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旬節是對巴別塔事件的逆轉 是一個與上帝和好的社群的開始(聖靈論(傅格森))

巴別塔事件的逆轉(傅格森)

五旬節是對巴別塔事件的逆轉 是一個與上帝和好的社群的開始(聖靈論(傅格森))
五旬節是對巴別塔事件的逆轉 是一個與上帝和好的社群的開始(聖靈論(傅格森))

新創造

聖靈降臨時所伴隨出現的可見的現象,可以幫助我們理解這一事件的多重意義,因為這些現象能夠回應很多舊約主題。「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可以和想像中的 ruach elohim 在創世之初的大能運行聯繫起來(創一2)。從而暗示,這個即將要發生的事件標誌著一個新的世界秩序的誕生。

被逆轉的審判

在五旬節的早上,門徒開始用其他國家的語言說話,從而讓在耶路撒冷的客人能夠通過自己的語言聽到福音的信息(徒二4)。就像《創世路加這裏的陳述伴隨著一個列國的族譜(徒二8-12)記》中對於變亂語言的記載也是伴隨著一個列國的族譜一樣(創十1-32)因此,對於「這是什麼意思呢?」(徒二12)這個問題的答案的一部分似乎是,這裏發生的事情(五旬節事件)是對巴別塔事件的逆轉,是一個新的與上帝和好的社群的開始。馬歇爾(I.H. Marshall)指出,這裏的數字120(徒一15)正好是猶太人能夠組成一個有自己的公會的社群所需要的人數的最低數。因此,這些早期的基督徒可以組成一個自己的社群。在五旬節這天,在這個新的社群中,對於罪帶來的後果的末世性的逆轉開始在這一羣與上帝和好的人中間出現。這羣人包括猶太人和外邦人,有同一位主,同一個信心和洗禮(弗四1等經文),被同一個聖靈所聯合。

巴別塔事件的後果因此被控制住了。現在和好的道要被用很多語言傳揚開來,因為門徒已經領受了所應許的聖靈來使他們在整個世界做基督的見證(路廿四48;徒一4)。

不過,如果這裏提到的方言和哥林多教會的方言一樣,都在本質上是一種別國的語言的話,那麼這個不同尋常的現象裏面還有另外一個維度的意思。在《哥林多前書》十四章中,當保羅討論說方言的問題時,他提到了《以賽亞書》廿八章11至12節(「我要用外邦人的舌頭和外邦人的嘴唇向這百姓說話。雖然如此,他們還是不聽從我」)表明說方言「不是為信的人作證據,乃是為不信的人」(林前十四21-22)

《以賽亞書》中這些話語的上下文是以色列人拒絕上帝的約。針對他的百姓無知的行為,上帝要用一個不受歡迎的口音來說話:「不然,主要藉異邦人的嘴唇和外邦人的舌頭對這百姓說話。」(賽廿八11)就像其他地方一樣,這裏聽到外國的語言標誌著上帝對他盟約百姓的審判(參見申廿八49;耶五15),表明國度已經從他們手中被奪去,賜給那些能夠結合適果子的人了(太廿一43)。五旬節的多重意義中,也有其嚴重的一面:以色列人開始經歷一個局部的剛硬階段,直到外邦人的數目被添滿了(羅十一25)。

聖靈論(傅格森)|第3章|聖靈的賜下|P048-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