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唯獨因信稱義(史普羅) - 02. - 馬丁路德

138 views

影片下載

唯獨因信稱義(史普羅)

MP4影片下載
MP3音檔下載
學習指南PDF下載

展開中文逐字稿

我認為研究教會歷史
有個有趣的方式
那就是聚焦在
那些開創歷史的人的身上
當我們想到宗教改革
以及「唯獨因信稱義」的
核心地位時
我們立刻就會想到
這位持奧古斯丁主義
來自威登堡的修道士
馬丁路德
所以,作為對這個
教義的進一步介紹
我想做的就是察看這個
爭議爆發時的歷史背景
並且也來探討路德的人格
看看他與宗教改革之間
的關聯是什麼樣子的
大多數的專家認為
路德是生於1483年
沒有人知道他確切的出生日期
有人認為是11月20號
也有人認為是12月7號
或許這就是為什麼
這個日期在
後來變得聲名狼藉吧
路德出生在一個名為
「艾斯萊本」的小鎮
在德國東部
教會歷史上的一大諷刺
就是路德一家人
在他出生後沒多久
就搬離了艾斯萊本
所以他一生中大多數的時間
都不在艾斯萊本小鎮裡
不過到了1546年的時候
他是在這個小鎮裡去世的
但當我們仔細查看路德這個人
以及他的歷史時
會發現一件特別的事
那就是他似乎
每5年就會遇到一次危機
這種狀況持續了一陣子
從1505年開始
路德的父親
叫做漢斯路德,在當地
擁有多座礦坑和鑄造廠
雖然稱不上是非常富有的人
但也絕不是窮人
他有足夠的資金能
送馬丁路德去優良的學校就學
漢斯路德夢想他的兒子
將來能成為一位律師
所以路德就報名
進入埃爾福特大學
在那裡專攻法律
早在身為法學系的學生時
路德就已經以他的聰明才智
贏得了不小的名聲
他是一個很聰明的法學系學生
他前途似錦
這讓他父親高興不已
接著,在1505年時
他回家探望父母後
在返回埃爾福特大學的途中
他在離城市不遠的地方
遇到一場激烈的大雷雨
一道閃電就這樣落在路德旁邊
他嚇壞了
於是便在恐懼中大喊:
聖安妮,救救我!
或是:聖安妮,幫幫我!
我願意當修道士!
聖安妮,就是馬利亞的母親
馬利亞是耶穌的母親
聖安妮被羅馬天主教列為聖人
被認為是專門看顧礦工
或其他需要在
危險場所工作之人的守護者
那一刻路德在驚恐之中
說如果他能在
這場雷雨中活下來的話
他就願意去當修道士
所以後來他回到學校
把行李打包好了
和朋友最後一次聚在一起
他的朋友陪他一起走到了
埃爾福特裡的奧古斯丁修道院
在那裡與他道別
然後他轉過身
便走進修道院裡面
好好預備自己
將來成為一位教士
若不明白這場發生於1505年
驅使路德成為修道士的危機
就無法了解宗教改革
以及路德在這當中扮演的角色
這件事也讓他的父親嚇了一大跳
老漢斯只得接受
他的兒子決定進入宗教界
當一個神職人員,一名教士
而不是成為一位卓越的律師
無論如何
路德進入修道院之後
通過受按立前的各種考核階段
後來在1507年正式被按立
這段期間是他生命中
最具決定性的時期之一
若不了解這點
那就無法明白這個教義了
關於路德在
埃爾福特受按立這件事
有一些諷刺之處
早在一個世紀以前
有一位名為
約翰胡斯的捷克傳教士
他被指控為異端
因為他否認教會無誤
並認定聖經的地位高過
羅馬天主教的教規和諭令
他在康士坦斯會議受審
並且在康士坦斯會議中
被判處死刑
對於當時下令要把他綁在
火刑柱上燒死的那位主教
約翰胡斯說:
你可以把這隻鵝煮熟
你可以把我燒死
但在我以後將會有一隻天鵝
你將無法止息他的聲音
約翰胡斯
他的名字就是鵝的意思
他說你能殺死我這隻鵝
但以後將會有一隻天鵝
是你絕對無法讓他閉嘴
記得有次我去布拉格
看到中央廣場的兩間天主教堂
廣場中央是約翰胡斯的雕像
導遊向我們介紹這個故事
他指著某個地方說
這就是約翰胡斯
「發火」的地方
於是我們就對
「發火」有了新的領悟
多謝這位英文不太標準的導遊
總之這就是
胡斯被處火刑的事件
在胡斯說完那句話之後
我想自行添加一句話
我想自己杜撰一句話
一個世紀之後
路德他在
埃爾福特修道院被按立了
在儀式中他俯伏在祭壇前
身體呈十字架的形狀
接受教士這一聖職
在埃爾福特修道院祭壇底下
埋葬著一個人
就是那位判
約翰胡斯死刑的主教
我想自行添加的話
就是在胡斯講完之後
約翰胡斯說:
你今天殺了這隻鵝
但在我以後將會有一隻天鵝
你將無法止息他的聲音
我想替那位主教加一句話,說:
等我死了再說!
因為路德真的就是在
他的遺體上方被按立的
在路德的500周年誕辰
整個德國到處都是巨型的海報
海報上的圖片是路德
他背後有一隻天鵝
因為人們認為他就是
約翰胡斯預言的那個天鵝
不過路德在修道院的那段日子
是過得非常的焦慮
緊張且痛苦的
歷史資料指出
他是個非常優秀的修道士
行為非常地良好
在修道院裡辦事勤快
不過他有一個狀況
修道士每天
都要向他們的神父懺悔
他們每天都有
一段嚴苛的禱告時間
在禱告結束之後
還要花一段時間
去告解室裡
詳述自己昨天犯的罪
大多數的修道士會這樣懺悔:
神父,我犯罪了
他們會說自己
覬覦了某人昨天晚餐的麵包
類似這樣的事情
然後5分鐘內就結束了
神父會宣告他們得了赦免
他們就可以回去做事了
但是路德一進告解室
就得花上20分鐘
半小時
一小時
有時候兩個小時
甚至更久
他會一件一件懺悔
過去24小時中所犯的罪
然後
別忘了他是在修道院裡
一個人24小時都在修道院裡
能犯甚麼罪?
但路德總會想到各種罪狀
例如他在過去24小時裡
如何違背了上帝的律法
而當神父終於
對他宣告他得赦免之後
他就開心地走回自己的房間
但馬上又想到
有一個罪忘了懺悔
於是才剛得到的平靜
就立刻又沒了
有些歷史學家
看到路德的這種行徑
便認為這是他有
精神問題和發瘋的證據
認為他有病態的罪惡感
所以才會每天都花
這麼多時間在懺悔
我們知道
那時候的路德
的確深受罪惡感困擾著
不過你也別忘了
他有著律師的腦袋
他會很謹慎
很仔細地研讀上帝的律法
然後以這律法來衡量自己
於是便明白自己每分每秒
都在違背上帝的律法
一般人會這樣子想:
聖經說最大的誡命就是
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
愛主─你的上帝
並且要愛人如己
反正沒人做得到
那何必為此操心呢?
但路德會這樣子想:
如果這是最大的誡命
那麼人們違反了它
不就是最大的過犯?
於是路德會走進自己的房間裡
並且用鞭子打自己的身體
然後開始極端的禁食
試圖從違背上帝律法
而導致的良心不安中得到解脫
我從今天早上起床
就沒有守住最大的誡命了
我一生中從來都沒有
一天盡心、盡性、
盡意、盡力愛過主─我的上帝
但也沒有人確實做到過
所以我並不會對此太過在意
但路德確實很在意
以至於聽他懺悔的神父
會疲倦地對他說:
馬丁弟兄
如果你要來懺悔
你得先犯比較嚴重的罪
一些真正得罪上帝的事情
而不是一直重複
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
如果你要了解路德
你必須先要了解
他在修道院中
背負著多沉重的罪惡感
他會這樣子說:
你居然問我愛不愛上帝?
有時候我恨上帝都來不及了
在我眼中,基督總是拿著劍
準備要來判我有罪
當時教會裡有許多人他們認為
擔任聖職對於進入
天堂有加分的這個效果
人們認為成為修道士、
蒙受聖職
能夠幫助一個人進天堂
但是路德他從來就沒有
因此感受到一點平安
在1510年來到了
有一件事讓路德感到開心至極
那就是修道院的負責人告訴他
說他和他的一位修士夥伴
被選上要代表修道院
到羅馬進行一趟的拜訪
並替修道院處理一些事情
於是這兩個人
成為埃爾福特修道院的代表了
他們基本上是用走的
從德國走到羅馬
路德非常地興奮
因為他認為朝聖之旅
能夠使人得到救贖
而朝聖的最佳地點
就是耶路撒冷和羅馬
路德現在有了機會
能夠親自的前往聖城
這一趟旅程的價值
相當於數量驚人的「大赦」
這方面的概念
我們稍後會再來探討
不過他還活在世上
並不在煉獄裡
所以無法將這趟
羅馬朝聖之旅所得的大赦
給用在自己的身上
於是他決定
將這趟羅馬之旅的
大赦奉獻給他的祖父祖母
而後經過好幾個月的旅程後
他們終於抵達了羅馬
萬萬沒想到得到的
卻是理想破滅了
首先令他失望的是
羅馬神職人員的放蕩生活
這些神職人員
在大庭廣眾之下
與男娼女妓糾纏不清
當時羅馬城中的神職人員
在道德與性生活方面的敗壞
完全不是秘密
而是眾所皆知的
在路德看來
這簡直是集體行淫
其次令路德失望的是
這些神職人員
以背誦彌撒來做生意
他們只要唸誦彌撒
就能賺到好一筆錢
而且這些人
為了要能夠擴大利潤
他們還盡可能念得很快
這些神職人員
對彌撒的元素一點敬意都沒有
只不過是為了個人利益罷了
路德對眼前
所見的景象極為震驚
因為他原本以為
羅馬是基督教的聖地
對不對
是最聖潔的人所聚集之處
是吧
根據推測
當時的教皇是儒略二世
即便是羅馬天主教的歷史學家
都認為他是所有
教皇中最敗壞的一個
他是來自波吉亞家族的教皇
他有個計劃
想要建造一個新的大教堂
來安放聖彼德與聖保羅的骨骸
所以他大規模地興師動眾
展開這個龐大的大教堂工程
但是錢用完了
所以只蓋了地基
接下來就是放著長雜草
這個建築計畫被棄置了
直到後來
儒略的繼位者
利奧十世才繼續的建造下去
我之後再來講這個部分
路德到了羅馬之後
遇到的第3件失望的事情
就是拜訪「Scala Sacra」
也就是拉特朗教堂的聖梯
這間教堂之前是教皇的會堂
是教皇的總部
總之,拉特朗教堂的聖梯
好像有29階
我不太確定
這個聖梯是
古耶路撒冷衙門的一部分
這就是當年
彼拉多審判耶穌的地方
據推測也是耶穌在受審判的
時候走上走下的階梯
這座耶路撒冷的聖梯
後來被人搬回來
在拉特朗教堂前重新的建造
因此這座聖梯就
成為了羅馬朝聖之旅的核心
因為人們認為
如果你跪著爬上這座階梯
每爬一階
就念一次「我們的父」
和「萬福瑪麗亞」
然後再往上爬一階
再念一次「萬福瑪麗亞」
和「我們的父」
一直重複,直到爬完整座聖梯
這樣就能得到一定數量的大赦
可以用來拯救你
過世的家人脫離煉獄
或者減少他們待在煉獄的時間
所以路德此行來了到羅馬
也想要跪著爬上這座聖梯
為他逝去的祖父母
執行這項傳統
如果你曾去過羅馬
就會知道這座聖梯現在
仍在拉特朗教堂那邊
我不知道這座聖梯的實際寬度
我猜應該有8到10尺
這座樓梯並不窄
它是一座寬敞的石階
我第一次去羅馬的時候
我們的導遊問說:
你們最想看的是甚麼?
他預期我們會說
梵諦岡或者聖彼德大教堂
或圓形競技場
但我說:
我想看拉特朗教堂的聖梯
他有點訝異
然後說從來沒有
觀光客會這樣要求
我說我就是想去那邊看一看
於是就踏上了我的朝聖之旅
跟路德一樣
到了現場之後
我本來想要走上樓梯看一看
但我發現
我連靠近樓梯都很困難
那座樓梯的每一寸
都擠滿了跪著的人
他們都帶著玫瑰經
在做一些傳統儀式
而階梯旁的牆上有牌子
牌子上面寫著
每一階會帶來的大赦數量
我講的是20世紀、21世紀
不是16世紀
如果你以為
這些都是古時候的事情
那你得去聖梯看一看
你就會知道這些傳統
依然都在,也很興盛
所以路德到了那邊的時候
他也跪著爬上階梯
當他爬到頂端的時候
他站起身來
接著咕噥著說:
誰知道這是不是真的
他當時的信仰發生了危機
教會規定神職人員該做的事
他都做到了
但他心裡仍然沒有平安
沒有盼望
也沒有感受到救贖
這件事還沒結束
但我們下一次再接著講下去
翻譯配音/RTV Taiwan

授權

Ligonier Ministries
https://zh.ligonier.org/

翻譯配音:RTV Taiwan

Tags: , , ,