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拉太書「得救三部曲」(梅晨)基督認真偽辯第二章教義

加拉太書「得救三部曲」(梅晨)

加拉太書「得救三部曲」(梅晨)基督認真偽辯第二章教義

基督認真偽辯(梅晨) 第二章 教義

到底保羅的教導與那些猶太教師的教導有什麼不同?是什麼使他寫出《加拉太書〉這封偉大的護教書信?對講現代主義的教會來說,這差別太瑣細了,只有神學家才感興趣。那些猶太教師至少在下面幾點都與保羅看法完全一致:一、他們相信耶穌是彌賽亞;二、沒有任何跡象顯示他們反對保羅對基督位格的看法;三、他們絲毫不懷疑耶穌已經從死裡復活了;四、他們更相信必須信耶穌才能得救。但是問題出在他們認為光信耶穌還不夠,還得加上點別的。他們認為基督作得還不夠,信徒還得自己努力守律法,才能補足基督作得不夠的地方。這點差別在現代主義者的眼中,恐怕是微不足道。保羅和那些猶太教師其實都相信「遵行律法有更深的含義,並且與信仰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只是他們的「得救三部曲」順序不同,而且可能還不是時間順序不同,只是因果順序不同。保羅的「得救三部曲」是:一、先信耶穌;二、在神面前稱為義;三、接著馬上開始遵行律法。那些猶太教師的「得救三部曲」則是:一、先信耶穌;二、儘可能遵行律法;三、被稱為義。對滿腦子現代主義,又「講求實際」的基督徒來說,這差別太瑣細了,太難捉摸了。他們在實用層面有那麼多相合之處,相較之下,這麼一點差別實在不值一提。如果當初猶太教師赢了,那麼那些外邦城市雖然都得守摩西律法,包括一些不合時宜的禮儀,但是想到那些城市也會一個接一個地信主,該有多棒啊!保羅如果識時務,當然應該與那些猶太教師合作。他們的看法不是幾乎一致嗎?保羅當然應該為大局著想。基督徒不是要合一嗎?

不過事實上保羅完全不這麼想,其他使徒也一樣,而且就是因為這緣故,基督教才能屹立不搖直到如今。保羅看得很清楚,他傳的福音和那些猶太教師傳的福音,雖然看起來好像只是差之毫釐,但其實根本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宗教,一個講功德,一個講恩典。如果基督救我們,只救了一半,哪怕是一大半,都還表示有一小段差距是我們自己要補上的。如果是這樣,我們就仍然受罪惡轄制,沒有盼望,因為不管那段差距多小,只要我們的良心還有功用,就會承認我這個人實在可憐,雖然一再想要行善,卻總是補不滿那段小小的差距,因為我們的心靈完全被罪玷污了。我們這樣作,其實是走回頭路,使我們一直在神面前計算,看看那段差距到底有沒有補滿,其實這是走不通的死路,只能使我們重回律法以下,被律法捆綁而呻吟。這種「靠我們的功德補足基督沒有作完的工作」的想法,骨子裡其實根本就是不信。基督如果不是作成了一切,就是什麼都沒作,不會只作一半。我們唯一的盼望就是把自己交託給他,毫無保留,並且仰望他的憐憫,在一切的事上相信他。

當然保羅才是對的。他和那些猶太教師的差別,不只是神學上的講究,而是直接牽涉到基督教的核心思想。有首詩歌說:「照我本像,無善足稱;唯你流血,為我受懲」這就是保羅在加拉太書中竭力護衛持守的信仰。如果那些猶太教師得勝,就不會有這首詩歌了;如果基督教少了這首詩歌所表達的內涵,就根本不是基督教了。

P23-25

加拉太書中保羅與假猶太教師的爭論點(梅晨)

梅晨(J. Gresham Machen西敏神學院創辦人) 在加拉太書中保羅與假猶太教師的爭論點,主要是關乎三個步驟的次序:

保羅認為步驟是:

  1. 信靠主耶穌基督
  2. 你就立即得救,然後
  3. 你就馬上開始去遵守上帝的律法

假(猶太)教師卻是說:

  1. 信靠主耶穌基督
  2. 盡力試著去遵守上帝的律法
  3. 然後你才會得救*

梅晨作品延伸閱讀:

*摘自提摩太凱勒的 RAISE campaign sermon series

翻譯與校稿:Ting-An Chang / Rosa Lin / Steven Yu / MT (講道翻譯團契 STF)

“The central point at issue between Paul and the Judaizers [the name given to the false teachers disturbing the Galatians] concerned merely the … order of three steps. Paul said:

1) “Believe on the Lord Jesus Christ
2) at that moment you are saved, and
3) immediately you proceed to keep the law of God”

The Judaizers said:
1) “Believe on the Lord Jesus Christ and
2) keep the Law of God the best you can, and then,
3) you are saved.”

J. Gresham Machen, quoted by Tim Keller at RAISE campaign sermon s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