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加爾文認為教會紀律對教會的健康至關重要(Matthew Tuininga)

約翰加爾文逃離法國的宗教迫害,被任命為日內瓦教會的牧師。之後不久,他的第一個舉動就是向市政府提出建立教會紀律的請願。推行的難度巨大。在其他的改革宗城市,民事長官並未給予神職人員如此的權柄。改教家慈運理和布林格認為監督基督徒的道德生活是民事長官的任務。當時的大多數改革宗神學家和地方行政長官則把教會紀律和羅馬教皇的暴政聯想在一起。

加爾文承認,羅馬教會長期專制暴君般地行使權柄來達成教會目的,實則濫用了教會紀律。為了預防這樣的惡,他呼籲地方行政長官“從忠信的基督徒(the faithful)當中選出一些美好生命和見證的人”,代表整個教會來牧養人民。這些長老與牧師一起遵守耶穌在馬太福音18章中所規定的程序。如此,認信的基督徒就在門徒生活中對彼此負責。

加爾文和他的長老法庭

儘管市議會原則上同意眾牧師的要求, 但人們很快發現在實踐中意見並未達成一致。加爾文被逐出了這座城市。三年內,他又被邀請回來。儘管他不情願, 他還是同意回來,前提是市議會同意他建立教會紀律。日內瓦對他態度有所緩和, 雖然有近15年的衝突,宗教法庭——由多位牧師和長老組成的團體負責教會紀律——最終得以立足,且不受到政府的干預。

加爾文的長老法庭懲戒教會成員犯的各方面的罪,包括拜偶像、暴力行為、淫亂、婚姻問題和人際衝突。他們懲戒虐待妻子和孩子的男人、拒絕照顧年邁父母的兒子,剝削佃戶的地主、未能妥善照料病人的醫生、哄抬價格或排除競爭的商人,以及剝削虐待工人的雇主。雖然許多人被帶到教會法庭前,被暫停主餐,被要求公開表達懺悔或和好,但很少有人被永久地逐出教會(即被禁止參與聖禮——洗禮和聖餐)

教會紀律: 聖道的延伸

加爾文視紀律為教會聖言和聖禮之事工的必要延伸。雖然他未將其視作教會的標誌,他卻確實堅持認為紀律對於教會屬靈健康至關重要。沒有紀律,教會不能長久堅立。

教會紀律對於守護神的榮耀和聖餐的完整性,對於保護教會成員不被他人引入歧途,並呼籲那些迷失之人悔改,是十分有必要的。

教會紀律懲戒與聖餐

加爾文對行使教會懲戒大發熱心的關鍵,在於他擔心聖餐變成一群假冒為善者表演的純粹儀式。他認為,主餐不僅僅是罪得赦免的慶典,而是弟兄姐妹“彼此相愛、彼此和睦以及和諧”的聯合。他又說:“我們每當傷害、藐視、拒絕、辱罵,或在任何方面得罪弟兄時,我們藉著這些行為也在傷害、藐視和辱罵基督本身;我們也不能與弟兄爭吵,除非我們愛弟兄,否則我們不能領受基督;我們當關心弟兄的身體就如同關心自己的身體一樣,因為我們都是同一個身體上的肢體;且就如當我們身體的任何部分感到疼痛,其他的部分同樣也覺得疼痛,所以每當弟兄遭受苦難時,我們都要憐憫他。(《基督教要義》 ,第四卷第十七章三十八節)。

簡言之,如果基督徒舉行主餐,卻彼此剝削、壓迫或虐待,他們便嘲弄了主餐、明明的羞辱了他。

教會紀律懲戒:屬靈的,而非政治性的

加爾文堅持認為,教會紀律彰顯的不是政治上刀劍的權力,而是屬靈的權力。它不是強制性的,而是牧養性質的。毫無疑問,當教會紀律被任意行使時,它就變成了單純的暴政。但加爾文堅持認為,只有當這個人的行為按著聖經是顯而易見犯了罪的、並且只有當他拒絕悔改這種行為時,這個人才須受到懲戒。

而且,在一個罪惡如此明顯、臭名昭著和持久的情況中,一個教會的長老和牧師行使教會紀律,便是宣揚上帝聖言的真道了,因為這應用在一個不願悔改的個體上。這樣,教會紀律,也像講道一樣,被耶穌稱為天國的鑰匙之一,通過宣講福音,將國度打開給悔改的人,也將其關閉讓那些拒絕悔改的人無法進入。

如同加爾文說的:“主見證信徒的這判斷就是他自己親口宣告的審判,而且教會在地上的判決,在天上被認可。因他們擁有神的真道定惡人的罪;他們也藉著這真道,接納悔改的人到神的恩典裡。教會不可做錯或違背神自己的意思,因他們的判決單單根據神的律法,且這律法並不是某種搖擺不定的或地上的看法,乃是神聖潔的旨意和天上的聖言。”(《基督教要義》第四卷第十一章二節)

教會紀律懲戒,以拯救為目的

加爾文認為至關重要的是,懲戒的終極目的在於拯救,而非報復。他反對持續不斷的告解懺悔和公開羞辱的做法。他警告說“對紀律的熱情”常常會導致“法利賽人式的嚴苛”,“迫不及待地想望那冒犯了神的可悲之人毀滅,而非醫治挽回他”。(加爾文《哥林多後書》2:11註釋)一旦被懲戒者悔改,他/她就要立即全面恢復主餐。

當人們照著基督的教訓,恩慈地實施教會紀律時,紀律就確保教會宣揚一個吸引人們進入與神、與人無偽的相交關係中,滿有權能的福音,而不是廉價恩典的虛假福音。加爾文說:“逐出教會不會驅使人們離開主的羊群,而是在他們流浪和誤入​​歧途時將他們挽回。”(加爾文《帖撒羅尼迦後書》3:15註釋)

對於加爾文來說,紀律懲戒表達了一位父親的愛,他不容許他的孩子走迷了路以至於受傷甚至滅亡,必要時他限制和糾正他們以使他們興盛。紀律懲戒對教會的健康和存亡至關重要,因為它確保我們所實踐的不是假冒為善的宗教,而是把人引至公義和生命的恩典的宗教。

原文:VII. 教會紀律 為何加爾文認為教會紀律對教會的健康至關重要

約翰加爾文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