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約翰斯托得:教會如何面對社會的挑戰

Loading the player...

斯托得博士,很感謝你
今天讓我們有這樣的機會多聊聊
你曾經講過福音派回到聖經
來教導聖經本身的重要性
但你講道的時候
可能也需要講 (聖經以外的)
故事或形象
你怎樣取得兩者之間的平衡?


我感到很欣慰,卡爾
因為你所問的是
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我常常想,基督教(與世界)的溝通
就像建造一座橋樑
我們需要建造一座將聖經世界
和現代世界連接起來的橋樑
如果失敗了的話
我們就會被拒絕
因為我們所講的
完全與社會脫節
所以,必須想法子讓福音
扎進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當中
你剛剛問的是
我們應怎樣做呢?
嗯,首先我想舉一個例子
我認為與人開始交流的好方式
是用愛心
因為每個人都知道愛心
是世上最偉大的事物
我從未見過有人不同意這一點的
無論他是不是基督徒
人們常說:
「活着就是要去實踐愛」
「沒有愛,人和死人無異」
但,為甚麼愛心
是世上最偉大的?
非基督徒對此並沒有答案
而我們(基督徒)說
這是因為我們所信的神就是愛
神的本體就是愛
而當祂按照祂的形象造我們時
祂給了我們施愛與被愛的本領
這就是為甚麼
愛是世上最偉大的東西
這也是今日
我會努力去做的事情
西方的教會正在萎縮
你的看法是悲觀的還是樂觀的?
我覺得所有基督徒
都應該是樂觀的
我不覺得我們信仰
與悲觀主義可以並存
我相信神在世上一些地方
正在做偉大的事情
沒有理由認為祂在其它的地方
就不做偉大的事了
提醒你,在西方教會
我們正在著手艱困的工作
但對於歐洲的世俗化
我也亳不留情地指責教會
歐洲的世俗化可追溯至
當時,自然神論的哲學家們對教會
發起正面攻擊
而軟弱的教會投降了
自從那時候起
教會就被邊緣化了
所以我們要接受
今日知識界的挑戰
回答人們所探討的當代議題


讓我換到
稍微私人一點的問題
在你自己的生命中事奉神
經過這麼多年
神現在還教導你的是甚麼?


哦!嗯……
我總是尋求
時時刻刻可以被祂教導
正因如此,我不覺得我有甚麼
很戲劇性的時刻
神也沒有突然告訴我
甚麼從來沒聽到過的事
因為我每天都讀經
我充滿期待地讀經
也盼望能理解它
希望對經文的理解
能不斷地成長
我想有一件事情
是我在神學上
越來越明白其重要性的
就是整個關於
「聖約」的概念
那位立約的上帝
以色列的上帝
以及藉着耶穌基督
帶我們進入新約的上帝
並用聖禮
作為外在的、可見的記號
顯示出立約的關係
在這關係中,神為了祂的子民
獻出祂自己,並許下誓言
這一塊關於聖約的內容
是今日的福音派教會常常忽略的


你若回顧過去那些年的事工
你可以回答這樣的問題嗎?
甚麼是你最大的鼓勵
而甚麼是你最大的遺憾?

我想,最大的鼓勵就是
當人們說看到我的作品
甚至聽到我的講道後
覺得很蒙福
還有,當人們真心地感到被幫助時
我真的很享受
能與他們一同分享奇妙的喜樂
《真理的尋索》(Basic Christianity)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現在已經有超過
五十種語言的譯本了
至今仍然有很多人寫信給我
有些人讀了之後便歸了主
也有些人在信仰生活中得到幫助
另一個相反的問題是……?


(你最大的遺憾)


關於遺憾啊……
嗯,我的回答會令你驚訝的
就是我真心覺得
自己讀書還讀得不夠
我知道人們覺得我肯定花
很長時間學習,讀了很多書
但我們今日教會所面臨的問題
是如此的深刻
我真希望自己可以明白更多、
還有可以讀更多的書
幾年前,我真的發起了
一個讀書小組
和十幾個年輕的
專業人士聚在一起
我們的目標是每個月
或每兩個月讀一本不同的書
而且要是一本非基督教的書
不是神學書,我們讀的是世俗書籍喔
特別是現在大學生可以看到的
滲入了異教思想的書籍
我們當時付出這麼大的力氣
去了解這些
是因為我們始終需面對
這樣的基本問題:
「福音」與讀那種書
有那種(滲入異教)思想的人
活在這樣文化中的人
有甚麼樣的關係?
我發現,這樣的付出
是非常有價值的


再次感謝你
有這樣的機會跟你聊這些


  • 訪者:Karl Faase
  • 地點:阿姆斯特丹
  • 翻譯:Kai Chung Tam
  • 校稿:Nalla Hsieh
  • Used by permission by Martin Johnson
  • 感謝 Martin Johnson 影片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