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靠任何事倚靠任何事物超過基督以此獲取安全感與盼望,它就已成為我們的「神。這就是偶像崇拜的本質物超過基督以此獲取安全感與盼望,它就已成為我們的「神。這就是偶像崇拜的本質(凱勒)

務必對付偶像崇拜(凱勒)

第五章 福音更新的精髓

務必對付偶像崇拜


要幫助人明白,他們並沒有相信福音,一個最重要的方式,既符合聖經、又有實際功效,就是向他們說明偶像崇拜的本質。馬丁•路德著有《論善行》 (Treatise on Good Works)一書闡明十誡。其中他論及,「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出二十3),這個呼召與「單靠信耶穌而稱義」(羅三~四)的呼召,本質上其實是同一件事。我們除了神,不可有別神,這與我們不可脫離基督而靠其他方式自救,兩者其實說的是同一件事:這正是第一誡的工作,它吩咐人:「你不可有別的神」,意思是「因為只有我是神,你應該將所有的信心、倚靠、忠誠單單放在我身上,而不放在其他任何人身上。」路德要教導我們:任何事物,我們仰望它超過仰望基督,以獲取接納、喜樂、意義、盼望、安全感,就定義而言,它已經成為我們的「神」—我們用生命一心愛戴、事奉、倚靠的對象。

一般來說,偶像本身,原本可能是美好的事物(家庭、成就、工作志業、愛情、才華等等——甚至是福音事工),只是我們把它變成滿足需要的終極來源,靠它賜給我們人生所需的意義和喜樂。於是它們就開始奴役我們,因爲我們非擁有它們不可。偶像的存在,一個很明確的記號,就是當我們的偶像受挫時,會產生過度、不可抑扼的焦慮、憤怒、或者沮喪。失去好東西,令人感到悲傷;失去偶像,則令人感到身心俱毀、哀痛欲絕。

偶像本身,原本可能是美好的事物,只是我們把它變成滿足需要的終極來源,於是它們就開始奴役我們,因爲我們非擁有它們不可。

路德也從研究十誠裡頭得到這樣的結論:每當我們違反其他任何一條誠命,我們一定同時也達反了第一條誠命。我們撒謊、犯姦淫、偷竊,在此之前,一定已經把某樣東西當成了自己的偶像,把我們的盼望、喜樂和身分奠基在它身上,超過了神。譬如,當我們撒謊,我們的名譽(或者金錢、或其他東西)在那一刻,是我們自尊或幸福的根基,超過對基督的愛。如果我們報稅時作假,那麼金錢財富——以及擁有更多金錢財富後随之而來的身分地位或者舒適的生活——已經變得比基督裡的身分更加重要,我們是靠它維繫內心的價值意義和安全感。因此,偶像崇拜也是我們其他各種罪惡過犯及麻煩問題的根源。p.115-116

21世紀教會成長學:以福音為中心的城市教會新異象 (提姆.凱樂 / 提摩太.凱勒)

這個時代並不缺乏討論教會的書,但是過往相關作品若不是偏向系統神學的教會論類型,就是強調特定成功教會經驗的事工與增長模式,少有成功整合兩者的著作。偏偏,眼前的世界,又是個越走越極端的世界,不只是氣候走偏鋒,政治上的動盪、貧富間的差距,再再激化了人跟人之間的對立。只有結合神學反思與事工實踐,教會作為基督在這世上的代表,才有可能提出足夠的解方,讓世人看見神國度的大能。

提摩太‧凱勒這本《21世紀教會成長學》,正是嘗試在紛亂與極端的時代,為教會指出下一個階段成長與前進方向。他發現,社會上走極端的傾向,也同樣侵蝕了教會,今天的教會,不是太抗拒文化,就是被文化牽著跑;不是太宗教,就是太世俗;不是過度僵化,就是太有彈性而沒有原則。這種極端的教會觀點,雖然可能帶來一時的復興,時日一久卻會發現,當中的問題依然層出不窮,復興難以持續。

為了擺脫極端,步上正軌,凱勒牧師提出了「中心教會」的神學異象,他以「福音.城市.運動」作為三個支點,分別回應「宗教vs世俗」、「抗拒文化vs被文化同化」、「體制僵化vs彈性失序」這三個困擾著二十一世紀信徒的大問題。成效如何?從凱勒牧師能夠在紐約這個全世界最世俗化的地方,成功開拓出每週都有數千人來聚會的「救贖主長老教會」,以及透過「救贖主城市宣教網」,協助全球各地城市建立了數百間以福音為中心的教會,我們可以知道,「中心教會」的神學異象確實是今日普世教會需要的幫助。

在這個越來越多人意識到「永續經營」的年代,《21世紀教會成長學》無疑為過去數十年全球教會發展提出了一個嶄新的願景,透過神學反思與敏銳的文化詮釋,本書將幫助每一個關心基督教會的肢體,錘鍊出合乎自身處境的獨特事工,忠心又有智慧地服事神所託付他們的城市與群體,讓教會的復興之火,不再只是暫時的,而是可以不斷持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