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在「搞政治」(王怡牧師)

你為什麼會看到政治呢?
我看到的是罪惡跟殺人,
我看到的是失喪的靈魂,
我看到的是家屬的憂傷,
是福音還沒進入這族群。
我看見的是這些,
這是不是神要我們看見的?
這是不是律法教導我們的?
你卻看見了政治!

王怡

《福音與政教關係》王怡

有一次, 十年前有個傳道人跟我辯論,他說:「為什麼你們要關心六四呢?」

我說:「六四那一天是這個民族的苦難,有那麼多的人被殺,為什麼不關心呢?」

「這是政治上很敏感的事情。」

「你那隻眼睛看見政治了,就把那隻眼睛剜出來。你有一隻眼睛進天堂,好過帶著兩隻眼睛下地獄。你為什麼會看到政治呢?我怎麼看不到呢?我看到的是罪惡,我看到的是殺人,我看到的是失喪的靈魂,我看到的是那些家屬的憂傷,我看見的是福音還沒有進入這個族群。我看見的是這些,這些是不是上帝要我們看見的?這些不是在律法中上帝教導我們的?你卻看見了政治!我們當中誰是在搞政治的人呢?」

你明白這意思嗎?誰是政治化的人?誰是被政治洗腦的人?我說顯然是你嘛!那一切對政治懷著懼怕的人,對君王的權勢懷着超越了他應該被尊重的地位和程度而去懼怕它的人,實際上是拜政治的,才是真正以政治為偶像的人。

所以很多的學者都說家庭教會過去這幾十年來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脫敏」。你不要告訴我有一件事情是敏感的,不要告訴我有一件事情是政府不喜歡的,我管他政府喜不喜歡,我只管我的神喜不喜歡!神喜悅的是我就要做,神厭惡的是我就不做,我只有這一個標準。什麼時候政治變成了教會的標準?當政治本身變成了教會考慮一件事情的標準,這個才叫做「搞政治」。所以整個三自系統,是搞政治的教會,是被政治統治的教會,是不以耶穌基督為唯一元首的教會,是以統戰部為他們的長老會的假教會。

所以親愛的弟兄姐妹,單純一點,回到福音裏面,回到上帝的誡命當中。神向你要求的是什麼?行公義,好憐憫,與你的神同行,懷着謙卑的心。你判斷一件事情的標準是什麼?是上帝的律法,他給了你善與惡的標準,他給了你教會的使命,他給了你什麼事情應當做,什麼事情不應當做;不要讓國家,不要讓政府,不要讓別人來告訴你這個標準。

在中國,政治這個詞是一個魔咒。一旦說這是「政治」我們就嚇得不得了,趕快退避三舍。那你到底是被誰統治的?

你知道嗎?在一個一切都被政治化的社會裏面,僅僅只是持守良心的自由,就已經會被視為再搞政治。我舉一個例子。宋恩光弟兄在派出所為什麼會被毆打?當然有很多的原因,但其中有一點:對於別人打他、罵他、或者問他問題,他說什麼?他說:「這個問題與本案無關,我不回答。」然後說:「我可以起訴你。」然後警察怎麼說?警察說:「你香港電影看多了吧?」警察就冒火了,因為警察的自尊心又受到了傷害,因為警察耀武揚威慣了,因為警察再對你進行濫用權力的時候,你必須不能說一個字,如果你這樣說他認為就是在挑戰他的權威。他認為宋恩光反抗了。

但這是反抗嗎?對於濫用權力的人,一個人只是簡單地說出「你這樣做是不對的」在別人的眼裏就已經構成反抗。所以當我們這間教會僅僅只是在5月12日這一天要舉行一個禱告會,就已經被視為是在反抗。當政府濫用他的權力,而人民又是如此的卑微怯懦,不斷地出讓自己良心的自由的時候,你稍微持守你信仰和良心的自由,就算你沒做什麼,也已被視為反抗了。)甚至就算到街上示威遊行,都是公民的正當權利;只是我們連這一步都沒有做,我們不需要這樣做。但是如果我們教會當中有弟兄姊妹因為在街上示威遊行被抓了,我一樣會在政府的面前說:「你們亂來!因為你們侵犯公民的自由!」

你明白這意思嗎?我們已經被推到什麼樣的一個地步了?在這地步已經被視作反抗了,我們真的反抗了嗎?我們有拔出刀來嗎?我有採取任何一種可以被稱之為政治的行動嗎?我們所作的一切不到是因着福音的緣故 – 教會的武器是什麼?就是福音、神的話語;就是禱告、敬拜和傳講。除了這個,我們用過其他武器嗎?我們有過其他的行為嗎?

如果這樣也被視為反抗的話,我們就反抗到底!

文字稿:黃牛山人

判刑

2018年12月,王怡及秋雨聖約教會的100多名成員遭到傳喚逮捕,隨後教會被官方取締。2019年11月底,秋雨聖約教會長老覃德富被控非法經營罪獲刑4年。 2019年12月30日(周一),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其網站公布王怡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非法經營罪獲刑9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沒收財產5萬元。 王怡前辯護律師張培鴻表示,檢方指控王怡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或許是因為「王怡根據聖經在教會講台上說過『任何人不悔改就必定滅亡』之類的話,這個表述會被不熟悉聖經的官員視為對領導人不敬」。但是張培鴻認為,據此指控王怡構成煽顛罪並不合理。(Wikip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