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爾文說稱義是「信仰的主軸」或「翻轉信仰的主要關鍵」

過於簡化因信稱義(全備的基督)

加爾文說稱義是「信仰的主軸」或「翻轉信仰的主要關鍵」
除非你先了解自己與神的關係為何加爾文-1

加爾文說稱義是「信仰的主軸」或「翻轉信仰的主要關鍵」。他繼續說:「除非你先了解自己與神的關係為何,以及明白什麼樣的審判要臨到你,否則你就沒有基礎……使你得以培養對神的敬虔。」這句話說的沒錯,意即我們在神面前的稱義地位,不能是敬畏神的「眾多動機之一」。這地位必須是我們一切思想、感受及行事的基礎;否則,我們天生的思考模式(即認為神不是為我們好),就會將我們拉回到行為之約。

然而,若我們的主要問題真是「不信神的慈愛與良善」,那麼當我們說:「你只需相信自己已被稱義,就能邁向成聖」,這就將問題過於簡化了。這種想法會導致你試著用較少強調律法的方式,來治療律法主義的病症。你需要的不只是抽象地相信自己免受律法方面的刑罰,也需要更新自己對神的看法。然而,約翰·歐文在他論到治死罪的著作中提到,這問題的答案也不只是:「你只需更努力成為聖潔,就能邁向成聖。」歐文主張,有罪行為的根源,是在於沒有能力去恨惡罪惡本身,而這無能是起源於一種傾向:只將順服當成避免危險和過好日子的手段,而非藉著順服來表達我們愛慕和認識耶穌本身。

因此,若要在恩典中長進,不能只是更加相信我們已被稱義,雖然我們應該每天默想這個事實;從更全面的角度來看,這長進是基於我們將恩典的福音運用在罪的根源上,來對付人心不信任神的良善,以及過度愛好其他事物(除了救主以外的事物)。當我們注視基督在福音裡的榮耀時,就會重新排列我們內心喜好的事,以致我們在祂裡面得著最大的喜樂,而其他一直轄制我們生活的事,也就沒有能力再奴役和捆綁我們。這種成聖是出自更深入地瞭解福音,但這不只是告訴自己「已蒙神接納和赦免」的基本真理而已。傅格森將透過本書指出,把這整件事情弄清楚,對講道及牧會果效有多麼重要。

全備的基督提摩太凱勒·序 p12-13

基督徒長期以來難以釐清「行為」與「恩典」、「律法」與「福音」之間的關係。這困難不僅出現在我們的系統神學裡,也發生在我們的講道和教牧事工中,最終也出現在我們的內心深處。作者以一種引人入勝且平易近人的方式,精彩地講述歷史上的「精華爭議」(Marrow Controversy),讓我們認識「律法主義」和「反律法主義」的本質,以及如何藉著福音來脫離這兩者的捆綁和挾制。

 The Whole Christ: Legalism, Antinomianism, and Gospel Assurance—Why the Marrow Controversy Still Ma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