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對神、對人沒有愛,最後都會偏差康來昌COVER

若對神、對人沒有愛,最後都會偏差(康來昌)

您從事神學教育與牧會這麼多年,心中有何感受?

我在牧會期間,信友堂對我很好,讓我常常出來教學,我也很喜歡教。但我覺得能有點實際的心意更新、變化之後,再來教,那才是真實的。

我對當今神學院的走向十分憂心,如果以能升到正牌教授為目標,能發表論文和演說就是最好的事;長此以往,信仰遲早是會偏差的。教的事,不管怎麼純正,如果對神、對人沒有愛,最後都會偏差。

學生也都是耳濡目染,日月累積的。當然講標準答案是很容易的,如:一定要好好愛主、愛靈魂、好好讀經禱告、聖經要熟悉,等等。但這些都是口號,雖然是正確的。但這些都是要來實踐的。我覺得老師負有很大的責任,老師要讓學生知道這是寶貴的。包括在講道的時候,我們不是在炫耀學問,乃是在用神的話餵養會眾。這裡面要有很大的智慧、聰明、知識,但最重要的是要有愛心。

我離開神學院,是神感動我,讓我覺得,我這個沒有愛心的人,繼續教下去是不好的。我需要學習去愛人,否則教書只能是死路一條,也把人教得不好,很虛偽。我們一天到晚講,上帝是愛,要彼此相愛,結果我不過是愛學術地位而已。我覺得是神憐憫我,讓我看到我根本不欣賞這些,什麼愛的。我也是,喜歡學術出名就好了。但神憐憫我,讓我知道那不是應該追求的。

我覺得做愛心關懷對我更有幫助。我們教會的牧師,我每個都很佩服,他們都比我了不起。有位牧師患肝癌,肝已切掉一半了,還常常去醫院探望病人。其實,也不要把服事主想成一定要做到多了不起的地步,比如:搬桌椅、分菜、倒垃圾⋯,也都是很榮耀主的事情。

所以你不能只在書齋裡過生活。書本是很愉快的。出了書房,不管是任何人,相處就很困難了。但是服務、愛和喜樂,就在這裡學習出來,在這裡被磨出來。你領受神的話,再被艱難的事磨練,那就最有意義了。

那麼,你覺得弟兄姊妹是否該受一點神學裝備?

當然也對。但是什麼是神學裝備呢?如果只是丟幾個希臘文、丟幾個名詞,在解經時這麼講,「你一定要知道歷史背景,要不然就是亂解經。」這不是真正的神學裝備。因為,如果只是炫耀自己的學問,就是大錯特錯了。

聖經很多時候都已經把背景給我們講了。譬如浪子的比喻,福音派Tom Wright說,這背景就是初代教會,猶太人和外邦人有爭執;浪子就是外邦人,哥哥是猶太人。這是胡說八道,因為聖經已經把背景講出來了,就是耶穌和稅吏、妓女一起吃飯,法利賽人看不順眼、私下議論耶穌,於是耶穌就講了這個比喻(路15:1-2)。你不必有別的知道,經文已經把你該知道的背景講出來了。我不喜歡Tom Wright(註:提倡保羅新觀的N. T. Wright)的說法,也不覺得哥哥就一定是猶太人。

摘自:神學與學神 (波士頓郊區華人聖經教會訪談康來昌牧師)(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