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是照顧軟弱的人(提摩太凱勒)

公義是照顧軟弱的人(凱勒)

公義是照顧軟弱的人(提摩太凱勒)

第一章 什麼是行公義?

公義是照顧軟弱的人

彌迦書六章8節歸納出神要我們如何生活。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就是與祂相親相知,留心祂所望所愛。神所望所愛的是什麼?經文說「行公義、好憐憫」。乍看似乎是兩件事,其實不然。「憐憫」這個字,希伯來文是chesedh,神無條件的恩典和憐憫。「公義」原文是mishpat。在彌迦書六章8節中,「mishpat強調行動,chesedh強調行動背後的心態(或動機)。」因此,要與神同行,我們必須出於憐憫愛人的心,去施行公義。

行公義、好憐憫乍看似乎是兩件事, 其實不然(提摩太凱勒)

mishpat這個字眼,以不同的形態在希伯來文舊約聖經出現超過兩百次。它最基本的意思就是公平待人。因此利未記二十四章22節警告以色列「無論是寄居的,是本地人,都依照同一條例(mishpat)」。意思是一視同仁,不論種族、社會地位,都依據案情的本質,量刑懲處或開釋。犯同樣的罪,應該給予同樣的刑罰。不過mishpat的意思並不只是懲處過犯,還包括賦予人應得的權利。申命記第十八章指示,應該用百姓收入的某個比例,供應會幕的祭司們。這份供給被稱為「當得的分(mishpat)」,指他們應得的,或他們的權利。同樣我們讀到,「為貧窮、困苦的人捍衛權益」(箴三十一9;英文意譯)。因此,mishpat是賦予人他所應得的,不論是懲罰,或者是保護、關顧。 正因如此,舊約聖經中這個字每一次出現,如果檢視上下文,有幾類人總是如影隨形而來。一次又一次,mishpat被用來描述為這些人伸張正義、提供關顧:孤兒、寡婦、外來者、窮人—有些人稱之為「軟弱孤苦四重唱」。

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按真正的公平來審判彼此,以慈愛憐憫相待,不可欺壓寡婦、孤兒寄居的和困苦的人

現代化之前的農業社會,這四個族群毫無社會權勢。他們活在求取生存的層次,只要出現饑荒、侵略、甚至只是社會些許的動盪不安,可能幾天就餓死了。今天,這「四重唱」的範圍可以擴大,包括難民、外籍雇工、遊民、以及許多單親父母和老年人。

根據聖經,社會是否公義(mishpat),是按照它如何對待這四個族群來判斷的。對這四類人的需求,若有任何疏漏,不僅被稱為缺乏憐憫或仁慈,也被視為違反公義,有損mishpat。神珍愛、保護這些在社會、經濟方面最軟弱無力的人,我們也應當如此。這就是所謂的「行公義」。

 根據聖經,社會是否公義,是按照如何對待這四個族群(孤兒、寡婦、外來者、窮人)來判斷的(提摩太凱勒)

公義反映神的品德

我們應該關心軟弱無依的人,原因何在?因為神關心他們。請思想以下經文:

他為受欺壓的伸冤,賜食物給飢餓的人,耶和華釋放被囚的,耶和華開了盲人的眼睛,耶和華扶起被壓下的人,耶和華喜愛義人,耶和華保護寄居的,扶持孤兒和寡婦,卻使惡人的道路彎曲(提摩太凱勒)
因為耶和華你們的上帝...他為孤兒寡婦伸冤(伸張正義)愛護寄居的,賜給他衣食(提摩太凱勒)

看到聖經屢屢描述,神是這些弱小孤苦族群的護衛者,實在令人動容。其中的意義不容輕忽。當人們問我:「你希望我怎麼介紹你?」我通常提議他們介紹「這是提摩太.凱勒,紐約救贖主長老會的牧師」。當然,我還有其他很多身分,但那是我在公眾領域主要的工作。這樣想來,聖經作者對上帝的介紹是「孤兒的父」、「寡婦的伸冤者」(詩六十八5),這意義何等非凡!這是祂在世上主要的工作。祂認同無權無勢的人,為他們伸張公義。

 聖經作者對上帝的介紹是孤兒的父寡婦的伸冤者(提摩太凱勒)

我們很難想像,在古代社會,這是多麼革命性的觀念。斯里蘭卡學者雷馬強佐(Vinoth Ramachandra)稱之為「令人反感震驚的公義」(scandalous justice)。他寫道,放眼所有古代文化中,神祇的權勢力量,一概都是透過社會菁英的認同,藉著君王、祭司、軍事領袖來行使權力,而絕非被社會遺棄的人。在古代社會,反對社會領袖階層,就是反對神明。「但在這裡,依照以色列敵對者的眼光來看」,雅威上帝卻不是擁護位居權貴的男性,而是與「孤兒、寡婦、寄居者」站在同一邊,「祂在歷史中施展大能,是為了賦予他們能力」。

上帝不是擁護權貴的男性,而是與孤兒、寡婦、寄居者站在同一邊(提摩太凱勒)

因此,從古至今,聖經中的至高者是一位站在無能、無力者這一邊,為貧苦者伸張公義的神。在其他所有宗教的神祇中,絕無僅有。P.15-18

聖經中的至高者是一位站在無能、無力者這一邊為貧苦者伸張公義的神(提摩太凱勒)

慷慨的正義

慷慨的正義 (提摩太凱勒)

行公義,好憐憫,本書作出最精闢又令人動容的解析!自人類開始具有公民社會的雛形,關於「什麼是正義(公義)」、「正義的源頭從哪裡來」,就成了無數哲士辯論不休的話題。惟一能確認的是,若沒有正義之袍加身,英雄行徑頓形失色;沒有公理正義為前提,升斗小民的義憤填膺只是渲洩怒氣毫無意義。長久以來,教會不太討論社會正義與福音之間的關聯,總認為那是所謂的社會福音,是自由派神學家、社運人士所關注的。教會不該浪費力氣關注社會正義相關的公共議題上;教會的任務就是領人歸主、搶救靈魂,而非投身社會改造。提摩太.凱勒牧師卻提醒基督徒,不要以為行公義就只是懲凶罰惡,行義的舉動實際上會影響教義的純正和導致靈性的虧損。他指出施行公義的對象應是窮人和弱勢群體,這是聖經極為重要的教導,與正統教義和福音大使命不相矛盾,甚至可以並行不悖。他藉著對聖經經文的全面分析和生動實例,讓人感受到上帝對於窮人和弱勢群體深切的愛,同時讓人看到,今日信徒和教會在行公義這件事上,有著深深的虧欠。更重要的是,凱勒牧師指出,慷慨的上帝,一向不吝揮霍祂的恩典,這是領受者得以行義背後其源源不絕的動力;正如信心必然帶來行為,蒙恩必然使人行義。本書讀來讓人心裡火熱,想要將信仰付諸實踐,以愛的實際行動去關心悲傷困苦的人群,並建設充滿公義與公平的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