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曠野子民:合一子民 (歐帕瑪.羅伯森)

第三章
新的曠野子民:合一子民

一群「曠野子民」必須保持團結,才能在險象叢生的曠野旅程中生存。若他們要完成曠野的長途跋涉,成功穿越荒漠,他們就不能作獨行俠。顯然地,一個穿越曠野的群體,禁不起彼此紛爭不和。他們必須在和諧的合一關係中前行。

作為一個信仰群體,他們跟神之間的基本和諧關係,必須永遠擺在首要位置。同時,若他們要在艱難的曠野旅程中前進,也必須同心順服神指定的領袖。然後,這些與神、與他們領袖聯結的基本要素,可以為群體成員之間的聯結與合一立下穩固基礎。

希伯來書對神子民的描述,表達出這些不同的聯結要素。最值得注意的是,希伯來書從以色列曠野傳統的角度,來論述這些有關教會的不同聯結層面。在這一章,我們首先要思考新的子民與神之間的聯結。

一、與神聯結(來三1-6)

希伯來書運用一個引人注目的比喻,將教會描述為神的「家」(來三6)。我們在理解這個「神的家」的比喻時,不應認為它重複保羅所提出「基督的身體」之概念,即使這兩個比喻都反映出一個思想:神親密地與祂子民聯結及同住。無論「基督的身體」的比喻出自何處,它都不是源自以色列的曠野傳統。然而,「神的家」的比喻卻是源自曠野的傳統。希伯來書藉著引用一節跟以色列曠野經歷直接相關的舊約經文(民十二7),來突顯出這比喻當中的曠野傳統。

在猶太教的傳統裡,「神的家」這比喻擁有源遠流長的歷史。七十士譯本常用這種措詞來描述聖所。這個關聯一直延續到後期的猶太教,並在新約時期被人自然地沿用。基督教會被視為「神的殿」和「神的家」指出這概念已根深蒂固地出現在最早期的基督教信息裡(參彼前二5,四17;提前三15)。

在希伯來書裡,神的「家」與曠野裡的帳幕極為相似,都是神住在祂子民中間的居所。這段經文三次提及「神的家」(來三2、5、6),暗示這家不只是神的財產,更是神的居所。在希伯來書裡,「神的家」是「祂所居住有組織的社會」。希伯來書作者藉著這個比喻,指出人所能想到介於神和祂子民之間的最親密關係。神和祂子民之間的聯結,就像家和居住者的關係一樣緊密。永活的真神就住在祂子民中間。

神不僅住在祂的家中,神也建造祂的家。「因為房屋都必有人建造,但建造萬物的就是神。」(來三4)身為房屋的建造者,神決定這個家應具有的確切樣式。

這段經文的最後一句話「我們……便是她的家了」(來三6),也特別強調基督教會被包含在神的家當中。這個加強語氣的代名詞「我們」,指出教會如今在神的家擁有名正言順的地位,正如以色列民曾經擁有的地位一樣。根據神這位建造者的心意,所有加入新約群體的人都是他居所的正式成員。神救贖工作的最終結果,就是建造唯一一棟「神的家」。

曠野子民 (歐帕瑪.羅伯森) P51-53
God’s People in the Wilderness: The Church in Hebrews
O. Palmer Robert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