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們持續任意妄為、跌倒、愚昧、與敵共眠士師記:各人任意而行(導論)

士師記:各人任意而行(導論)

Samson and Delilah (1887) by Jose Etxenagusia

士師記:各人任意而行(導論)

舊約傳講福音系列

士師記所傳講的是,在「各人都行自己看為對的事」(廿一25)的時代裡,神為自己打造一個敬拜團體。這話控訴的不是以色列周遭的外邦人,而是以色列本身。我們可以說現今的世代不也如此嗎?想一想世人是怎樣對福音充耳不聞;想想你所聽到的、親身遇到的教會領袖醜聞。我們怎能相信今天神差遣祂的靈、要藉著我們來成就祂的目的呢?想到自己的內心潛藏著慾望、貪婪和驕傲,足以削弱我們的見證,癱瘓我們對神的事奉。士師記探索這個問題,顯示那些自負、剛愎的人因著所賜的聖靈,仍能完成神所託付的使命。

士師記對這現象的最佳描繪,也許就屬參孫與獅子的故事(十四5-9)。在這裡,聖靈首次大大地臨到參孫。參孫的動機相當令人懷疑:他要娶非利士女子為妻。從字面來看,她正是參孫眼裡「看為對的事」(十四7)。這段話將參孫和士師記的結尾串連在一起,因為那裡說到,每個人都行自己看為對的事(廿一25)。參孫象徵全體以色列人,各人任意而行。他在路上遇到了咆哮的獅子,聖靈以大能臨到他,使他將獅子撕裂。(這相當奇怪。聖靈通常是使士師有能力擊敗強大的敵軍,拯救以色列人;為什麼聖靈會把能力浪費在如此微不足道的事上?想知道答案,請繼續看下去。)稍後,參孫在獅子的屍體裡發現了一群蜜蜂。他從屍體刮下蜂蜜,讓他自己和父母享用。

在第8節翻譯成「死獅」這個字的這種詞形,只出現在箴言和預言書裡,都是論及列國或惡人的滅亡:「大馬士革……必變作廢墟」(賽十七1)。這個字總是指一個國家或其中惡人的毀滅。有一處稱那將滅亡的國為「列國中的少壯獅子」(結三十二2)。以西結書裡說的列國是「goyim」,發音類似士師記十四章9節中的罕見字,美化、掩飾了獅子的「屍體」。因此死獅在修辭上不禁使人想起要受審判的惡人和列國,就是神的忿怒要臨到的外邦異教徒。(如果您是學者,請參考詩篇一一○篇6節的希伯來文,您會看見同樣的雙關語。)

再想一想:「一群蜂子」的「群」字,其原文並不是一般用於蜜蜂的量詞「swarm」而是用「’edah」這個量詞,它在別處通常是指向人。這個字被翻成「集會」,例如,「以色列全體會眾」或「會眾」。別忘記應許之地是流奶與蜜之地。蜜是神賜給選民群體的一項福氣。

第9節說到參孫採用手「取」蜜,動詞是「radah」。這個字在別處都是指「統治、掌權」,正如在創世記一章26節:「使他們管理」各種動物。參孫取了屍體中的蜂蜜?或者說,參孫一擊倒獅子,就控制、掌管了蜂蜜。那麼,參孫究竟是如何取得蜂蜜呢?他向人借防護網嗎?他顯然沒有遭蜜蜂螫刺,因為他掌管了蜜蜂。

這裡所用的意象是什麼?獅子的屍體讓人聯想到受神刑罰而滅亡的列國。蜂巢代表了那生活在看似強盛的列國中間的信仰群體。列國卻無法抵擋那神所分別為聖、得著聖靈所賜能力的人。我們曉得,參孫打從出生就分別為聖,因此他從不剪頭髮。他是拿細耳人(十三5)。(「參孫」的意思是「小太陽」或「像太陽一樣發光的人」。當聖靈的烈火臨到他時,他身上的繩索就燒斷了。)別忘記但以理書的異象裡,獸是怎樣代表那些欺侮聖徒的外邦列國。巴比倫在但以理書七章的異象裡是一頭獅子。但以理書中有一個真正的逼迫實例,就是獅子坑。撒但像獅子一樣四處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

耶穌基督是拿撒勒人,被神分別為聖,聖靈臨到祂是沒有限量的,祂能勝過那要吞吃眾聖徒的執政掌權者。在祂的主權統治下,教會得以在充滿敵意的世界中成長茁壯,結出如蜜般甘甜的果子獻給神。

參孫完成了神在出生前就為他計劃好的使命;但是在所有士師中,參孫有最嚴重的瑕疵。他象徵任意妄為的以色列人,個個都在行自己看為對的事。在這方面,參孫也代表了你和我所經歷的屬靈現實,什麼樣的屬靈現實呢?不外乎:雖然我們持續任意妄為、跌倒、愚昧、與敵共眠(這正是參孫),神卻差祂的聖靈進入我們的內心,祂要藉由祂的靈來成就祂託付我們的使命。我們與參孫不同,因為我們這一生都擁有聖靈,我們的性情會不斷更新,越來越像基督。(如果我們沒有聖靈,後果可嚴重了,請看參孫輕視成聖的呼召而導致什麼樣的結局。)與此同時,我們也在「相信和悔改」中成長;我們雖會犯錯,但神確保要透過我們成就福音的使命。

所有士師都有瑕疵,聖經突顯了這些瑕疵,然而他們都透過神所賜的聖靈完成使命,拯救以色列人脫離犯罪的後果。神正在列國中間打造一個敬拜群體,而士師也參與在其中,扮演了他們的角色。即便是在今天,神仍使用軟弱的你,並且透過你完成祂的拯救計畫,建立神的國度。用使徒保羅的話來說:

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致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致死亡。(林後四7-9)

儘管我們會犯罪跌倒,神仍使用我們來拓展祂的國權。那麼我們該如何生活呢?保羅說,他忘記背後,努力為實現神的呼召前進,因為我們的財寶在天上。正因此,我們等候一位救主,就是主自己,祂必再來,使我們變得像祂。到了末日,我們必發光如星,像參孫一樣發出聖潔的火光。當耶穌消滅一切仇敵時,士師的終極意義就會顯明出來,那時,一切都如金黃的蜂蜜一般甜美。在這一天還沒有到來以前,我們是山上的熾熱燈光,是不能隱藏的燈台。我們的善行和我們所承認的福音是照亮世界的光,會結出甜美的果子;那是神的靈透過我們成就這項使命。所以要振奮精神,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

在士師記中「各人任意而行」——這像極了今日的景況,而神在其中打造一個敬拜團體。 我們看到任性的子民如何仍能成就神所交付的任務。 作者從聖經神學的角度,讓我們看到士師記其實是關乎基督和祂的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