個衝突的場景
是拿單來到大衛面前
對他說:你就是那人!
這節有名的經文
讓大衛窺見了自己的靈魂
在他犯罪一年之久以後
他才得以寫下詩篇五十一篇
描繪出被罪壓傷是何等淒美
並且富有詩意的一首詩篇
我們可以從詩篇五十一篇當中
讀到很多關於破碎的信息
讓我們一起來讀:
求你將我的罪孽洗除淨盡
並潔除我的罪!
因為 我知道我的過犯
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我向你犯罪 惟獨得罪了你
在你眼前行了這惡
以致你責備我的時候顯為公義
判斷我的時候顯為清正
我是在罪孽裡生的
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
你所喜愛的是內裡誠實
你在我隱密處 必使我得智慧
求你用牛膝草潔淨我 我就乾淨
求你洗滌我 我就比雪更白
求你使我得聽歡喜快樂的聲音
使你所壓傷的骨頭可以歡呼
使你所壓傷的骨頭可以歡呼
是「你」所壓傷的骨頭可以歡呼
喔不~這不是上帝做的
上帝不會這樣做的
他不會做任何
違背我們心意的事情
我認為大衛在這裡「懇求」
上帝破碎他!
使「你」所壓傷的骨頭可以歡呼
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
塗抹我一切的罪孽
神啊 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
使我裡面重新有正直(堅定)的靈
不要丟棄我 使我離開你的面
不要從我收回你的聖靈
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樂
賜我樂意的靈扶持我
我就把你的道指教有過犯的人
罪人必歸順你
神啊 你是拯救我的神
求你救我脫離流人血的罪!
我的舌頭就高聲歌唱你的公義
主啊 求你使我嘴唇張開
我的口便傳揚讚美你的話!
你本不喜愛祭物 若喜愛 我就獻上
燔祭 你也不喜悅
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
神啊 憂傷痛悔的心 你必不輕看
求你隨你的美意善待錫安
建造耶路撒冷的城牆
那時 你必喜愛公義的祭
和燔祭並全牲的燔祭 那時
人必將公牛獻在你壇上 阿們!
我們沒有多餘時間談在這段詩篇當中
所有提及為什麼被罪壓傷是合理的
但如同Thomas Watson提到
大衛有時候以弦樂伴奏
演奏出他流淚的心聲
這就是其中一首詩歌
他的奏樂中充滿了痛悔的眼淚
被罪壓傷在此刻是合宜的
我們在這邊不是談其他宗教傳統當中
有某些邊走動邊毆打自己身體的儀式
不是透過自虐來安撫上帝的憤怒
我們不是在討論這種自殘的行為
而是當我們意識到
自己得罪了一位聖潔的上帝的時候
被罪壓傷是最適當的回應
因為「罪」
將我們的靈魂刻上汙穢的傷痕
看前面這段經節
他說:神啊 求你按你的慈愛憐恤我!
按你豐盛的慈悲塗抹我的過犯!
注意看 他用了「塗抹」這個詞
求你將我的罪孽洗除淨盡
並潔除我的罪!
他用了三種同義詞
它們有些許不同用意
但都指向同一件事
如果大衛是在寫一封Email
那他會將這三個詞加粗體
斜體並且在下方劃線
阿們?
第一句他說 按你的慈愛憐恤我!
按你豐盛的慈悲塗抹我的過犯!
「塗抹」這個詞
也可以做「除滅」的用法
經常出現在希伯來聖經當中
而且是上帝在降下洪水時
使用的詞語
使用同樣的希伯來文字
上帝用洪水除滅所有不潔的
使一切得以重新來過
大衛說 我需要從裡到外被潔淨
將我的過犯拿走
我需要被潔淨 如同你用洪水
洗淨地上一切不潔淨的事物
這邊用的第二個詞 求你將我的
罪孽洗除淨盡 並潔除我的罪!
「洗除淨盡」這個動詞
就像是一名婦女在河邊洗衣服
一遍又一遍的浸入水中搓洗
在洗衣板上使勁的刷除髒污
死命搓洗髒衣服 我們應該都了解
那是怎樣的場景 阿們?
這是大衛在此處想表達的
將我的罪孽洗除淨盡
如同死命搓洗衣裳一般
除去我過去的犯罪 使我潔淨
在這裡他使用的最後一個詞「潔除」
是一個在潔淨儀式當中才會用到的詞
為了使祭物預備好獻祭的動作
也就是說 大衛知道犯罪
已經使他有汙穢的傷痕
聖經以賽亞書一章看到上帝說
「你們要洗滌自己 潔淨自己」
因為犯罪玷汙我們
並且在我們身上留下疤痕
我們應當被破碎
因為犯罪帶來了一些附加的後果
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留下了傷疤
你的罪被饒恕
但是你必須帶著這些後果過活
你身上的傷痕 我身上的傷痕
並且我們當中有些人
看著這些傷痕與後果
伴隨著接下來的三四代 不是嗎?
我們看到從破碎家庭出生的孩子
總是容易組成另一個破碎的家庭
這種傷痕呀!
你知道看著父親虐待母親的女兒
總是容易找上另一個
有暴力傾向的男人嗎?
好好想想為何如此吧!
這就是傷痕呀!
犯罪留下傷痕
玷汙了我們!
我們當中一定有些男人
為了教會中的女人有合宜的穿著
向上帝懇求
因為他們身上有著與之相關的傷痕
我們應當被破碎
因為罪確實留下傷痕並玷汙我們
而當我們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沒有被自己的罪所壓傷時
我們很容易對罪採取輕率的態度
而這也是因為我們不夠了解
犯罪帶來的後果 我們不了解!
特別是信徒
我們認為耶穌已經
為了我的罪而死
為了我過去、現在以及
將來的罪而死
罪債已經被償清了!
然而 這些傷痕還是存在
我們不是取得一個犯罪許可證明
請聽 Thomas Watson說到
一個屬神的人為了內住的罪而流淚
在他肢體中有另一個律(羅七23)
是罪的爆發與爭戰
罪的本質如同一個有毒的噴泉
一個重生的人會為了
內住的罪而憂傷 因為罪是與神為敵
罪人的心如同一個浩瀚無邊的海洋
其中有無數的活物(詩篇一O四25)
─空虛且邪惡的思想
神的孩子會為了隱蔽的邪惡而哀痛
他比自己想像中的更加邪惡
在他的心中有許多
不著痕跡的曲折小徑
那是一個未知的罪惡世界
「誰能知道自己的錯誤呢?」
(詩篇十九12)
我恨惡自己如此罪惡
但我感謝神使我能夠恨惡罪
我向上帝禱告
求祂使我繼續恨惡罪
並且禁止我否認自己有
不斷犯罪的傾向
被罪壓傷是合適的
因為罪留下傷痕
留下汙點
其次 我們會記住所犯過的罪
仔細聽我說 因我們每此講到這點
很容易使人誤以為要人對罪感沮喪
不~~~不是這樣子的!
「東離西有多遠
他使我們的過犯離我們也有多遠」
(詩篇103:12)
沒錯 但你仍然記得你怎樣犯罪的!
是的 上帝使過犯遠離了
但一個有趣的事實是
上帝能夠原諒 但你呢
卻不是那麼容易遺忘
那些真正會把做過的事情忘光光的
是得了健忘症
那不是正常人的思維模式
上帝創造我們並非如此
不是如此!
所以有些人經常跟我說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啦
我一直拼命禱告
但我還是不斷想起
我做過的糟糕事情
是的 就是如此
那我該怎麼辦呢?
承認犯罪會成為你的記憶中
不可抹滅的一部份
人們竟然會相信
有一種神奇的公式能夠將他們做過
那些令人髮指的事情全部抹去
不在心中留下痕跡
因此他們不在為了過犯哀傷
朋友們 我有提醒你
大衛是在犯罪一年以後
寫下這首詩篇嗎?
看他在第三節寫到
「因為 我知道我的過犯
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已經過了一年
他的罪仍然經常出現在面前
一直都在
不相信 你去問問
曾經墮胎過的女性
有人說服她墮胎是可行的
你可以抹去你所做的
像沒有發生過一樣地繼續過生活
而在一年之後 她看到一個嬰兒
如果當初她沒有墮胎
也會有一個一樣年紀孩子 她崩潰了
為什麼?
因為我們被造是有記憶的
然而 這是好的
讓我提出三個原因來說明:
第一 如果你將過犯遺忘
就無法向眾人見證上帝的良善
阿們?
如果你在一個訴說上帝良善的見證中
聽到見證人說
我可能犯過一兩次罪但是卻不記得了
所以沒有辦法證實上帝是否真是良善
這聽起來多麼荒謬呀!
但是 許多人還是在外傳講
自己忘記曾經犯罪的事!
這不是人類自然的行為
相反的 我們應該要被罪壓傷
因為當我們犯罪
我們就是將HD高清、
DVD和藍光畫質的圖像
錄進我們的心中
它會伴隨我們年復一年
我只要吃藥就可以
把這些事情忘記
不久前看到一個
廣告就是這樣說的
「你知道有三分之二患有憂鬱症
的病人仍然在受苦嗎?」
「打電話給你的醫生
請他也開這個藥給你」
有些事情我們一旦做過
便無法忘記
你聽過多少見證是一個
將生命降伏在基督面前的人
但是他卻在婚前有性伴侶
現在卻痛悔希望自己能夠
將那些性伴侶的容貌
以及他們共同的回憶抹去
這樣他們就能夠更加
完整的享受與另一半的關係
你聽過這樣的見證嗎?
或者說 我們當中多少人
願意站出來做這樣的見證?
我們應當被罪壓傷
因為它伴隨在記憶當中
因此我們能夠為主做見證
第二點
如果我們不記得自己的過犯
那就很容易再犯!
你能夠想像我們真的會忘記
地獄之火有多麼炙熱嗎?
就好像我走在一群基督徒當中
有人問我怎麼了?
我說 我不知道
這些火就不斷的從我手上冒出來
這情景就好像我們忘了自己的過犯
而繼續犯罪
我們記得自己的過犯
是上帝的恩賜
提醒我們犯罪的後果
以此來激勵、糾正、約束
呼召我們悔改、並且破碎!
如果我們不記得自己的過犯
就無法歡呼
我們便無法看到聖靈在我們
身上動工所帶來的成長
你們是否曾經回到老家
看到以往一起混的朋友
然後不得不讓神把你關在內室中
而你低頭禱告
「感謝神 將我從這樣的環境中
救拔出來!謝謝你把我拖出來!」
我記得成年後曾經回到
south central LA的街上
那是我長大的地方
我從沒忘記那一次
另一次難忘的是在2006年4月
我回家舉辦我父親的喪禮
他在55歲時因為吸食毒品上癮而死
我不會忘記在那些街上走著
回到家中後 我意識到
那些我曾經參加的幫派
以及跟我一起長大的朋友們
全都人事已非
當我站在我父親的喪禮上講道之後
我不得不去到角落
獨自安靜一會
放下自己 低頭 哭泣
就這樣啜泣著
這些眼淚是因為我明白
在上帝拯救我之前 我是怎樣的人
你無法奪走我的回憶
我不會讓你這麼做!
它提醒我:
上帝對我真是好!
上帝在我生命中行了奇妙的恩典!
我曾經是如此殘破之人
我再也不想如此!
祂在我身上的工作或許還沒完成
但卻是鐵一般的事實!
「我不在是原來那般可憐的我啦!」
但是 哈利路亞!我已經不一樣了!
當你了解這一點
你就會明白被罪壓傷是合宜的
在你記憶當中有一些永遠
無法抹去的片段 將伴隨著你一輩子
並且在其中會遭受一些打擊
但是 這種破碎是重要的
第三點 被罪壓傷是合宜的
因為我們得罪了一位聖潔的上帝
大衛說
「我向你犯罪 惟獨得罪了你
在你眼前行了這惡
以致你責備我的時候顯為公義
判斷我的時候顯為清正
我是在罪孽裡生的
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
你所喜愛的是內裡誠實
你在我隱密處 必使我得智慧」
大衛說話的對象至終都是上帝
是上帝喜愛與渴望這事
但大衛卻冒犯了上帝
注意 在此處他不是說自己
冒犯了拔示巴或者烏利亞
而是冒犯了上帝
並且惟獨得罪上帝
因為烏利亞是誰?拔示巴是誰?
都是至高上帝所造的僕人
「我向你犯罪」
得罪一位聖潔又公義的上帝
這是為什麼「小屋」
這本書令我擔心!
還有Rob Bells所說的世界
以及那些因為人們已經知道自己多壞
而不傳講「罪」的教義的人
我們並不知道自己有多壞
我們會看著晚間新聞指責那些壞人
卻不明白自己有多壞
我們沒有認知到自己得罪
那位聖潔又公義的上帝
我們沒搞清楚!
也不願意看清!
請跟我翻到啟示錄十九章:
我十分喜愛這一段
可能是因為它也呈現出我的個性
我相當輕視在現代文化當中出現
一種娘娘腔並且有求於人的耶穌
他們這樣說
他就是一位柔弱並且
有求於人的耶穌
他想贏回你
他渴望你
他希望與你建立朋友般的關係
他需要你
不然你會傷了他的心
想太多
他要做的是將你擊碎!
快報
以定義來講
上帝是自持
自存並且自足
因此他不需要其他任何事物
上帝不需要你
有一天會證明
因為終有一天你會死去
但是這個世界仍然以你出生
之前同樣的速率運轉下去
而某些人會料理你的身後事
祂是在等你 也沒錯~
回到啟示錄十九章
我觀看 見天開了
有一匹白馬
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
他審判 爭戰
都按著公義
他審判 爭戰!
這才是我的上帝!
(開玩笑:我是有點偏好問題
但那無傷大雅)
他的眼睛如火焰
他頭上戴著許多冠冕
又有寫著的名字
除了他自己沒有人知道
他穿著濺了血的衣服
他的名稱為上帝之道
在天上的眾軍騎著白馬
穿著細麻衣
又白又潔 跟隨他
有利劍從他口中出來
可以擊殺列國
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
並要踹全能上帝烈怒的酒醡
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著說
「萬王之王 萬主之主」
這才是我的耶穌
我所服事的神!
不是那個在全美各教堂
被傳講的娘娘腔的耶穌
我服事統管宇宙那位偉大的上帝!
他生氣時將會傾倒忿怒
並且為了顯出這忿怒
將之傾倒在祂自己的兒子身上
而我們竟然相信
上帝會壓傷並且殺死自己的兒子
但卻讓你溜走!
絕不可能如此!
沒有污點從不犯罪
上帝的羔羊
因著上帝的忿怒而受難流血至死
付上贖價只為了滿足
上帝公義的忿怒
這就是耶穌在十字架上面經歷的
我們怎敢將此輕描淡寫!
這才是你所得罪的上帝!
不是娘娘腔耶穌
留著女孩一般的長髮
並且肩上掛著一隻小羊
好像他不曾做過任何粗重的工作
不~
當我們犯罪
我們是在得罪一位
掌管宇宙
全能的創造主
是天與地的創造者
關鍵是
祂應該在我睡著時擊殺我
因為我昨日所想、
所說及所做的事情而擊殺我
但是 因著祂的恩典
祂讓我還能再多活一天
我想被破碎是相當合理的
當我們了解這點
破碎是極度合理的
事實上
當我們認識上帝的本質
除了破碎以外
我們還有什麼更合理的回應呢?
第四點
我們會花些時間在這
犯罪不只是冒犯上帝
罪阻擋了真正的敬拜!
看到詩篇五十一篇7到9節所說
請仔細看 別錯過了
求你用牛膝草潔淨我 我就乾淨
求你洗滌我 我就比雪更白
求你使我得聽歡喜快樂的聲音
使你所壓傷的骨頭可以歡呼
如果上帝不幫助他
他無法聽到歡喜快樂的聲音
他需要的
只有上帝能給他!
看下去 第9節
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
塗抹我一切的罪孽
神啊 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
使我裡面重新有
正直(或譯:堅定)的靈
不要丟棄我 使我離開你的面
不要從我收回你的聖靈
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樂……
問題就出在這裡
我們創造了一種消費型的體系
它是這樣運作的:
我們將人們視為
需要被滿足的消費者
我們設計了滿足他們的服務
有時候 在教會我們
對人們進行調查
「你們希望我們唱什麼歌呢?」
「希望講道時間多長?二十分鐘嗎?
我們會在十七分鐘就結束!」
所以教會找一個樂團上台
還有一群年輕人
他們知道U2樂團的所有成員
但卻完全沒聽過Horatio Spafford
(我心靈得安寧的作詞者)是誰
這些人會把氣氛帶的很嗨
你可以享受你所喜愛的事物中
這完全是以人為中心
或者會有很多重複的祈禱
而讓你沒有意識到
這是以人為中心的敬拜
他們不論在樂曲或是歌詞上面
都是以人為中心
我們全都為你做好
還會有新的花樣
這樣就能讓你滿意
你會繼續來聚會
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因為若沒有被破碎的經歷
人們不可能真正的敬拜
你認為你值得被取悅
所以你來到教會是為了被滿足
尋求安撫
關於這點 上帝是這樣說的:
以賽亞書一章
從第十節開始:
你們這所多瑪的官長啊
要聽耶和華的話!
你們這蛾摩拉的百姓啊
要側耳聽我們上帝的訓誨!
順道一提
所多瑪跟蛾摩拉已經被燒毀了
此處是在說以色列
耶和華說:
你們所獻的許多祭物與我何益呢?
公綿羊的燔祭和肥畜的脂油
我已經夠了
公牛的血 羊羔的血
公山羊的血
我都不喜悅
聽來熟悉嗎?
這也是詩篇五十一篇結尾在談的
你們來朝見我 誰向你們討這些
使你們踐踏我的院宇呢?
上帝是這樣看的
他稱那是「踐踏我的院宇」
這就是全美國在做的
而人們說這是
應用、當代、現在流行的作法
我不是在說歌曲的新舊
而是一種完全以人為中心
的敬拜神學觀
主日禮拜公開
以失喪的罪人做為標的
而不是那位掌管宇宙且
配得我們敬拜的獨一真神
這才是我的重點!
你們不要再獻虛浮的供物
香品是我所憎惡的
月朔和安息日 並宣召的大會
也是我所憎惡的
作罪孽 又守嚴肅會
我也不能容忍
這兩者不可能併行作罪孽
又守嚴肅會 我也不能容忍
你們的月朔和節期 我心裏恨惡
我都以為麻煩 我擔當 便不耐煩
你們舉手禱告 我必遮眼不看
就是你們多多地祈禱我也不聽
你們的手都滿了殺人的血
你們要洗濯、自潔 從我眼前
除掉你們的惡行 要止住作惡
學習行善 尋求公平
解救受欺壓的
給孤兒伸冤 為寡婦辨屈
耶和華說:你們來 我們彼此辯論
你們的罪雖像硃紅
就像汙點一般(汙點出現啦!)
我卻要將這罪刷洗變回雪白
若我們不明白「被罪壓傷」的重要
我們能做的只是平息一位如同
暴虐老人家一般的上帝
而我們永遠無法止息他的憤怒
只有當我們經歷真實的破碎
真實的敬拜才可能發生!
這樣才解釋得通
當我們理解「破碎」的用意
是發現自己被罪壓傷並且
無能為力之時
才能明白上帝的偉大
喔 我的時間不夠用了
讓我讀以下這些話
仔細聽啦!
從金碧士的效法基督中摘錄下來的
(別放我一個人~我嘗試加快腳步!)
《效法基督》說道
那時 你要親自指示我
我現在是什麼
本來是什麼和我是從何來
因為我原本什麼都不是
但是我自己卻不知道
我若只是我自己 看哪
除了軟弱不堪之外 我就無所有了
但是只要你定晴看我片刻
我就立刻變成強壯而且充滿新喜樂
最奇妙的是:
我便能突然往上升起
投入你的仁慈的懷裡
因為人若憑自己的力
那只有往下深深墮落而已
阿們!
只有當我們明白自己無能為力之時
才願意承認上帝配得敬拜
也只有此時 我們才可能這麼說:
怎能如此 像我這樣罪人
也能蒙主寶血救贖?
因我罪過使祂受苦
因我罪過使祂受死
奇異的愛!何能如此
我主我神竟為我死?(奇異的愛)
若不是「被罪壓傷」
你無法了解這種深刻的涵義!
還有一首
擁戴我主為王
聖羔在寶座上
請聽天上歌聲悠揚
樂聲壓倒群響
我靈速醒同唱
頌主為我受傷
歡呼祂為至大君王 千秋萬歲無疆
(擁戴我主為王)
若不是「被罪壓傷」 發現自己無能為力
你無法了解這些詩歌的意思!
而在這種絕望的時刻 一個只想邀請你
來跟他做朋友的上帝 是無法滿足你的
因為那是以人為中心
無法解決問題
但當我們來到自己的盡頭
便能看見那為無比威嚴的基督!
而在破碎之時
我們能夠找到自身問題的解答
跟我一起看這一段經節
讓我們回到剛才讀的地方
我要你仔細看這邊使用的動詞
第一節
「憐恤我」、「塗抹我」
第二節
「洗淨我」
第七節
「潔淨我」、「洗滌我」
第八節
「使我得聽」
第九節
「掩面不看」
第十節
「為我造」
第十一節
「不要丟棄我」
第十二節
「求你使我仍得」
第十四節
「救我脫離」
第十五節
「求你使我嘴唇張開」
換句話說
這裡發生什麼事?
大衛發現他所需要的一切
只能從神而來!
而在我們被破碎之前
我們覺得靠自己就能得到一切
你跟上帝關係好嗎?
好呀 我都有禱告!
你跟上帝關係好嗎?
好呀 我正想要重新獻上自己!
你跟上帝關係好嗎?
好呀 我有在固定靈修
你跟上帝關係好嗎?
好呀 我有……
我!我!我!我!我!
大衛說:
不~~~~~~~
我不算什麼
因為靠我是做不到的!
我看過自己的能耐
而我不想要如此下去
並且我厭惡自己能做的
我因為自己的罪而被壓碎了!
但我不會放手
不會放棄
因為我也看過你能做的奇妙大事!
我需要你來洗淨我!潔淨我!
我需要你潔除我!
重新修復我 建造我!
我需要你使我完整!
我需要你來愛我!
我需要你來饒恕我!
我需要你來拯救我!
我需要你清潔我
求你收留我吧!
我需要你!
是你呀 上帝!
因為我自己從裡到外能做的
就是在要命的罪惡感中崩潰毀滅
如果我們還是一直原地踏步
事情會變成怎樣呢?
如果牧師在講台上還是
一直推薦「小屋」這類書籍
又會如何呢?
如果我們還是一直傳講
一位娘娘腔的耶穌
又會是什麼情況呢?
這位耶穌毫無內容而且軟弱
並且有求於人
又會如何呢?
若我們一直告訴人們
上帝不會破碎我們
又會怎樣呢?
這種面對罪的回應方式
是相當不合適的
你是基督徒
你應該能做的更多
願神幫助我們不至於如此膚淺
願我們永遠不會忘記
上帝拯救我們這些
不幸的罪人的事實
並且不忘記
是他存留我多活一天
不會忘記
他向我所顯的耐心
並且在我受苦之時與我同行
而在我裡面是一無所有
我不能靠自己是上帝滿意
願我永不停止被罪壓傷
願我永不到達完全並沒有一刻遺忘
我與基督之間那不可思議的距離
因為這樣我才能感謝他
從天降臨到世界上
只為了接納我成為上帝的兒女
是的 弟兄姊妹們
被罪壓傷是合宜的
而且也是對罪唯一合理的回應
而不是讓我們停留在罪中打滾
因為這幅圖像美妙之處在於
耶穌不只是為了承擔我們的罪
而被壓碎在十字架上
上帝有更美妙的心意
是要讓我們知道 被罪壓傷
才能將真正的敬拜歸於上帝
破碎不只是讓人感到糟透了
而是為了讓我們明白
上帝的憐憫與恩典是多麼浩大
因此那些濫用恩典為名
而搶奪人心的做法真是令人難過
因為恩典被用在一位迫切需要我
渴求我的耶穌身上時
我才是那位向他行恩典的人
因為他求我來到他面前
你可以全天擁有那位耶穌
並且在主日兩堂禮拜都傳講他
但給我坐在白馬上的那一位!


翻譯:郭姿秀
Used by permission from TruthSource Ministries www.truthsource.net

Tags: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