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以天父的旨意為樂(巴羅夫)

suggestions are welcome

導論
以天父的旨意為樂

我無論在什麼景況,都可以知足,這是我已經學會了。(腓立比書四11)

這節經文有如一場及時的甘霖,降在今天這個灰暗憂 傷、向下沉淪的年代,安慰了聖徒疲乏的心靈,提振低落 的士氣。因為「受試煉的時候」已經到來,全地每一個人 都將面臨考驗,今天我們將會對雅各的苦難感同身受。

偉大的使徒保羅在這節經文中,以親身體驗讓我們看 到所有實踐信仰者應有的生命與心靈,並看出他在基督的 學校裡受教已久、收穫豐碩。每個想要在敬虔的生命上長 進、生活更有能力的基督徒,都必須向他學習這功課。 保羅向腓立比信徒說這話,是要他們明白他不追求

世上的大事業,也不追求大財富,他所求的不是「他們 的」,而是爲基督贏得「他們」。他的心早被那更美好的 事佔據了,他說:

「我並不是因缺乏說這話;我無論在什 麼景況都可以知足,這是我已經學會了。我知道怎樣處卑 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 能作。」(腓四11-13)

「我已經學會了」——無論在什麼景況都可以知足是 一門偉大的藝術,是屬靈的奧祕,是要學習的,像是要弄 懂一個奧祕一樣。因此在12節他肯定地說:「我知道怎樣 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或飽足,或飢餓;或有餘, 或缺乏,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祕訣。」翻譯作「祕訣」的這字原有「奧祕」之意,所以換句話說:「我已經學到這 事的奧祕了」。知足是個奧祕,就好像一般人不懂參孫的 謎語一樣,是要去學才能會的;而凡在這門藝術上受過徹 底訓練者,就把這深奧之事學會了。

「我已經學會了」——現在我不必再學了,但我也不 是一開始就會這門藝術,我是經過一番歷練之後才學到 的;現在,靠著神的恩典,我已經掌握這門生活藝術的訣 艱。

「無論在什麼景況」。原文並沒有「景況」兩個字, 只有「無論在」,亦即無論我碰到什麼事或什麼事臨到 我,無論我僅有一點或一無所有,「都可以知足」。在這 裡「知足」的原文用字十分典雅精確,涵義豐富。嚴格 來講,這詞只能用於神,唯有神是「全備的神」,一無所 缺,唯有祂完全地滿足於自己。但祂喜悅將祂的富足厚賜 予萬物,因此在基督裡的聖徒都能從神那裡領受「恩上加 恩」(約一16)。結果,基督的恩典在他們裡面,都照他 們所需要的量給他們。保羅說「我可以自足」就是這個意 思。

你會質疑:保羅真的什麼都有了嗎?我們怎能自給自 足呢?讓我們來看他的另一個說法:「並不是我們憑自己 能承擔甚麼事,我們所能承擔的,乃是出於神。」(林後 三5)可見他的意思應該是:我靠著基督的恩典,在心裡 面找到一種充分的滿足感;雖然我沒有什麼舒適的設備和方便的用品來滿足我,然而,無論在什麼景況,在基督裡我的心靈已得著充足的供應,我能豐豐富富地獲得滿足。

這種詮釋與「善人必從自己的行為得以知足」(箴 十四14)的境界有異曲同工之妙,而保羅在另一處經文 也說到:「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林後六 10) 因爲他有權從神支取那包含一切的聖約和應許,加 上他在基督裡,而基督是一切美善的泉源,難怪他能夠 說,我無論在什麼景況,都可以知足。

以上就是這節經文的正確解釋,我絕不斷章取義,因 我要用它來履行一項最重要的責任,亦即平息、撫慰神子 民的心靈,好使他們在這令人心驚膽顫的時代,知道如何 面對患難與變遷。容我用一句話總歸這節經文的教義:當 充分地、純熟地掌握知足的奧祕,這是基督徒的責任、榮 耀與美德。

聖經清楚地告訴我們這福音的真理,我們不妨多看一 兩處相對應的經文,使自己對此真理更有把握。你可以 在提摩太前書六章6節和8節,找到知足的責任與榮光,在 第8節保羅說:「只要有衣有食,就當知足」——這是責 任。

「然而,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提六6, 這是榮耀與美德,彷彿暗示敬虔若不加上知足,便一無所 得。你也可以在希伯來書找到類似的勸勉:「你們存心不 可貪愛錢財,要以自己所有的為足」(來十三5)。有關知足這個屬靈奧祕,在聖經各卷書中講得最多的,莫過於保羅書信。爲解釋並證明上述結論,我要花點功夫來闡述以下的四件事:

  1. 基督徒知足的本質是甚麼
  2. 知足的藝術與奧祕
  3. 必須學哪些功課才能擁有知足的心
  4. 此榮耀之恩典與美德主要包含哪些內容

我對知足的描述是:基督徒的知足是內在甜美的、安靜的、恩典滿盈的心靈狀態,無論任何景況,都毫無保留地降服且喜悅那充滿智慧與慈愛之神的安排。在患難和困苦的時代環境下,知足好似一瓶珍貴的膏油,我將其打破,用來撫慰那些不安的心靈。

摘自:稀世珍寶──基督徒知足的秘訣 (巴羅夫)P2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