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魯莽愚蠢的言行(傅格森)

今天我們要一起看約翰福音第十五章,從第18節到第27節結束。一位著名的美國哲學家曾說,整個西方哲學歷史可以用一系列註腳來概括,這些註腳全都指向希臘哲學家柏拉圖。他的意思是,柏拉圖哲學思想的原則和議題足夠讓他以後的哲學家們一直談論至今,我認為我們可以用這種想法,來看待聖經。有時候我會說某種意義上,整本聖經都是創世記第三章15節的一系列註腳。這節經文講到說,對蛇的咒詛當中穿插著一個應許,蛇的後裔與女人的後裔之間,會一直征戰,直到有一天,蛇將親自伺機擊打,女人的某一位後裔,在此過程中,牠會擊傷那後裔的腳跟,但蛇自己的頭卻要被打碎,實際上,你在看舊約的故事的時候會發現,很大程度上它確實就是在講兩個國度之間的衝突。黑暗國度與光明國度之間的衝突,黑暗國度一直想要摧毀神的國度,比如,巴比倫城一直想摧毀耶路撒冷城,歌利亞一直想要消滅大衛,在上帝的計畫中,這些故事都不是偶然的孤立事件,它們都是女人後裔,和蛇的後裔之間的對立和衝突的展開。從馬可樓的臨別講論的一開始,主耶穌就已經清楚地表明,那場持續性的衝突已經來到了高潮。當祂看著加略人猶大的眼睛時,祂看到的是蛇的眼睛正盯著祂。祂知道天父已將萬有都交在祂手上,祂同樣也知道,此時撒旦已經進入了加略人猶大的心,此時祂知道時候到了。事實上耶穌知道這一天會來已經有一陣子了。

在事奉的初期,有時候祂會說:我的時候還沒有到。但當希臘人,當外邦人來找祂,要求說:「我們要見耶穌」的時候,這對主耶穌來說似乎是個信號,表明福音在猶太人、希伯來人,也就是在舊約群體之外被傳開的時候到了。所以主說:現在時候到了。與黑暗之子的最後決戰終於來了。在馬可樓的臨別演說中我們不時會感覺到這種氛圍,在第十五章的後半部分有很多事情開始浮出表面。耶穌現在對門徒們說的是,他們自己也會被捲入這場鬥爭之中,因為他們是屬基督的,所以他們既會被憎恨,也會得到幫助,其實說到底,這就是這段經文的主題:我們與耶穌聯合。所以當我們靠近耶穌的時候,人們就會以對待耶穌的方式來照樣對待我們。但是,正如耶穌有幫助者聖靈的陪伴,正如天父掌管著耶穌的生命和祂的事工,我們也同樣會得到幫助。因為我們屬於耶穌。所以首先我們可以思考,耶穌的門徒為什麼會遭人敵對。

有時候基督徒遭遇反對不是因為服事主的緣故,是因為魯莽愚蠢的言行(傅格森)

耶穌在此處強調,基督徒生活的一個基本原則:那些沒有預期,自己會遭到敵對的基督徒,就是還不明白基督徒生活本質的人。首先我們應該誠實地看待這件事,有時候基督徒遭遇反對,並不是因為基督的緣故,而是因為自己的愚蠢。有時候我們自己,也會意識到這一點。我嘗到受人抵制的滋味,不是因為服事主的緣故,而是因為我魯莽愚蠢的言行。但耶穌在這裡要我們注意的事實,其實是在基督徒的生命中,會有持續不斷的敵對。除此之外,我們的團契、我們的會眾、我們的集會、我們的會眾,也應當因為我們是屬基督的而預期自己會受人敵對。有時候 正是因為教會不清楚跟隨基督到底意味著什麼,所以會對世人的敵對感到驚訝。我們也會以為,如果人們反對我們的言行,反對我們的身分,那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但耶穌在這裡教導我們的是實際上被反對才是正常的。

祂解釋了其中的邏輯,耶穌在第18節的話,解釋了箇中原因:世人若恨你們,你們要知道,他們在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你們若屬世界,世界必愛屬自己的,只因你們不屬世界,乃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所以世界就恨你們。每當葡萄樹受到攻擊,枝子就會感受到攻擊。

被憎恨,卻得幫助

有人認為,西方哲學史的主要內容可以總結為對柏拉圖思想的一系列註腳。我們可以說,整本聖經與創世記三章15節之間的聯繫是與之類似的,本節宣告了女人的後裔和蛇的後裔之間的敵對。在這場持續不斷的衝突中,到了約翰福音十五章18-27節這裡,耶穌意識時間已經來到了兩方的後裔,或者說兩個國度之間的對立的高潮,這場高峰將把祂帶上十字架。然而,祂的死亡將會擊潰死亡的掌權者,就是魔鬼。在本課中,傅格森博士從這段經文中向我們展示了門徒是如何被捲入這場戰爭的。他們會被世界所憎恨,但也會得到戰勝世界的那一位的幫助。

這是傅格森博士在《與主共度的奇妙五小時》系列中第八篇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