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火特會 - 17 - 《凡火特會》小組討論會:問題與解答(第二場)

76 views

影片下載

凡火特會小組討論會
問題與解答(第二場)
好的…我們開始吧…
我們還有很多問題要處理
這是「立見真章」的時段
所以各位
我對你們的鼓勵是「言簡意賅」
我希望你們接地氣
因為我們要離開這裡了
很多人會在這
是因為在家應付這些
所以我希望實際…我希望有用
這樣我們就可以回到教會
以某種用愛心說誠實話的方式進行
所以我們以此為出發點 我們滿載
偉大的教導、神學及精彩的釋經講道
太多了
這幾天在看6秒的Vine影音
我需要簡短
因為我知道人注意力很短暫
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要怎麼記住我們看到的聽到的一切?
我要怎麼阻止這些進入我的教會?
你點頭就很簡潔有力…我們繼續吧!
我們大概很快就結束了
應該讓小販們知道…
這對你來說夠簡短嗎?
是…的確…有什麼保障簡短的措施?
顯然我會從教牧的角度來看…
我會說
與其在你朋友圈掀起輿論波瀾
引起大家對領袖的不信任
我認為正確的做法是帶著謙卑的心
去找你認識的領袖、牧師
主日學老師、教牧同工
跟他們坐下來分享你的心事
甚至送他們一本《凡火》
我這麼說是因為書中的論點是
以神傳遞信息的形式
白紙黑字、原封不動地寫下來的
你可以分析、比較、對照
背誦、思考
如果你只是憑這一週的印象
它們可能會被曲解
你可能會有點情感糾結 無法說明理由
這就是為何這本書如此地重要
我會出自好意、帶著謙卑和耐心
把書交給教會領袖或負責牧養關懷的人
然後說:這是我心裡的話
你能否讀一讀 然後我們來討論一下?
我認為這是一種
尊重在主裡面治理你們的人的方式
正如我們被吩咐要這樣做
我最不希望的是
有人離開會場後去顛覆一間教會
變成革命性的運動
給教會的牧師和領袖製造麻煩
然後我因此受到指責
為造成混亂承擔責任
反正我因造成混亂受到夠多指責了
我不在乎真理造成的混亂
但我認為處理真理…
就像我們早上再次聽到的
保羅指示提摩太要用極大的
耐心和各樣的教導
我覺得你會想從高層開始
領袖、長老、牧者、牧師
讓他們有機會讀一遍、好好想想
在你像外星人那樣入侵教會
大刀闊斧地改革之前跟你對話
我的經驗是
很多牧師他們忙著學習、輔導
他們也許…你知道的
我有很多空閒時間
我可以經常在網上看這些東西
你看到這一切在發生
你了解問題有多嚴重
我怎樣幫助牧師、長老認識到
這些東西儘管無法明目張膽
卻正想方設法或會想方設法地進入教會
我要怎麼提升他們
對這一點的理解和潛在的擔憂?
你必須先有一個
跟你牧師對話的合理平台
如果你不是個鼓勵過他
常常在他身旁、了解他的人
那你確實沒有好的平台這樣做
總之你身為教會成員必須這樣做
了解你的牧師
鼓勵你的牧師、做他的朋友
那麼你就有平台去糾正他的神學了
教會中最糟糕的事情
就是教會充滿了「邊緣人」
他們出席坐在一邊觀望
只有他們想要批評的時候才會接近牧師
世上沒有人會好好回應這樣的批評
所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從你的牧師開始吧 尤其是當你關注他
想要批評他的時候
你必須有方法…如約翰所說的
尊重他在那間教會的地位
因為神已經把這個人放在教導的角色上
我想…托德…只是補充一下
因為今天我們就是要講這個
有很多牧師不知道自己在其中的位置
他們沒有處理它 他們讓
各式各樣的東西在教會齊聚一堂
他們從未認真地思考過這個問題
部分原因是沒有人處理過它
我已經在網上遭受相當猛烈的攻擊
因為這是某種對我的刻板印象
這是某種對我長期持續的成見
我提醒人們
我們恩典社區教會已經四十多年了
我們從未舉辦過這樣的特會…從未!
這不是一種偏執
這些批評兩天後就陸續進來了
我認為很多人只是不了解自己的想法
你們今天會提到
我們在短片裡聽到的領袖
都承認不知道該如何思考
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它
這就是為何這本書是如此重要
因為它提出非常深思熟慮
純正的聖經神學理由
我認為你應該從這裡開始
把書交到他們手裡
如果他們連讀都不想讀
他們就必須面對事實:
這是對牧養羊群不負責任的表現
這本書很重要的原因就在此
好…一句話…
別做完禮拜後攻擊你的牧師!
他講完道了 「欸…
你真的需要離開耶穌文化這行!」
然後走出大門
但如果我必須用一句話來說
簡單扼要
我該怎麼對牧師說:
「我給你這本書是因為…什麼?」
我為什麼這麼做?
我為什麼要給他們這本書?
讓他覺得:
「我想我需要讀讀這個東西!」
我處理的方式…
我認為很簡單…就是:
「這對我來說是很深的屬靈負擔
這涉及到為全世界教會禱告
為我們的
教會、你、受我們影響的人禱告
詩69:「我為你的殿心裡焦急如同火燒
並且辱罵你人的辱罵都落在我身上」
這是我心中的痛 我對此深感關切
我很想知道你是否也對此感到關切
你願意讀這本書嗎?」
對…這很棒…這很棒…不是說
「你必須讀這本書、相信這本書!」
「讀一下…告訴我你怎麼想的」
非常好!
好…我看到其中一些進入我的教會了
無論是音樂、說預言、聽見神的話
我知道它就在那兒…
有沒有什麼臨界點可以確定
教會越過了界線
是時候讓我的家人去別的地方了?
謝謝你們的琢磨…好…
這是個非常複雜的問題
因為每種情況都不一樣
在輔導任何人之前
我不得不問一大堆問題
首先:「你所在地區的
其他教會是什麼樣子的?
你怎麼會來到這個教會?
你來了多久了?
告訴我你特別關心什麼?…」
總的來說 我會說任何的教會
其領導層已顯出
故意不聽從作為權威的聖經
我會傾向於鼓勵你
大概要找一間更好的教會
如果只是不喜歡音樂的品味
你覺得詩歌太多打擊樂或什麼的
我不太可能鼓勵你離開
而且很大程度上取決於
你所在地區還有什麼其他的教會
當有人帶這樣的問題來找我
我的第一個反應不是:
「我們怎麼把你從這裡弄出去?」
你的教會現在還有什麼是你可以做的
運用你的屬靈恩賜
試著把教會帶向該有的境地?
因為根本就不存在完美的教會
如果你在尋找完美的教會
你將會感到沮喪
而當你找到完美的教會 請不要加入 因為你會毀了它!
所以我的意思是…這些是大原則
但我第一個問題是
我希望人們思考的方向是:
「我還有什麼屬靈天賦 可以開始影響
教會往正確的方向發展?」
若這是無藥可救的事業
那我們就可以討論一下
也許你應該離開那間教會了
我認為有個聖經的樣板
始終對我很有幫助
如果你在第一世紀末的小亞細亞
你在以弗所
以弗所是一間失去起初的愛的教會
你會去哪裡?你哪裡都去不了
這是唯一的教會
或者若你是在別的教會
除了士每拿和非拉鐵非
都有史詩級的問題發生
嚴重到主要把燈臺移走、審判教會
但主一再地對教會說:
「那些沒有玷汙自己衣服的有福了」
我認為有時候你在那裡
就像個信徒在伴侶不信的婚姻中
你是神祝福的泉源
人們透過你得到祝福
因為你基於忠誠領受了神的祝福
所以我認為理解這一點很重要:
教會歷史上有很多時候
人們無法一再地換教會
不僅新約時期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也是這樣
我是說,你自己看看教會的歷史
然後問:真信徒去哪?
我的意思是…得忍耐的情況並不罕見
即使是在羅馬天主教裡
在有所突破之前
所以我認為
我們不能像消費者般處理這個問題
另外要補充的是
如今教會的領導階層改變非常快
我不知道平均一位牧師在一間教會
待多久 但很可能是兩到三年
在一位牧師底下跑掉的人 可能會在
仁慈的主幫他們找了另一位時後悔
你會希望確保自己 不在主做出
可能對你有所祝福
有所裨益的改變前就跑掉
我認為在那種情況下要有耐心
如菲爾所說 運用你的恩賜
意識到神讓你在那裡有目的
還有一件事 這些教會仍然在主的手中
如果那兒有信徒 他們是屬於祂的
他們在神的手中
神對他們就有最好的安排
儘管如此
我會說若有一間更忠心的教會
在健全的教義中忠實地傳講神的話語
而且神正在祝福那間教會就去那裡吧!
好…我回家(教會)看到十件事!
音樂是催眠性的 他們在呼喚靈火降下
牧師偶爾會告訴會眾 他真的感覺到
「催逼的刺激」、「肝顫抖」
你看到很多會讓你驚訝的事情
我如何開始解決?每一個問題?
我每個人都要處理嗎?
如果我覺得教會有點亂
最好的解決辦法是什麼?
你們又來了…總統石像!
各位…我們需要一些答案!
也許讓我打破沉默回答點什麼吧
我認為我們需要理解
最終行為是一個人信仰的果子
所以你有果子和樹根
與其僅僅開始對付果子、行為
這對你來說才是重要的:
為理解提供幫助
為一切從之而來的教義根基提供幫助
另一個例子是
如果你看保羅書信
總是在處理教義問題
然後說:所以 你知道這是錯的
或者:所以 這是你應該生活的方式
因此前面提出的議題
看看你的恩賜是什麼
在教會的情況下積極、熱情地參與
當你幫助人理解聖經教導的要點時
贏得發表意見的權利
我認為都給了你夠好的平台
使個人能開始思考
當然,取決於你的位置
如果你是教會的牧師
你有更長的時間、更大的機會
如果你尊重領袖
你就離盡力協助改變更近了
若你進一步往下走
你真的需要更多的耐心
這就是我想說的
這是很重要的觀點 我甚至可以說
我見過最廣泛的教義聲明
就是恩典社區教會的
這也是主人大學、主人神學院
和「賜你恩典」的教義聲明
我不知道它有多長…菲爾?
你看過嗎?
它是個小冊子…
它是本關於我們信仰的完整手冊
對…差不多25頁…24頁…
我想教會有高度明確的教義聲明
應該是絕對的
你甚至可以追溯到
西敏信條、小要理問答
浸信會信仰宣言…諸如此類
雖然我們有時候會懷疑認信的基督教
但正如史蒂夫昨晚說的 這些信條
是聖經學者勤奮工作1100小時的產物
我認為所有的教會應該都能回到信條
我們這裡從不隨波逐流
因為一切都在教義聲明中有所定義
我認為它成了船錨
它成了支撐你信仰的根基
所以去找教會的領袖說:
「牧師,我對我們的教義聲明憂心忡忡
我們真的有定義這些東西嗎?
教會對這些事情的立場是什麼?
我們正在著手進行嗎?
我們有在想這件事嗎 我們可以幫忙嗎?
有人能看一下嗎?
我們能不能找人一起討論一下?
無論需要怎樣…
我認為他說的沒錯 你必須回到教義
因為適應文化
這個暫時性觀點迫使人們無視教義
只是跟隨潮流
如果你跟隨潮流 你就會在靈恩運動裡
讓我再退一步說…你必須問自己
首先你在這間教會做什麼?
如果你來這間教會是因為他們有更好的
青少年活動 或你喜歡音樂或者其他
它不是你社區裡最純正的教會
有一間教會的教導比較好 但他們沒有
青少年活動或你喜歡的音樂或什麼的
因此你決定去更大的教會
你知道…出於「商業原因」
或有東西你比較喜歡
即使知道它的教義根基並不那麼純正
你到底在做什麼?
當你決定要帶你家人去哪裡的時候
最好選擇有最好教導的教會
不管他們的青少年活動是什麼
青少年活動是否有水準
巨型教會都在做什麼
如果我也可以替拿單說話…
我可否建議如果…
我認為我們傾向於看著教會說:
有如此多…我希望整艘船立刻掉頭
也許沒事…開始教主日學…
反正很可能他們不會檢查你教的東西
如果是那樣隨隨便便的
開始教導你的六人或八人小組
做你能做的來促成改變
也許不是修正整條船的方向
但至少參與某些群體 正確地引導他們
這樣明智嗎?是好的起點嗎?
我總是被教導著 長輩發言前
小孩子不要說話 所以只是想澄清一下
我認為重要的是
確保我們始終把人帶回聖經經文
不是讓我們的經歷
或他們的經歷成為權威
而是我們查驗一切 我們自己的想法
他們的經歷
我們把這些帶回聖經經文
那才是我們的權威
我們之所以是終止論者 是因為我們
深信那才是「神的話」所教導的
然後我們…我們鼓勵人回到經文
我認為只要我們把這些帶回經文
我們就是在尊崇默示這本聖經的聖靈
托德,我只想補充一點
我今晚會說得更多
當代福音派教會對神學和教義
沒什麼興趣 所以你的銷路會很差
在於風格 時尚才是王道
時尚是讓靈恩派
進入教會的特洛伊木馬
因為一旦你讓音樂進來了
運動就跟著進來了
因為它一下子變得很常見
現在我們的音樂聽起來像靈恩派
我們唱的歌跟他們一樣
我們開始像他們那樣揮著手
我們有著跟他們同樣的情緒感受
一樣的音樂到聽信靈恩運動只是一小步
所以我認為最難的是
你回到一間有點這樣想的教會
當教會領袖對時尚更有興趣的時候
很難讓純正的教義成為話題
是…我想這會是很多人
離開這裡後的挑戰
各位…我想在這透過
「立見真章」做的是
我想與你們分享
對這些教導、這場特會的一些反對意見
因為若我們回去試圖納入這些教導
或把它帶回去
我猜這些將是我們會聽到的
所以這些是在特會之前甚至在特會期間
透過推特發表的一些評論
我猜這些可能是你們也會聽到的東西
有些人是基於
我們昨天分享的一些影片發了推特
一些我們看到的東西…
在地板上扭動身子、重複性的音樂…
一些我們多數人看來非常突兀的事情
「那些只是靈恩運動的極端分子
我們不是那樣的人 所以別說了!」
是…你知道嗎…
部分《凡火》講的 就是人們認為
是極端的實際上成了主流
我們談到一億兩千萬的天主教靈恩派
我們談到兩千五百萬的
獨一神格五旬宗
小若望.艾倫在他的書《未來教會》
談到 基於皮尤論壇研究的事實
世界大多數國家中有90%以上 在某些情況下九成以上的五旬宗都相信豐盛福音
所以當你做簡單的算術
這是數億人堅持假的福音
這是運動中的多數
「但我們沒有那樣 我們沒有倒在地上
我們沒有顫抖和『昆達里尼』
所以這跟我沒關係」
但問題就在這裡 你沒有在教會這樣做
但你的孩子在聽「耶穌文化」
因此耶穌文化16萬人的
演唱會他們去了
這些人在倒下、在這樣做
孩子開始看到這些行為
還有加入「狂舞區」的那種心理
然後最終這些簡單地把自己導進教會
在一些地方會有反對那種東西的呼聲
但它最終跨越了
我的意思是 你看…「新頌」
「耶穌文化」到處都是
它市場化了 它像野火一樣蔓延
我不知道昨天是誰跟我說的
一千四百個年輕人來到加州的雷丁
在伯特利教會接受為期一年的培訓
好到處散播這些東西
因此,他們創建活動
而且是以耶穌的名義
然後你教會的年輕人就去了
他們認同
我認為在你到達入口處之前就得
劃清界線 否則你最後就會允許那種行為
若可以請影音部幫我把007短片調出來
我們一直在說而且我認為確實如此
耶穌文化和其他這類的敬拜團
就像進入這個運動的入門毒品
然而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
他們不是等
耶穌文化演唱會過後才教導人
確實有講道和教導在耶穌文化演唱會中
上演 更不用說內化在歌曲中的神學了
以下是007號短片
耶穌文化的金沃可兒在描述自己遇見神
這是007號短片
如果你的孩子去耶穌文化演唱會
這就是他們會得到的:
「這是真實的…
我可以在我生命中的當下 在這一刻
這個季節 就在這裡這樣說:
這是那時候的果實 其實是那許多時刻
很久以前我無數小時的
坐著只是在等候神
只是迫切地…傾心吐意…
傾心吐意…盡我所能地向祂傾訴
不管是否聽到什麼…看到什麼…
有沒有任何重大的接觸
我只是不停地說:『我知道
我知道有一天我會活在此刻的果實中』
然後我不停地迫切禱告
這些就像那…兩把鑰匙! 好嗎?
為這樣的連結…為那種關係奮鬥
心中無意冒犯… 熱切地知道有一天
我們會活在此刻的果實中
直到今天我還在這樣做
即使是現在 在等候神的時刻
我仍對自己說:『有一天我會……」
你們若願意我會要求影音部停止播放
我不知道為什麼
沒有放到展示的那一段
所以我來告訴你她的經歷
這段似乎被錄得更早一點
所以大家省得痛苦
她遇見了神
耶穌向她顯現 她和耶穌有段對話
她與耶穌親密相交…耶穌抱著她
這是她…
真正展開了她…她的與神相遇
她說這沒有一直發生
但她一生中都有這樣的經歷
而這只是她陳述她遇見神的一部份
暫時擱置對它的評論
孩子在攝取神學
他們確實有教導
他們停下來打開聖經
他們確實在演唱會上教導
而且是很糟糕的神學 我看過這段
我兒子給我看過整個影片
那是一個半小時長的影片
她說自己基本上
生活在相遇到相遇之間
跟神的話或神的真理無關 而是關於
她的經歷和她如何在這些經歷之間生活
她確實在教導…你說神學
我會說糟透的有害神學
你是對的 那是很多年輕人的入門級別
耶穌文化是今年 路易‧吉格里
Passion特會的敬拜團
約翰派博是那兒的講員
所以這不是什麼很遙遠的
處於邊緣的極端
這些東西正滲入眾教會的主流
你知道…這是典型的行銷
讓人怨聲載道
讓他們覺得自己落伍、過時了
所以你把一個普通孩子放在那樣的
環境裡 他對這種經歷一無所知
「她在講什麼?」
我中學的時候…
你知道我沒有任何時期不信主的
我讀金碧士的書
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講什麼
但是我想:
你缺少了什麼…是你沒有的…
我從未有過這些神秘的
「與神同在」的感覺
因此我買了本邦茲關於禱告的書
菲爾,記得嗎?
結果情況更糟…這是什麼啊?
然後我買了李常受的書…
(湯姆也會感同身受)
我是個中學生…我是個高中生
我基本上是你們想的
玩美式足球、棒球的愛主男孩
正在想如果我什麼都錯過了…
我的意思是…對於這種事
他們真的是容易受騙的傻瓜
一個知道自己生活不對勁的孩子
看到這種深奧的
堪稱超凡的
這種宗教經驗在他面前描繪出來
他不知道什麼情況 他沒有神學知識…
我可以從我的經驗告訴你
我讀到有人長期在同一個地方
禱告到在木地板上磨出洞來
我無法理解那種行為 甚至無法理解它
然而幸運地因著神的良善
甚至在我生命早期那幾年神攔阻了我
一大堆其他的年輕人都走上了那條路
我認為這是他們內心的覺悟
來自於知道自己缺乏真屬靈應有的樣子
他們知道這一點
他們沉溺於這類的事
在他們搞懂以前 他們就身陷其中
他們相信情緒的假冒
非正當的替代品
他們把這些帶回去
然後他們去教會聽到大家唱奇異恩典
講員站起來解釋聖經幾節經文
他們會覺得講員也沒有
大家也沒有那樣的經歷
因為他們在耶穌文化演唱會得到了
可以的話讓我提出要求…
麻煩23號短片 這非常短…
請記得…耶穌文化是
加州雷丁伯特利教會的事工
主任牧師…他剛交棒給他的兒子
我想他現在被視為
國際大使、使徒:比爾強森
這是23號短片…
這是耶穌文化來自的教會
孩子們會得到這類的教導
這是伯特利教會的比爾強森…
順便說…當你在廣播中這樣說
你能不能更準確地說:
這是「比爾」強森?
哈…你可以看出差別 你講話很有權威
以下是大顆的軟糊炸彈
好…以下是比爾強森:
「不是每件迎面而來的事
都是神的旨意
我們會有困惑
我們在教會 最令人困惑的領域之一
就是關於神的主權
我們知道神是全能的
我們知道祂掌管一切
但我們犯了一個錯誤
就是認為祂掌控一切
掌管和掌控是有區別的
如果你認為祂掌控一切
那你就必須相信希特勒是祂的意願
他只是要成就神的旨意。」
坦白說沒那麼含蓄…這只是一小段
你注意到聖經缺席了嗎?
這就是比爾強森!
「比爾」強森!
好…讓我分享更多
我要跟你們分享的反對意見
「聽見神說話不是新的啟示
你一直說我應該把它加到啟示錄上
聽見神說話不是新的啟示」
你們的回應?
嗯…古德恩說它是
所以他們將其定義為新的啟示
他們會稱之為從神而來的啟示
所以這不是一個繼續論者的說話方式
靈恩派本身實際上
的確稱之為神的啟示
他們會說啟示是完全的
但人類這個器皿把它搞砸了
問題是 在申命記18章和整本聖經裡
那些代表神說話的人
必須準確地傳遞那啟示
如果他們扭曲它 就會受到
神對代表祂說話之人要求下的定罪
好…所以我們會對他們說
如果神跟你講話 那確實是啟示
好嗎?還有嗎?
有!還能是什麼呢?
如果這是神給的信息
根據定義這就是神的啟示
如果是現在給你的 那就是新的啟示
這就是該運動的愚蠢之處
然後說我們把它搞砸了沒關係對嗎?
我們可以破壞它、曲解它
因為我們容易犯錯 它可能有錯
反正神會解決這個問題
如我們聽到的 已經聽到好幾次
是徹底將神啟示的觀念完全顛覆了
這當然是新的啟示
它很詭異的地方在於
沒辦法驗證!沒辦法!
只因靈恩派不是異端
我們就該說這是新的啟示
若靈恩派不是異端 這就是新的啟示
但一切生命和敬虔的事
神認定要我們知道的都在聖經上了
不需要或不允許有新的啟示
而他們說那不是新的啟示是很荒謬的
如果是神說的 它就是啟示
莎拉.揚恩寫這些書
《耶穌的叮嚀》的時候
她說耶穌跟她說話 「耶穌這樣說…」
用第一人稱寫這本書
她是在聲稱這些是耶穌的話 這很可怕
有人會說:
「拜託…我們講的是五億的人耶
我看到人結出好果子 他們確實很愛主
你是在說這整個運動的人都要下地獄?
每個人都是錯的?
我們會給你看看果子
有好果子你沒看到嗎?
別再批評了!」
我認為障礙基本上在於:
你本末倒置了!
我意思是…
羅馬天主教也會給你看到一些好果子
尤其在非洲社會層面
他們蓋學校 他們蓋醫院
使整個國家受益
但這並不因此表示羅馬天主教是對的
再說,他們可是數百萬計的人
你必須始終從聖經說什麼開始
從這個基礎開始
然後你有你的「因此」
從這得出的結果應該是什麼?
這就是謬誤所在
事實上聖經很清楚地表明
根基一旦立好了
後代就繼承
要透過那些教導
使徒和新約先知的「根基」
以超乎尋常的方式闡明所帶出的教導
這是一目了然的
因此任何人開始引進另一條進路
想要延長這個根基
就是開了一扇門、一扇危險的門
到了時候我們講過的那些東西
就會成為常見的食物
變成正常飲食
你們中間那些接觸過
神話語正規教導的人
你們聽到一些
我們正在說的事情就嘆息呻吟
在座的一些人聽到這些東西
對他們來說就是這樣啊…這很正常
畢竟,我的老師就是教導這個的人
那一定是正確的
所以讓我們始終不斷回到
基本的原則吧
重點不是有什麼好事被做出來
看聖經 經上是怎麼說的
菲爾…
關於好果子我也來說說
你有時無法第一眼
就分辨出真正的好果子
我上個月才買了一袋桃子
說真的 我帶回家的時候
這些都是很漂亮的桃子
把它們切開
每一個從種子開始都爛掉了
我想它們是冷凍過了還是怎樣
屬靈的果子也是一樣 有時它看上去
挺好的 但你必須分析它
而好果子的試金石
就是教導的基礎核心
這就是康拉德剛才說的 若不是建立在
真理上、以真理為中心
如果真理沒有內建
它就不是真正的好果子
會議之前的其中一個批評
我相信會議之後也可能是…
讓我先澄清一下
因為我只是想確定自己理解正確
你們是終止論者對嗎?好…
所以他們會這樣說:「你們終止論者
沒有權利對繼續論者的靈恩派
做出任何批評
這不是你們家 你們在自己家待好
不要試圖打掃我們家 不關你們的事!」
我與之共處 我的意思是
我們住的地方離那種
「該地區的五旬宗聖地」不到五英里
會經過的教會…自從來到這
我們就有了「與之並行」的歲月
對話我聽起來像是這樣:
「神已祝福了約翰麥克阿瑟
想想看如果他有聖靈
神能用他來做什麼」
我在這聽了好幾年了…
我聽了好幾年了
「他不具備批判這個運動的能力
因為他沒有聖靈」
我沒什麼好說的 生活在可怕的世界裡
我不知道幾年前
一位新牧師被指派到這間教會
然後有個先知來了
我想是堪薩斯城的先知
來了按手在他身上 說他將要成為…
這位新牧師將要成為世上的先知
他將要行神蹟、奇事、異能
而且會遍布全球
發完預言把手拿開
他得了腦瘤 死了…這位牧師
我去參加了葬禮
我說:「這是怎麼回事?」
跟我說話的人…我出席葬禮
只是出於對那裡一些人的尊敬和愛
我說:「這是怎麼回事?」
「嗯…預言是正確的 所以魔鬼宰了他」
你知道…
我希望他們能相信我們是有聖靈的
因為是真的 我們所有人都在基督裡
但他們的觀念是那麼的遙遠
換句話說…他們不只誤解了我們
還誤解了自身的處境
因此除了他們得出合乎聖經的理解
否則是不可能相信的
順道一提…如果你試圖用這個
作為一種策略來陳述:
為什麼在本大會中肯定有一些信徒
為何聖靈沒有在這個群體中
以那些方式顯現?
對此的回應將是:「因為聖靈是位紳士
他不會沒有被邀請就闖進來」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沒有他們那樣的反應
我想是因為我們得救了
而聖靈已被邀請了 所以那不會發生
這也符合信徒對能力、魔鬼的能力
甚至對聖靈有控制權的說法
比如辛班尼: 「除非我說了什麼
否則祂什麼都不會做」
你知道那些最好的靈恩派
對聖經權威感到關切的人
其實也在批判他們自己的運動
向跟隨他們的人發出充分的警告
否則我們不會有這場特會
總是需要有人說出來
我想嘗試…我們必須趕一下進度
麻煩15、25號短片
這應該有點代表我們的一些朋友
我們會說約翰派博是個弟兄
我們也會說古德恩是個弟兄
我們會說…這些是我們很多人
拜讀和喜愛多年的聖經學者
說了一些讓我們撓頭的東西
我想著重的是15號短片
但為了節省時間我們先看25號短片
我們該怎麼回應這些人呢?
我們該如何處理這些
然後談談我們要跟誰建立關係
我們要跟誰斷絕關係?
這些界線我們該畫在哪裡?
我們從約翰派博開始…25號短片
在YouTube影片上談說方言:
「但我想到方言
我說:『我很久沒求過方言了』
我停了下來 我在客廳來回走動
塔拉在她房間 諾爾在健身房
我說:『主啊…我仍然渴望說方言
你能給我這個恩賜嗎?』
那時你想的話
可以試著把香蕉倒過來說
我曾經坐在教堂外的車子裡唱方言
但我知道我不是 我編出來的
我說這不是方言 我知道這不是
但你若在某些群體裡
這就是他們試圖讓你做的事
我只是…我盡可能地嘗試向方言敞開
但主總是無言地對我說:『不…』
但祂絕不僅僅說不 祂總是說:
『約翰派博…我已經給了你一個恩賜
我給了你教導、講道、牧養的恩賜
你牧養先知 你牧養說方言的
但我不打算把它給你』
但我不認為這是祂最後一句話
因此偶爾我只是想
像個孩子回去找祂說:
『我很多的弟兄姊妹都有這個玩具…
這個恩賜
我也可以有嗎?』」
好…現在可以show些片段
例如古德恩講他教會裡的一些預言
例如有位年輕女士一直在與病魔奮鬥
四個人來找牧師說:
「神給了我們一句話說她要死了
所以我們像瘋了似的禱告
結果她沒死 我們都為此高興」
牧養的意涵撇開不談
古德恩…我不知道誰的書架上
沒有一本系統神學
約翰派博…我們都很喜歡他的講道
這些人說這樣的話
我們該怎麼對待這些人呢?
我認為誠實地批判這些言論很重要
事實上昨天在分組會議上
我確實回應了那種言論
會後有幾個人來找我 然後說……
因為我也說:「聽著!我愛約翰派博
我受益於他 我從他學到了東西
我不打算把他完全『開除』!」
他們說:
「你應該這麼做 你就應該這樣」
我對此的回應是 我們所處的時代
在神學上是與士師記平行的
每個人都行自己看為對的事
當中沒有一致的聲音
以色列中沒有王 教會中
沒有一致的聲音來監督那些東西
每個人都在做自己看為對的事
甚至坐在這樣的場館中說:
「這是錯的」也不會被認為是政治正確
這會自動被視為
不友善、刻薄、沒有愛心
你再也不能反對了
所以每個人都可以隨心所欲地說
在各人任意而行的時代
沒人願意用清晰的聲音說話
說「那是錯的」
你會有很多的弟兄 他們有很多好的
也有些不好的地方
我經常問說這話的人:
你會怎麼看參孫?
你會說他是個好人、應該跟隨他嗎?
我認為大多數的我們會說不
參孫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團糟
他卻出現在希伯來書11章
我想這些人很多也是這樣
拋開我會批判和不同意他們的部分
他們仍然是有信心的人
我認為這是值得被肯定的
我覺得這對
約翰派博這樣的人來說很反常
這跟他其他方面相去甚遠
我不是在講百分比
我們捫心自問 不是因為他說方言
不是因為他發預言
他從未…他自己承認的
只是因為在他心裡有這種
向靈恩開放的反常現象
這是他一貫的說法:
我對此保持開放的態度…
他甚至發表這樣的聲明:
「我不知道…我不確定…
我也不太清楚該如何看待這一切」
所以這跟外傳的相差甚遠
所以我看他甚至看古德恩…
他們在很多方面做出如此巨大的貢獻…
這是種不正常的現象
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這種衝動、影響是從哪來的
有時是從家庭來的 有時是從配偶來的
我們都看到了 我們也明白了
但我不知道這些影響從何而來
但我確實知道
約翰派博所做的大量工作是忠於信仰的
約翰不但是我所敬佩的
也是我所深愛的朋友
我不知道為什麼
他在這方面會有那種開放的觀念
但不是一種倡導這個運動的立場
他肯定會跟我們一起
譴責這個運動的偏激行為
甚至是它的神學 所以我認為
如果我們開始把
只要有一件事不是很清楚的人都封殺了
我們真的會發現自己很孤獨
這就做得太過分了
我並不怕約翰會篡改
任何對基督信仰至關重要的東西
從神論開始一直到主耶穌基督的再來
他會對神的話語忠心
因為他從歷史的角度來理解它
如何解釋像這樣的反常現象?
我跟我的好友史普羅也有同樣的問題
我想跟他說:
「你為什麼要給嬰兒施洗?」
你也會對他說同樣的話對嗎?
康拉德是改革宗浸信會的
但是…我們會說…我不明白
其他都是很清楚
經過深思熟慮、根據聖經答辯的
但我完全接納他各種的
委身和他事工的影響
所以我認為在這一點上 這就是「愛」
派上用場的時候 去擁抱忠心的人
然後我看自己的時候 我說:
「聽著!我知道我在某個地方是錯的
如果你能告訴我在哪裡
請告訴我 因為我會改變的」
但我知道在某處我是錯的
是因為沒人能完全掌握所有的真理
而我希望從他們得到同樣的憐憫
我也會熱切地向他們表示憐憫
所以如果我聽到一位牧師說:
「從約翰派博的著作讀到的…」
我不用去想這個牧師
被污染了或是個異端
因為他引述的是在YouTube上
講了好幾個月「說方言」的約翰派博
不是…但我希望…
我今晚稍後會說一點點這個
我希望他們會看到
他們不需要對這個問題模稜兩可
因為在這個問題上缺乏明確的立場
給了這個運動空間
這些人甚至允許這個運動
使其有了可信度
好…各位…在結束的時候我想做的是
菲爾我們會從你開始
我們要盡快抓緊時間
我們即將離開這裡
我猜幾乎每個人都在想他們教會
家庭成員、他們母親的事情
他們只想知道如何著手
如何處置這一切
不管何種場景 他們要回去了
他們要解決、面對這些問題
你們給他們一個忠告、一項建議
我們會讓你在認為合適的情況下應用它
菲爾,你的建議會是什麼?
那就是將自己浸泡在神的話語中
你不必相信我的話
我也不要求人第一次聽我教東西
就改變他們的想法
要像個庇哩亞人 為你自己研讀聖經
如果你能哄勸你的靈恩派朋友
真正專注於查明聖經對這些的教導
你就遙遙領先群雄了 他們就快要放棄
其中一些偏激的行為了
拿單?
頌揚聖靈真正的工作
不要讓靈恩運動用贗品取代了
對聖靈真工作的頌揚
聖靈真正的工作 就是祂拯救的工作
光照經文的工作
聽著!當我們來到神話語的面前
我們就是坐在聖道作者的腳前
而聖靈就是賜給我們這本書的那一位
所以來到聖經面前就是來到聖靈面前
康拉德
我想基本上就是已經說過的東西:
唯獨聖經
記住這一點 這是根基
所有其他支柱 還有上方的屋頂
但永遠記住聖經
如有抵觸聖經的
在它們裡面就沒有光或生命
你可以講得有個性一點
我認為你需要對人說:
「請從聖經告訴我你相信這一點的理由
我們來談一談吧!」
我認為如果你帶著你所有的經文突襲
你會讓他們處於防守的狀態
但如果你請他們從聖經向你解釋
他們為何相信、相信什麼並開始討論
你就可以將他們引入聖經
我認為他們生活在
從未得到證實的假設裡
即使對他們自己的頭腦來說也是如此
所以將擔子放在他們身上
證明他們觀點的責任由他們承擔
我認為如果他們不願意這樣做
如果他們對此不感興趣
如果這對他們來說太麻煩、太費勁了
他們就需要面對拒絕你的誠信缺失
所以我會把責任放在他們身上
鼓勵他們
你想了解他們為何相信、相信什麼
你希望他們從聖經告訴你他們為何相信
然後願意跟你討論
我能加上幾句嗎?
如果你決定和某個人面對面
我能鼓勵你不要抨擊他的導師
而是抨擊教導本身嗎?
因為如果你抨擊導師
你就是在難為神的受膏者
對付的也許是他們最好的朋友
他們真的很尊敬的人
你只是在找架吵而已
對付教導 而不是導師
我可以建議的第二件事就是
我想正如我們聽到的 相當令人痛心
這些人大多數都身陷非常錯誤的系統
也許應該開始不再爭辯 末世論
說方言、說預言、智慧的恩賜
而是跟這些人
分享福音、向這些人作見證
幫助他們明白真正的福音
以及福音有多偉大
第三,我還要補充
我真的覺得很多人跑到這個運動
是因為他們從未看過活潑、生氣勃勃
有活力的基督教 還有神學有用
我們需要向他們證明
告訴他們、教導他們:
「你認為神學都是沉悶的
就拿這個神學來講吧
我會告訴你它在生活中的作用」
這樣他們會不斷地奔向經歷
異想天開、感受的壘包
但還有知識的壘包 知道它的確有些作用
坦白說 這是令人興奮的
我最後的勸勉
我有個大膽的想法就是如今在美國
我們認為我們得寫一本暢銷書
最好有個電視節目
這是唯一能帶來影響的東西
我們不能做一些事感到沮喪
就退出或吹毛求疵
因為我們只是看不到這整件事的變化
它不會在一夜之間改變 而且這屋裡
沒有人會是那個完成使命的人
所以你能做什麼呢?
無論你在哪 為地方教會著想
建立關係、做志願者、教小孩子
那些四歲的小犰狳 開始教他們
初中小組…不管是什麼
開始你的查經、開始指導
我很高興地看到一些在座的白髮人士
找出比較年輕的人 開始指導他們
在神呼召你的地方做你能做的
我知道神呼召你在那裡
因為你就在那裡,好嗎?
整件事沒有改變不要氣餒
做你能做的 也許神會施恩
讓你在這、在那看到小小的勝利
如果我們都這樣做
神的國就是這樣挺進的
不是靠一夜之間的大勝
而是靠一百萬次前進中的小勝利
我們都要忠於福音
所以,康拉德 可以為我們禱告嗎?
好…我們禱告
我們天上的父 我們感謝你
給我們這個機會思考一些問題
主啊…我們知道在這麼短的時間
不可能透過有意義的深入討論來處理
我們感謝你
你的聖靈與我們每一位同在
我們有你的聖道
因此請你繼續教導我們
引導我們、糾正我們
甚至在我們堅持的錯誤上責備我們
叫我們愈來愈有基督的形像
因此我們祈求
我們在這學到的東西能銘記於心
你來這教我們的東西
能造就我們成為你手中更好的器皿
讓我們離開這場聚會
奉耶穌的名…阿們
翻譯/字幕:改革宗電視台 楊忠道


凡火特會全系列下載

翻譯∕字幕:楊忠道/RTV

Copyright 2013, Grace to You.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by permission.
www.gty.org

Tags: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