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表達信仰和神學

『越來越多的現代合唱曲和讚美歌曲取代了聖詩,就像聖詩在十九世紀一步步排擠掉有韻律的詩篇一樣。…路德也提到,敬拜的會眾一同唱歌時,就是在表達他們的信仰和神學。…現代教會普遍都不知道有詩篇歌集,這點證明我們拋棄改革宗傳統到了什麼程度。…我們可在聖經多處發現「唱新歌」的命令,但這命令常受到誤解和濫用…這幾個字並非力挺現代音樂的佐證經文,也不是指教會一定要不斷研發自己的歌曲。…教會的目的是要訓練人作門徒,而不單單是為了贏得靈魂,因此會眾所唱的詩歌必須要能夠造就上帝的百姓…聖日進行的活動應有別於我們在其他六天中所做的事,這也包括音樂在內。…敬畏神應是我們歌曲的特點。我們必須問,我們手邊的聖詩或讚美歌曲是否能培養具有自制、紀律和節制的敬畏情感。…我們歌曲中的旋律和歌詞是否自相矛盾?搖滾音樂真的能適用於敬拜嗎?……有人主張那些老舊的詩歌和需要合唱的聖詩是一種菁英主義,只能吸引特定世代的聖徒,而這些聖徒在很多地方又剛好擔任大多數的領袖職位,但教會現在已有新一代的基督徒,他們需要擁有自己的音樂風格。他們若無法找到自己喜歡的敬拜音樂,就會有被疏離和排擠的感覺,上教會時也無法有歸屬感。……

我們的文化背景會塑造敬拜要素所採取的形式(包括音樂在內),但其原因不是我們一般想的那樣。教會之所以選擇特定的形式,不是為了適應敬拜者的習慣、偏好、品味或舒服程度…教會之所以要挑選詩歌,是要努力分辨出教會在哪些方面受到世俗化的試探,並指出從世界被分別出來是什麼意思,以及讓人了解避免世俗知識如何能促進聖潔。……

我們可以從較新的讚美短歌看到另外一個特點,就是歌詞中處處都是第一人稱代名詞。唱歌的人主要都是從「我」、「給我」和「我的」這樣的觀點在唱歌。很多較古老的讚美詩歌和詩篇歌集,都會平衡地展現有關個人和群體的敬虔措辭;而較新的讚美歌曲集則大肆強調個人獨自擁有的狂喜經驗…隨著這些較新的歌曲不再注重集體的敬虔,其歌曲重點也從「以上帝為中心」變成「以人為中心」…再加上這些歌曲通常會不斷地重複歌詞,更是讓上述的情況變本加厲,因為這些重複的歌詞會縮減我們對上帝、祂的屬性和祂的作為的默想…也就是這些歌曲無法提醒他們:上帝的作為是基督徒唯一的盼望。……改革宗敬拜的特色一向是以神的話語為中心,但敬拜音樂正威脅著這項特色。……』

D. G. Hart, John R. Muether:
《虔誠敬畏:回歸改革宗的敬拜》p.202-221

via – 仁愛改革宗教會 Ren Ai Reformed Chu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