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得好! - 第06集 - 甚麼是聖經輔導?(葉提多&錢慕恆)

328 views
by-nc-nd(CC授權LOGO)

創用CC授權條款: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亦不得修改該著作。使用時必須表彰其來源。

錢慕恆:各位ASKCRTS的觀眾朋友,大家平安。今天我們很高興有葉提多牧師,我們的神學院的教務主任,也是聖經輔導主任,在我們當中接受訪談。當然遇到葉牧師,我們一定要問輔導相關的問題,所以今天的題目會跟聖經輔導有關係。特別很多觀眾朋友就是會問聖經輔導跟所謂的世俗心理學輔導之間的差別是什麼,也有一些我們當中對聖經輔導這個詞是很陌生的。所以在談這個題目之前,我想就先請葉牧師用一兩句話來跟我們稍微解釋一下什麼叫做聖經輔導。

葉提多:好謝謝錢牧師,很高興跟你們談這個主題。第一個簡單的定義是,聖經輔導就是用神的真理來處理人所面對的問題。這也可以連結到一段有名的經文,就是大使命的經文,就是馬太福音二十八章,耶穌他擁有所有的權柄,所以他吩咐他的門徒,說:「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所以這都是聖經輔導可以說是門徒訓練以下的一個小定義。

錢慕恆:大使命的這個教訓,葉牧師說是這個門徒訓練,也是一個輔導。所以輔導其實是一種的栽培,一種的訓練。那這樣子,一個所謂的「輔導」跟我們今天在社會上聽到的這些「輔導」其實有什麼樣的差別呢?

葉提多:心理學有很多不同的一些理論跟立場,所以很難來定義它的內容,但我們可以從最近有一篇新聞報導來對比基督徒的信仰。因為美國最近有一些壞人到大學場地拿槍來殺死大概三個人(槍殺案)。那個時候其實很多心理學家,還有那個大學,都會邀請這些心理學家進來幫助他們的學生,來回應這個災難的事件。因為有很多的一些辛苦和不同的回應。可是有一位基督徒叫凱文德楊,在《世界》雜誌寫他說心理學家可以聽別人的辛苦,可是基督徒就可以講出我們天父——祂的憐憫跟祂的安慰。心理學家可以叫人點蠟燭或做一些這樣的紀念方式,可是我們真的有基督做生命之光,做世界的光的真理,也可以顯給他們看。心理學家可能會教人說你是「特殊」的一個人,不要懼怕,但是基督徒還有基督教的聖經輔導,其實可以說靠著主加給我們力量,凡事都能面對。

錢慕恆:其實心理學家很多時候也是帶著一個好的動機想要安慰這些人,想要點蠟燭,給他們一些的盼望。從動機上是好的,但是好像有一個很根本的一個問題,就是這些盼望不一定會是事實,這個安慰不一定真的能夠安慰人。所以你提到一個重點很好,我覺得就是這個聖經輔導,特別談到的這個安慰,這個盼望,是從上帝而來,是上帝安慰人的,不是人自己的一種方法。那我們談到聖經輔導的時候,那當然就是用聖經來做輔導,可是我們會發現在很多時候,不同的人讀聖經會讀出不同的意思等等。所以當你說聖經輔導的時候,到底是怎麼理解用聖經這回事。

葉提多:這個是很重要的問題,因為聖經有六十六卷書,還有那麼多不同的教派,我們知道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來作解釋。我們改革宗神學院的立場就是我們是以「西敏」標準為主,還有我們就用我們這個改革宗的立場來看我們的聖經輔導,特別的就是在課程內我們就會用大要理問答作為我們的神學大綱。這個很重要,你可以把「西敏大要理」分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可以說是描述性的一些前提,就是西敏大要理的1-90問,都是談神是誰,還有祂的作為,怎麼顯明祂的榮耀;還有它會講到創造論,跟神的護理,也會連結到我們的中保耶穌基督,耶穌來做什麼,還有我們的救贖,是要與基督聯合,這就是我們的盼望。還有另外一段就是在91到最後196問,我們可以用一個說法是說是命令性的前提,就是說基督的道德律就變為我們的基礎,就是怎麼回應神是誰和祂的作為,祂對人類的要求就是道德律。所以從這裡你可以看大要理的說明就是各誡命有很多,就是聖經裡面有關責任的地方會服在十個誡命下,還有聖經裡面所禁止我們的事情也會服在這個十誡的大綱下,所以是會幫助輔導員特別來分辨出個案的道德內容。當然這不是道德律法或道德主義的問題,意思是我們先看前面的恩典,是與耶穌基督聯合的恩典,就是給我們這個行出這個道德律的能力,所以這是「使人自由的律法」雅各書(2:12)是這樣的說。

錢慕恆:從一個角度聽起來,好像聖經輔導是一個神學的應用,從神的話語——聖經,歸納出來的這些真理。葉牧師剛才談到,西敏大要理問答分成兩大主題,談到上帝是誰,還有就是上帝對我們的命令或者人的責任。以這個角度來瞭解,其實我們就會看到,那時候,我們輔導的個案裡面之所以人生會面對各樣的問題,因為我們就是忽略了這兩個重點。我們忽略了看到上帝是一位怎麼樣的上帝,我們陷入很多的憂慮、焦慮各種的罪的裡面,我們不覺得怎麼樣,因為我們沒有認識這位上帝,我們也沒有去在意就是神給我們的命令、道德律的責任…這些,所以我們也不知道怎麼樣去回應上帝。所以我想就是可以聽的出,這個輔導跟神學其實有一個很密切的一個關係在當中。那我待會兒會給牧師一個很難的問題,就是那你覺得這一個不是基督徒的人是不是也適合用聖經輔導?但是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想我們還是要請葉牧師跟更進一步的來告訴我們這樣子的一個對聖經輔導的理解,跟世俗對於輔導這個的整個的觀念/立場有什麼樣的其他差別。

葉提多:對,如果我們用這個描述性跟命令性的前提來分辨,我們也可以用同樣的內容來問或是研究心理學。意思是心理學也可以分成這兩個部分,心理學有很多描述性的原則或理論,還有心理學有很多命令性的原則或理論,所以我們基督徒就可以說,如果可以服在聖經為主的那個前提,也可以用大要理問答的前提為主,你可以用它來研究心理學。它的立場,它的範圍,它所說明的事情,是不是服在這個大要理的大綱下,或是要修改它,或是要丟掉它,有幾個可能性來考慮。所以有一些…或是也可以說心理學也可以有一些保證的內容,可以說是我們信仰一部分的應用細節,或是有一些是可以改造的地方,我是有一些需要摒棄的地方,也不可用。所以比如說,我們的前提就是說: 人的目標就是人生的目標就是要榮耀神,以祂為樂,可是你可以對比心理學,對比這個人生的目標是什麼,還可以說有沒有靠近這個,或是人本主義,大部分是人本主義,要靠著自己為自己而活,靠著科學來面對你的未來,這一類的。所以意思是你可以用這些類似的方式如何可以證明真理的事情,這個世界有什麼意義,這個什麼會讓事情發生,這個有沒有一個前後的關係。其實我們的大要理的前提就是說: 神的護理掌管所有的事情,每一個發生的事情就是在祂的護理之下。可是心理學從進化論的基礎來看這個世界,很多事情都是無法說明的,沒有一個目標,沒有生命,還有一個未來的盼望,所以心理學也會定下來什麼是錯誤的,什麼是要改善的地方。

還有我們的前提就是說,因為亞當夏娃犯罪了,世界墮落了,神的目標是要恢復,要抵擋這個罪,所以這些也會定義人類是誰。心理學有它自己的立場,人類是誰,所以這所有的都是可以對照一下剛才葉牧師提到的描述性的部分,還有命令性。我在心理學作為一個學科,它的確是所謂的描述性,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就是它會給你描述,哎呀,為什麼你會在這樣子的一個狀況,然後我們人是怎麼來的…等等。這其實表面是一個所謂的輔導,但是背後其實是一個世界觀,它告訴你人怎麼來,為什麼會在這種勞苦愁煩各種各樣的問題,然後牧師剛才提到這個命令,它會告訴你怎麼改,怎麼解決問題的道路,這個方向。

錢慕恆:但是很多時候,這些表面上都是對的,也就是說,我覺得基督徒跟非基督徒做輔導,我們都會關心類似的問題,可是到底那一個方向是不是可靠的,到底這一個,這個所謂的對人的境況的描述是不是真的一個合理的從上帝的角度來的呢?我覺得就是有差別在這一點。特別談到描述的時候,那現在的心理學好像都會談到這個自我認定這個課題,這個自我肯定。牧師可不可以用這個作為例子稍微來給我們看到這個今天在談的這個自我肯定自我價值有沒有問題?或者基督徒應該怎麼看待?

葉提多:對,這個是可以說很基本的在心理學跟教育方面你會碰到這個立場,你可以在這裡面改造一些事情,也可以接納一些,也可以摒棄,或否認一些事。比如說人有價值—價值觀,可是這個價值觀從哪裡來,還有心理學覺得若你的那個自我肯定自我認同太低的話,是一個可能會帶人自殺或做一些壞事,可是他們也發現如果這個自我認同太高,可能會傷害別人,會驕傲。所以他們好像很難來分辨說什麼是正確的那個自我認同感或自我身份的定義。

還有我有一天,我收到一個個案,來到我辦公室,他對我說,我覺得我最大的問題是我自我認同感太低了,因為那個時候,都覺得他想要自殺了,很自我負面的一個看法。還有他的原生家庭背景,也是有影響他的立場,他爸爸沒有肯定他,沒有鼓勵他,他的外表也有一些,讓他的朋友責怪取笑他,因為這些事情都……他已經是一個成人,他覺得他有從這個心理學跟教育方面覺得他的問題最大的問題是自我認同感太低了。可是我聽他的故事其實很難過,他說了一些被拒絕,沒有被肯定,沒有人看他的價值等等,還有他把這些聲音記下來,在他的思想裡面就一直用它來自我控告,你要對向神開始來看祂的偉大,祂的重要性,祂的榮耀,所以不是從自尊的一個開始,所以先看上帝為一個值得尊榮的對象,所以若真的認識真神,還有祂是誰,祂在做什麼,還有你要看你在祂面前你的責任就是描述性跟命令性的一些前提,你還是可以修改你思想裡面的有一些不好聽的聲音,有自我責怪感的聲音,可是要從另外一個角度看,神對你講什麼,還有為什麼祂這樣子講。所以若你是在基督裡,你與基督聯合,他說不定罪了,所以在這個的立場可以說你的新身分,你的自我認同可以改變,神的肯定,這是我在那裡開始,我在基督裡,我的罪得赦免,我在基督裡,祂算我為義,我在基督裡受聖靈,寫律法在心上,所以現在我不要自殺,我要遵守第六誡──我的責任就是說要保護自己的生命,還有他能夠從這個立場來分析他的歷史,也就是說在我的歷史中,我的長輩,我的平輩,我的同學,我的爸爸可能是錯待我,就是錯用他們的權柄,所以他要重新思考什麼是善用權柄的長輩,什麼是善用鼓勵一個平輩,這一類的一個關係,所以要重新思考。

錢慕恆:那回到剛才我說的這個問題,就是會有一些輔導員會掙扎,就是這個個案不是基督徒,適不適合用聖經輔導呢?還是我們應該用世俗性的一些輔導,然後到一個地步,才把聖經帶進來。葉牧師怎麼回答這種問題?

葉提多:當然要看你在哪裡面對這個人,那個個案是在什麼處境。如果我們是基督徒,在朋友關係或者是在教會內碰到這些非信徒,直接對他們說,我願意幫助你,可是我的幫忙就是在基督教的立場內,你願不願意這樣子聽,願意思考,我都願意進行。可是若你在世俗心理學的一個中心,或這一類的…可能是公共學校裡面,你不一定可以直接講這些基督教的原則。所以在這個立場,或這樣一個處境,有一些聰明的基督徒都會先談一些,可能會鼓勵這個人思考生命的意義是什麼,還有給他一些考慮,信仰可能會給這些不同的回答,還有可能引導他考慮什麼是神的答案,什麼是真神,創造萬物掌管者,還有耶穌基督,還可以談一些道德的內容,說你要愛人如己,可是不一定會用誡命或拿出來聖經給他讀,可以用道德的思想給他回應他的問題怎麼做,還有跟他後面說如果你有更深的興趣想要多擴展瞭解這個基督教的基礎怎麼可以來明白人生的目標,創造論,還有你在這位真神面前的責任,我就可以推薦你看這個網站,你讀這本書或讀這個文章這類的。

錢慕恆:所以這個用聖經——用獨一神觀的這個角度來做輔導,這個信念是不可妥協的對嗎,但是在不同的處境裡面,有時候這個呈現的方式是不是可以直接就談出來,還是一些引導的方式,我想這個是可以稍微做一個調整。

葉提多:歡迎大家來到我們改革宗神學院讀聖經輔導。我們這裡有一個研究所學位,大概兩年半以內可以讀完。很多就是神學的一些聖經的,還有一些輔導落實的課程,也有一個輔導實習的一些要求,跟輔導論文的要求。所以這些都是會幫助在教會裡面的門徒訓練。歡迎大家,觀眾朋友,謝謝你的收看。

那如果有什麼問題,你很想要多瞭解的,也歡迎隨時寄到RTV的信箱,我們會讀這些的問題,然後如果有機會,就會把它變成影片,這樣子來回答。在這邊要再次謝謝葉牧師的接受訪談。

葉提多牧師(Rev. Timothy P. Yates)

葉提多牧師(Rev. Dr. Timothy P. Yates)
教務主任、聖經輔導碩士科主任、神學生實習主任、教會合作聯絡負責人
—主授舊約、新約、聖經輔導(每年教授4門或以上的課程)

  • 美國賓州日內瓦學院 文學學士(聖經研究/諮商輔導)1984
  • 美國費城西敏神學院 道學碩士 1989
  • 美國費城西敏神學院 教牧博士 1997
  • 南非西北大學 哲學博士主修護教學 2021
  • 1984-86 匹茲堡神聖家庭協會(Holy Family Institute)青少年輔導
  • 1987-91 賓州埃弗拉達(Ephrata)改革宗長老教會助理牧師
  • 1991-94 關渡基督書院英文教師
  • 1994-96 賓州埃弗拉達改革宗長老教會訓練輔導者
  • 1996-2001中國福音會海外宣教門徒訓練教師
  • 1998- 改革宗神學院專任教師
  • 2001-09 台北信友堂英文部牧師
  • 2001- 改革宗神學院聖經輔導碩士科主任
  • 2009- 改革宗神學院教務主任
  • 2009-2019 遠距教學科主任
改革宗神學院 標誌 LOGO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