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怎樣服事單身人士(張逸萍)

可能很尷尬

當我們努力成為神所設計的家,神的家有許多需要互相了解的地方。這篇文章的重點是如何了解我們的單身人士。

教會中的單身者嗎?這可能會很尷尬。在我所在的地區,有一些針對「那樣的人」的團體,以至他們唯一的出路就是結婚。那些在這樣的人群中逗留時間較長的人,不是慢慢行,而是一有機會就跑向那扇門……並且永遠不會回頭!這樣的現象有根本性的錯誤。

怎麼發生的?

我確信這不是故意讓它發生的。當代西方世界人口結構的悄悄轉變,改變了教會的面貌,產生了一系列似乎令教會措手不及的事工問題。這種轉變是 20 世紀出現的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我們無法不拋棄“雙親家庭” 的社會傳統,就是一個在外工作和一名全職媽媽。由於大部分男性在戰爭中服役,女性被需要填補工業界留下的空缺。這時機與 1920 年代開始的男女平權運動,和 20 世紀 50 年代開始的性革命,使得隨之而來的文化變革,幾乎不可避免。

婦女在勞動力中獲得了權力,並獲得了西方文化中前所未有的獨立程度。性革命為意外懷孕和未婚母親,以及社會適應新常態,鋪平了道路。對於女性來說,單打獨鬥已經成為一種真正可行的、甚至令人感到有吸引力的選擇……這無可避免地導致男性和女性成年單身人士的顯著增加。「1970 年的人口普查數據顯示,70% 的美國家庭有一對是已婚夫婦。人口普查局 2006 年的報告披露,現在只有不到一半的美國家庭是由已婚夫婦維持的。

現在需要什麼?

幾十年來,教會的活動可以圍繞核心家庭而組織,適合傳統的、由一雙父母組成的核心家庭。如果今天的教會要有效地服事其成員和外邊的社區,基督的身體就必須重新考慮其事工的重點和形式。我上面提到的專為單身或再次單身人士而設的小組,是填補事工規劃空白的一個無效的嘗試。我想建議我們需要的是神學上的重新定位──類似以弗所書 4:23 的改變。我們最好深入思考,成為神的家和基督的身體,意味什麼?

身份是關鍵

我最近邀請那些參加我的工作單位(基督教)活動的,參加“單身者午餐”。當他們走進房間時,不情願的心情是顯而易見的!隨著談話的深入,原因逐漸浮現。 “單身不是我的身分。我不想因為我的婚姻狀況而與基督的身體分離”。阿門! 因為我們所事奉的神,自人類墮落以來,就致力於和解,所以我們應該考慮如何建造橋樑,而不是隔離牆,才是明智的。(實際上是那次午餐的目的,正是關於我們如何做好這件事。)

大衛·鮑力生(David Powlison)經常重複的一句話「我們很像我們所諮詢的人,相同多於差異」,可以更擴大地表達為:所有人類——從孟加拉到美國,從兒童到八十多歲的老人,從已婚到單身——的共同點遠遠多於差異。當基督內住時,差異就更趨減少。

橋樑建設是關鍵

當教會開始根據這些真理重新調整思維時,我們就開始考慮包容性事工。所有的羊都需要牧養。當我們參與彼此的生活,並互相「牧養」時,這樣才能有效。對於單身人士來說,最好能和教會中的一些已婚夫婦(包括年輕夫婦和年長夫婦)親密地分享生活,才能為將來的婚姻關係做準備。對教會內的已婚人士來說,和那些處境與自己不同的人分享生活,才能培養同理心和理解。當兩個討論中的人,不是在相同的處境之下,那麼他們都可以更客觀地,從上帝的視角,來看待他們的生活處境。這豈非更好?

快速地看新約教導,可以增加我們的理解。保羅是單身的,他為他所培養的教會中的已婚人士提供了許多建議。更戲劇性的是,單身的耶穌宣稱他的母親和兄弟是聽了神的話並遵行的人,他實在是重新調整聽眾對家庭關係的看法(路8:21)。當被問及娶寡嫂的婚姻制度在天堂的含義時,耶穌完全顛覆了他們的想法﹕「在復活裡,人也不娶也不嫁」(太 22:30)。

聖經說得很清楚;在新約之下,有一個新的血統來定義關係;耶穌基督的寶血。「並不分猶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一了。」(加3:28)。我們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如果文化上合適且有幫助的話,保羅可能會在這個清單中添加「也不分已婚、單身」。

當我們讓這些真理沖刷我們對教會大家庭事工的看法時,我們就不會為那些處於當前事工邊緣的人隨意另添加計劃;我們將尋找有效的方法將這些人融入家庭生活。

大家來討論

這篇文章建議我們如何看待「單身人士」以及我們如何與「單身人士」一起事工的徹底轉變。你怎麼認為?

=================  

出處: 

張逸萍

譯自﹕“Single in the Church”   By: Betty-Anne Van Rees,  February 4, 2015

譯者按﹕阿們!阿們!又阿們!譯者早留意到今天的中國教會,因受心理學的影響而以婚姻狀態劃分團契,那是非常不智慧的做法。請見﹕「拍拖團契」。但願我能高聲疾呼!

原文作者

https://www.biblicalcounselingcoalition.org/wp-content/uploads/2012/09/Betty-Anne-Van-Reese.jpeg

Betty-Anne Van Rees

Betty-Anne serves the local church in discipleship roles that include speaking, teaching, mentoring, counseling, and training biblical counselors. Fueled by her passion to see the Canadian church convinced and equipped to care for souls through the living Word (both incarnate and inspired), Betty-Anne has worked together with a team of like-minded men and women to launch the Canadian BCC. The roles closest to Betty-Anne’s heart are being mom to Laura, Joshua and his wife Jenni, and grandma to Emma and Ethan.

Thomas F. Coleman, “Religious outreach programs target singles,” Eye on Unmarried America (accessed December 9,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