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誠而敏感的把古舊聖言和今世代連接起來(斯托得)

一方面要留心聽那古舊的聖言另一方面要聽現今世代的聲音因為我們希望能忠誠而敏感的把古舊聖言和今世代連接起來當代基督門徒 序約翰·斯托得

要作一個「當代」人,我們必須踏實的活在現今的時刻,全心投入,並與時代共進,卻不一定要顧及到過去或將來。可是,作爲一個「當代基督徒」,我們卻要盡力的去認識過去,也要對將來充滿期盼。爲什麼呢?因爲對過去的認識和對將來的期盼能使我們的「現今」更豐富和紮實。我們的信仰要求我們這樣做,因爲我們所信靠和敬拜的神是阿拉法⋯⋯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而我們所跟隨的耶穌基督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


這本書所要探討的是,基督徒應該如何面對從前、現今及將來。換句話說,我們對這三方面及它們之間的關係應該有怎麼樣的看法?我們應該如何建立對這三方面的正確觀念,又如何將這些觀念帶進我們的思想及生活裏面?要回答這些問題,我們必須解答兩個疑問:第一個是有關「過去」(從前)和「現在」(現今)之間的張力;第二個是有關「現在」(現今)及「尚未」(將來)之間的張力。


在「引言」部分,我會討論第一個疑問。我會問:我們是否能對過去保持絕對的尊重,但同時也踏實的活於現今?我們是否可以不折不扣的保持基督敎的歷史面貌,但卻不因此而與時代脫節?我們是否能夠以現代的、令人興奮的方法去傳遞福音的信息,但卻不扭曲,甚至摧毀?我們是否可以對福音保持全然的忠誠,但同時也用清新、活潑的方法去傳揚它?抑或我們必須在二者之間作一選擇?


在「結論」部分,我會討論第二個疑問,也就是有關「現在」及「將來」之間的張力的問題。我會問:我們如何在「現在」裏面去探索及經歷神藉著基督所說、所做的一切,但卻不毫無根據的猜測一個仍未向我們啓示的將來?另一個相關的問題是:我們是否可以存著感恩的心去等待一個仍未實現的將來,但同時也不對我們目前已有的成就感到沾沾自喜?


在「引言」及「結論」之間有二十一章。在這範圍內,我會探討「從前」及「將來」對我們的影響,也會討論我們住在「現今」的基督徒應有的責任。


我寫《當代基督門徒》時的構思是這樣的:這本書跟《當代基督教與社會》(Issues Facing Christians Today)是相輔相成的,最好能一起閱讀和使用。後者探素的是有關社會倫理的種種問題;而本書闡釋的是敎義及作門徒的問題。我將在五個題目下討論這問題,分別是:「福音」、「門徒」、「聖經」、「敎會」和「世界」。我不會很系統性的討論這些題目,也不會作很全面的探研。反之,我選擇了一些題目作深入的研討。這些題目可能是目前極具爭議性或是我個人認爲非常重要的。另外一點要說明的是:雖然書中所包括的並不是一些隨意挑選的文章或講章,但是,其中許多的資料是我在世界各地講道時用過的。


上面提過,這書的主題是有關過去、現在、將來,並它們三者之間的關係。這書還有另外一個貫穿全書的主題,就是:少說、多聽的重要性,基督徒是以說話之多見稱的。相信我的讀者當中不少人會記得霍士德(E. M. Forster)在《印度之旅》(A Psssage to India)中的一段文字,是有關莫老太太在著名的馬拉巴山山穴中的經歷。其中特別難忘的是那聲平板但令人震驚的巨響(「砰!」),當她在洞穴中的時候,她差不多昏倒過去。後來她坐在外面,嘗試寫一封信。但有一種焦慮、無望的感覺流過她全身。這時候,「突然間,在她思想的邊緣,閃出了『宗敎』這觀念:可憐的、喋喋不休的基督教,而她頓然明白:所有由『要有光』至『成了』之間的聖言,其實也只不過是一聲『砰』而已。」


用庸置疑的,神的話當然不只是洞穴中「砰」的回聲,因爲神的話是眞理和生命的話語。這是莫太太不承認的。但是,這裏的重點是:我們應該用敬虔的態度,小心地聆聽神的話,而不是任由我們自以爲是的「喋喋不休」去掩蓋了神的聲音。


尤其重要的,我相信神要求我們同時留心聽兩種聲音,即「雙重的聆聽」,縱然這功課是難學的,也可能是痛苦的。所謂「雙重的聆聽」,就是一方面要留心聽那古舊的聖言,另一方面又要小心聽現今世代的聲音。(當然,我們要用不同程度的敬虔態度去做這兩件事。)我們要同時聽兩種的聲音,因爲我們希望能忠誠而敏感的把那古舊的聖言和現今的世代連接起來。在以下的每一章中,我會從不同的角度去闡釋「雙重聆聽」的意義及其應用。我知道在我的詮釋中,有一些部分會比較成功,一些部分則比較薄弱。但無論怎樣,我深信一件事:只有當我們學習去作一個「雙重聆聽」者時,我們才不會陷進「不忠心」和「與時代脫節」的陷阱裏;只有當我們願意用心的「雙重聆聽」時,我們才能在現今的世代,有效的向神的世界傳揚神的話語。


在這裏我想特別謝謝我現今的學生助理薛陶(Todd Shy),他仔細的閱讀全書的初稿,並且作了許多有用的建議。也要謝謝我以前的一位學生助理安史提反(Stephen Andrews),他用了許多時間和心思去編製索引;另外也要謝謝石大衛(David Stone),他爲本書編寫研讀指引的問題。最後要謝謝我全能的祕書韋芬蘭(Frances Whitehead),她再一次整理出一份毫無瑕疵的打字版本。

聖誕節,一九九一年
約翰·斯托得

當代基督門徒



約翰·羅伯特·沃姆斯利·斯托得,CBE(John Robert Walmsley Stott,1921年4月27日-2011年7月27日)是當代的福音派領袖。他是英國教會(聖公會)的牧師,從1945年按牧以來,都是在倫敦的諸靈堂(All Souls Church)擔任牧師。他在福音派中的影響力之大使得有人說:「如果福音派可以選一位教宗,他們大概會選約翰‧斯托得。」斯托得在劍橋大學雙主修法文及神學,後來獻身服事,在劍橋完成牧職訓練。他雖未攻讀博士學位,但因他在基督教界的卓越成就,曾在英、美、加等國獲得許多榮譽博士學位,並且被任命為伊利沙白女王的皇家牧師。獨身的斯托得,一生的服事核心是作地方堂會的牧師。他對英國及全世界福音派教會的影響,自始至今都是從這牧師的身份和使命出發的。他在諸靈堂的服事很看重禱告及關懷佈道。他們常為病人禱告。為了體會流浪漢的生活,他曾喬裝混入他們中間,甚至在街邊睡覺過夜。諸靈堂在五、六十年代有顯著的成長。他本有機會在聖公會升遷到更高的職位,但他卻堅持留在諸靈堂事奉到底。他除了盡力在本堂的服事,他也用心支持在聖公會中同為福音派的同工。他在英國推動福音派同工的團契,希望能提升年輕福音派教牧同工的視野和士氣,從開始時二十多人,六十年代中期就增加到超一千會員。從這運動帶出福音派在英國的大大增長,使英國教會之面貌之改觀。他被譽為是「除了湯樸威廉外,二十世紀英國教會最具影響力的神職人員」。他的影響力尚不只在英國國內。1975年他在諸靈堂改任退休牧師後,他每年用三個月退隱寫作,三個月巡迴世界演講。他透過著作、文章及演講而成為全球福音派的思想導師。他出版過四十多本書,編著過十四本及大量的文章。在台灣,他的書籍多是由校園出版社翻譯出版,如《獨排眾議的基督》、《認識聖經》、《當代講道藝術》、《當代基督教與社會》等三十二本。他長期支持第三世界(the Major World)的福音派教會領袖,提供奬學金給落後地區有潛力的傳道人到英國進修,希望他們回國後能將福音派的力量帶回各地。斯托得牧師於2011年7月27日在Lingfield逝世,享年90歲。當時他的親友在旁頌讀《聖經·提摩太後書》和韓德爾的《彌賽亞》。他的安息禮拜8月8日在倫敦諸靈堂舉行。而悼念會將於香港聖安德烈堂等世界各地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