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3)唐崇榮牧師

《啟示錄》(3)唐崇榮牧師

啟示錄:給以弗所教會的信2/唐崇榮牧師
主對以弗所教會的責備(啟2:4-7)

當一個教會什麼都有,卻缺乏愛
  以弗所教會有眾多的榜樣,是亞細亞最大的城市,是政治、娛樂、文化、經濟中心,但以弗所教會在這些大城市許多不同的人之中,在行為、勞碌、忍耐、不能容忍惡人上都做信徒的榜樣。主看見以弗所教會的好處,也看見她的缺點,因此主說:「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這件事使主心裡難過,「你已經離棄了起初的愛心」。當一個教會什麼都有,卻缺乏愛,在最重要的事情上有了錯失,那麼,他愛心的生活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


你經常覺悟什麼?
  你失去起初的愛心,但你不容易覺悟。在人生過程中,我們有些很難覺悟的毛病,無法單單透過悟性察覺。有些事情,我們很容易覺悟,有些事情,我們不容易覺悟。
  我們生病的時候,我們很容易覺悟,我們痊癒的時候,我們不容易覺悟。我們飯後打嗝,我們很容易覺悟;但五分鐘後,當你不再打嗝,你卻沒有覺悟,因為你感到打嗝是不正常的,沒有打嗝才是正常的,你對感到是不正常、帶給你痛苦的事,馬上覺悟,這表示我們常常在恩中不知恩,在福中不知福,等到恩典失去了,福氣減少了,突然感到生活很不舒服,「我正在困難中,受疾病的纏擾」,這種只對艱難有敏銳的覺悟,是相當不正常的,因為我們應該常常覺悟的是恩典,這樣我們才能常常感恩。

對恩典的不覺悟
  我們不覺悟的事情有哪些?第一,對恩典不覺悟。很多人不感恩,因為對恩典不覺誤,卻對患難深有所悟。今天早上五點我起來思想一個問題,今天有很多神學生在這裡住、在這裡吃,他們不覺悟他們住的樓是世界最新式、最漂亮的樓,他們住的房間是有冷氣的房間,而他們付的價錢是全世界最便宜的價錢,這是一個恩典,因為教會為每一個神學生津貼幾百塊美金,但他們不感到這是恩典,只感到神學院有什麼毛病、有什麼缺點我不喜歡。
  這整個建築物,住的人不到一百人,但每個月,我們要付大概十萬美金的費用,維持一年,要花費一百四十萬美金以上,因為電費是用錢的,水費是用錢的,租金是用錢的,保安是用錢的,一個月才要神學生付兩百美金食宿費(含水電),因為我們願意給傳道人專心讀書,不感到生活會是一個很大的重擔,但很多人不是如此,他們感到是應該的,「我已經付了錢了」,其實你付的,只是應繳費用的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但是大多數的人覺得「本來就應該如此」。

對驕傲、妒忌的不覺悟
  我們不容易覺悟的事情,第二,是「驕傲」。我們正在驕傲的時候,我們不會覺悟。有沒有人覺得「我現在正在驕傲」?沒有,這樣的人會合理化自己對別人傲慢的態度,至於他心裡的不滿以及對他人的看不起,是因為他感到自己特別好。這樣的人,他所覺悟的,是自己的優點與他人的缺點,卻不覺悟自己靈性已經在傲慢的態度中墮落。我們不容易覺悟的事情,第三,我們妒忌人的時候,我毫不覺悟。有沒有人會對別人說:「我現在很妒忌那個人」?沒有,人並不覺悟自己對他人的妒忌。
  我們的靈性對某些事情的覺察特別遲鈍,我們在恩典之中不覺悟,我們在傲慢之中不覺悟,我們不覺悟自己對他人的妒忌,難以覺悟自己的過失,反倒用各種藉口合理化自己的行為,認為自己這樣做是應當的。

這責備不是無足輕重的小事
  耶穌基督對以弗所教會的優點多有稱讚,接著說:「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啟2:4)。為什麼主要責備以弗所教會?主對以弗所教會的責備是否只是一種普通的提醒?這並不是一個普通的提醒,以弗所教會對所失去的並不覺悟,這不覺悟的本身是一個大罪,如果不是罪的話,主用提醒的就好,但主乃是說:「你若不悔改,我就臨到你那裡,把你的燈臺從原處挪去」(啟2:5)。當上帝把一個教會放在一個城市、國家,要這個教會如同燈塔發出大光,照亮在黑暗中的人,使在人生迷失的人可以歸回正軌,在平安之中向前而行,但如果沒有燈光,就會觸礁而沈淪,整個人、整個生命就要滅亡。這燈光的照耀就使這艘船從危險進到平安,教會在地上的責任也是如此。我們光照世人,告訴他們危險在哪裡,並把他們帶進主所賜的平安之中。

上帝把燈臺挪去,教會就失去作用
  當上帝把燈台挪移的時候,就表示這教會成為當地祝福機會的權柄被挪去的時候,這樣,這個責備,「你若不悔改,我就把燈臺從你那裡挪去」,表示主所責備的這事是很大的罪惡。燈台被挪去的教會是不能發光的教會,在社會不起作用,存不存在沒有分別,這樣的教會是一個很可憐的教會。
  我們這個教會所起的作用是別的教會不能相比。這次有八百五十人來到這個地方接種疫苗,比全印尼最大的醫院還更寬敞舒適,因為我們的空間有一千公尺,使等候的人不需要站,但醫院一爆滿的時後,就是幾百個人站在路上,在大太陽下曝曬,但他們從早上到下午一批批從這個地區搬到第二區,接種後進入大廳觀察半個鐘頭,就可以平平安安回去,全世界沒有這樣大的地方可以做等待、檢查、接種、觀察,我們想上帝是否要使用我們這個地方成為醫療的地方,求主使這個地方成為一個燈臺的地方,這個教會就成為眾人的祝福。
  當上帝把燈臺挪去之後,教會就失去作用。我們沒有一個人配被上帝使用,上帝從糞堆中揀選我們,給我們恩典成為祂的器皿。每個教會應當非常謹慎,當我們成為萬國的祝福、萬民蒙恩的燈臺,是否主的燈台、主的愛還充滿我們?主的手還繼續帶領著我們?當以撒把他的手放在雅各身上,給雅各祝福,這時的以掃正在預備給父親東西吃,當雅各把福氣奪走後,以掃哭說:「我的爸爸,你不把福氣賜給我嗎?」以撒說:「你注重的是食物,你注重的不是長子的名份,現在我已經無法把長子的祝福給你。」當燈臺離開後,我們怎樣哭鬧、強求,也沒有辦法,因爲時間已經過去了。
  當一個人失去愛心的時候,他覺悟嗎?他不覺悟,因為他有許多欣賞自己的地方。一個欣賞自己優點的人,無法看見自己的缺點。你今天在一個教會,如果你看的都是教會的缺點,你就無法看見自己應該悔改的地方在哪裡;你今天在一間神學院,如果你只看見這個神學院的缺點在哪裡,你就看不見自己能學習到什麼。為此,主耶穌說:「有一件事情,我要責備你,你離棄了起初的愛心」。

起初的愛心最單純、最誠實
  起初的愛心是最單純、最誠實的,是以後的年日很難相比的。你還記得你第一次談戀愛的情形嗎?當你愛上這個女孩子或男孩子,你因為沒有經驗,你就把整顆心放在對方身上,甚至有點幼稚,因為那是人生最先的愛,是很偉大的,那時候雖然經驗不夠,不要緊,那純潔性、真誠性、勝過不夠明白的困難,起初的愛是可紀念的,是永遠可記憶的,是單純的,卻是非常有價值的。以弗所如今很有經驗,但這經驗已經參雜了不純潔的動機,已經增加許多經驗所帶來不是太單純的智慧,這智慧是很寶貴的,但這智慧已經失去單純、起先真正簡單的愛心。

用表面的客氣代替真誠的愛心
  起初的愛心是我們都有過的經驗。許多人第一次談戀愛時的純潔性,在想像中有著非常理想化的愛心,但這個愛心還是純潔的、誠實的,我們最先對主的愛也是如此。人的靈性的長進常常跟起初的愛心是相違背的,我們聽道的知識增加,我們在教會的年日越來越多,我們許多事情都在進步,但我們起初的愛心卻在退步,起初信主的時候對主、對人的愛更單純,當初對主的愛是誠實、純潔、實實在在、誠實的愛,以後太多的經驗使我們失去單純、誠實,我們就用表面的客氣對別人好像有愛心,但是裡面真誠的愛失去了。

失去愛心是一個需要悔改的罪
  我們是故意的嗎?不故意,但有不覺悟的成分,沒有覺察到自己應該悔改。你離棄,表示你有一個意念,「我要放下這個」。失去愛心是一個需要悔改的罪。如果不是犯罪,就不需要悔改。失去愛心是一種墮落與罪惡,那是非常危險、可憐的事情。當上帝把燈臺挪開的時候,我們就變成沒有功用的教會;當鹽的味道失去的時候,教會淪為徒有形式而無功能。求主幫助我們得回起初的愛心。你得回的時候,是上帝使你回頭。你悔改,上帝不挪去你的燈臺,繼續施恩給你。

「你要回想你是從哪裡墮落的」
  你的放棄比較主動,你的得回比較被動。你的犯罪,是你的意志產生的果效;你的回頭,是上帝的意志繼續施恩的果效。上帝的恩典永遠大過我們所能做、所能想的。主吩咐以弗所教會要悔改,得回失去的愛心。怎麼得回?「你要回想你是從哪裡墮落的」這句話,是聖經在啟示錄告訴我們的。
  老人家常常會跌倒,老人家跌倒的原因,不是因為愛跌倒,而是因為老人家腦內平衡的系統已經不敏感了,因為他小腦的平衡作用已經失去了靈敏。為什麼老人家要用拐杖?因為拐杖的硬度能使他站立。老人家喜歡坐在有可以支撐站起來的椅子,因為老人的平衡力、筋骨的支撐力已經遠不如前。老人不覺悟哪一秒要跌倒,旁邊照顧他的人要非常敏捷,就馬上即時撐著他,讓他站著。一個年輕人跌倒了,就站起來;一個老人跌到,要花幾分鐘慢慢移動身體,才能站起來。感謝上帝給我站立的時候,還可以手靠著講台,繼續維持整個身體的支撐,直到講完道。
  有些人用這節聖經引申一句話:「你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起來。」我從小聽牧師講道:「你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起來」,我後來覺得這句話是沒有道理的,因為沒有人從這裡跌倒,而從那裡起來,你從這裡跌倒,一定是從這裡起來。今天我們的靈性也如此。我們在懶惰傳福音上跌倒,我們卻在金錢的奉獻上爬起來,你的跌倒是因為懶惰傳福音,你的起來怎麼是用奉獻多一點錢起來?你跌倒的地方與你起來的地方不一樣,這是靈性上的錯誤。

無法面對自己靈性的困難
  在菲律賓有一個青年人參加退修會,最後一天,呼召要做傳道的青年站起來,他站起來了,但過了幾年,他不願意做傳道,他說:「上帝的呼召不清楚,起先的感動不清楚」,他們人生經驗不夠,卻為自己找許多的藉口,等過了幾年,想回來,才誠實說是因為無法面對自己靈性的困難,認為的上帝的旨意就是如此。「你要回想你從哪裡墮落的」,墮落的原因、情形、程度,只有你自己知道,你要清楚知道自己在哪件事情上妥協,以致你今天落到這種地步。

愛恨之間與神同不同心
  以弗所教會在感情上與上帝不同心,啟示錄第二章四到六節提到的是愛恨之間與神同心與不同心。尼哥拉黨是分裂教會的一個黨。初期教會選了七個執事,其中一個是尼哥拉,這一個是不敬畏上帝的,後來搞分裂,與所有同工的心背道而馳。什麼叫「結黨」?結黨是一種臭味相投。教會裡需要彼此交通,我有困難,我告訴你;你有困難,你告訴我,我們一起禱告,背負困難。

你是臭味相投?還是與人交通?
  我們教會最大的毛病,就是團契的功用不夠,這很可惜。教會越大、人越多,彼此之間的認識就越少。北京、上海、深圳都有超過一千五百萬的人口,雅加達有四千萬人口,這樣大的城市,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不緊密,當然教會很大也有這樣的現象。教會越大,聚會完了,你走你的,他走他的,怎麼會有深切的人際關係?我們當然會找思想、感受比較靠近的人一起交通,無意之中犯了一個大錯,就是只找相同的人談話,不找不同的人談話,「如果這個人跟我意見相同,我就比較跟他談話,那跟我意見、嗜好、看法不同的,我就不跟他談話」。
  只跟談得來的人談,不跟談不來的人談,天天跟談得來的人談,慢慢他們的交通就變成結黨。交通不是結黨,結黨不是交通。你只跟意見相同、愛好相同的人在一起,你是製造教會小黨派,我們要特別注意這一點,因為這就是教會分裂的癌細胞。癌細胞很強,很強的細胞與很強的細胞結合的時候,變成整個身體的妨礙、整個系統的仇敵。跟相同意見的人交通,這叫做結黨。人要你跟他一同走的時候,你要看他走的路是否是合一的路線,他講的話如果是要脫離眾聖徒,完全跟其他人脫節,你跟他走,就分裂上帝的教會,敵對基督的肢體,讓上帝的名受羞辱,所以要非常謹慎那些跟我們談話的人別有動機的時候,你要存敬畏上帝的心,不與他們同流合污。

愛心的接納是交通的開始
  交通就是要找意見不同的人才能交通。教會如果有人意見跟你不同的時候,你要用愛心接納,這愛心的接納就是交通的開始。只跟談得來的人談,跟不同意見的人談,才能慢慢了解上帝對他的引導與對我的引導是不是一樣,願上帝賜福我們,使我們明白這重要、深奧的道理。

愛主所愛 恨主所恨
  主對以弗所教會說:「在愛心上,你不能愛我所愛的,你失去起初的愛心,你感情的方向與我相反。」上帝對聖徒的愛,聖徒對上帝的愛,聖徒對聖徒的愛,如果是用由上帝而來的愛支配這一切,這是在正軌的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約13:34),信徒要用上帝對我們的愛去愛別人。你說:「我愛上帝很容易,我愛別人很難,因為上帝對我所做的都是好,但是這些信徒對我所做的都不好,所以我不能接受他們」,你用你對上帝的愛去愛別人是非常危險的,因為你對上帝的愛常常改變,今天愛上帝,明天又不愛上帝,你用這種變來變去的愛愛別人,別人很難感受到你的愛。對主所愛的,我們要與主同愛,對主所恨的,我們要與主同恨。

在感情上與主同心——愛神所愛、恨神所恨、感神所感
  以弗所教會同時領受上帝的稱讚與責備,「你們失去起初的愛心,在愛的感情上與我是相左的,你這方面不是愛我所愛的,但你最終能恨我所恨的,我還是要稱讚你。你恨尼哥拉黨的人,這也是我所恨的」,這還算不錯,至少以弗所教會在感情上還有一方面,是與主同心的。我們是否能做到愛神所愛,恨神所恨,在感情上與主同心?如果我們的理智與主同理,意志與主同志,感情與主同感,我們就與主同行。但如果主所愛的,我們不愛,主所恨的,我們不恨,我們的感情就與主背道而馳,我們恨上帝所愛的,愛上帝所恨的,我們要悔改,得回起初的愛心。
  「你要悔改,回想你是從哪裡墮落的」,讓我們思想怎樣做一個討主喜悅、合神心意、與上帝同心、與基督同行的教會。求主讓我們在上帝給以弗所教會的話語中醒悟過來,過一個討主喜悅的生活。今天我結束第一個教會所領受的教會的信息,下個禮拜,我們要講主給示每拿教會的信息,士每拿教會很靠近以弗所。求上帝幫助我們把每一個教會所領受的信息,主耶穌對他們的稱讚、對他們的剖析、對他們的責備、應許、警戒的話,都銘記在心,因為聖靈吩咐教會的話,我們都應當謹慎而聽,使我們不做一個得罪上帝的人,願上帝賜福我們,與我們同在。


內文:印尼歸正福音教會主日信息20210314,未經講員過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